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无惧


卡塔仁波切开示

 

  我们都诞生了,也都将要死去。


  所有的生命都要去面对死亡。


  在过去长久的岁月中,许许多多的人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不死的,生的另一端就是死,这是可以确定的。


  但虽然每个人都会死,一般人却都不会去注意这件事!只知迷恋轮回中的事物,贪图世间的享受,而且因为没有接触过佛法,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生,也不知道什么能导致快乐,什么会招来苦难。


  这种无知有时是个很麻烦的问题。


  因为不知道死后会怎么样,所以有些人生活上遇到困难,就自杀了,他们想籍着自杀来结束人生的痛苦,而这正是对死后一无所知最好的例子。


  自杀的人通常要在死后的中阴身之中经历极大的痛苦,并且还将因为自杀的行为堕入三恶道,这些人因无法忍受世间的苦楚而自尽,但若是比较一下,那些所谓无法忍受的痛苦,实在比不上中阴身之苦的千万分之一。


  因此对死后中阴身的了解是相当重要的,我们要趁早去了解它,如果不趁早的话,当死亡到来的时候可能就太晚了,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作观想,好比各种意外、灾害一发生,根本来不及作观想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们应把握现在这个机会,好好地对中阴身作一番研究和了解,这不只是为了一些浅近的利益而已,也是为了未来无量的利益,同时也不只是为了一己的利益,也为了一切众生之福。


  一个人如果已证悟自心本性,那死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这时死只是换个地方罢了,就像从一个花园到另一个花园一样,不但不可怕,反而很快乐,对一个能了信自性的人而言,连下三恶道都不觉可怕,就像从这个净土到那个净土一样。


  伟大的尊者--惹琼巴曾说:‘对一个觉者而言,死是个小悟。’,对一个已觉悟自无染本性的人,死亡就如同一次微小的觉悟,而它能充实一个更广大的觉悟。


  在一般的观念中,一个人成长,我们说他长大了,但若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是一步步地走向死亡,没错,他是长得更高壮更成熟了,但就整个一生而言,正是不断地走向死亡,就好比射箭一样,从箭射出去的一瞬间开始,箭就会逐渐的落下来,同样的,生命也是不断走向死亡,绝对不要去期望长生不老,在开始讲解中阴身之前,大家必须先确定:死是一定会来的!

 

  中阴身有三个阶段。


  籍着修行的证量和对中阴身的了解,亡者在临终时证悟法身实相而得解脱,这是第一阶段,如果不能在此阶段得解脱,也有机会在下一阶段,认证报身而解脱,但是证悟法身和报身的机会都相当的微小,接着第三个解脱的机会,就是在投胎之前,避免投生恶道,而以化身的形式解脱,以上就是中阴身解脱的三个阶段。


  我们的色身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所合成的,当我们生病或年老的时候,四大元素的能量便会减退,于是死亡。


  当一个人临终的时候,体内地大会先衰竭,身体变得迟钝,移动困难,接着水大衰竭,眼、口等和体内各器官变得干燥、缺水,再接着火大衰竭,体温由四肢尖端散去,六识也随着衰退,这时临终的人会感到外界的形色和声音愈来愈远,且愈来愈模糊,最后风大衰竭,这时候,有些临终者会试着移动他的手,如果有人看着他,他会像是要去触摸那个人似的移动着,但他本身对此动作完全没有意识知觉的存在,同时风大呈现衰弱征兆,临终者呼吸变短,直到他无法再呼吸时,气息便停止了。


  当呼吸停止的时候,某些特别的事物仍然能使他复活过来,因为这还不是死亡的最后阶段,依靠一位很好的上师或是某些药物的帮助,呼吸停止的人是可能再复活的,但若是在这时没有活过来,而进入了中阴身的三个阶段,那么就无法起死回生了。


