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经利益随心论讲记

印光大师著 益西彭措法师讲述

  今天我们首先讲几则亵渎三宝遭恶报的事例,然后再讲解《持经利益随心论》。

  《安士全书》里记载:

  古代武功县西边有一座寺庙。寺庙里有毁坏废弃的大藏经。有个叫康对山的人,少年时曾经和五个同学一起在寺庙读书。当时隆冬季节,天气很冷。四个人就用废经烧火来取暖,另一个人用来烧洗脸水。康对山心里责怪他们不恭敬经书,却不敢说出来。

  当天晚上,康对山梦见三位官员开堂,忿怒地呵斥烧书的人,判烧经取暖的四个人全家灭尽,判烧水洗脸的人考不上科举。又指责康对山说:“你为什么不劝阻他们?”康对山说:“我心里知道他们做法不对,但我年纪小不敢说。”官员说:“一句话劝解,可以免去五个人的罪孽。现在姑且不追究你的过失。”康对山醒来,就把这件事记在书本后。

  不到几年,烧经取暖的四个人全家都得瘟疫死去,用经书烧水洗脸的书生多次考试不中,最后以教童生而告终。

  佛经是三世诸佛的法身舍利,佛经所在之处就是有佛和一切圣贤。用佛经来烧火取暖、烧水洗脸,会长劫堕落地狱,受极大的苦报。这里全家灭尽、穷困潦倒还只是现世报应,后世还要感受极其漫长难忍的果报。

  《感应篇注疏》中记载:

  颖上的高天佑和两位考生一同去江宁考试。他们听说鸡鸣山的守源禅师特别有修行,就一起去拜访禅师。禅师说:“你们两位都能考中。只有高君用《楞严经》做枕头,他考不中。”高天佑听了很吃惊。过了很久,才想起自己行装里有《楞严经》,当时睡觉没有取出而垫做枕头。发榜时,高天佑果然没考中。

  佛经是如来的大法,一切天龙八部都应当领受奉行。这和普通书籍根本不同,就像皇帝的敕命和普通的通知不同一样。所以对于经书亵渎不恭敬,就会导致迅速损坏福德。高天佑就是因为枕经折福而失去功名。

  有位大德这样说:“我们对佛法的戏耍真是无所不作,但不恭敬佛法和法师正是坏灭智慧的因。现在这样愚痴已经够了,不能再造愚痴的因!如果让愚痴增长,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释门法戒录》里讲到:

  明朝万历末年,北京鹫峰寺的住持济舟师,为人朴实,奉佛诚敬,只是对酒戒没有严格遵守。

  有一天,有个穿两截衣服的人对他说:“我们是地府的无常,有个老太太因为生前没有行善积德,留在地狱中无法度脱。她过去每月初一、十五都来寺院拜佛,而且带来果品供养你,所以求你替她念一部《法华经》,就能托生。”

  济舟心里怀疑,就对他说:“既然是鬼,难得来一次佛地。你可以去顶礼。”鬼说:“现在有都城隍在里面,我不敢进去。”济舟想起来,当天在五更时候有人要做佛事,在大殿旁设了城隍牌位,他说的不假。就答应下来。

  七月十五,济舟在佛前跪着诵《法华经》。念到第五卷时,天热了口干没找到茶水,见到桌子上有只酒壶,还有点剩酒,就喝了一口冷酒,继续把经念完。

  第二天,无常鬼又来说:“老太太蒙法师念完四卷经,整个地狱都放射金光。正当要离开去投生时,忽然一阵酒气吹进冥府,从第五卷到第七卷都是这样。因此还是没起到作用。”济舟听后,毛骨悚然,发至诚心,为她重念。从此严持酒戒,永不敢犯。

  《竹窗随笔》里记载:

  明朝的抗倭英雄戚继光平常持诵《金刚经》。有一天,一位阵亡的士兵托梦说:“明天派我妻子来您这里,请为我诵一卷《金刚经》,以作超拔。”

  第二天,果然有个女人哭着来求见。问她情况,和梦中所说一样。戚继光答应了她,早上起来就为他诵经。夜晚梦到士兵说:“承蒙大恩,但只得到半卷经,因为夹杂了‘不用’两个字。”戚继光琢磨是什么原因,想起诵经时妻子派仆女送茶饼来,远远看见时,挥手示意不用,口里虽然没说,心里在说“不用”。

  第二天早晨,再次闭门诵经。当晚梦到士兵致谢说:“已经获得超度。”

