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释《禅净四料简》——决行疑以导修(二)

  印光大师造论 大安法师讲述印

  请掀开经本,请看论文。“彼曰,禅净有无,略知旨趣。四偈玄文,请详训释。余曰,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者。其人彻悟禅宗,明心见性。又复深入经藏,备知如来权实法门。而于诸法之中,又复唯以信愿念佛一法,以为自利利他通途正行。观经上品上生,读诵大乘,解第一义者,即此是也。其人有大智慧,有大辩才。邪魔外道,闻名丧胆。如虎之戴角,威猛无俦。有来学者,随机说法。应以禅净双修接者,则以禅净双修接之。应以专修净土接者,则以专修净土接之。无论上中下根,无一不被其泽,岂非人天导师乎。至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往生上品。一弹指顷,华开见佛,证无生忍。最下即证圆教初住。亦有顿超诸位,至等觉者。圆教初住,即能现身百界作佛。何况此后,位位倍胜,直至第四十一等觉位乎。故曰,来生作佛祖也。”

  好,先看这一段。下面是正式阐释禅净四料简。上座比丘经过前面的一番问答之后,他就更为谦虚地说了,这个禅和净以及有禅有净、无禅无净,通过上面的论主的阐释,已经概略地知道了它的宗旨和意趣,那么永明延寿大师四个偈子的义理、幽深的文句——“玄”就是义理幽深啰,请您详细地加以有理有据的解释。因这样的请问,下面就分别把四偈来解答,所以就“余曰”。

  首先是解释“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虎本来勇猛,又戴上了双角,那就更是所向披靡了。这个“戴角虎”——在明代有一位济能禅师,作过一个《角虎集》,就是按这个为依据,把那些宗门开悟的祖师潜修净土、弘扬净土的语言摘录下来——59位禅师的语言摘录下来,就叫《角虎集》,就根据这个来的。那么这样的有禅有净的人,现在这一世就能做人天的导师,下一生就能成佛作祖,他要包含着三个层面才够这个资格。第一,他要彻悟禅宗,明心见性,这是最必要的前提。这个悟证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是大彻大悟,不是一般依稀仿佛这样的光影门头的掠虚汉——不是这个,也更不是口头禅。真是就像从黑暗当中到了太阳底下一样,叫桶底脱落——这个明心见性。明心见性,明什么?明了我们心意识的这种缘生法——它自性本空,明了心的虚妄性、缘起法的这种空性,就见到了性,这个性是跟十方三世诸佛同一体性的法性,见到这个,就是到家了。(第二,)那么明心见性之后,又能够深入经藏,深入经藏就是完备地深刻地了知释迦如来一代时教。法门的施设分权和实:权法就是三乘法,实法就是一乘法。由权显实,由实开权,他这里都是应众生的根机加以施设的——要了解,就是知道众生的病,也能知道药方,也能够应众生的病来施设药方,这些权实法门都要了解。第三个就是在佛的一代时教施设的种种法门当中,又能特别地拈出这个信愿念佛求生一法,作为自己修行得利益以及普度一切众生得利益的通途正行。这个“通途”就是表明这是常规的、永恒不变的一个法门。那念佛就是解脱的“正行”,其它的宗门、教下,包括修种种福德都是助行,把这个正和助关系搞清楚,来“自利利他”。