  了解中阴身的境界,很明显地有自利和利他的两种好处。


  在自利方面:如果你明了中阴境界,也对此有所修持,清楚在死的时候,会出现那些征兆,那么当你临终见到这些征兆出现的时候,便能清楚知道自己将要死亡了。


  当死亡到来的时候,在生前无论做过任何修持,例如你曾亲近某位上师,对他很有信心,或是曾修持某本尊法,对此本尊特别虔诚,特别熟悉,你就试着观想这位上师或本尊在自己的头上,当死亡的征兆出现时,你立刻观想要随上师或本尊到佛净土去,切勿将注意力分散到其它的事物上,你所拥有的任何财富、地位、家人、亲友,都不要去执着,将一切都供养上师和本尊并追随她们,这样你便可能在此刻能解脱轮回的束缚了。若你能一心不乱地观想上师或本尊,便可能在死后认出法性中阴而解脱,但若因某些情况使你不能认出法性中阴,在下个阶段,也有机会认证报身中阴而得解脱。


  在利他方面:如果你明了这些死亡征兆,假如有一天你正好在某位临终的亲友身边的话,你的帮助就很重要了,这时候,无论你是站或坐,都尽量靠临终者的上半身,不要接近他的下半身,你甚至可以轻轻地触摸他的头顶,如果你知道他曾修持过那个本尊法,或知道他的上师是谁的话,可以在他的耳边,告诉他观想本尊或上师就在他的头顶上,叫他一定要专心,不要想别的事,你也可以持咒,如阿弥陀佛心咒、嗡玛尼贝美吽 等等,都可以使他免于恐惧。能为一个正面临死亡的人解说观想的方法,便能解除他的惶恐害怕,就像救了一个正被追杀的人一样。这就是我们能带给他人的极大利益。


  当临终者呼吸停止后,虽然外表上他死了,但事实上在深层的意识里;他并未完全死亡,他仍必须经历三个过程:


  第一个称‘觉’,亡者会感觉到忽亮而又忽不亮的白色,这个征兆表示他和三毒中的嗔分离了。


  第二个称‘切’,这时亡者会感觉到幌动的红色,有如红旗在风中飘动一般,一直幌动不停,这红色让人感觉快发疯一样,这表示亡者和三毒中的贪分离了。


  最快一个过程称‘暗’,亡者会感觉到一片漆黑,表示他和痴分离了。


  亡者所感觉到的这些白、红、黑并不是发生于身体外可以见到的情况,这些都是内在精神上的感受。


  在这些征兆出现后,将有法身实相的净光出现,如果亡者无法认出这清净无染的实相净光的话,便失去了第一个解脱的机会。


  若一个人生前曾修持过禅定,如大手印、直观本性等等法门的话,籍着禅定的帮助,就能当下认出此净光;好像见到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的亲切熟悉,立刻能与此净光合而为一,从此净光中解脱,但如果你没有禅定的功夫,即使这原始本然、清净无碍的自性明光是每一个众生都能见到的,你也仍然无法契入,因为缺乏足够的定力,你会对这实相明光感到害怕或犹豫不决,以致于无法在这第一个阶段的法身中阴之中获得解脱,因此而进入下一个阶段的中阴身了。


  许多大成就者如仁波切或转世活佛,在圆寂的时候,都以禅定的姿势坐着,虽然医生宣称他们已经死亡,但他们的心脏部位却仍存有余温,这现象有时可持续三、四天,甚至七天,这就是他们已认出实相明光,证入法身的征相,在佛学名相中称此为母子相会,母代表自性光,而子代表的是认出自性光的修行证量。


  每个众生一旦出生就必定要面对死亡,然而要在死亡和再投生之间的中阴身解脱轮回,就必须于在世之时修禅定,有过入定的经验,有定力才能认出法性净光而契入解脱,如果没有这样的定力,就无法认出净光了。


  接下来当净光消失后,没有即时契入的亡者便陷入无意识状态之中,而等到他恢复意识时,便形成了来生的意识,也就是说他将再度受生。特别在此时,亡者会发觉到自己确实死去了,因为他能看到旧有的事物、房子、家人、亲戚朋友等,他想要和他们说话、和他们亲近,但无论怎么努力去引起他们的注意,就是得不到任何的反应,他于是变得很沮丧,因为他知道死亡真的到来了。


  接着是中阴身的第二阶段。


  这时,亡者的智慧和烦恼都变得很敏锐,而由于智慧变得更敏锐,亡者在此时可以见到报身佛的法相,特别是五方佛。


  首先,亡者能见到白色的毗卢遮那佛,毗卢遮那佛放出极亮的白光,非常的亮,比一千个太阳齐放的光都还亮,亡者几乎无法直视,此外,伴随着这亮光的,是来自亡者自身的无明烦恼的光,它是幽暗而苍白的,亡者除了能见到报身佛的形像之外,还能听到佛的心咒,这咒音非常的响,据说比一千只龙的吼叫还要大声。


