临终前判断往生哪一道的经典依据--阿阇世王受记品

  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

  阿阇世王受记品第十

  尔时会中摩伽陀国主阿阇世王。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如来今在菩提树下我之国土。说陀罗尼及曼荼罗。既有如是无量功德。何以摩伽陀国。风雨不节旱涝不调。饥馑相仍怨敌侵扰。疾疫灾难无量百千。唯愿世尊断我疑网。

  尔时世尊赞阿阇世作如是言。大王。善哉善哉。快问斯义。于未来世能多利益一切众生。大王。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大王。如王所言。于我国中常有饥馑怨敌等者。此守护国界主陀罗尼。以十六俱胝那由他陀罗尼而为眷属。此大金刚城曼荼罗。三千五百曼荼罗以为眷属。然彼一切皆以信心而为根本。以深般若而为先导。大菩提心及大悲心以为庄严。大王。一切善法皆悉从此陀罗尼生。一切罪恶不信因果以为根本。大王。汝今不信因果。耽五欲乐如大猛风。吹其信心及菩提心。大悲总持悉皆远逝。大王。今者虽有眼耳如聋盲人。不闻雷霆。不见日月。何以故。汝王名字尚不自闻况于余声。何谓王名。夫言王者即啰惹义。啰字声者所谓苦恼声。啼哭愁叹无主无归无救护声。王当慰喻作如是言。汝莫苦恼。我为汝主当救护汝。拭泪慈愍而抚育之。言惹字声者是最胜义。是富贵义是自在义。是殊胜义是勇猛义。是端正义是智慧义。是能摧灭一切众生憍慢自高陵篾他义。大王。汝于今者不信因果。亲近恶友提婆达多。杀所生父囚系饥饿。渴乏不死而刖其足。复令调达出佛身血。破和合僧复放护财。狂醉恶象暴践如来。大王。汝今复有极大重罪。所谓挑坏一切众生清净法眼。断灭诸佛真正之法关。闭人天涅槃之门。开示三涂生死恶趣。所以者何。汝是国王出游园苑。严备象驾一万二万。巾驭车马二三十万以为翊从。复以百姓所有膏血用涂象马。

  时阿阇世王闻此语已。而白佛言。世尊。我今惟忖不省曾以百姓膏血用涂象马。世尊何以作如是说。

  佛言。大王。王之象马。一一皆以郁金龙脑栴檀沉麝。和为香埿用涂象马。如是等香皆出百姓。征科百姓如压油麻。贫匮困苦千户资财。不能充给一象之费。是故当知百姓膏血甚为易得。如是香等求之甚难。大王。若疑当自巡按一切囹圄。万姓受苦过大地狱。大王。逼夺百姓所有资财赏赐豪贵。遂令富者。日益奢侈。贫乏之者转益贫穷。令诸贫人孤茕困苦。投足无地皆求出家。如是之人无有和上及阿阇梨。自被袈裟不受禁戒无法自居。令诸有情心生轻贱不欲见闻。固是大王挑其法眼断灭佛法。闭人天路开恶趣门。是故我言大王不闻自己名字。以是因缘如何更得此陀罗尼神力加护。大王。我今当说古昔因缘。王当谛思解了其义。

  大王。乃往古世有佛出现。名迦叶波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彼佛说法初善中善后善开示梵行。彼时有王名讫哩枳。于彼如来深生净信。王于中夜得二种梦。一者梦见有十猕猴。其九猕猴摄乱城中。一切人民妻妾男女。侵夺饮食破坏什物。仍以不净而秽污之。唯一猕猴心怀知足。安坐树上不扰居人。时九猕猴同心恼乱。此知足者作诸留难。驱逐出于猕猴众会。第二梦者见一白象。犹如大山当帝王门。首尾有口皆食水草。虽恒饮啖身常羸瘦。时王寤已生大恐怖。召占相者以原其梦。占者白王九猕猴者即是九王。其知足者即是大王。是则九王同心篡夺大王宝位。象二口者即是九王食自国邑兼食王国。王闻此语惊怖毛竖而心未决。思欲见佛以断所疑。即敕左右严备种种供养之具。一心往诣迦叶佛所到已作礼。持诸供具上献如来。曲躬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于昨夜得不善梦唯愿世尊为我解说使断疑网。时王具陈所梦白佛。