  这种人就像《观经》上品上生说的读诵大乘经典,明了大乘圆教的教理,能够解第一义空性,“解第一义”就是明心见性的意思。就是指这类人。这类人在六即佛当中称为“名字即佛”,蕅益大师所示现的大彻大悟——他“名字位中真佛眼”,见解与佛同齐,就“有大智慧、大辩才”,一些邪正是非一到他眼前,就明明白白。所以这些邪魔外道,闻到这样的有禅有净的祖师大德,就会像百兽见到狮子一样赶紧落荒而逃——闻名丧胆。这种祖师就像一只老虎戴上了角,威猛没有对手,而以他的慈悲、智慧来接引学人。这种祖师都会龙天推出,广度众生,有来参学的,随着学人的根机来说法,如果是禅净双修根机的,就以禅净双修的法来接。这里稍微辨识一下何为禅净双修。如果他原来就是在宗门下参禅的,那接引他也可以让他继续修这个法门,但是告诉他把参禅的这种功德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一念信心回向也可以往生。还有就是参禅当下——叫做参究念佛,也不需要参其它的话头,就把这一句阿弥陀佛作为话头,如果参“念佛的是谁”,参究念佛和持名念佛,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你有疑,你就参;没有疑,你就念——直接念。像死心新禅师也开示参禅的人:如果你起不了疑情,你就蓦直去念——一直去念,念到一定的时候,忽然碰到关捩子也开悟了;那即便开不了悟,你带着信愿念佛的心,也能够带业往生,两者不耽误。但即便你参究念佛——因为参究念佛是以开悟作为目的的——你一定还有一个回向导归,你光是参究作功夫(想)开悟,你不具足信愿,那是往生不了的。你就参究到能够得到功夫成片,乃至于功夫用到风吹不入、雨打不湿的程度,你不能够去信愿导归,也往生不了。所以像莲池大师,特别是蕅益大师判释这个的时候,说这个参究念佛只是接引学人方法当中多的一个方法,但是跟直接信愿持名相比,应该它是处在其次的位置上。应该以信愿执持名号作为主要正行,所以这样来说,应以专修净土接引之,则以专修净土接引之。这是对大多数四众弟子很好的一个接引方法。专修就跟西方极乐世界,跟阿弥陀佛越来越亲切,如果夹杂着其它东西就比较疏远,虽然也能回向往生,但是他纡曲。但众生的根机不一,他好乐参究,这时候也不能废止这么一个法门。所以无论是中、下根,上根利智,在这样的有禅有净的祖师大德面前,都能够得到他接引解脱的恩泽。所以这就是现世能做人天的导师,不仅人道的众生,连鬼神道,连天道的众生,都会受他德业智慧的感召。

  这样的一个祖师大德,临命终时就能蒙阿弥陀佛愿力接引,直接上品上生。你看宗门、教下的这些大祖师们都属于有禅有净的。你看这个省庵大师,他临往生的一个偈子那真是反映他是上品往生:身在华中佛现前,佛光来照紫金莲;心随诸佛往生去,无去来中事宛然。哎,这个偈子就是把“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这种理和事真正现量地给它证到了。唐代有个怀玉禅师,他一天是念五万声佛号,几十年都是夜不倒单,所以他的志向就是要上品上生。上品上生是什么?是金刚台来接。结果等他临命终时,这个佛菩萨都现在虚空里面,从窗户过来的菩萨(拿的)是银莲华,他看到就不满意了,说:“我一生这么精进努力,怎么是银莲台?”就不肯上去。那佛是恒顺众生的,他不肯上去,马上这个境界消失了。消失之后,怀玉禅师再精进努力念佛,一天十万声佛号念了二十一天。境界现前,这时候佛菩萨就来的更多了,境界更为富丽了,还有七宝宫殿,种种……观世音、大势至这时候是拿着金刚台来接的,所以他是含笑往生。当时这个地区的太守,还说了一个偈子来赞叹怀玉禅师。

  上品上生,就是一弹指间,时间非常短就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一去西方极乐世界,莲华马上绽开,见阿弥陀佛悟证无生法忍。这时候他“华开见佛悟无生”,最低限度也是证到了圆教初住位。圆教初住位就是破一品无明,如果根机更顿的,可以顿然超越十住、十行、十回向,到登地菩萨。像龙树菩萨他一往生就是登地菩萨,那是大菩萨,还甚至有一下子就到等觉菩萨这个位子上。这是有禅有净的这些祖师大德,就是这一念的心的这种往生的品位也是有差异的。好,那他有差异,最低限度是圆教初住,圆教初住大概是什么境界呢?大家看这个《楞严经·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观世音菩萨以耳根圆通,入流亡所,破六结,证三空,这时候证到的是上与诸佛同一慈力,下与六道众生同一悲仰,显现十四种无畏、三十二应,这个水平就是圆教初住的水平。那么圆教初住的菩萨是破一品无明,证到一分法身,与十方诸佛叫同生性,他就证到了一分涅槃三德。就是在这一分的涅槃三德,在时空的境界当中,得到大自在、大解脱。由这个自在解脱的这种功德,就能够在一百个三千大千世界示现八相成道——示现作佛。那二住菩萨能够在一千个三千大千世界示现成佛,三住菩萨能够在一万个三千大千世界示现成佛,每上一个阶梯,就增加十倍。这叫“位位倍胜”。直到(第)四十一个等觉位子上,他示现在无量的世界,示现无量的身,示现八相成道。所以就说,这叫来生就能作佛,就能作祖——“来生作佛祖”。