  从这里我们可以明了为何要修本尊的观想和其心咒的持诵,如果你在世的时候,曾经持本尊的心咒,观想本尊的形像,譬如持毗卢遮那佛的心咒、观想其法相的话,那么当中阴身境界来临,毗卢遮那佛的形像、光亮及其咒音出现时,你便能立刻辨认出来而不会恐惧或排斥,但如果你对毗卢遮那佛的形像及心咒都不熟悉,自然地你对这极强的亮光和如雷贯耳的咒音,会产生恐惧和排斥,如此一来,你便会‘逃离’诸佛本尊的加持,而‘躲进’烦恼无明中了,观想本尊和持诵心咒不仅是积聚功德的好方法,在中阴身时,还有莫大的帮助,这些修持能使我们认出本尊而起欢喜心,这便是解脱的方法。


  当亡者见到毗卢遮那佛极强的白光和自身无明烦恼苍白之光时,如果亡者接受本尊极强白光,便能往生毗卢遮那佛的净土而得解脱,但若亡者因恐惧或排斥而无法接受此佛光,且选择了代表无明的幽暗苍白之光,则便堕入畜生道了,如果亡者对于此二种光芒都无法摄入,便将进入下一阶段的中阴历程。


  接着亡者将见到蓝色的阿[门+众]毗佛,阿[门+众]毗佛会放出极强的蓝光,同时伴随而来的是暗蓝色近黑的幽光,此幽光是来自亡者心识中的嗔恨烦恼,同样的,本尊所放出的光是极亮的,也有极响的咒音伴随,如果亡者能认出阿[门+众]毗佛的形像和咒音的话,便能往生其净土,获得解脱,但如果逃避本尊的蓝光,选择了来自烦恼的幽光,亡者便将堕入地狱道,而如果于此二种光都没有作选择的话,便将进入下一阶段之历程。


  这时黄色的宝生佛出现,放出极亮的黄光和极大的咒音,而旁边也有一道淡黄色的幽光,这是来自亡者心识中贪欲烦恼之光,若亡者进入了本尊之光,则便往生宝生佛的净土中,而如果亡者选择了贪欲淡黄色之光,则将于饿鬼道中受生。


  然而若于此二者都无法摄受,则红色阿弥陀佛便将显现,同样地阿弥陀佛会放出极亮的红光和巨响的咒音,同时也有淡红的幽光于一旁,这是来自亡者心识中执着之光。而如果亡者能认证阿弥陀佛的形像及其咒音,便顿时往生阿弥陀佛之净土中,若亡者舍弃明亮的佛光而选择了淡红色的执着之光的话,那便将受生于人道中。


  如果亡者无法投入本尊所发的红色亮光中,也没有进入淡红色的幽光,接着绿色的不空成就佛将显现,不空成就佛发出极亮绿光和极大的咒音,于一旁亦有来自亡者心识中嫉妒的淡绿幽光,亡者若能摄入不空成就佛之极强绿光,以此光为庇护,则当下便能往生佛土,但如果亡者没有把握此机会,却投入淡绿的嫉妒之光中,则便将于阿修罗道中受生,同样地,假使亡者于此两者都无法摄入,则将进入下一阶段的中阴境界。


  接下来亡者将因种种不同的幻觉而体验到无法言喻的恐怖经历,因而产生非常强烈的恐惧,这种恐惧乃千百万倍于日常生活中所经历过的任何恐惧害怕,有时,亡者会感到被成千上万流动的波浪所牵引着,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波浪,亡者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完全是由贪执所致,或者有时亡魂会感觉到被抛入火中,他将能看到整个娑婆世界的全景,这娑婆世界正燃烧着熊熊大火,而他就是被抛入这烈火中,但是实际上他根本没有被抛入熊熊大火中,这种感觉则完全是因为嗔恨所致,有时他会被追赶到一处黑暗的通道,在此黑暗中他会听到后面紧追不舍的敌人咆哮着:‘消灭他!杀了他!’,此时,由于亡者的极端恐惧,他会感觉到地面发出爆烈的巨响而更加惊慌害怕,然而同样的,地面的爆烈乃至追赶的敌人也都是虚幻的,这些都是心识中的无明所引起的。


