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佚文十五篇

  近年来,我们在收集、整理有关中国近现代佛教史资料的过程中,陆续发现了几篇印光大师的佚文,皆为《印光法师文钞》及《续编》、《三编》所未载。它们是:

  1、《九江查六庆童女(民国十四年往生)》。此文载杨慧镜居士于1925年辑录之《近代往生传》(台湾青莲出版社,1999年4月版)。该书前有印光大师作于民国十四年(1925)的序文一篇。除《序》以外,书中还收有印光大师的文章五篇,此为其一。

  2、《地藏菩萨本愿经序》。此文载民国年间扬州江北刻经处所刻唐实叉难陀译二卷本《地藏菩萨本愿经》前。目前该套经版藏金陵刻经处。

  3、《梦东禅师遗集序》。此文载《梦东禅师遗集》(天津佛教功德林重编,民国二十三年八月初版)。

  4、《像赞》。

  5、写给徐平轩居士的《信(一)》。

  6、写给徐平轩居士的《信(三)》。

  4、5、6三篇文章具载金陵刻经处老主任徐平轩居士于1931年编印的《石埭徐杨贤证居士遗徽集》中,且皆为据印光大师原件手迹影印,弥足珍贵,其真实性无庸置疑。

  《遗徽集》中还载有印光大师的另外两篇文章:《徐母杨太夫人生西记》、写给徐平轩居士的《信(二)》。这两篇文章在《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中已收录,但有删略。全文已收录在拙撰《谛闲、太虚、印光大师的一组佚文》(2001年第6期《佛教文化》)中,兹不赘录。

  徐平轩居士(1890—1967),安徽石埭人,是杨仁山居士同乡,且与之有亲戚关系。1952年至1966年文革前主持金陵刻经处工作,为金陵刻经处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徐平轩居士之母杨芳相为石埭杨有桃先生之女,生于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四月十七日,卒于民国十三年(1924)三月二十七日,享年76岁。徐母去世后,皖绅洪震等造具事实清册呈请政府表扬,当时临时执政大总统段祺瑞特颁“觉海慈航”匾额一方。杨慧镜于1925年编辑的《近代往生传》中有《石埭徐平轩居士杨太夫人》、《石埭徐杨太宜人》二文,记载了她的往生事迹。徐母17岁嫁石埭徐村徐志格(号虞廷,清太学生)。徐平轩7岁时,其父志格病逝,兄弟三人(长兄国华,仲兄国钧)由母亲抚养成人。徐母生前勤劳慈善,自幼崇信佛法,晚年持行益笃,72岁于北京拈花寺全朗大师座下受优婆夷戒,法号贤证,临终时又现种种瑞象。平轩决心以弘扬佛法来纪念母亲,遂报请政府,准以私财起庙,于是在安徽石埭金华山为其母修建“贤证庙”和“徐母佛学图书馆”。1930年贤证庙和图书馆建成时,平轩在《徐母佛学图书馆缘起》一文中写道:“最近佛学之复兴,无不知有石埭之杨仁山老居士者。杨老居士创办金陵刻经处,刊印佛经以令中国人在求知方面而认识佛法。”受杨仁山居士的影响,平轩广为徵集佛经、佛像、法器等,不论梵文、中文、日文、英文,均在徵集之列。当时,仅陈正有一人就慨然赠予书籍数千册,并佛像若干尊、法器若干件。抗战期间,该图书馆的书籍遭受损失。1970年太平湖水库修成后,贤证庙被湖水淹没,书籍则搬回徐村老家。1952年安徽省博物馆孙馆长就此事致函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鲍正鹄先生(杨仁山居士的曾孙婿)询问时,尚有80箱书籍在乌石垅徐村。鲍正鹄先生认定是徐母佛学图书馆之物,特地写信给在南京的徐平轩征求处理意见。徐平轩遂请鲍复函孙馆长,将书籍全部运往合肥,无偿捐给安徽省博物馆。《遗徽集》为非正式出版物,印刷量很少,仅供馈赠亲友之用,故少有流传。

  现将印光大师的十余篇佚文谨录如下。

  一、九江查六庆童女(民国十四年往生)