  佛言。大王。王之所梦。不在于王勿生忧惧。王善谛听当为王说。此是未来五浊恶世。有佛出现号释迦牟尼。灭度之后遗法之相。大王。十猕猴者即是彼佛十种弟子。

  王白佛言。世尊。何名彼佛十种弟子。

  迦叶佛言。一贫畏不活而作沙门。二奴有怖畏而作沙门。三怖畏债负而作沙门。四求佛法过失而作沙门。五为胜他而作沙门。六为名称而作沙门。七为生天而作沙门。八为利养而作沙门。九为欲求未来王位而作沙门。十真实心而作沙门。

  时彼大王白彼佛言。世尊。此十沙门其相云何。

  彼佛答言。大王。贫畏不活作沙门者。多有众生不信因果。贪求财宝互相侵夺。遂感天地雨泽不时。五谷不登不充官税。饥贫所逼鬻卖男女。无所投寄披挂遗弃树上袈裟。自剃须发作沙门像。无阿阇梨亦无和上。无戒无法相似沙门。长时受行一切恶法。入僧伽蓝自称我是律师禅师法师大德。坐居众首谓余僧言。汝等皆是我之弟子。于清信士族姓长者婆罗门家。出入游从多造过失。是名第一贫畏不活而作沙门。

  大王。云何名为奴有怖畏而作沙门。谓下贱奴婢作是思惟。云何一生受他驱策。逃窜出家是为第二。

  大王。云何名为怖畏债负而作沙门。谓有众生公私债负。息利既多酬还不遂。既被逼迫逃逝出家。是为第三。

  大王。云何名为求佛法过失而作沙门。谓诸外道心生嫉妒遂共集议。谁有聪明利根辩慧。入佛法中学彼所有世出世法。窥其是非还归我众。对于国王大臣长者。树论议幢出其过失。摧坏破灭彼佛正法。是名第四。

  大王。云何名为求胜他故而作沙门。谓或有众生闻有某甲披衣落发。多有伎能通达三藏。心生热恼便即出家学经律论。所修善法皆欲胜彼。是名第五。

  大王。云何名为为名称故而作沙门。谓或有人窃自思惟。我若在家无有名称。我应剃落披衣出家。勤学多闻受持禁戒。于大众中坐禅入定使物知名。是为第六。

  大王。云何名为求生天故而作沙门。谓或有人闻诸天中长寿快乐。我无方便而得上生。遂即剃发染衣出家。修持善法皆愿生天。是为第七。

  大王。云何名为为利养故而作沙门。谓或有人先有财宝更求胜处。得好精舍房院华饰。可以栖迟受用自他所有财产。是名第八。

  大王。云何名为欲求未来帝王位故而作沙门。谓有众生见于国王。自在尊崇富贵安乐。便生爱乐遂求出家。所修善根惟愿当生得居王位。是名第九。

  大王。云何名为真实心故而作沙门。谓有众生虽生刹利大臣族姓婆罗门家。或生长者居士商主富贵之家盛年美貌。观诸财色富贵荣显。犹若浮云泡幻电光生灭不住。遂起厌离发菩提心。亲友珍财一切皆舍。出家慕道秉持律仪。学法修禅精勤匪懈。凡有所作皆为众生。唯求无上菩提之果。是名第十真实心故而作沙门。

