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法师》VCD解说词

  今年是中外缁素崇敬、公认的净土宗十三祖印光法师诞生一百五十周年,为追思印公,笔者将九年前编写的《印光法师》VCD解说词供养凤凰网莲友,以便同大家缅怀印光法师的光辉业迹。 缪留根

  印光法师是近代中国佛教界、海内外缁素一致推尊的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

  今天,我们缅怀印光法师的光辉业迹,对于护持佛法,中兴净土,老实念佛,导归极乐,具有殊胜的意义。

  公元一八六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印光法师生于陕西省合阳县赤东村的这间屋里。

  法师俗姓赵,名丹桂,字绍伊,号子任。父亲名秉纲,母亲张氏,生有三子,丹桂居幼。

  法师从小热爱劳动,喜欢农作,承勤俭朴仁厚的家风,养成仁义礼让、严于律己、处事审慎的品德。

  法师少年随长兄折桂离乡四百二十里,到长安城(今西安市)攻读儒书,颖悟异常。十五岁后,病困数载,得读佛经,始觉前非,回心向佛。

  法师二十岁时,清末皇上开科取士,法师跟长兄去城里考秀才,走到长安北城下,法师忽然停下,对兄说:“大哥,考上举人秀才能怎样?为官哪有好下场?清了无钱,赃了犯法。到后来,大祸临头更悔煞。我不考了,我要出家当和尚!”公元一八八一年春天,法师不顾父亲与兄长反对,毅然投奔终南山五台莲花洞寺,拜道纯和尚剃度出家。法名:圣量,字印光。第二年,在兴安县双溪寺印海律师座下受具足戒。从此,印光法师将毕生精力,度化众生,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中兴净宗作出了卓越贡献。

  印光法师二十一岁离乡出家后,从没回过家乡,也从没忘记家乡亲人。

  公元一九二六年,长安城被水淹困,法师即从印书款中,急拨三千银元,托人速汇赈灾。

  公元一九三O年,法师悉闻家乡荒旱,急汇一千六百银元至故里。

  公元一九三五年,法师听说故里学堂破落,娃娃难以上学。立即托人送去二百银元,修复学堂。

  公元一九三八年,法师为度家乡亲人念佛修行,特为家乡捐款修建了这所念佛堂。

  赤东村的乡亲们时时刻刻怀念着印光法师。

  这是乡亲们自发集资,请人雕塑的印光法师全身座像。

  这是乡亲们保护下来的当年印光法师少年住的房屋。

  这是印光法师当年同兄长睡的床。

  这是故里乡亲建造的印光堂。

  为了让故里子孙后代永远纪念印光法师。公元二OO一年,西安市大兴善寺界明大和尚捐资建造这座印光大师舍利塔。座落在赤东村东北方的金水沟畔。

  舍利塔高6.5米,塔座高0.7米。四方形砖砌。塔基高2.3米。塔基南部有十三级登塔台阶。表为净土宗十三代祖师之意。塔基地宫内珍藏印光大师法身舍利。

  公元一九九六年五月七日,陕西省合阳县人民政府决定赐田五十亩,筹建印光大师纪念堂。规划有佛殿、印光堂、藏经阁、陈列馆、般若厅、招待楼等。便于海内外释子学人前来瞻仰印光大师故里。目前,缺少资金、壮举待成。希盼佛教界同仁,随缘攒助,同功共德。

  公元一八九三年夏,浙江普陀山法雨寺化闻大和尚北上京城请《大藏经》,遇见三十三岁的印光法师道行超卓,邀请相助南下,法师欣然同意,离开北京圆广寺,航海随同登上普陀山道姑码头。安单于法雨寺藏经楼。终日专心念佛、阅经、励志精修,受到寺内僧众钦佩。

  印光大师卓赐普陀山三十七年中,淡泊名利,晦迹隐居,深入经藏,精研教典。开导学人,本诸经论,流自肺腑,不离因果,不涉虚文。对一切人,皆以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为劝。令一切人先做世间贤人善人,方可仗佛慈力,超凡入圣,往生西方。从不与人说做不到的大话。

  一八九七年,寺众一再恳请印光法师讲经,法师辞不获已。宣讲《阿弥陀经便蒙钞》。同时会见虚云和尚后,即于珠宝殿侧屋闭关两期六年,房内手书“念佛待死”以自勉,学行倍进。写下大量弘扬净宗文章。出关后,与谛闲法师先后居住莲蓬苦修。三年后,仍住法雨寺藏经楼。至此,印光法师出家三十余年,始终韬晦,不喜与人往来,不愿人知其名字,以期昼夜弥陀,早证念佛三昧。