  双泉庵广印师言,查六庆童女者,九江查宾臣居士之女也。生时值其祖母六十诞期,故名六庆。宾臣与其妻皆皈依佛法,童女亦归依佛法,法名又喜。今年方六岁,于五六月间,常言:“我此房屋逼塞的很。”其父母不介意。七月二十三,其母将往念佛林念佛,彼定要随去,次日即得微疾,终日自结手印,其父母亦不知因何得知此法。后病转重,其父母恳祷于观世音三日,求加被令好。彼三日常言:“我要去。”其父母见其决定要去,遂问:“汝往何处去?”彼即以手向西指。其父曰:“汝去可也。”彼即瞑目而逝。噫!此女若非菩萨现身,便是宿根成熟,故为此浊恶世中作一向导。凡见闻者,各宜发真信心,修持净业,以期临终仗佛慈力往生西方,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尽未来际常享法乐也。

  二、《地藏菩萨本愿经》序

  地藏菩萨誓愿宏深,慈悲广大,于无量劫前,固已满证三德秘藏,但以度生情殷,不居佛位,悲运同体,慈起无缘,分身尘刹,度脱众生。其所度之法,与所度之人,三世诸佛莫由尽说,而况娑婆众生刚强难化,以故菩萨于此世界因缘甚深,故如来于忉利天放光集众,发明菩萨往劫因行及发愿等事,即所谓“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何幸娑婆,有此恃怙!”此经文虽浅显,理极宏深,世多不察,谓为专谈因果,以诱愚迷,其於菩萨孝心纯笃、愿力广大,三世诸佛莫能赞、九界众生咸依归之旨,均未计及,是何异弃金担麻,买椟还珠乎哉?此经二卷十三品,唐实叉难陀所译。从前虽有法灯、法炬所译之本,自莲池大师主张实叉之本之後,法灯之本便不流通。即实叉之本,又有二卷三卷之别,人多疑之。须知二卷系藏本,三卷系流通本。藏本上卷六品,下卷七品;流通本上卷四品,中卷五品,下卷四品。卷虽不同,经文无异。但传布既久,间有字句稍异者,固宜以藏本为主,亦不必改治流通本,以二本并行,了无所碍故也。民国十九年庚午仲春,常惭愧僧释印光谨撰。

  三、《梦东禅师遗集》序

  《彻悟语录》,洵为净宗最要开示,倘在蕅益老人前,决定选入《十要》。然具法眼者,肯令此书湮没不传乎?以故钱伊庵居士于嘉庆二十四年择要节略,名《彻悟禅师遗稿》,刊布南方。同治七年,杭州谂西师依伊庵本,重刻于杭州。同治十年,杨仁山居士又稍节之,改名《语录》,刻于金陵。光绪十六年,扬州贯通和尚刻《净土十要》,依仁山本,附于《十要》后以行。今排《十要》原文,特附于《十要》第十之后,仍依仁山本,但加钱序于首,俾阅者咸知此书之源委云。所愿见者闻者,同皆深入净宗法界,直登上品莲台,庶不负彻悟老人一番大慈悲心也。民国十九年庚午仲冬,释印光识。

  四、像赞

  人生世间,各有其分;所赋天职,须全担任。爰有徐母,德镇坤维;相夫教子,悉适其宜。禀性仁慈,悯恤穷困;设法施资,二俱不吝。感彼诸子,义务是崇;屡次办赈,声誉弥隆。尤所异者,笃信佛乘;专修净业,决志西生。三子国治,效法维谨;勖母致一,得遂丹悃。瑞相既现,荣誉频颁;集资立庙,使民具瞻。普愿世人,各各如此;以作诸佛,天地真子。
   常惭愧僧释印光谨颂

  五、写给徐平轩居士的信(一)

  平轩居士鉴:光幼时以病多失学,于作文一事,未得其法,纵有迫不得已,但只敷衍支梧,欲其文理入微,豁人心目,断断无有此语句也。夏间以太夫人《记》嘱,故婉辞之,前日往前山,方云麟言阁下屡次来书祈代为恳求。光不得已,乃按净土大意及太夫人事实大略,凑成千一百零五字。其初首事实但用一约略叙法,次于修净业与赈恤灾黎及临终诸事稍加详者,以赈为慈仁之发现,而临终所有语言修持为学佛者之标式,而题为《生西记》之故也。如嫌前面叙事简略,不妨补足;至于没后握珠事须实有,否则去之,免致阅者疑议。傅大士没后七日,县令行香于众中,至大士处,大士乃反手受香(反手者,以手背捉也),此乃当来世尊所现。太夫人屈指握珠甚奇异,殆多生多劫深种善根之所致也。《记》文拙朴,仍祈请大通家大加笔削,庶或可传。顺候禅安!(现今大局不靖,《大士颂》不能付排,须待平定,方可安顿。)莲友印光顿首。八月三十。

  六、写给徐平轩居士的信(三)