  好,请看下面。“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者。其人虽未明心见性,却复决志求生西方。以佛于往劫,发大誓愿,摄受众生,如母忆子。众生果能如子忆母,志诚念佛,则感应道交,即蒙摄受。力修定慧者,固得往生。即五逆十恶,临终苦逼,发大惭愧,称念佛名,或至十声,或止一声,直下命终,亦皆蒙佛化身,接引往生。非万修万人去乎。然此虽念佛无几,以极其猛烈,故能获此巨益。不得以泛泛悠悠者,校量其多少也。既生西方,见佛闻法,虽有迟速不同。然已高预圣流,永不退转。随其根性浅深,或渐或顿,证诸果位。既得证果,则开悟不待言矣。所谓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也。”

  好,看这一段。这段是在四料简当中,对我们末法众生尤为关系密切的一个偈子。这个偈子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没有得到禅宗的开悟,但是有信愿持名,这样的人一万个人修行,一万个人去。这个“万”,不是具体指一万个人,这是(指)所有的,用这个“万”表示多:所有的人这样修,就所有的人这样地去,没有一个遗漏。如果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见到阿弥陀佛——这时候是自性弥陀了,这时候不仅是悟了,而且还证入到这样的一个自性里面,就“何愁不开悟”。这个偈子也告诉我们,末法时候的众生,绝大多数是到极乐世界去开悟的。

  所以下面印祖对这个偈子说得很详明,同时把净土往生一法的基本的道理,在这里非常平白地显示出来。这样的人——业力凡夫,他也修行,他也接触禅宗——宗门教下(都)接触,但是最终没有明心见性;虽然心地不明,但是他仰信净土法门,知道自己是罪业生死凡夫,靠自己的力量不能悟证,所以决志要信愿持名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在净土宗当中,他有信愿持名,具足往生的三资粮。好,那这桩事情能不能解决问题呢?管不管用呢?那一定会产生殊胜的作用的,净土法门的殊胜的利益,是来自于阿弥陀佛。一个净业行人要对净土法门产生信心,一定要了解阿弥陀佛他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他做了什么?他有什么功德?在净土经典尤其在《无量寿经》里面,阿弥陀佛在无量劫以前,在娑婆世界做大国王,闻世自在王(佛)讲经说法就明心见性了——一闻法他大彻大悟了,大彻大悟悟明本心之后,当下他就发大菩提心,菩提心发起来之后,他就“弃国捐王,行作沙门,号曰法藏”。就是这位法藏比丘,他发起了一个殊胜的大愿:要快速地成佛——快速地令众生成佛。为了满足让九法界众生快速成佛的大愿,他要建立一个超胜十方诸佛的净土,来摄受安立无量众生在净土当中快速成佛。这就是他四十八大愿的纲宗,就发了这个大愿。当这个大愿发起来的时候,世自在王佛非常赞叹,在佛的果地上又加持他。好,最后终于经过无量劫地积功累德,圆满了大愿,在果地上就有着力量。原来因地是愿,果地上就有力,叫愿力。愿力呢,就在辐射九法界无量无边的刹土,来摄受一切众生。这个摄受众生不仅(是)人道的众生,包括九法界的众生——包括地狱的众生,包括蜎飞蠕动的众生。好,那么这桩事情——佛救度我们的功德,已经完成了,现量地就在整个法界了,包括我们在这里听闻净土法门的当下,都有着阿弥陀佛的光明、愿力对我们的加持。他就在我们的念头里——无所不在,来摄受我们,只要我们念佛的时候,阿弥陀佛愿力就在摄受我们。