  从这些例子就知道,诵经时要至诚一心,没有杂念,才有力量。如果心不至诚,不断地起各种杂念,那不只是夹杂了两个字,而是夹杂了一大堆杂乱、污秽的话语。诵经的心好比是屏幕,心里现起的一句句经文好比在屏幕上一句句地呈现;如果从始至终至诚一心,没有杂念,那从最初显现“如是我闻”,直到最后显现“作礼而去”,是清清净净的一部经文,有无比加持的圣言。这样在心上完成了一次对经文的清净熏习,就得到了极大功德。而且以经文熏在心上,就种下了很大善根。如果念诵期间,在清净的圣言当中夹杂了非常多的染污话语,那就像纯金当中夹杂了各种铜、铁等的杂质,大大消减了持经的功德。也因此,至诚的念诵有比散心杂念大百千倍的功德。

  如果是自己有意放肆,比如边说闲话边念经,或者诵几段,再吃点零食,放一段歌曲,那就会以亵慢佛法的恶行使罪业越来越增长、福慧也越来越灭尽了。

  印祖曾经教诫说:“礼诵持念,种种修持,都应当以诚敬为主。如果诚敬至极,经中所说的功德,纵然在凡夫地不能圆满获得,而所得也已经难思难议。如果没有诚敬心,那就和唱戏相同。一切苦乐悲欢都只是假装,而不是由衷而发。纵然有功德,也只不过是人天痴福。而这痴福一定倚仗它造恶,将来受苦,哪有了期。”

  (讲到这里,大家要注意:平常念诵不能只是漫不经心地随口溜过,也不能只是为了每天应付差事,匆匆念完而算数。那样就完全失去了诵经的意义。要字字句句从至诚的心中念出,才是真实的修持,也才能得大功德。)

  康熙初年檀香卖得特别昂贵,苏郡有一家做香的香铺,以前以三金请了一尊檀香的观音菩萨像。香铺家的人私下商量说:“如果能把这尊观音像制成檀条出售,可以得十六金。”于是要毁坏佛像,趁着檀香涨价赚一笔钱。但是佣人害怕造罪业,就劝阻他们不要做。

  当时,香铺家的女婿准备接妻子回家,正住在岳父家里。他对佣人说:“你是佣人,这事与你无关,你只要照着办就可以。”当天晚上,香铺家的女儿因为肚子不舒服,不能回家,就在娘家住了三天,还是没好转。

  第二天,街上有个6岁小孩,忽然指着香铺问父亲:“那一家的房屋为什么用红条封住?”父亲以为他看错了,叫他不要乱说。

  当天晚上,香铺着火,一家人都葬身火海,大火却没烧到邻家。当时,香铺家的女婿想从楼上房屋的洞里钻出,被一件东西拦住而死于火中。那位佣人当天早上被另一家香铺强拉着去做了两天工,只有他幸免于难。

  所以因果报应没半点差错,存的是什么心,就遭什么报应。那位女婿和佣人的存心截然不同,前者胆大妄为,对于佛像没有任何敬畏,后者敬畏佛像,不敢造罪。报应也刚好相反:女婿本来要回家,却死在大火中;佣人不想到别处去,却被人强行雇佣而得到免难。

  香铺一家人算是集体造罪,把尊贵的佛像作为商品营利,很快就全部遭到报应,全体葬身在烈火中。来世还要堕落恶趣,不知道还要受多长的果报。在三宝分上做的事,果报来得尤其深重。如果有至诚恭敬的善心,做出尊重、供养等的善行,就能迅速消除业障增长福德;如果没有至诚恭敬的善心,反而做出亵渎轻慢的行为,那也是罪过弥天,会迅速消减福德,而且会遭到惨烈的报应。所以一定要谨慎才是。

  以上补充讲了一些亵渎三宝的罪报事例。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学习这篇短论——《持经利益随心论》。

  分二:一、大乘显密尊经的无上功德和恩德 二、持经的利益随心量而显现

  一、大乘显密尊经的无上功德和恩德

  【大觉世尊,所说一切大乘显密尊经,悉皆理本唯心,道符实相,历三世而不易,举十界以咸遵。归元复本,为诸佛之导师。拔苦与乐,作众生之慈父。】

  大觉世尊所说的一切大乘显密尊经,其中所说到的妙理唯一是讲一个“心”字,浩瀚如海的大乘经卷就是这个“心”字的注角。无论是说性、说相,或者说体、说相、说用,或者说事、说理,或者偏说、圆说,或者方便说、真实说,所说到的妙理唯一就是一切众生心上本具的妙理。