  接下来,由五方佛转化而成的愤怒本尊将显现,这种转变并非是诸本尊故意要吓人,而是由于我们的业障所致;由于无明幻惑和妄想执着的现前,所以我们无法再见到诸佛的寂静化现,而把诸佛本尊看成愤怒的形像。


  打个比方,有一个房间,四周墙壁都涂着白色的漆,当红色光线照在上面的时候,原来是白色的墙,这时候看来也都成了红墙了,当然这是由于红光的关系;同样的,因为业障烦恼和幻觉的出现,所以我们将本尊看成了愤怒的形像,在这时候,假如我们曾修持过愤怒尊的法门,并熟悉其形像和心咒的话,这仍是一个解脱的机会,因为我们了解此愤怒尊并非可怕的敌人,而是护法,但若我们不曾修持过这些法门,甚至根本不熟悉愤怒尊的形像,那么在错过寂静尊的救度之后,于此愤怒尊的阶段就更不可能获得解脱了,因为这些愤怒尊的样子是非常的恐怖的,有些甚至还有很多只手,一般人是很难接受这些形像的。


  谈到这里,便更突显出主题‘死亡无惧’的意义了。


  我们之所以需要讨论这个主题,就是因为世上没有任何的身份地位或仙丹灵药可以令我们得到真正无恐惧的死亡,死亡无惧就是完全解脱中阴身的任何恐怖阶段,一个毫无恐惧的死亡,当然,最好的方法就是修持大手印,透过大手印的实修,证悟自心本性,而在第一个阶段的法性中阴,获取究竟而完全的解脱--法身成就,证入无尽的法界中,这是最理想的情况;若无法如此,我们仍可透过勤修本尊的观想及其心咒的持诵,怀着一种至诚的虔敬心,向本尊顶礼祈祷,而这即是所谓的本尊法,本尊法即是指以某一本尊作为我们虔诚、专注的对象,而因为对本尊至心虔诚所积聚的功德,将使我们在中阴的第二个阶段认证本尊,这也是一种解脱法门。


  但是如果你对任何本尊法都一无所知,也从未曾接触过大手印的教法的话,那么就得去面临恐怖的死亡经验了,这种可怕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其程度不只是恐怖二字所能涵盖的,因为我们将不可避免地去面对中阴时期的所有历程,并且由于无法解脱而产生极端的恐惧,举个例子,假如你走入一个险恶陌生的地方,而那儿有一群要保护你的人,如果你能知道他们是来保护你的的话,那一切自然就不会有恐惧了,但若你以为他们是可怕的怨敌而逃离他们的话,当然这就更可怕、更危险了,因为他们是你真正的守护者,而你却离开了真正保护你的人,同样的,如果你曾修持过本尊法,则你就能知道,无论寂静尊或愤怒尊都是守护者,你就会皈依他们而得安稳,否则就必须去经历极大的恐惧了。


  在西藏,乃至于锡金,传统上都有向死者解说本尊的作法,这通常是由具德的上师或出家人对亡者解说或念诵有关于中阴身第一天、第二天……乃至第五天、第六天等等各种本尊色光、各种情况的法本,使这些重点如实地让死者或临终的人听入耳中,如果死者也是一位修行人,这样的解说或念诵可以使他忆起种种色光的情形,而如果死者并非是一位很高的修行者,这种作法也能对他有所助益而获解脱。


  在西藏有两个关于中阴解脱,非常有趣的故事。


  从前有一位牧羊人,他常单独带着羊群到山上放羊,到了中午,他就在附近一个大寺庙旁吃中饭。这座寺庙的墙上画有一尊愤怒本尊,但牧羊人根本不知道这画像代表什么,当他吃饭之时,他都会将饭分一半给这位本尊,说道:‘这份是你的,一起吃吧!’,就这样牧羊人天天都对这位本尊作供养,就好像真有一个人在那儿似的,而此本尊实际上是中阴百尊之一,有着鹿的头和人的身体。后来,牧羊人去世了,进入了中阴身境界,当这位本尊显现时,他立刻就认出来了,他高兴地说:‘嗨!朋友!让我们一起用餐吧!’,而就这样地,他解脱了。