  平轩居士鉴:久未晤语,歉甚。光八月廿六下山,至十月初六始回,初七至锦泰号,以手书见示,过二日令慈《遗徽集》至,阅之不胜感佩。若阁下者,可谓善事其亲者矣。但以人事冗繁,不能即抽枯思,乃于今晨凑百余字以塞其责,而词字拙朴,益令人常惭愧不已耳。虽然,人子荣亲之实际在于立德行道,果能立德行道,则人自景仰其亲,谓之为贤,否则父母纵贤,人必以子孙不肖致疑其亲之德有欠缺也。阁下固能立德行道,而光犹以此相勉者,乃效法古人朋友相勖之道,非如今人之唯谀誉是务也。

  《观世音颂》已付排,年内或可出书,然拟先印二千以副任者先睹之心,明年再印则一次印万余部矣。现已任及四万,光妄欲印数十万,遍布中外,恐光此感格上十万部或可做到。今附说明文一纸,祈随缘劝任,亦弘法利生之一法也。顺候禅安。莲友印光顿首。十月十六。

  七、新建鼓山涌泉寺放生园碑记

  天地之大德曰生,故万物并育而不相害。佛视一切众生,犹如一子。故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种种说法,令得度脱。良以一切众生,皆具佛性,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而况好生恶死,物我同情。我既爱生,物岂愿死。无如饕餮之人,日须食肉,致使屠侩之辈,以杀为事。一日之杀,数逾恒沙。积之久久,遂成杀劫。仁智之士,知罹劫之因,由于杀生食肉,欲发起杀生食肉者之慈心,故特买物放生,以为先导。冀彼忠恕居心,仁慈在念。俾鸟兽鱼鳖,咸顺其死。庶弥漫杀劫,速可以熄灭矣。鼓山放生园,原设寺内。狭隘不能广容。倡议别筑,以机缘不熟而止。虚云和尚于己巳蒞山,百废俱举。越明年,谋于阖山耆宿,及诸檀信。几经审度,博采群谋。于寺外罗汉台前,围池一区,倚山瞰江,建佛楼一座。安发菩提心僧四人司香火,朝夕清课。使现前庶类,听闻经法,启发灵觉。楼下五楹,为大门正厅。为招待室,为僧寮,为客堂,为斋夫宿舍。横前凿方池。庭左右循石级而降。地渐广倍于上。居中作场,三面筑室楼上楼下计六十楹。爽垲宏敞。上储橐秣杂粮,下列马厩、牛栏、羊劳、鸡埘、豚栅、及鹅鸭所。区分类别,牡牝不使混,按时收栖放牧,各有定处。荫有树,饮有泉。分给蒭粮,扫除矢溺,则傭任之。防闲管理,稽载存亡,则僧督之。草创伊始,规模毕具。计是役经始于壬申仲秋,迄癸酉仲夏,需款一万余金,大工始庆落成。旷览神州,频年兵燹。哀我灾黎,肝脑涂地。荡析流离,苦不堪言。是处尚幸井里无恙。斯园克竟厥功。未始非好生一念所感召。然祸福倚伏,何可自宽。道德不讲,奢靡相尚。实风俗人心之忧。窃愿在事善信,暨凡百君子,本慈悲爱物之心,而仁民,而亲亲。敦仁尽性,还淳反朴。蠲人我见,歼贪瞋毒。正己化人,背尘合觉。满如来度生之愿,生极乐清净佛国。行见太和洋溢,物我同春。以兹园功德,为大辂椎轮,作先河指导。不亦懿乎。癸酉闰五月古莘常惭愧僧释印光谨撰。

  八、复陈慧恭居士书

  人之入道,各有因缘,因缘若到,则有莫明其妙之机感。近来甘肃一弟子,名郑哲侯……(下略)

  九、复湘阴黄颂平居士书

  颂平居士慧鉴:

  光粥饭僧耳,一向率真,绝不肯虚誉人,亦绝不愿人虚誉己。阁下第一页之文,颇不愿闻,以非我身分,则成莫大之辱矣。病由身生,身由业生,当痛加忏悔,以消宿业。又须力戒房事,以免复增。无论何病,不戒房事,决难即愈。孔子所谓“父母唯其疾之忧”者,以房事为一切病之根本故也。当疾病在身,何须往居士林随众念佛。但在家中,息心静念,最为第一。至谓与善知识研究佛理,当身婴重病,只可认真修持。如至诚念佛,并念观音。此时用不著研究,一经研究,反成纷驰。譬如有病,得一灵丹,即以服食为事。不得以先去研究此灵丹系何药所制,何药走何经,治何病,必期于一一了然,方肯服食耶。汝绝未知学解学行之所以然,故不得真实利益。