  “道符实相”:就是佛在大乘经中所讲到的教法完全符合诸法实相。这符合实相的道法就是妙道,能让众生明见实相而成佛。

  “历三世而不易”:由于这唯一是宣说众生本具心性妙理的大法,是符合实相真理的妙道,因此纵然经历了过去、现在、未来无尽的时间长河,也不会有丝毫改变。所以对佛法只有继承,没有创新。形式上可以随应时代的因缘而有所变化,义理上绝对没有任何创新。

  “举十界以咸遵”:从地狱到佛之间的十法界有情,都必须遵行显密尊经的教导。不用说六道轮回中的凡生,连十方诸佛也是以大乘法为母亲、从大乘法而来,人天、声闻、缘觉、菩萨都是尊奉大乘经的教导而修持成道,因此是“举十界以咸遵”。

  “归元复本,为诸佛之导师”:众生与佛的差别:众生是迷失本元,因此而流浪生死;成佛是归还本元,以此而成就大觉。而大乘经是指示众生归元复本的导师。三世诸佛都是随顺大乘经的教导真实修行,而彻证本性、成就佛道。因此大乘经是三世诸佛的导师。

  “拔苦与乐,作众生之慈父”:就是缘着大乘显密尊经做十法行(比如读诵、受持、听闻、思维、修习等等),就能拔除一切粗细的苦果,给予现前、究竟的一切安乐。因此,大乘经典是出生我们法身慧命的慈父,给予我们拔苦与乐的慈父。

  上面这几句话点出了大乘佛经至尊至贵、恩德无极。

  二、持经的利益随心量而显现

  【若能竭诚尽敬,礼诵受持,则自他俱蒙胜益,幽显同沐恩光。】

  如果对于大乘显密尊经,能竭尽自己的虔诚和恭敬,礼拜、读诵、受持,那么不但是自己,连一切众生都能得到殊胜利益;不但是世间能见到的人,连见不到的去世的亲友和恶趣众生,也都共同沐浴在大乘佛经的加持中。

  《居士传》记载:唐朝李山龙居士,做监门校尉的官。武德年间突然暴死,胸口有点温热,家人服侍在旁。不久他苏醒了,说自己死后被一个官吏勾摄到一座王府里。庭院中有几千囚犯,披枷戴锁,朝北而立。阎王坐在高座上,旁边很多侍卫。

  李山龙走到台阶下,阎王问他:“你平生作什么福业?”他回答:“乡里人每次设斋的时候,我布施东西作为资助。”阎王又问:“你身体做什么善业?”他回答:“每天诵两卷《法华经》。”阎王说:“很好!”就请他走上台阶,登上高座。阎王离开座位,对面而坐。李山龙开经才念到“妙法莲华经·序品第一”这几个字时,阎王就请他下座。李山龙下来,庭院里的囚犯忽然间不见了。

  阎王说:“你诵经的福德不但利益你自己,囚犯们听到诵经的声音都已经脱免了。真的很好!现在放你回阳间。”又对官吏说:“你可以带他巡游各大地狱。”

  官吏就引着山龙朝东走了一百多步,经过一座铁城,说是罪人的住处。山龙心里很哀悯,口里称“南无佛”。又往前走,见到一口大锅,火势猛烈,热汤滚沸,旁边有两个人坐着、躺着。山龙问他们,他们说:“我们本来要受镬汤的罪报,蒙贤者称南无佛,所以在地狱里得到一天休息。”

  山龙又称“南无佛”,这样就返回了阳间。离他断气时已经七天了(这里明显看出,以诵经的功德能加持幽冥众生,让他们共同得到佛法恩光的照耀)。

  还有一位史阿誓居士,住在郊南福水的阴面。平时诵《法华经》,行走、站立从不间断。当他做邑令史的时候,出入城郭一定从小路上走,低气怡颜,缘念相续。(这是他为了让诵经不间断,在进出城市的时候不走大路而只走小路。原因是大路上人多嘈杂,容易分心。“低气怡颜,缘念相续”,就是心很安静、气息很低,神情喜悦,一句一句地诵《法华经》。)他生平没骑过马,这是他按经上讲的要哀愍一切众生,所以就不骑马。

  到他病终的时候,有异香散播一里多的范围。过后十年,他妻子也死了。夫妻合葬,把他的棺材打开时,见到舌头跟在生时一样(他诚心诵经的舌头死后十年,还跟生时一样,这是缘大乘经虔诚熏修的功德力所致)。