  另一则故事是: 有一个老婆婆,她常常经过一座佛堂,每天早上,她都会听到佛堂里的喇嘛所诵的经文,其中有一段经文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本尊有着红啄木鸟的头,手持弓和箭,放着光芒……我向这有着红啄木鸟头之光明本尊顶礼……’,这段经文常出现在她脑海,她很想知道这经文到底指的是什么,一个放着光,手持弓箭,还有着红色啄木鸟的头?她感到十分好奇,经常一次又一次地思索这个问题,后来,她死了,在中阴身时,她见到一位人身红啄木鸟头,手持弓箭放着光明的本尊,很快地她认出来了,这不就是她日夜思索的形象吗!因此她获得了解脱。


  修行的目的决不是为世间的种种功名成就,而是在死后的中阴身时能认证本尊而解脱自在,我们解脱的经验亦可利益其他的众生,乃至帮助一切众生了断充满苦难恐惧的生死轮回,这便是我们修持佛法的目标,一个人若真能如此地确实修持,则死亡便根本无法使他害怕了。


  现在,我们来谈谈修行的重要。


  通常很多人会想:‘在社会上,我们忙着工作,有太多的事要我们花费心力去处理,为何上师们还给我们这些额外的工作,叫我们修行呢?’,大家要了解到:每个人都很忙没错,但是很不幸地,每个人也都将面临死亡,所以我们最好能准备妥当地来面对死亡,无论我们的工作有多繁重,世间的任何成就都无助于死后的中阴境界,不管身份、地位、财富或亲朋好友都没用,到死亡来临时,这一切甚至会造成烦恼障碍,如执着、贪爱、嗔恨等种种情况,而如果你生起这些烦恼,就会生起极大的恐惧,解脱的机会便非常渺茫了,明白这些道理后,大家便应好好的修行,认清楚修行的目标。


  能在法身中阴阶段成就的人非常的少,这必须在生前就已经证悟了自心本性,才有可能在此阶段获得解脱,而在报身阶段,就有较多的人能成就了,因为只要你熟悉一位本尊的法相和心咒,并虔诚恭敬,就有很大的机会此刻获得解脱,而到了化身中阴的阶段便将会出现许多的障碍,现在我们就要谈到这第三阶段的中阴身。首先,我要再次强调:如果死者在第一或第二阶段的中阴境界就已认出净光或本尊的话,则便可因此解脱或往生净土,而不须经历这第三阶段的中阴身了。


  第三阶段的中阴身,其实就是通往六道轮回,再次受生的一个阶段。


  受生的方式有四种,是调‘四生’,即化生、湿生(或暖生)、胎生和卵生。化生是不须依赖父母交合,自然化现而生,湿生依湿、暖之境而生;胎生依父母之交合而藉母亲之腹胎而生;卵生则经母亲排出之受精卵而生,以上四生是我们投生于六道轮回之中的四种方式,此外绝无其它方式。


  我们之所以投生六道是因贪、嗔、痴三毒的牵引,因为贪恋某物或某人,或由于对某物或某人产生厌恶,这强而有力的贪爱心或嗔恨心都将导致我们堕入轮回,或者由于无明愚痴,使我们无法于前两个阶段的中阴身认证净光和本尊,因此便进入了中阴身的第三阶段而准备受生。


  由于嗔的力量,将使亡者投生于地狱道之中,堕入地狱的过程大致是:首先因为业力驱使,亡者会意识到身体变成黑黑、圆圆、小小的,只有一个眼睛,并且觉得有无数的敌人正在后面追杀,亡者一直逃,最后逃进一个无底洞中,如此便堕入了地狱当中,从此将受十八种不可思议的痛苦。