  外道名目,累百成千,然其用功,总不外炼丹运气。即彼令人看经念佛,皆是门庭场面,彼固不以此为道。欲得彼之道,必须恳切至极,夜间独入其室,关闭门窗,外派巡者,只许一人入室。须先发极恶极惨之咒,若违彼教,定受此种惨报。发咒已,为其点窍指穴,或在头面,或在身中。身中之穴,必须脱去大衣,靠身之衣,撩起而指。此种做作,实皆迷惑人之圈套。而一切外道,最初以一经传过道,不修即可成。使去秘密而明示于人,不发咒而任人进退,则外道便无立地之根据矣。佛法无秘密私相授受之事,亦不令人发咒,信则依之而修,不信任彼退出。汝既念佛,尚虑入于外道,是汝完全不知佛法与外道之邪正,但依人而生信心,实未真信。使生真信,但当致力于修持,何得虑外道之多,而或陷入耶。既有宿业婴恶疾,当吃素念佛,为宿世怨家作超度事。所言超度,亦不必请僧做佛事,但自己认真恳切至诚念佛,及念观音耳。且勿谓只念一佛一菩萨,便可瘉病乎。须知念佛,为佛法中最圆顿直捷之法,其利益超过一切法门。但以心之诚不诚为差等,非法有或灵或不灵也。

  另问各条,解答如下:

  一、净土既是唯心所造,当云唯心,不当又言净土。又言所造。既是唯心所造之净土,何得祗是唯心,别无净土之外境乎。唯心净土者,以清净心,念佛求生净土。及至临终,由己之净心,感佛接引往生西方。如此方是唯心净土。若无净土则止可言唯心。何得无中生有,添一净土,又添一所造乎。本无有净土,造个什么。邪见人阻人修持,自唱高调。不知自己所说之话,完全相反。欲破人修持,实为自破,而自陈其邪知谬见也。吾国乱至废经废伦,废孝免耻,杀父杀母,而无可救药者,皆前人唱高调、破因果轮回所致也。倘使大家悉知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为实事实理,谁敢逞一时之臆见,造永劫之苦报,令天下后世之人,受此毒害于无穷耶?!

  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文德可以安民,武备可以卫国;备而不用,是为上策。若专以武力为事,则必有灭国殒身之祸。若能如曹彬之用心,则可掌兵;否则将得曹翰之结果,为可惜也【注一】。汝论及此,将谓 依佛法则尽废兵刑,乃不知佛法有世间法,有出世间法。世间法是治末之法,出世间法是治本之法。如孔子所谓“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圣人虽不废兵,而不以兵为治国之主旨耳。今则除兵之外,一切不讲,则兵为民害,莫可救药也,哀哉!

  三、毒恶与慈善不相敌。人若心无毒恶,蛇虎亦可为伴。即未到此地位,若常念佛念经之善人,决不被此等所害。以心存慈善,可以化彼毒恶。况修行之人,常有善神卫护。汝之观点罪过无量,教人无缘无故杀害生命,吾恐彼等愈杀愈多;而行杀之人,通皆灭门绝户,来生世世常被人杀。此皆汝此言之所误也!言可轻发乎哉?!

  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疾犹不愈者,外张其名,未能力行其实之人也;或仍自作恶。而不知其为作恶。……(略)

  五、未到真穷惑尽之地,自然身心世界是实有的。既到真穷惑尽之地,则在彼分上都无。在未得此道之人分上是有。不可混凡圣理事而含糊妄说。众生心之本体,即是真如实相。奈以从未悟故,虽终日承此真如之力,而永劫不知真如所在。其言无明本无根绪,但以众生未悟,又欲示知非本自有。故曰真如不守自性,而起无明。实则非初无而后有也。作此说者,欲人易识本体耳。譬如矿与金混,非初系纯金,后始生矿。须知金在矿中,金仍非矿。炼矿出金,矿不杂金。吾人当于破无明处著力。不当于世界有无,真如无明之生灭名词上,妄生议论。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故能照见五蕴皆空。身心世界,即五蕴耳。吾人未到得深般若之地位,宜其是实有的。世界虚幻,凡夫颇疑为妄。若凡情净尽,则山河大地,均不相碍。故古德云:“若能直下亡情,山壁由之直度。”……

  六、世人虚生浪死。修净土者,了生脱死。在世间所作为,皆敦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但以厌离娑婆,即加之以“消极”,此真所谓“竞买千担假,不买一担真”也!于无实际利益之事生贪著,反以为“积极”,于纲常伦理、身心性命上用工夫,反以为“消极”!吾愿世人,通通如此消极,则娑婆世界当转成清静佛国矣!

