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弘净土,密护禅宗——印光大师禅净思想管窥

湖北大学徐瑾

  世人皆以为印光大师专弘净土,而排斥禅宗。窃以为并非如此:印祖三十年闭关修行,早证念佛三昧,出世度人,专弘净土,亦密护禅宗。

  我们先来看一个未能往生的例子。据《增广文钞卷二·复江西端甫黎居士书》:“又悟开师宿根固深,好胜心切。始则专意禅宗,藐视净土。后预通公法会,从兹渐生信心。但负性狂妄,志愿则高不可扳。色力尪羸,行持则远难相应。去冬曾露本心,光遂深加呵斥。奈执心过重,岂能挽回。不亿亦白阁下。冬月廿一抱病回山。与其师兄叙外面事未毕,即不能言。至次日未刻即逝,有何祥瑞感应之可言也。杨次公谓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极乐。悟师非不信有西方,但以爱根固结,念头不一。平生所期,皆成画饼。”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印祖为什么一定要提倡修净土呢?因为现在像悟开师这样好高骛远的人多了,“未知净土之所以,便欲遍研大乘经论。或慕禅宗之玄妙,或慕相宗之精微,或慕密宗之神通。将仗佛力了生死之法,视之若不济事者。禅宗,纵能悟,谁到业尽情空地位?相宗,纵能记清名相,谁能真破我法二执?密宗之神通,及现身成佛,亦实有其事,然非尔我之根性所可冀及。有欲得神通,欲即成佛,而由兹著魔发狂者甚多。”

  细究而言,印祖不提倡禅宗至少有如下三点:

  (一)末法时代禅宗善知识稀少,学者常禅外说禅。更有甚者,自以为是,丧心病狂,坏佛正法,堕入魔道。

  这是印祖不提倡禅宗的最大原因。就是说当代真正懂得禅宗真谛的人非常之少,当代人所说之禅并非“真禅”,乃是“狂禅”、“伪禅”、“口头禅”,普通人不能分辨,就会误入歧途,犹如以盲导盲,共堕火坑。

  一方面,印祖痛斥那些自以为聪明伶俐而藐视净土的所谓“参禅人”:“今之人,每以世智辩聪之资,研究佛学。稍知义路,便谓亲得。从兹自高位置,藐视古今。且莫说现今之人不入己目,即千数百年之高僧,多有古佛再来,或法身菩萨示现者,彼皆以为庸常,不足为法。未得言得,未证言证。听其言,高出九天之上;察其心,卑入九地之下。” 禅宗悟入何其之难!印祖曾举例说,赵州谂禅师从小出家,到了八十多岁还在行脚,长庆禅师坐破了七个蒲团才开悟,可是现在这些人刚刚一知半解就狂妄自大,未得言得,实在是大妄语!

  另一方面,由于末法时期禅宗善知识稀少,人根陋劣,因此学禅者不明教理,往往是禅外说禅,“至于静坐澄思,空境现前,亦不过以静澄伏妄,偶尔发现之幻境耳。若错认消息,生大欢喜,则丧心病狂,佛亦难医矣。”由于没有善知识指导,一旦堕入魔道,非但不能了脱生死,只怕堕入地狱。印祖正是有鉴于此,才提倡实修,认为老实念佛、往生净土最契末法人的根机。

  (二) 即便禅宗有善知识住世,亦只对上根人,不能普被三根。

  禅宗直指人心,当下承当,非一般小根器人可以为之。历来禅宗明心见性的祖师皆具大根器、大福报。而末法时期上根人稀少,怎么能够只提倡禅宗,明着了脱生死,暗里拒千万中下根人于其外呢?若只弘禅宗,只怕业障深重之中下根人落得个“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的悲惨境遇,这绝非印祖乘愿而来的大悲心啊!

  (三) 即便禅宗能够悟入,了断生死出三界亦极难。

  这里印祖举了五祖戒和草堂青的例子警示世人:

  苏轼的母亲刚怀孕的时候,梦见一位身躯瘠瘦、眼睛眇细的出家人,后来就生下了苏轼。多年后,苏轼的弟弟苏辙在高安为官时,和真净、文圣、寿聪等三位法师时常在一起论道参禅。有一天这三位出家人同时梦见迎接五祖戒禅师,三人正在交谈时,苏轼刚巧来寺拜访。三人于是把梦境告诉苏轼,苏轼也说自己七八岁的时候常梦见自己身为僧侣,往来行化于陕右一带。真净法师说:“戒禅师也是陕右人,晚年来游高安,五十年前圆寂于大愚。”细问之下,苏轼当年刚好四十九岁,大家才知道五祖戒原来就是苏轼的前身。

  宋朝草堂青是位禅门宗匠,一生精进。晚年偶然见到宰相告老还乡,十分荣耀,动了一念羡慕之心,身后竟转世为曾氏之子。因为前世为僧,常修福修慧的原因,很年轻的时候就中了功名,最后官至宰相。

  印祖告诫世人说:这些修为这么高的禅门宗师尚且不能了断生死,出离三界,稍一不慎就重回六道,修为退转,我们怎么能不暗自警醒呢?所以我们更要依仗佛力,以求往生净土。

  由上可知,印祖提倡净土是对末法人的根机的,但是为什么说又是密护禅宗呢?

