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赞印光法师:大势至菩萨的化身

摘自宣化上人《地藏菩萨本愿经浅释》

  现在讲一讲印光老法师,他是山西人,受戒之后就到普陀山去闭关,他这个闭关就是一天到晚看藏经。他看藏经是毕恭毕敬。端然正坐。到厕所去,要另外换衣服,另外换鞋子。用过厕所,洗净之后,回来又把看经所穿的衣服再穿回来。即使厕所很干净,他都要这么换。穿着看经的衣服不到厕所;厕所穿的衣服,不穿到看经的房里来。一天到晚他都是这个样子,恭恭敬敬的看经。他在普陀山观音菩萨的道场,住了十八年,每一天都是看经的,没有一天闲着的时候。那么看经看了十八年以后,就到南京去讲《弥陀经》。

  讲《弥陀经》你说怎么样?凭这么一位大德高僧,在这儿讲经,居然没有人听。只有一个人,天天来坐到板凳上等着,他以为这一个人听经听得很注意,很高兴,他就问:「我讲你听得懂吗?」他是山西人口腔,所以问,这个人说:「哦!法师我不懂啊!」「你不懂!?你在这儿干什么?」他说:「我等着您讲完经,我好收板凳,我是收板凳的,不是听经的。」啊!这位老法师一听,非常伤心,以后发愿再也不在南京讲经了。看!没有人听经,就一个人在这儿等着的,他以为是听经呢?原来还是等着预备收凳子的。

  以后上海居士林就请他讲《弥陀经》,他到上海去讲经,很多人听,这回不是没有人听了,因为南京那个地方佛法不太兴,所以就是大德高僧,没有人给他宣传,不会有人知道,就不会有人来听经。但是到上海,因为他有一些皈依弟子都在上海,这些皈依弟子知道师父来讲经,就各处宣传,你来听啦!你来听啦!这把佛教徒都叫来听法了。其中有一学生,这学生不是个佛教徒,大约十八、九岁,二十岁的女学生,有一天晚间她作了个梦。作什么梦呢?有人告诉她说:「你要到居士林去听经啊!现在大势至菩萨在那儿弘扬佛法,讲《弥陀经》呢!」第二天早上看报纸,果然居士林有一位印光老法师在那儿讲《弥陀经》。

  哦!奇怪了?我怎么作梦是大势至菩萨在那儿讲《弥陀经》?于是她就来听经,同时也带了很多学生来听经。她告诉这些学生她梦见这位法师是大势至菩萨。她也不知道大势至菩萨是谁?然后就问信佛的人,什么叫大势至菩萨?这些个信佛的人问她是怎么一回事?她就说她在梦中听人家说大势至菩萨在上海居士林讲《弥陀经》,叫她来听经。她对这些居士一讲。这些个居士想:喔!这老法师大约是大势至菩萨来的。于是就去告诉印光老法师,有一女学生在梦中听人说你是大势至菩萨在这儿讲《弥陀经》呢!老法师说:「不要乱讲,胡说八道的。」把这些人骂了一顿,没有人敢再说了。以后这位女学生也就皈依印光老法师。

  在这位女学生的梦中,也告诉她这大势至菩萨再待三年,他就回去,见不着他了。果然过了三年,民国三十三年,这位大势至菩萨──印光老法师就圆寂了。圆寂之后一般人才知道:哦!他是大势至菩萨再来的。所以,印光老法师他最欢喜写《楞严经》上的<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有很多居士都有他特别写这一章的字画。因此近代印光老法师是开悟的大德高僧。不是说佛灭度五百年之后,就没有阿罗汉了,那不但是阿罗汉,还超过阿罗汉呢!当印光老法师圆寂的时候,烧出很多舍利来,如果没有证果,没有开悟的人,不会有舍利的;有舍利,这都不是平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