  七、不能全依,姑且从人意,但不可即以合佛法名之。蛋亦不宜吃,以有生之机,且有毒。张仲景医书云,有好吃鸡并蛋者,后腹中生鸡及蛋。仲景令其吃熟蒜,尽吐出而愈。仲景令毕生勿再食(动物与蛋),食则无可救药矣。

  八、高僧以诗字弘法利生则可,以诗字混迹于酒肉文社中,则不可。

  九、狂人总想高出古今一切人上,故有辟佛者,有谓佛经悉是后人伪造者。起信论、楞严经、华严经、法华经,亦有以为伪造者。作此说者,欲博识见高超之虚名,而不计永劫堕地狱之实祸。所以,聪明要会用,善用则自利利人,不善用则自误误人。尔我且三缄其口,努力念佛,任彼翻云覆雨,一概不相闻问。

  十、佛教无秘密不与人说之法。静坐用功,随人所修。念佛者坐时,心中默念佛号,必令字字句句,耳中听得明白。至于打坐之法式,或单跏趺,或双跏趺。(即单盘或双盘)如不能跏趺,则支柯坐(腿交叉而坐)亦可。……

  印光谨复。十一月初九日

  一○ 曹崧桥居士书华严经跋

  实际理地,不立一尘,凡圣生佛,均难称谓。修持门中,须备众德,一法若缺,莫证法身。我释迦牟尼世尊,尘点劫前,早成正觉,为度众生,示生世间。隐其圣德,示同未悟,为物作则,出家修道。迨其一睹明星,豁然大悟。叹曰,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则得现前。于是华藏世界,海会云集,悉为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于菩提场,及余六处,说一真法界,寂照圆融,生佛不二,空有莫名之理性。及由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以至妙觉佛果,修因证果各阶级。是知理由事显,事由理成,理事圆融,方合佛道。世有狂人,专重理性,不务事修,上违佛教,下负自心,自误误人,诚可怜悯。此经凡八十一卷,三十九品。清凉国师分为信,解,行,证四分。又以信分六品经,名为所信因果周。解分三十一品经,分为二周,以前二十九品为差别因果周,以后二品为平等因果周。三,行分一品经,为成行因果周。四,证分一品经,为证入因果周。周者,事理周备,无所欠缺之谓也。全经大纲,揭示殆尽,依此修持,直达堂奥。前之八会,绝无凡夫二乘,虽有天龙八部,皆是大权示现,实非业系凡夫。后之一会,虽有声闻舍利弗等,已证圣果。纵然在会,不见如来胜妙法身,不闻一乘圆顿妙理,但见如来应化之身,及闻生灭四谛之法而已。所谓一身示相,胜劣殊观。一音说法,偏圆异闻。及文殊往福城大塔庙前,善财亲近文殊,已证十信满心。承文殊教,南参五十三位诸善知识。首参德云,即证初住,以后随闻随证。末后至普贤所,普贤以威神加被,俾善财所证,与普贤等,与诸佛等,是为等觉菩萨。普贤为彼称赞如来胜妙功德,劝进善财,及华藏海众,同以十大愿王功德,回向往生极乐世界,以期圆满佛果。此经备明一生成佛之因果,而以求生西方为结归。可知念佛求生西方一法,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成始成终之总持法门。世有行人,藐视因果,及与净土者,皆由不知因果净土,为成佛之根本,而只以愚夫愚妇当之,以致自失善利也。

  曹崧乔居士,笃信佛乘,秉己立立人,自利利他之心,行周急济贫,赈灾救苦之事。十余年兢兢业业,力办善举,所费不赀。最初所拟十事,尚有二事,未能举行。以募款维艰,故发心书华严全部,以期大慈善家,请而受持读诵,不惜巨资,以成就二善举,则书者受者,均为财法两施。彼贫苦得受帡幪,并生感激,称念佛号,或于现生,或于将来,往生西方,皆由书经诵经而为发起。其为功德,曷能名焉。行愿品云,菩萨若能随顺众生,则为随顺供养诸佛。若于众生尊重承事,则为尊重承事如来。若令众生生欢喜者,则令一切如来欢喜。何以故,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是知乾父坤母,民胞物与,一视同仁,分所应尔。光愧无财力,又无道德,感彼为贫民之诚,略摅此经大意,以期见者闻者,于济贫,念佛二事,各为兴起。庶不致以本具可以作佛之佛性,长沦于三途六道之中,枉罹苦荼,而不得受用也。