  如果亡者内心之中有非常强烈的贪念,则这贪心的力量将引导亡者投生于饿鬼道中,其受生方式和地狱道的相似,也不需经由父母之交合而直接化生,堕入地狱道和饿鬼道的共同特征是:亡者感觉到有凶恶的仇敌在后面追赶,而这时候亡者会看到一些可以做为避护的地方,如树下、柱子下或岩石下,亡者觉得可以躲进这些地方以避开恶人的追赶,然而当亡者躲进这些的时候,便堕入了地狱或饿鬼道,很不幸地,受生于地狱道或饿鬼道的众生是没有可能接受上师的开示而获得解脱的,因为会堕入此道便表示亡者背负非常严重的业力因果,因此要解脱是很困难的。


  而至于投生畜生道,有依湿、暖受生的,也有依父母交合而生的,包括卵生和胎生,如果是依湿、暖的环境而受生的话,则于中阴身时,我们会对这湿、暖的环境感到舒适、快乐,而如果是依父母的交合而生的,则贪执父亲生为雌性,贪执母亲生为雄性,同样的,导致亡者堕入畜生道的业力亦是非常强大的,几乎无法改变,所以亡者很难有机会在这种情况下获得解脱。


  接下来谈到人道。同样地投生人道的原因,也是由于过去世所累积的业力所致,因为业力的驱使,亡者能看到和自己有缘的双亲,然后亡者对其中一人产生起极大的贪爱,这时亡者便进入母亲的子宫了。


  对一个完全不懂佛法的人来说,要在此时此刻解脱是十分困难的,他可能只得随业转生了,但若对一位熟悉佛法的人,尤其像在座的各位--曾受过许多灌顶的人来说,你可能会在这时候回想起你所受过的灌顶,在灌顶第三阶段,有所谓‘引见灌顶’,介绍该法门的本尊,如果你在接受灌顶的时候,能专心留意的话,这些灌顶就十分有用了,当你由于业缘而看见双亲时,通常只是把他当作一般的父母而已,但现在因为在灌顶时曾介绍过本尊,你学习了所谓‘清净观’,所以你不会将他们看作是凡人,而能视他们为佛父和佛母,也就是灌顶的本尊,由于这样的清净观,你便能以化身的方式投生,因为你有能力去认出双亲的清净本性,而这也就是转世活佛的投生方式,因此如果你熟悉佛法的话,这仍是一个解脱的方式。


  接下来是阿修罗道,阿修罗道比起人、畜生、饿鬼或地狱道都要来的高,投生阿修罗道的原因是由于善业和嫉妒、心的混合,好比说修持佛法是善业,但若当你发现别人修持得更多更好,便产生嫉妒之心的话,善业便混杂了嫉妒的成份,虽然有修持的善业,但却混杂了嫉妒的毒素,又譬如说你修持佛法已有很长一段时间,而别人修得没有你久,却修得比你好,若你因此而产生了嫉妒心的话,这亦是在善业之中混杂了烦恼毒,而这将使你往生阿修罗道。


  投生阿修罗道的方法和人道很相近,亡者亦对父亲或母亲起很大的执着,然而因为生为阿修罗道是由嫉妒心所致,所以在阿修罗的世界中,总是不断地打斗、争吵,每个阿修罗都在彼此争斗,而亡者投生该处亦同样会受到这些战争、打斗的刺激和影响,虽然阿修罗道比人道要高,但阿修罗一生却只是在残杀别人或被别人残杀,而由于这些杀业,自然地会导致堕下三道的命运,所以虽然人道比阿修罗道要低,但投生人道要比阿修罗道好多了。


  最后谈到天道是六道轮回中最高的,生为天人是由于善业的累积,但这些善业混杂了烦恼毒。


  天道充满了喜悦、富裕,在那儿不论男女,都非常俊美而吸引人,他们身上都穿戴着各种珍宝、花朵等等美丽的装饰,每个天人都是快乐的,在天道都是幸福和完美,生为天人都有美丽的身体,且和人道不同的是,天人的寿命相当的长,他们所享受的喜乐也是人间无法想像或形容的。


  往生天道的众生是由于善业和我慢的混合所致,如何将善业和我慢混合呢?举个例子,一个人修持正法,却常认为自己是最好的修行者,或是在做供养或布施时,总是认为自己所做的这些好事都比别人的好,这些都是我慢,虽然修持佛法、行布施、供养,但却抱着贡高我慢的心态,这便导致往生天道的结果了。