  又有薛严,做忠州司马的官。一生长斋奉佛,每天诵《金刚经》30遍。到72岁他快临终时,见到幢幡、宝盖从空中降下,耳朵里充满了音乐声。他妻子见到薛严冉冉升空而去。恒时异香浓郁,家人都闻到了。

  【犹如意珠,似无尽藏,取之不匮,用之无穷,随心现量,悉满所愿。】

  “如意珠”,是能赐予一切所愿的宝珠;“无尽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宝藏。大乘经就是极其微妙的如意珠和无尽藏,依着像如意珠和无尽藏一样的大乘经受持修习,就能源源不断地出生功德,无论从中取得了多少,也不会有穷尽之时。无论受持了多少次,仍然辗转地流现功德,赐予福德和智慧。而且它能随着受持者的心量,恰如其分地满足他的所愿。像这样受持极其微妙的大乘法宝,确实是大者得其大,小者得其小,深者得其深,浅者得其浅。

  (在很多人眼里,大乘显密尊经只是文字印刷品而已,没认为是无上的如意珠和无尽藏,这样根本不了解大乘经微妙不可思议的作用,也不明白一切唯心的道理,因此在对大乘经典受持、读诵、礼拜等的时候,不能竭尽自己的诚心和恭敬去做。)

  下面讲几个受持经典得大利益的公案,都出自《居士传》。

  唐朝的樊元智居士,年轻时喜欢修道,住在京城南边。依止杜顺和尚,杜顺和尚让他以诵习《华严经》为业,而且依经典修持普贤行。每次他诵经时,口里屡屡都有舍利,前后得到几百粒。有时夜晚诵经,口里放光,能照到40多里的范围,远近的人见到这样的瑞相,都叹为奇异。

  92岁时,樊元智无疾而终。荼毗后,牙齿变为舍利,有一百多粒,每一粒都放出光明,几天不停止。僧俗大众建塔作为供养。

  (这是由于精心受持佛语,久而久之,心光发露。受持经典的功德力都是唯心所现。经的功德力不可思议,法力不可思议,受持的心力不可思议,这三者和合起来,就出现不可思议的感应。)

  商居士,三河县人。7岁时能通佛书,后来在县城西边的田中建了房子。他有几百手卷的佛书,每天阅读、讽诵,未曾间断。拜他为师的有一百多人。每次他行走时,身体的骨骼珊然作响。

  到了90多岁,有一天,热水沐浴,戴冠束带。召集弟子们一起聚餐,告诉说:“我早晚就要走了,我的尸体用火焚化,千万不要违背我的意愿。”这天晚上,商居士端坐而逝。过了三天遗体火化,骨骼像钩锁连环一样。因此,乡里人建塔供养。

  陆康成,做京兆法曹的官职。有一天,忽然见到已故的官吏抱着案卷站在他面前。陆康成吃惊地说:“你已经去世了,怎么来的?”他说:“这是冥府的档案,都是来年要死于刀兵的人。”陆康成说:“是不是里面有我?”官吏找出来给他看,他非常恐慌,请教说:“怎么办呢?”官吏说:“只有依靠《金刚经》了,所以特意来告诉你。”说完就不见了。陆康成取来《金刚经》读诵,每天诵几十遍。

  第二年,朱泚造反,命令他做御史的官。他叱责朱泚说:“你这个贼臣,敢干犯国土!”这下把朱泚弄得恼羞成怒,命令几百骑兵围绕射击。陆康成默念《金刚经》,箭射不进去,朱泚就此作罢。后来陆康成去了终南山,在那里终老。

  (这也是精诚的力量,一心贯注在《金刚经》上,使得几百骑兵的射箭无法伤到身体。)

  【楞严所谓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长寿得长寿,如是乃至求大涅槃得大涅槃。】

  “求妻、求子、求长寿”,是求世间法的利益。“求三昧”等,是求出世间修行的功德;“求大涅槃”,是求出世间无上佛果的成就。“如是乃至”是超越、省略的词语,包括中间的所有一切。总之如果能竭尽诚心和恭敬,一切世间和出世间的利益都能求到。

  【夫大涅槃者,究竟果德。若论如来本心,契经全力,实属乎此。但以众生志愿狭劣,与夫致诚未极,不能直契。故随彼行心,满彼所愿。】

  大涅槃是究竟佛果功德的名称。如果谈起如来说法的本怀和契经全分的功力,实际上是要给予众生大涅槃的佛果。但由于众生的志愿很狭小、下劣,又没有对法最大的诚心,因此就不能直下契入,而只随他内心的状态给予相应的满愿。

