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游灵岩山略记》记印光大师

高鹤年

摘自《复游灵岩山略记》

  灵岩山者。古吴王宫也。水秀山明。空气新鲜。左有狮虎范坟之胜。右有穹窿元墓诸山之景。昔日破屋十数间。今则殿宇辉煌。楼阁巍巍。树木成林。花草满谷。乃印光大师法力所造。真达和尚相助。妙真方丈主修。劳苦十馀年而成。龙象执事。有道海众。为国中净宗第一道场。(以下补遗永思集六十年苦行记)

  光绪廿四年。余朝普陀访道。印光大师相识于法雨寺。师开示。参访学道。精修戒律等语。

  廿七年。余住镇江。金山藏经楼。日间阅藏。夜来参禅。 师知函约。清谈五昼夜。研究禅净二宗。师信愿行充足。专心净土。

  民元。余赈愿事毕。欲返终南。事变。中途返沪。普陀看师。师云南方饭吃不来。故常有病。欲回陕西云。师手著七篇。名曰残羹。余求带申。登佛学丛刊。具名常惭。 印光无人知也。

  民二。徐慰如居士南来。询余常是何人也。现居何处。余答即普陀法雨寺。 印光法师是也。住藏经楼。徐公慕道心切。随即住访。嘱余介绍见师。将残羹带京印册。名曰印光法师文钞。故知者日众。亲近者多。师畏烦时。即函责余。不应将他名宣传。

  民三四五六年。余住终南。因大兴善寺。主人真空。及清莲。妙老诸长者。邀余设法化除山中道障。修建男女普同塔。念佛堂。二处。重修茅篷数处。供养高僧。又于太乙峰山南。文殊摄身二台之中。古名天桥沟。让来山场。上至天桥。下至观音洞施姓。上有界石。左右至两山脊梁为界。其中松柏核桃柿子树多。欲创大觉茅篷。候 大师回陕来往。余在栓龙茅篷住数载。每年接 师函数通。内有阁下多事。惹起徐蔚如周孟由张云雷等。播扬丑迹。殊深惭愧等语。并责余不应多事。不应将吾稿登报。不应直告徐蔚如等。不应宣传吾有道学。云云。

  民六秋。京津水灾。上海狄楚青王一亭。诸公来电。及印公与谛老函嘱救济。时在九月底。大雪封山。多日不得寄达。所幸卧龙方丈了公。请云水僧送来。余即出山。至长安卧龙寺。次日起程。方丈即闻小舫。进士出身。宦海有年。看破出家。主席卧龙寺。送行赠诗。拔公红尘梦里身。回看苦海半沉沦。慈航普渡无休息。厌世翻成救世人。入山载得宝来归。净上惟心不用猜。愿向东林重结社。大家携手上莲台。是时有俞月如。徐寿宣诸大居士。拜别而行。次朝又逢雨雪。途中泥泞难行。满天风雪过潼关。函谷关内匪不静。彼时一切不顾。只有一心救灾。七日至洛阳。观音堂乘车。由保定安州至天津重灾区视察南下。至沪与诸公商组佛教慈悲会。推余往各处设分会。至普陀。 师正色云。不应教许多人来要求皈依。有犯清规云云。余带有洋面。小米麻酱油。供养师。师即送库房。余向常住说明。以上二条。有犯清规。请求破格。方便受皈依。及病时自造米面。承蒙都监方丈。准许白众。再将米面。由库房送师处。余再加说明请求之事。 师始准许。 师嘱赈毕来山休养。

  民七春。余与冶开上人。京津赈毕即来普陀。陪师到申。寓天台中方广下院。某公求师出家。师云。出家不易之事。出烦恼家。出生死家正当。若出家图享福。就是造罪。万万不可。介绍诸大居士。畅谈孔孟历史等事。住数日至扬。寓万寿寺。皆是劝人念佛。知因果。行因果等语。

  民八春。余湘账毕。 师约同往申江。商取印书之事。适报本堂下院。请师与余同住他处。化导凌张大奸二人除恶行善不易之事。并有皈依者十数人。余介绍南洋兄弟。及诸大居士相见。开示净土法门。因果报应。感动送千馀元印书之用。

  民九余朝鸡山。师来函中有数十年来印光二字不敢露出。由阁下多事之故。欲令贱名劣作。遍刺雅人耳目。愧何如之。又云。群魔扰乱。心有不安。欲回关中。候你来商。

  民十春。余自滇粤归。扫墓。邀师赴宁波。劝谛老收徒。此徒系香港青山陈春庭。有徒众二三万人于南洋群岛。而非正道。余三渡重洋。化他归正。送依谛闲法师出家。取名显奇。受戒之时。冤业缠身。余代受之后。数万徒众皆归正道。事毕与显奇至普陀与师同行。到申机缘成熟。皈依者众。其供养之款。概作印书之用。至扬寓少怀学校。事毕送师回山。余返刘庄。建造贞节净土安老院。

民十一春。师约到泸。商印文钞。简氏发心印千部。是时三圣堂。真达老当家。屡嘱请师住太平寺。伊处招待周到。皈依者更多。如山阴道上。应接不暇矣。

民十二夏。南京魏梅荪老居士。创造慈幼院。放生池。约余请 师。同往相助商立法云寺。京中名流。皈依者众。方便说法。大放光明。何老问余。如何认识印公是高僧。答。自幼访道。亲近金山大定。赤山法忍。华山圣公?大霖。天台敏曦通志二老。诸大善知识。颇多高人。戚仪洁净。道气逼人。令人妄念不起。与师相同。陪师到扬。印书返沪。余因他方救济。不能常时侍奉。陪 师同行一次。有一次利益。留心他语默动静。出入往还之时。不谈玄言妙语。神通奇异。皆是平常话。即使行不到。其中有不可思议。利益身心之妙处。余因叠逢苏北及各省水旱等灾。随诸君后。奔走救济。与 师不常见矣。 民十九年。沪上诸公。送 师苏州报国寺闭关。立弘化社。道风大振。国中名人。皈依者不计其数。余每往沪义赈会。诣 座前亲近一次。

庚辰秋后。余为赈灾往申。诣 座前一谈。 师云。浩劫茫茫。人心未转。自作自受。奈何奈何。含有不愿住世之意。心中有事。欲吐而未露。余因救济。事忙即行。 师送至塔后曰。汝发心救济。是最上乘。佛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

大师精严戒律。净修梵行。广作福慧。普利尘沙。行观音之慈心。普贤之愿海。后闻十一月初四日。无疾而终矣。 师成圣已。余仍凡夫。 师化身之时。得舍利颇多。造塔供奉。令人祈福。利益不可思议。 
按龙树菩萨。智度论云。如来舍利。济物将终。变作轮王。如意宝珠。犹与群生。为大利益。则真灵不歇。福世何穷。 录赞 埋躯只见空遗冢。 何处将身示后人。 惟有吾师金骨在。 曾经百炼色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