  生为天人能享受极长久的喜乐,然而在死亡到来的前七天,会出现一些征兆,预示生命的结束:如身体会变坏、衰弱,身上的种种装饰、香气会消失,朋友、子女都会离去等等,而由于生为天人,他们都有神通能预知自己将投生何处,但不幸的是,他们的来世往往得下堕三恶道,所以他们十分痛苦,这七天中,知道生命要结束了,而且还要往生恶道,这种痛苦是无法言喻的,在生前他们因种种的享乐,故精神十分散乱,从未想过修行这回事,不但如此,在天道甚至连佛法都没有,因此虽然天道是六道中是最高,但生在有机会修行佛法的人道,还是比较好的。


  谈过了种种不同的境界和投生其中的原因后,知道自己有着贪嗔痴慢嫉许多不同的烦恼妄识,似乎有点令人沮丧,你可能会怀疑:有这么多烦恼毒素怎么可能解脱呢?但千万不要灰心,反而因此要更正确的修行。


  如何正确地利用善业和修行,使任何的烦恼毒都不渗入其中呢?首先最好的方法就将心安住于空性中,但你也许会说:‘我们还是初学者,实在不懂如何安住在空性的境界中。’,那么第二种方法就是不管是在修法、布施……等等时,要想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益所有众生而做的,这就是觉悟之心--菩提心,修行并不只是为了解决众生目前暂时的苦难而已,而是要究竟地解脱,也就是要成就佛果,当你的修持或善行完成后,一定要回向功德,对任何功德都不执着,将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愿以此功德在目前能够去除一切众生的苦难、障碍和疾病,而在未来能够令一切众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以这些要领来修行,便不会在善业中混杂任何烦恼毒,这些就是正确的修行方法。


  大家一定要正确地、清净地来修行佛法,很多人常常只为现世的利益而修行,只为获得一些财富、成功或权势而修行,完全没有考虑来生,甚至很多人也对来生的存在与否感到质疑,然而既然无法确定,为何却又完全只是为此生而拼命努力呢?显然我们一点也没有对自己未来的生命负责,这是很多人的通病,要知道中阴身时的痛苦是无法言喻的,比较起来的话,现在的痛苦根本不算什么,因此我们一定要为长远作打算。


  正确而清净的修行方法是相当重要的,就像曾经提到过的,我们常常由于不知道如何修行,而在种种的善业中混入了烦恼之毒。如在许多祖师大德的教诫中常提到:赞助佛寺或法轮中心是累积善业的好方法,但若是不懂如何正确地来做赞助的话,这也许是积聚善业的好方法,但同时也可能是积聚恶业的途径。举个例子来说,你赞助某一个法轮中心,而另一个法轮中心却发展的愈来愈好,因此你开始嫉妒:‘那个中心可好了!他们有好的上师,好的这个,好的那个……等等。’,你虽然有赞助的善行,但你却因为嫉妒的心态而累积恶业,因为嫉妒心,所以善业和恶业便混杂在一起了,事实上你根本不用嫉妒,反而应该高兴才对!


  同样的,我们也常听人家说布施是累积善业的好方法,但是我们也要清楚怎样来行布施,有些人见到别人有困难,就会布施一些财物给他,但随后却又想到可能给太多了,便后悔自己做了一件傻事,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布施是件善行,但因为你反悔给了太多,故也产生了一些恶业,你浪费了布施的财物,也浪费了善业,布施的正确方法是当你布施某物给别人后,什么都不要想,不要执着你做了什么好事或坏事,你已完全地布施了,任何一丝期望都没有。


  我们已谈过了许多如何成为一个好的修行人的方法,但光是听许多的教法,是不能变成好的修行人的,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修行人,必须先体会到修行的重要,并且明白清净的修行法,一旦你掌握修行的宗旨、道理和重点之后,一个法门便足够你去累积资粮到开悟解脱了,否则,光听闻许多教法,也许可以从上师那儿得到一点加持,但却可能无法获得更好的理解,因为你没有掌握到修行的意义和道理。


  解释完了这许多,或许你以前已经听过了,那么现在就是再一次的提醒,然而未曾听过的现在也听过了,希望大家能将这些重点和正确清净的修行之法谨记于心,我们修行佛法是因为我们想要超越世俗,不因世俗的一切而满足,但如果在佛法的修行之中加入自己愚妄的心态,那便是在良药里面加进了毒药,修行人不应如此,无论任何的善业或修持,都应做得正确又干净,毫无污损。

