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的因果观

张春燕

  历代净宗大德弘扬净土,阐发因果道理。慧远大师写有《明报应论》、 《释三报论》等,印光大师写有《文钞》及《嘉言录》等,经文中处处提到因果,唯因果可以警惕人心,从而止恶行善。

  慧远大师说:“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

  印光大师说:“因果二字,遍摄世出世间一切诸法,罄无不尽。盖不特佛教之所尚,亦世法所不废也。”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欲免恶果,必须修善因。倘若造恶因,断难得善果。”作恶遭殃,佛教是讲因果的,因果并不限于佛教。儒书里早垂明训,如《易》云:“积善余庆,积不善余殃。” 《书》云:“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岂非因果之谓耶?”“而《春秋左氏传》所载,一切奇奇怪怪,善善恶恶,皆因果之实录,使后人颂其书,按其事,凛凛然于祸福之无常,报应之不爽”(印祖开示)。此外像乡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像歌词“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像已故陈毅元帅的一句名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叫他统统报销”,也都是“因果之谓”。“欲挽回世道人心,必先提倡因果报应”。“人人知因果,大治之道也;人人不知因果,大乱之道也”。如果一个社会,不提倡因果,不讲报应,善无善报,恶无恶报,“善无以劝,恶无以惩,纵有治世之法,皆属皮毛,了无根本”(印祖开示),那么这个社会必然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一切乱套,而不成为社会了。所以,因果报应之理,不仅是佛教,也是许多宗教乃至有理智的人们所共同承认的基本信念,是客观存在的规律,是社会正义,人类文明的标志。

  印光大师说:“若能明因果之事理,举心动念,惟善是从,决不敢有非分之念及举动,则天下太平,人民安乐矣。”

  这里,我们看到印光大师强调的“举心动念,唯善是从”,这是因为人的思想快一闪念,就是一个因,如俗话说的“不怕贼偷,就怕贼念”,“贼念”是因,有因就有果,恶念造恶因也得恶果,人们如懂得无时无刻不生活在因果之中,就会提高警惕。佛教说:“起心动念就是业”,又说:“菩萨畏因,凡夫畏果”。佛教是一种善道、教人为善,远离罪恶的宗教,菩萨本善,起心动念都求善。佛陀也要弟子们事无巨细,行事之前,先端正自己的动机,恶劣的动机都须变成良善的,对众生人有饶益心利高尚的大慈悲心,以免招来恶报。而一般人则是害怕后果,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的说法是很能震慑罪犯的,有些人害怕地狱,害怕投胎成畜牲而不敢做恶,或为弥补自己的过错乃至罪恶而行善,这都有积极意义,但还不是根本,要杜绝犯罪,须得从“因”就是修善着手——广种善因,广结善缘,“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贪嗔痴一起,立即觉了,则立即消灭矣”(印祖开示),消灭罪恶于无形之中,从而建立起真正的道德观。

  那么,怎样才能“广种善因”呢?印祖开示道:“……必先从事于家庭教育”,“即凡教子女必在于孩提之时,先须使知因果报应之说,则一切悖恶行为,自有所畏而不敢为”,“讲因果之书,莫善于《感应篇》、《阴骘文》。此二书能为之常常讲说,自有莫大之利益。盖童蒙天性未漓,善言易入,幼而习焉。久则成性,及其长而不改也。正本清源,端在于此。”——概括地说,注重于家庭教育,注重儿童的早期教育,注重父母滋生的道德教育,做子女的表率,培植其根本。既植善因,必得善果,则天下太平,人民安乐有望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