  鼓钟于宫,声闻于外,德厚流光,终不可掩。一九一二年,上海高鹤年居士取得印光法师佛教论文:《净土法门普被三根论》、《宗教不宜混滥论》、《佛教以孝为本论》、《如来随机利生浅近论》四篇。刊登在上海《佛学丛报》,署名“常惭”。震动佛教界。人虽不知为谁,而文字般若已足引发读者善根。一九一七年,天津刻经处徐蔚如居士出资,将重新搜集到的法师信稿数篇编为《印光法师信稿》印行,深受欢迎。一九一八年,徐居士又得法师文稿二十余篇印于北京,题为《印光法师文钞》。当时,社会名人梁启超亲题序言,赞叹“印光大师,文字三昧,真今日群盲之眼也”。一九二O年徐居士又搜集法师文稿数十篇,合订二册,铅印于商务印书馆,木刻于杨州藏经院。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二六年之间,逐次增广法师书信文稿。重新排印于中华书局共四册为一套。其文言言见谛,字字归宗。上符佛旨,下契群机,发挥禅净奥义。抉择法门难易,发前人所未发。

  由于读了印光法师文章之缘,羡慕法师道德,竭望拜访的善男善女,日益增多,或航海梯山,请求皈依,或书信往来,请教开示,几十年来,印光法师慑授皈依弟子,不计其数,接受法师教导。明信因果,吃素念佛,精修净业,得以往生西方净土的男女信徒更不胜枚举。

  上海有位老陈,听说到普陀山梵音洞可以看到前世,他跟随去看,旁人看到都是不同的佛菩萨,唯有他一人看见一只黄牛在洞内痛苦的样子,他惶惶不安,带着这个疑问去请教印光法师:“这只牛,难道是我的前世吗?”法师仔细端详了老陈一阵后,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前世,而是你的来生,恐怕你死后,要做这只牛。你杀过牛没有?如果杀过牛,那是因果难逃的。”老陈一听说他死后变牛,吓得浑身冷汗直流,据实向法师直说,他平日以宰牛为业。印光法师对老陈说:“你要在佛前,发誓忏悔,发誓今后不再杀生,痛改前非,努力向善,以赎前愆。”老陈听从法师教导,在佛前忏悔,从此以后,放下屠刀,不再经营杀业,开始信奉佛教,皈依佛、法、僧,成为虔诚的佛教徒。

  即使是监狱内的罪犯,印光法师也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地度化从善,曾在普陀山派智德法师去监狱讲《安士全书》,宣传因果报应和净土教义。自己应聘为“江苏监狱感化院”名誉院长,使很多狱官犯人因之改过迁善,归心佛法。

  公元一九二二年,民国政府大总统亲笔题写:“悟彻圆明”匾额。专程送普陀山赐于印光法师。当时,鼓乐管弦高奏,僧众喜悦异常,海岛沸腾起来,倍极荣盛之至。然而,印光法师却淡然处之,不动于心,就像这件事根本没发生一样。照例在房内念佛,阅经,写弘法文章。

  印光大师对太虚法师居住普陀山非常关怀,亲自为他在锡麟禅院闭关封关,讲开示,指导修行。比大师小30岁的太虚法师没有辜负大师的教导,以实际行动向大师学习,在关房内修苦行;坐禅、礼佛、阅经、写作,日日常课,精进修行。三年掩关是他一生的重大转折点,成为一代禅师。

  公元一九二四年五月,弘一法师专程前往普陀山参拜印光大师,请求皈依。在随侍大师共居七日中,大师的嘉言愆行,使他深受教诲,终生难忘。特写文赞扬大师四大盛德:一、习劳,二、惜福,三、注重因果,四、专心念佛。弘一法师对印光大师倾倒备至。他说:“朽人于当代善知识中最服膺者,唯印光法师。”从此,他皆以印公为楷模,持戒至严,治学至慎。成为一代律师。

  普陀山,仰承《华严》圣典的记载和观音灵迹的流传,自唐迄今,经过千百年的风风雨雨,现在正以“南海观音”雄伟庄严的风姿,卓立在万顷碧波之间,迎接海内外信众前来朝拜。今天,更因印光大师在普陀山的光辉业绩而吸引信众不断向往。