 

  《死亡无惧》文中应注意的地方


  卡塔仁波切开示的《死亡无惧》很殊胜,但文中对于中阴所见到的佛光(自性本来具足的光)和六道劣光的讲述上,与《中有听闻解脱密法》中的讲述有一定差异。请各位师兄注意一下。


  附《中有听闻解脱密法》中对佛光和六道劣光的对应情况:


  第一日——中阴身会见到一片蓝色,有如晴天,中央有毗卢遮那佛,坐著狮子宝座,心中发出灿伟蓝光,直射中阴身。同时亦有一道柔弱白光射来。这时赶快受摄入蓝光中,因为白光实是天道之光。如入蓝光,即生中央净土,了脱生死。


  第二日——有水大白净光直射中阴身,此乃持金刚部佛,坐象王宝座上所发出之光,欲接引中阴身,佛旁有地藏及弥勒两大菩萨。同时又有一度如烟雾之光照来,此乃地狱之光,中阴身千万不可受业力牵制而避开白光,或反而投入烟雾之中。自救之法便是振作起来,一心尊敬世尊,投入白光中,即生东方上胜妙乐土。


  第三日——有黄色地大妙净光,是坐在宝马座上的宝生如来发出者,直射中阴身。佛旁有虚空藏及普贤两大菩萨。同时人道亦射出微黄而带少蓝的光,这时中阴身千万不可执著傲慢心而避开黄色的佛光,应一心向宝生世尊,即永可免除生死之苦。


  第四日——有清净火大红色宝光,系由西方极乐世界坐在孔雀王宝座的阿弥陀如来发出,直射中阴身,两旁有观世音及大势至两大菩萨,同时又有饿鬼道之柔弱红光,照著中阴身。此时千万不要害怕强烈之红光,因为饿鬼光虽柔和,但其实是因悭贪业力所引起。中阴应即一心皈命阿弥陀佛,称名顶礼,即为强烈之红光所摄,往生极乐世界。


  第五日——有清净风大之绿光,乃由北方坐在人身鸟体兽王宝座的不空成就佛发出者,直射中阴身。两旁有金刚手及除盖障两大菩萨。同时亦有一道暗淡绿色光辉,照射而来。此系阿修罗光,系因嗔恨嫉妒心所感应。千万不要投入此光,而赶快一心礼佛,诚心忏悔嗔妒业障,便可生北方净土。


  第六日——如果中阴身至此仍未受接引,则必定是业力深重,或未闻佛法,或受神教毒深,这时先前发光照射的五位佛陀,于第六日便同时一齐再发光射来,五色灿烂,中阴此时不可再因循犹疑,须知此等佛光,实由自己本来清净光明之佛性感应而来,是真家乡,非外来者,赶快认识其中一色,一经摄入,便了生死,返抵家园了。但是同日同时,六道光色又因业力而再生起,照射中阴身。即是天道微白,阿修罗暗绿,人道淡黄,畜生道呆蓝,饿鬼道亚红,地狱道烟雾是也。这六道光,混在佛的智光中,杂射而来。千万不要怖畏烈光,反亲近劣光,不然便又生死轮回去了。这时要坚固己意,最好一心皈命西方之红焰宝光,即可往生极乐世界,永不退转了。生前一向信奉神者,这时不要再执求天福,而投身白光,不然后祸无穷,生死不绝了。


  第七日——如中阴身错过第六日之妙胜机缘,则便进入第七日。这时有五部尊者现身,分踞东、南、西、北、中五方,各高举右手,结降伏手印(无名指屈入掌心,中指与大指相捻,食指及小指伸直),持偃月宝刀,左执人骨碗,内盛血物甘露,作欢舞式,各以光芒射向中阴身。同时又有畜生道蓝光射来。当各尊者智光射来,必带有千倍雷鸣,及喊杀之声,中阴身千万不可惊怖而投入柔弱之蓝色劣光,尊者智光实是由本体光明而来,而畜道光实系自己的愚痴业力感应。因此必须赶快念佛名号,一心皈命阿弥陀如来,则仍可往生西方净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