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道风

惜 物

  大师所穿衣服,也是多年旧衣。卧不解衣,用被和衣而睡。卧房不放便桶、便壶,大小便必赴厕所。就是病时,亦复如是。备有水盆二:一清水,二浊水(用过之水)。大便后,先用浊水洗,再用清水洗。逐日扫地,清洁佛堂。置放物件,亲自动手,决不假手他人。鸡毛帚有二把:一专为供佛龛和佛台供桌用,即放在佛座旁边;一专为普通用,即放在写字桌子旁边。各有各用,并不错用,亦决不错放。所用之捆行李绳,已经有五十年矣。还有自北方来时带来一个小木凳,卧时作枕头,亦是五十多年矣。有字的纸,决不撕碎,必折好放在旁边。写剩的纸,余有空白,则裁下有字处,无字的裁下作别用。收到信封,每翻过来黏好再用。写信用普通白纸,都是示人惜物处。对于一切经书,必双手捧放,决不轻掷,就是示人要尊敬法宝。对于谈话,必谈家常做人事及因果报应等,不谈玄妙,不谈神通,但以一心念佛,求佛力加被,发愿求生西方。住屋不喜华丽,做事真实不虚,待人平等慈悲。皈依弟子,不分贫富贵贱,一样看待。但见弟子有不是处,当面教训,决不容情。他不欢喜人家恭维,亦不随便恭维人。因禅教律各宗皆全仗自力,无他力可托,今人业重,不容易了生死。密宗虽可仗佛力,无一定指归,容易误会,错入歧途,也很危险。唯净土法门,只要信、愿、行具足,靠佛力加被,求生西方,最为稳当易行,所以大师应时设教,极力提倡净土,并自己实行,将身作则。无非望大家不要走错路,一直同到净土家乡,了生脱死,超凡入圣矣。所以灵岩寺内,不独茶房要念佛,就是寺内工人也要念佛,从此可见大师之遗教也。大师课余不是以文字劝化,就是持诵大悲咒水、大悲咒米,广结良缘。
  纪念大师美德 朱石僧

印祖道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