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道风

自律严自奉俭

  大师自奉极简,每饭只粗菜一碗,吃完以馒头将菜碗擦净食之,或以开水荡洗饮之。在报国寺时,有一次因菜中用酱油稍好,将明道师大加呵斥,责其虚消信施,言“我等道力微薄,不足利人,即施主一粒米,亦无法消受,哪可更吃好菜!”我们看见大师自律之严,自奉之俭,和虚己的慈怀,想着自己在家骄奢我慢的习气,真是惭恨无地。
  闻印光大师生西僭述鄙怀 窦存我

印祖道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