  “志愿狭劣”,就是没有求无上菩提的大志愿,追求的只是世间的功名、财富、长寿、健康、男女等等。既然只有这么狭小、下劣的志愿,也就只能随他的志愿,得到很小的世间利益。

  “致诚未极”,就是内在所倾注的诚心没有达到极致。这样只发出百分之五十或三十的诚心,或者只有微薄的诚心,甚至了无诚心。像这样没有发起求无上道的大志愿,又没有竭尽自己的诚心,所以就不能直下契入佛法的真实义,而只能随当时的心行如何,满足他的所愿。

  【倘宿根深厚之士,则顿明自性,彻证唯心,破烦惑而直趣菩提,圆福慧而速成觉道。获契经之全益,畅如来之本怀矣。】

  如果是宿世善根栽培深厚的人(就是前世曾经承事诸佛,种了很深善根的人),一得到显密尊经的启发,就顿时明了自己的本性,彻底证得万法唯心,破烦恼而直趣菩提,圆福慧而速成觉道。像这样就是得到契经的全分利益,这才真正舒畅了如来说法度生的本怀。

  如来说法的本怀不是只让众生得到人天福报或小乘涅槃的果位,也不是想让众生经过三大阿僧祇劫才成佛,而是想让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顿时明了本具如来智慧德相而速成佛道。

  下面讲三个例子,说明宿根深厚的人得大乘经的启发就能顿明自性:

  唐朝永嘉禅师精于天台止观法门,日常威仪中,常常安住禅观。后来因为读诵《维摩诘经》而发明心地。

  遇安禅师读《楞严经》,读到“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时,把文句读成“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当时就豁然大悟。

  又有灵隐清耸禅师最初参法眼禅师。法眼禅师指着窗外的潇潇雨滴,对他说:“滴滴落在上座眼里。”清耸不明玄旨,后来因为诵《华严经》忽然发悟,才深信“滴滴落在眼里”。(《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譬如一雨普润,卉木同荣。大根则拂云以蔽日。小根则长寸而增分。道本唯一真如,益随心而胜劣。】

  就像从空中降下大雨,普遍滋润万物。地上的小草、大树都因雨水的滋润而得以繁荣。小草比喻小根,大树比喻大根。大根受到雨水的滋润,长成参天大树,拂住云端、遮蔽太阳;小草由于根小,受雨水的滋润,也能长寸增分。

  这比喻佛道原本是唯一的真如,但受持佛经的利益却随受持者心量、心力的大小,而有上等、下等的差别。也就是同样受持一部经、一部法,有的得到上等利益、有的得到下等利益,就像“大根则拂云以蔽日、小根则长寸而增分”一样。

  【然善根苟种,佛果终成。纵不能即获巨益,亦必以因兹度脱。闻涂毒鼓,远近皆丧。食少金刚,决定不消。】

  然而如果种了善根,就终究会因此而成就佛果。纵然不能在当时得到大利益,也一定会在未来善根成熟时得到度脱。

  就好比战争中听到涂毒鼓声的时候,不论远方或近前的人,都会丧失生命。这是指耳朵一接触到涂毒鼓的声音,就已经中毒。这个毒染在身上,即使没有现前死去,也一定会在将来死去。像这样,只要听到殊胜的大乘法,只要用自己的心虔诚地对大乘经读诵、受持等,这样染进了识田,就永远成为道的种子。根性成熟的人现在就得到度脱,根性没成熟的人到来世种子成熟时,也一定得到度脱。这就是古人常说“一历耳根,永为道种”的意思。

  “食少金刚,决定不消”:就是指其它食物经过胃等的碾磨后会被消化,但是吃了金刚,少到一个微尘的量,也决定不会被消化。这是比喻哪怕熏进去一点大乘佛法,或者领会、吸收了一点,那这个善根就一定保存在八识田里,任何时候都不会消失,最终一定会由此而得到度脱(就是最终会在时节因缘到来之时,这个善根就会萌发起来,就会成熟,就会解脱)。

  【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者,其斯之谓欤。】

  所谓“先以欲钩诱引人趣入,然后再让他趣入佛智”,就是说的这件事吧!

  所以佛法里施设教法有方便说和真实说两种。对于初机的人,首先是以欲钩钩引他,告诉他这样念诵能够消灾免难、去病延寿、有求必应,等他求到了这些利益,就在深深感戴佛恩之余,愿意听佛的教导而寻求解脱、成佛。再进一步为他开示诸法实相,就能入于佛智。这就是佛法接人的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