  【按】此文又名“大方广佛华严经楷书序”选入《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

  一一、潮阳佛教居士林缘起序

  如来圣教,法门无量。随依一法,以大菩提心修之,皆可以了生死,成佛道。然于修而未证之前,不无难易疾迟之别。求其至圆至顿,最简最易,契理契机,即修即性,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为律教禅密诸宗之归宿,作人天凡圣证真之捷径者。无如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一法也。良以一切法门,皆仗自力。念佛法门,兼仗佛力。仗自力非烦惑断尽,不能超出三界。仗佛力若信愿真切,即可高登九莲。当今之人,欲于现生了生死大事者,捨此一法,则绝无希望矣。须知净土法门,法法圆通。如皓月丽天,川川俱现。水银堕地,颗颗皆圆。不独于格物致知,穷理尽性,觉世牖民,治国安邦者,有大裨益。即士农工商,欲发展其事业。老幼男女,欲消灭其疾苦者。无不随感而应,遂心满愿。今则人心陷溺,世乱已极。废经废伦,废孝免耻,实行兽化。种种邪说暴行,极力提倡。若不挽救,则人道或几乎熄。于是各处有心之士,群起而提倡佛法。明三世之因果,显六道之轮回。示娑婆之浊恶,表极乐之严净。以期斯世之人,克己复礼,生入圣贤之域。了生脱死,没归极乐之邦。

  潮阳郭慧泰、慧海、范智超、周慧实、姚克初、萧耻凡、仰宣、林慎之等诸居士,于县城内立一佛教居士林。每月朔望,及佛菩萨诞期,集众念佛。午后念佛毕,请通文理缁素,演说居尘学道,在野护国,敦伦尽分,闲邪存诚之道。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普令同伦超出苦海之法。俾一切人,知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作佛之所以然。实行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八德,力究格致诚正、修齐治平之八事。则于一切时,一切处,皆为希圣学佛之事。此实不居位而护国救民,不现形而移风易俗之大方便法门。林友咸以林既成立,当以大义普示来哲。庶若见若闻,咸发信心,共弘斯道。自可天下太平,人民安乐矣。函祈不慧作序,乃书此以塞其责云。民国二十六年丁卯孟春常惭愧僧释印光撰

  【按】大师此文与《靖江佛教居士林缘起》(收入《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略同,居士名与日期不同,后者为“靖江殷德增,朱慧超,黄慧真等诸居士,暨邑中士绅”,撰于“民国二十八年己卯季秋”

   一二、印光法师证明王兰磬往生西方书

  昨接手书,知王兰磬饱受程朱韩欧之毒者,亦得由汝劝化而得往生……(下略)

  一三、印光法师证明张刘太夫人往生西方书

  如来一代时教,所说一切法门,皆令众生修戒定慧,断贪瞋痴。了幻妄之生死,证真常之心性者。然众生根有利钝,惑有厚薄。根利惑薄者,或可即生了生死,或二三四五生了生死。根钝惑厚者,十百千万生,或十百千万劫,犹不能了。此系依通途教理修持而论。乃仗自己修戒定慧力,断尽贪瞋痴烦惑者,其难也难如登天。任汝见地高,功夫深,功德大,智慧大。若三界内见思惑未尽,决不能出三界外以了生死。唯念佛法门,全仗阿弥陀佛大慈悲愿力。若有具真信切愿,至诚恳切,念佛名号,求生西方者,无论根之利钝,惑之厚薄,皆可于现生临命终时,蒙佛慈力亲垂接引,往生西方。既往生已,见思烦恼,不断而断。以西方极乐世界,境缘殊胜,一一皆能增长人之功德智慧,绝无令人起贪瞋痴者。此如来一代时教中之特别法门,不得以通途教理而论。世有深通宗教,不信净土法门者,盖以通途教理,论特别法门也。使彼知是特别法门,则自行化他,莫敢或违矣。

  张福泉婶母刘氏,生性淳笃,是其宿根。及病而信福泉宗净等所说而念佛。又加家人助念,故得吉祥而逝,面色转胜于前。逾十四时,通身冷透,顶犹温暖,肢体柔软,蝇不至室等瑞相。按《大集经》说“临终徵验偈”云:“顶圣眼天生,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以人将死时,热气从下至上者,超生。从上至下者,堕落。若通身冰冷,唯顶上热者,必生西方入圣道。眼及额颅热者,生天道。心热者,生人道。腹热者,生饿鬼道。膝盖热者,生畜生道。脚板热者,生地狱道。念佛之人,若是一心念佛,不念世间家业儿女,决定可以蒙佛慈力,接引往生。无论修持久近,乃至临终始得善友开示,一心念佛,或止念上十声即命终,亦得往生。以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中,第十八愿云:“若有众生,闻我名号,志心信乐,求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由此因缘,平素不念佛人,临终善友开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临终若被无知眷属,预为揩身换衣,及问诸事与哭泣等。