  (一)业消智朗,障尽福隆,这是学禅修净的根本前提。

  印祖云:“念佛方能消宿业,竭诚自可转凡心。”修净土之人一定要做将死想、将堕地狱想,务使念佛一心不乱、净念相继,这样才能消除业障、上品往生。但是对于如何证得“念佛三昧”,印祖却不多说,所谓三昧者,已得实相也,亦即禅宗明心见性的境界,这是因为印祖劝人一向重实修、轻所谓玄理,而且这也是密护诸宗。因为佛法八万四千门,每一门要想成就,业障深重绝不可能,所以印祖提倡以念佛消除业障,业障消除了,福慧自然现前。禅门悟入需要大福报、大根器,业障不除,如何能入无门之门?

  (二)业障消融,念到极处,自然证得念佛三昧,即是真禅家。

  印祖云:“于一尘不染心中,持万德洪名圣号。或声或默,无杂无间。必使念起于心,声入乎耳,字字分明,句句不乱。久之久之,自成片段。亲证念佛三昧,自知西方宗风。是以观音反闻闻自性之工夫,修势至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之净业。即净而禅,孰妙于是。”这即是“禅净圆融”的境界。念佛至净念相继,一心不乱,自能证念佛三昧,与禅何易?所以印祖又说:“念佛所重在往生,念之至极,亦能明心见性,非念佛于现世了无所谓也。”

  (三)即便业障未消尽,亦可带业往生。

  待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印祖云:“净土一法,直接上上根器,傍引中下之流。又曰,洞下一宗,皆务密修,以净土见佛,尤简易于宗门。又曰:乃佛乃祖,在教在禅,皆修净土,同归一源。可以见其梗概矣。”可见参禅人也密修净土,又如死心新禅师作劝修净土之文,有云:“弥陀甚易念,净土甚易生”,又云:“参禅人最好念佛。根机或钝,恐今生未能大悟。且假弥陀愿力,接引往生”,甚至说:“汝若念佛不生净土,老僧当堕拔舌地狱。”为什么禅门宗匠也提倡修净土呢?因为和仰仗自力出离生死的参禅比较起来,净土修行仰仗佛力,两者功效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参禅人根器不够、福德不够,不能够明心见性的话,还可以修行净土往生西方。往生之后,随其根器深浅自然渐悟或顿悟,永不退转。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印祖的一片苦心,因为净土最对末法人根器,是特别法门,所以大力弘扬净土,但是也并不排斥禅宗等其他诸宗。印祖反对的是“狂禅”、“伪禅”、“口头禅”,而且提倡具深信愿,一心念佛,念到极处,即是真禅宗境界,这便是密护禅宗。印祖说:“他人教人,多在玄妙处着力。光之教人,多在尽分上指挥。设不能尽分,纵将禅教一一穷源彻底,也只成一个三世佛怨而已。况尚无穷源彻底之事乎?”有鉴于净宗简易当机的法益,所以印祖不愿充莫测高深的善知识支持禅宗门庭,而以平实的家风弘扬净土。印祖的很多在家弟子都受过高等教育,甚至留学欧美,但印祖决不和他们高谈佛法之哲理、禅宗之玄妙,只是劝其专心念佛,从这也能够看出印祖自行化他的大慈大悲。

  总而言之,对于世人来说,因为禅宗悟入的艰难,所以印祖提倡“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这是最稳妥、最契机的法门;对于那些大根器人来说,同样可以通过念佛得证三昧,即“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印祖反对的是“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尤其极力反对的是那些坏佛正法、丧心病狂的所谓“佛子”对世人的误导,那样只会使得世人落得个“无禅无净土”的悲惨境地。

  如果我们能够深刻理解印祖的一片悲心,切实遵照印祖的法语专修净土,“毕生坚持,唯佛是念。念极情忘,即念无念。禅教妙义,彻底显现。待至临终,蒙佛接引。直登上品,证无生忍。”岂不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