  现在,全国各地前往普陀山求授皈依佛、法、僧的信众日益增多。普陀山僧人继承和发扬印光法师净宗思想,严以律己,老实念佛,教化信众注重因果,吃素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公元一九二九年,印光法师离开普陀山,在上海觉园佛教净业社内创办佛经流通部 —— 弘化社。次年,迁移苏州报国寺。

  印光法师在报国寺闭关七年中,亲自为弘化社策划、校对、编辑印行净土经书百数十种,达数十万册以上,佛像亦在百万余帧。法化之弘,滂溥中外。

  印光法师在报国寺闭关时期,曾告诫信徒,要依教奉行,就地念佛、求生净土。不要相信所谓的“大通家”,以凡充圣,借弘法为名。以求名求利,劝止信徒去杭州灵隐寺听“专以脱略文义为特长”的慧明谈玄说妙。同时,告诫信徒,切勿染上扶乩、抽签之痴风。否则,便成佛法中之外道,反破坏于佛法。“现在国运危岌,天灾人祸相继而作,宜令一切人同念佛号及观世音号,以为预防之计。”

  为了振兴佛教,中兴净宗。印光大师在关房里,特增编印《净土五经》,亲笔书写重刊序言:“净土法门,其大无外。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九界众生,捨此则上无以圆成佛道。十方诸佛,离此则下无以普度群萌,一切法门,无不从此法界流。一切行门,无不还归此法界。”

  印光法师对于念佛人中某些不如法的现象,在关房里,都一一复指明,进行教育。反对念佛人做还寿生、寄库等佛事,指出:以还寿生,不出佛经,系后人伪造。寄库,是愿死后做鬼。预先置办做鬼的用度。既有愿做鬼的心,便难以往生。如其未作,则勿作。如其已作,当禀明于佛,弟子,某,唯心往生,前所作寄库之冥资,通以赈济孤魂,方可不为往生之障。凡《寿生》、《血盆》、《太阳》、《太阴》、《眼光》、《灶王》、《胎骨》、《分珠》、《妙沙》、等经,皆是妄人伪造,切不可念。须知做佛事,唯念佛功德最大。当以还寿生、破地狱、破血湖之钱。请有正念之僧念佛,则利益大矣。

  印光法师对妇女俗事,也曾于辅导。譬如指出:哺乳的母亲,不能生大气。若像吵架时生了大气。此时绝对不能喂奶。否则,婴儿吃了不病也要亡。这叫毒乳杀婴儿。一定要把奶水挤掉,最好休息一天以后,等情绪稳定,血浓正常了,再来喂乳,才能保平安。

  有位皈依弟子去报国寺请经送人,印光法师在关房窗口对其开示说:你很好,请书送人。这个心很好。有一件事,比请书更要紧。该弟子不解地目视大师。印光法师继而大声对他说:你要教育儿女!儿女教育得好,功德比请书送人大得多。现在世道这样坏,都是一般不善教儿女的人造的业。好好的儿女,都被父母教坏了!令人想起来痛心,你不要学那个样子!

  面对着未法时代,佛法衰败现象。印光法师亲自为苏州灵岩山寺永作十方专修净土道场制定五条规约:一、住持不论是何宗派,但以深信净土,戒行精严为准。只传贤,不传法,以杜法眷私属之弊。二、住持论次数,不论代数,以免高德居庸德之后之嫌。三、不传戒、不讲经,以免招摇扰乱正念之嫌。堂中虽日日常讲,但不招外方来听耳。四、专一念佛,除打佛七外,概不应酬一切佛事。五、无论何人,不得在寺收剃徒弟。

  一九三七年十月,日本侵略军轰炸苏州,印光大师在僧众跪求、护拥下,避难上了灵岩山寺。从此,同真达和尚、妙真和尚一起将灵岩山寺建设成为驰名中外的中国近代净土道场的楷模。这是大雄殿。这是念佛堂。这是印光大师在灵岩山寺关房。

  印光大师,生活在黑暗社会,高举世法行善,出世法念佛求生净土的法炬。度化众生,依教奉行,培育贤才,福国利民。

  印光大师一生,俭以自奉。食唯充饥,不求适口,衣取御寒,厌弃华丽。信徒供养珍美衣食,非却而不受,即送他人。如果是普通物品,便令交库房,与大家共享。洒扫洗涤,事事躬自操作,受请外出开示。虽有备轿,亦不肯坐,以为折福。凡是信徒供养的香敬,从来不入私囊,悉皆代人广种福田,或助印经书,或救济饥贫,或捐于佛教义賑会、慈幼院等。