  大王当知。如王所梦。见一猕猴少欲知足。独处树上不扰人者。即是释迦如来遗法之中真实沙门。其九猕猴扰乱众人。同心驱摈一猕猴者。即是释迦如来遗法之中前九沙门。无沙门法故总名为相似沙门。同行恶行共驱于一真实沙门出于众外。大王。此恶沙门破戒行恶。污秽一切族姓之家。向于国王大臣官长。论说毁谤真实沙门。横言是非云是恶人破戒行恶。不合与我持戒比丘同共止住布萨说戒。亦不合同居一寺舍同一国邑。一切恶事皆推与彼真实沙门。蒙蔽国王大臣官长。遂令驱逐真实沙门尽出国界。其破戒者自在游行。而与国王大臣官长共为亲厚。大王。彼释迦牟尼如来所有教法。一切天魔外道恶人五通神仙。皆不能坏乃至少分。而此名相诸恶沙门。皆悉毁灭令无有余。如须弥山假使尽于三千界中草木为薪。长时焚烧一毫无损。若劫火起火从内生。须更烧灭无余灰烬。

  尔时迦叶波佛为讫哩枳王。重说偈言。

  贫畏不活而剃落  言得敬养脱贫穷

  散乱高举务多财  内虚不实如芦苇

  烦恼眷属所迷醉  斯人远离大菩提

  如负真金翻弃捐  拾薪荷担生欢喜

  名利萦缠增懒惰  惰增灭尽净信心

  信心既灭净戒无  无戒断灭人天果

  阑若闲林自安处  本求名利及亲知

  远离戒定智慧心  但依豪贵亲识住

  自求三恶及八难  贫穷下贱边地生

  譬如生盲至宝洲  取石弃于如意宝

  放逸驰荡增胜负  远离戒行正念心

  堕阿鼻狱极怖中  经俱胝劫难解脱

  内心恒为求名称  身口现说为菩提

  如鸟飞空遇猛风  飘落生死大苦海

  薄福耽染天人女  破戒远离善业因

  佛教皆为欲火烧  如须弥山遇劫火

  无菩提味唯求利  恒为人说求菩提

  心不住于解脱中  如猕猴得坚椰子

  如来为求正法宝  投身悬崖大火坑

  既闻法已随顺修  怨亲平等皆慈济

  云何闻佛诸功德  不生一念好乐心

  唯爱非法远菩提  如生盲人示他道

  迦叶如来说此偈已。复告讫哩枳王言。大王。汝梦所见帝王门前二口白象。恒食水草身羸瘦者。亦非王事。即是释迦如来遗法之中五浊恶世不信因果百官令长。上受帝王光宠荣禄。下于百姓非理追求。虽复贪求而多匮乏。赋税无度万民贫穷。贸易子孙家业荡尽。投寺剃落寺复荒芜。多恶比丘发心无地。遂投外道路伽耶等断常诸见异学出家。邪见因缘师徒皆堕自入地狱。复与多人开地狱门。相引奔驰趣三恶道。闭人天路解脱无由。大王当知。故此二梦并是释迦如来遗法之相。非干王事。

  讫哩枳王闻此说已。永断疑网欢喜踊跃。复以种种上妙供具。恭敬供养迦叶如来。顶礼佛足右绕而退。

  尔时释迦如来说此语已。摩揭陀国主阿阇世王复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言。诸恶众生入于地狱。云何得知谁人曾见。复云何知当堕饿鬼及与畜生。当生人天并谁人见。

  尔时世尊告阿阇世言。大王应当一心谛听我为王说。令王现前而得知见。大王当知。若人命终当堕地狱有十五相。当生饿鬼有八种相。当生畜生有五种相。当生人天各有十相。大王。何等名为当生地狱十五种相。一者于自夫妻男女眷属恶眼瞻视。二者举其两手扪摹虚空。三者善知识教不相随顺。四者悲号啼泣呜咽流泪。五者大小便利不觉不知。六者闭目不开。七者常覆头面。八者侧卧饮啖。九者身口臭秽。十者脚膝战掉。十一鼻梁欹侧。十二左眼瞤动。十三两目变赤。十四仆面而卧。十五踡身左胁着地而卧。大王当知。若有临终具十五相如是众生。决定当生阿鼻地狱。