  由此因缘,破坏正念,遂难往生。以故念佛之人,必须令家中眷属平时皆念。则自己临终,彼等均能助念。又因常说临终助念之利益,及瞎张罗哭泣之祸害。便不至以孝心而致亲失生西之大益,受生死之大苦于无尽也。

  民国二十六年丁丑孟夏常惭愧僧释印光书,时年七十有七。

  【按】大师此文又题《一切念佛人往生及不往生之证据》收入《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四。个别字句有改动。

  张福泉,河北任县牛辛寨人。1935年始修净业,皈依印光大师,赐名慧泉。

  一四、答陶冶公【注二】书

  冶公鉴:昨接手书,及邵夫人书,备悉一切。邵君为国而死,死得有功。邵夫人宜息哀念佛,庶可存殁咸益。……

  念佛法门为律教禅密之归宿法门,等觉菩萨尚须以十大愿王功德,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以期圆满佛果。况以下之一切菩萨及修学之诸大德乎?永明之本当久已证佛果,然既示生世间,必须自利利他之行。念佛往生西方,乃自利利他最上之法,故以身作则而极力提倡之,以期尽荷担佛法之职,而慰如来说法之本怀也。今人多不研究,或完全不知,所谓习焉不察;或恐提倡净土法门,人或藐视,谓其无智慧,故不敢(提倡)耳。此正孟子所谓“终身由之而不知其道”之流辈也。须知净土法门,乃如来一代时教所说一切法门中之特别法门。愚夫愚妇心无成见,则易生信;通宗通教者,知为特别法门,则必极力提倡;通宗通教若以特别法门作普通法门论,则不但不生信,且将辟驳矣。以故(净土法门)名为难信之法。故光常曰:“净土法门,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成始成终之总持法门,故得九界(六道三乘之九法界)同归,十方共赞,千经俱阐,万论均宣也。”汝能信得及,许汝往生有份。……

  古之建大功、立大业,精忠贯日月、浩气塞天地者,皆从学佛得力而来。而史官只记其事迹,不详其道源,故世多不知。光于林文忠公(林则徐)所书经跋中,大为发隐,祈详阅之,自知光言不谬。印光谨复。五月初四。

  一五、复杜荫南书

  荫南居士鉴:观来书,知宿有慧根,然只期做大通家,未能死心塌地实行了生死之要事(念佛)也。信真愿真,何以念佛不肯常念乎?念佛一法,极易修持,并不用摆脱资生事业,朝暮随各人工夫立一功课,此外则一切时、一切处,均可常念;或声或默,各取其便。又须摄耳谛听(此法妙极,大势至菩萨都摄六根,听则心归一处,名为净念),久而久之,心自归一。今只以少时之念,而欲无妄念,何可得乎?……(下略)

  【真如妙心 据《普陀山佛教》2003年增刊一(总第四十期)录入。详见本刊】

  【注一】曹彬与曹翰,都是宋朝初年的大将,他们因为心地和行为不同,结果有天渊之别。大将曹彬因为仁慈爱民,积下阴德,所以子孙都很显达。而曹翰则残暴嗜杀,罪孽深重,所以下场凄惨,死后做猪被杀,子孙流为乞丐。由此可见,善恶报应,昭然不爽。

  【注二】 陶冶公

   陶冶公(1886—1962),原名延林,后改名铸,字冶公,号望潮,别号洁霜,以字行,绍兴县陶家堰人。青少年时就读于福州普通学堂、绍兴东湖通艺学堂、杭州求是书院(浙大前身)。清光绪三十二(1906)年,东渡日本,入经纬学堂、长崎医学专门学校学习。在日本会晤孙中山,加入光复会与同盟会,任同盟会评议部部长。应章太炎邀任《民报》发行工作,鼓吹革命。辛亥革命爆发后回国,加入陈英士部,参与攻打江南制造局。任沪军先锋队第五队指挥官,参加光复南京之役。