  中国净土宗具有本国特色的千百年的优良传统。慧远、善导、承远、法照、少康、延寿、省常、莲池、智旭、行策、实贤、际醒、印光,十三代祖师一脉相承的净土思想和丰富深湛的著作,是我们学而不尽、挖掘不尽的法藏之宝,尤其是《印光法师文钞》为末法时期人根陋劣的众生,指明了怎样念佛、怎样修持往生极乐的净宗法门。是现代净宗学人必读之课。否则,很易进入误区。

  印光大师在灵岩山寺关房里,信徒纷纷来寺叩关请益,大师对来者都一一慈悲开导,折摄兼施,闻者悦服。

  印光大师晚年对佛教最为关心、忧郁的事是悉闻北方有人会集佛经。为了维护佛经的流传和尊严,大师屡数在书信中举例说明会集佛经“理虽有益,事实大错”。可是,有人照样我行我素。为此,大师深感痛惜。在生西六十九天前,特写下三复王子立居士书,警告说:若不以光言为非,则守分修持。否则,不妨各行其道。他日陌路相逢,交臂而去,不须问你是何人,我是谁。

  公元一九四O年农历十一月初四,印光大师预知时至,凌晨一点三十分,由床上坐起云:念佛见佛,决定生西。言毕即大声念佛。三点,嘱咐妙真和尚:“你要维持道场,弘扬净土,不要学大派头”。说完,端坐念佛,安详往生,世寿八十,僧腊六十。次年二月十五日,大师生西百日,举行荼毗典礼。得五色舍利珠百余颗,精圆莹澈,又有大小舍利花及血舍利等,共一千余粒,分别被国内各大名山、丛林、居士林及菲律宾、新加坡与南洋群岛等各佛教团体迎请供养。

  今日灵岩山寺,在明学长老住持下,坚定不移地顶着商品潮流的袭击,保持印光大师当年的道风,维护着十方专修净土道场。僧众终年在念佛堂精进佛七,不赶经忏,至诚念佛,求生净土。

  一九七九年,明学长老重上灵岩山,继承印光大师遗志,带领僧众,不畏艰难,修复被毁殿堂和多宝佛塔,重新雕塑佛像,重新修复印光大师舍利塔。一九八O年,为了培育僧才,弘扬印光大师净土思想,在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居士的支持下,同明暘法师、安上法师创办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办学至今,已为全国各地输送了四百余名学僧,有的是国内名寺方丈、监院,有的是地方佛学院教授、院长,有的去海外留学,攻读博士,有的在著书立说,弘扬佛法。一九九O年,明学长老亲自将尘封四十余年的《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四册付印流通。为了让老年佛教徒能安度晚年、求生西方,明学长老创建了苏州佛教安养院,身任院长。

  印光大师的思想品德和生活作风,在明学长老身上随处可见。如信徒来请教佛法,总以明信因果、老实念佛为教导。信徒供养他的香敬一律交库房入帐,从不进私囊。供养他的食品、用品,全给寺院僧众,从不独用。每天仅用一热水瓶水,从不浪费。一日三餐,全从大寮打来的僧众吃的素菜米饭,从不搞特殊。居住的屋内,至今保持六十多年前妙真老和尚的样子,没有电视、空调,没有地毯、客厅。日常生活全由自理。身为中国佛协常务理事、江苏省佛协副会长,苏州市佛协会长的明学长老,外出开会、办事,很少带侍从,以免破费。……

  就是这样一位八十高龄的长老,今天在灵岩山寺,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废寝忘食,鞠躬尽瘁地住持寺院。始终不懈地带领僧众继承印光大师遗志,庄严净土道场,弘扬净土法门,走向新的世纪。

  时代在变迁,正法将永久,印光大师的道德风范永远在我们心中铭记不忘。

  策划、顾问:释明学
  诵经:释悟戒
  审鉴:释普仁、释慧开、释瑞兆、释万信
  编导:缪留根
  校对:高志琴
  解说:李毅 潘伟东
  联络:历宏坤、朱竹青
  赞助:江苏省苏州市西园寺
     江苏省苏州市寒山寺
  监制:陕西省西安市合阳县人民政府
     江苏省苏州市佛教协会
     浙江省普陀山佛教协会

   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