  大王当知。若复有人。临命终时有八种相。当知必堕焰摩罗界饿鬼趣中。云何为八。一者好舐其唇。二者身热如火。三者常患饥渴好说饮食。四者张口不合。五者两目干枯如雕孔雀。六者无有小便大便遗漏。七者右膝先冷。八者右手常拳。何以故心怀悭吝乃至于水不与人故。大王若具八相。命终决定生饿鬼中。

  大王当知。若复有人。临命终时有五相现。是人决定堕畜生趣。云何为五。一者爱染妻子贪视不舍。二者踡手足指。三者遍体流汗。四者出粗涩声。五者口中咀沫。大王若具此五者。命终决定堕畜生趣。

  大王当知若复有人。临命终时有十相现。是人决定生人趣中。云何为十。一者临终生于善念。谓生柔软心、福德心、微妙心、欢喜心、发起心、无忧心。二者身无痛苦。三者少能似语一心忆念所生父母。四者于妻子男女作怜愍心。如常瞻视无爱无恚。耳欲闻于兄弟姊妹亲识姓名。五者于善于恶心不错乱。六者其心正直无有谄诳。七者知于父母亲友眷属善护念我。八者见所营理心生赞叹。九者遗嘱家事藏举财宝示之令出。十者起净信心请佛法僧对面归敬。言南谟佛陀南谟达摩南谟僧伽我今归依。若无佛世归五通仙。大王若临命终具此十相。决定得于人趣中生。

  大王当知。若复有人。临命终时有十种相定得生天。云何为十。一者起怜愍心。二者发起善心。三者起欢喜心。四者正念现前。五者无诸臭秽。六者鼻无欹侧。七者心无恚怒。八者于家财宝妻子眷属心无爱恋。九者眼色清净。十者仰面含笑想念天宫当来迎我。若临命终具此十相决定生天。大王如是临终善恶之相汝应当知。

  时阿阇世王闻佛说已。窃自思念如来此说。为是实事为是虚邪。世尊具足辩才权说此理。

  尔时如来知阿阇世王心之所念。即以神力令阿阇世见其恶相。忽有地狱苦器充满。有诸狱卒执持苦具。无量众生颠坠地狱如驶雨点。尔时狱卒嗔目振威。指阿阇世而作是言。此是恶逆杀父之人。速当擒来付于阿鼻大地狱中而苦治之。

  时阿阇世闻是语已。极大惶怖身毛皆竖遍体汗流。遽从座起走欲逃窜。闷绝擗地都不觉知。譬如猛风伐无根树久而不苏。乃以种种方宜救之渐得苏息。连声唱言。世尊。世尊。愿赐寿命。愿赐寿命。愿赐寿命。如我今日。无依无怙。从今决定。归佛法僧。

  于是如来还摄神力诸相不现。问阿阇世言。大王向见入地狱者诸苦事耶。

  时阿阇世含悲答言。我今已见。世尊所说举其少分。我向所见苦事甚多。如来世尊是真语者。是实语者。世尊。我于此身造诸恶业。今对世尊诸大菩萨众僧大会发露忏悔。止息诸恶断相续心。我从今日乃至菩提。誓持五戒为优婆塞。如佛所说一字陀罗尼一切功能。以菩提心而为先导。从今向去一日三时精勤修习。以此善根悉皆回向一切众生。

  佛赞王言。善哉善哉。大王谛听。我今为王说过去佛微妙伽陀。即说偈言

  若造五逆极重罪  发露忏悔罪轻微
  永断相续灭罪根  如壮夫拔连根树

  佛说偈已复告王言。大王当知。譬如团铁投水沉没。若为钵器置水则浮。大王有智慧人如彼钵器不沈苦海。汝造恶业合入阿鼻大地狱中一劫受苦。由汝有智发露忏悔暂入便出。如壮男女以手拍毬。暂时着地即便腾起。从此命终生兜率天。见慈氏尊便得授记。

  时阿阇世闻佛说已心得净信。以种种供具供养佛已还复本座。当于如来说此法时。无数俱胝那由他众生。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三十三俱胝那由他菩萨。得随顺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