  民国成立后,仍去日本长崎医学专门学校药科留学,回国后曾参加过“二次革命”。后在沪办报,收为南社社员。旋去北京,任北洋政府陆军部中校部员,升少将,主持军训工作。在京期间与同乡鲁迅往来甚多。1926年南下,加入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攻克武昌后,任汉口市卫生局长、军事委员会政治训练部代主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指挥部政治训练主任等职。1930年,在北平、太原参加过冯、阎反蒋扩大会议。1932年,在洛阳参加抗日国难会议,力主抗日。1933年,就任南京国民政府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委员、主席委员职,长达16年,有政声,公余研究佛学,皈依宝一和尚、印光法师为弟子,茹素信佛几十年。

  【附录】 印光大师

  印光(1861—1940),号圣量,自号惭愧僧、饭粥僧,俗姓赵,陕西合阳人。清光绪七年(1881年)出家秦岭终南山莲花洞。后至北京圆光寺为僧。光绪十九年,普陀山化闻和尚进京请领藏经,请印光法师协助,并邀至普陀山法雨寺主理藏经,研究净土法门。1912年起在上海《佛学丛刊》发表论著。至1917年,先后出版《印光大师信稿》、《印光大师文抄》、《净土法门》、《净土十要》、《嘉言录》等文集。1922年,获北洋政府赐“悟彻圆明”额,与定海王亨彦合纂《普陀洛迦新志》12卷。1930年去苏州报国寺闭关,著《答居士问道函》、《彻悟语录》、《莲花世界诗》、《净土圣贤录》、《净土四经》等,参与编纂《中国四大名山志》和创办“弘化社”;后又至上海觉圆寺等讲经。曾发起组织佛教义赈会普陀分会,1926、1936年,两次捐献稿费6900元寄陕西、绥远赈灾。1940年圆寂时,遗物仅现金30余元,弘一大师颂曰:“大德如师者,三百年来第一人。”一生专研净土,法语传遍海内,得度者数十万人。民国《重修浙江通志稿》称:“民国以来,在浙阐扬净土最负盛名者,当推印光。”佛教界尊为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著作有《印光全集》。普陀山法雨寺将其主理藏经时住处辟作纪念堂。

  复德森法师书一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

  文钞之感发于人不少,非纸好而得。郑哲侯六十岁前,与佛为怨,六十岁看文钞,将从前韩欧程朱之所说,置之度外,极力提倡佛法。可知真欲利人,宜以广布为事。有谓多则被人遭践,有损无益,须知佛经儒书,不能令绝无遭践之事。吾人业力凡夫之书,何能绝无遭践之事。现在中外信佛者多,固不须作此深虑。当念无佛法处之大通家,尚有不知佛法之苦。若曾左李阎,(阎丹初,朝邑人,曾为副相。人极淳朴,不谤佛,亦绝未研究。)皆不谤佛,亦不知佛之人。可不哀哉。祈慧察是幸。此字不可附入文钞。

  佛、法、僧、三宝,乃无明长夜之灯烛,生死苦海之舟航。不但志期断惑证真、了生脱死者,所当依怙。即明德亲民、治国安邦者,亦必以显示心性妙理,发明因果实事,以为转人心而辅郅治之一大助缘也。故古之建大功、立大业,精忠贯日月,浩气塞天地者,多由学佛得力而来。莫不致力于庄严佛像,流通佛经,护持行僧,翼一切人民,同由住持三宝,悟入一体三宝,以至亲证即心本具之真如佛性也。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序

  灵岩印光老法师严净毗尼,弘扬净土,言为世则,行为道范。以文字般若,广度群伦,法雨普澍,四众推为莲宗第十三祖,近代以来,未曾有也。自维弱冠发愿皈佛,顾善根微薄,因循未果。民国卅一年间,外侮侵陵,生灵涂炭,众苦交煎,莫能遣拔,重读文钞,憬然有省。乃归命投诚,念佛茹素,此皆文钞之赐也。其后偶于丁福保居士处,见师手翰二十余通,皆文钞正续两编未收录者。因念遗稿乃法乳所寄,何可任其散佚,谨录存副本,是为搜辑兹编之嚆矢。师西归后,弘化月刊征求遗稿,纷纷应征,所获颇丰。尤以灵岩妙真和尚,杭州修仑法师悉以所存见示。诸方以手迹或副本见贻者,亦不下四五十人。惨淡搜求,计得书牍近七百通,杂文一百三十篇,其篇幅与增广文钞不相上下,题曰文钞第三编。珍惜藏之,以俟胜缘。果获问世,将大有助净宗之弘扬,与法门之维护。数载钞胥,区区微意,愿将东土三千界,尽种西方九品莲,共沾法益,同登觉岸云尔。

  公元一九五○年庚寅十一月初四日,老法师圆寂十周年,私淑弟子上虞罗邕鸿涛顶礼恭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