  好,那么阿弥陀佛跟我们什么关系呢?她就是一个慈悲的母亲,这个母亲在忆念她的儿子。这个儿子本来应该在她身边,但是舍母逃逸,到三界六道流浪去了——做浪子去了,做乞丐去了,随时要掉到三恶道的火坑、深渊里面去哪。那么这么一个慈悲的母亲,忆念她的儿子将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大家都做过父母,看到你的子女在井边玩的时候,在悬崖峭壁——在那里玩的时候,不知道危险的时候,你这时候对子女是什么心情呢?那种忆念:叫他赶快回来,赶快离开危险的地方啊。但是这个儿子不听话呀,虽然不听话她还在忆念哪。但这种忆念、不听话,她——这个母亲十劫以来都在忆念儿子,儿子十劫以来都不忆念母亲。如果我们当下在流浪的时候——身心憔悴之余,忽然接到了一封母亲的信,知道还有个母亲,知道她在挂念我们,知道母亲的地方很好,(而)在外面流浪得很痛苦,哎,这时候他就想到:“我也要回家,我要回到母亲的地方。”这就是一念的信心产生出来了。好,那么这样的众生如果一念回光,就像儿子忆念母亲一样。那么这个母亲一直在忆念我们,这个儿子一旦忆念母亲,这母子天性相感哪,他就能够感应道交。所以我们建立信愿,恳切地去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就一定能跟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感应道交。

  大家注意,这个“感应道交”是净土法门一句非常重要的话,这就是我们这些流浪的子女,跟阿弥陀佛慈母之间的互动。感是来自凡夫众生层面,我们能够信愿持名,这叫能感之机——有这个能感之机。我们有佛性,在受苦的时候会激发我们的厌离心,这就是能感的一个契机。那么阿弥陀佛为什么建四十八大愿?为什么建立西方极乐世界?他就是已经预设了,当流浪的子女要想来的时候,已经给他准备了他的安乐的地方,所以他的慈悲愿力马上就会做出回应。这种“感”和“应”是通过什么渠道呢?是通过“心、佛、众生,等无差别”的那个心体。大家注意这是大乘圆教佛法的一个基本原理,这《华严经》讲“心、佛、众生,等无差别”,就是众生的心跟佛的心,它是平等没有差别的。一个比丘、一个菩萨,成佛证到了什么?就是证到了众生当下这一念心的心体。所以我们众生就是在佛的心内的众生,于是佛——成佛了,也入到我们的心里。阿弥陀佛也就是我们心中的佛,是这么一个亲切的关系,是这么一个同体的关系,就通过这个同体的心性,这种感应就得到了交融、互摄、互动的一个可能。如果佛是我们心外的,跟我们无关的,你无论怎么感,都是无动于衷的;但是由于是同体的,这一感,马上就会应,这种“应”而且是当下的、及时的。一个子女如果掉火坑,他叫爸爸妈妈的时候,那爸爸妈妈马上就会过来救他。那这个世间的父母来救我们,还得要一段跑过来的时间,那阿弥陀佛救我们是当下的、同时的,因为他是超越时间的,他是三际一如的。哎,所以现在阿弥陀佛救度我们的愿力,他的功能、他的威力已经成就了,没有问题了,现在问题是来自我们这边。我们这边只要有信愿持名,马上阿弥陀佛摄受我们的力量就体现出来,就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切是来自于阿弥陀佛的力量,不是靠自己修行的力量,但是这桩事情难以相信。他建立不了信心,他就感通不了,感通不了就往生不了。那就:它容易是容易,易如反掌;难——难以相信,它也就难于上青天。所以这桩事情它就三根普被,平等普度。上根利智有福德,有智慧,有禅定之力,他也可以往生,往生品位很高。上至等觉菩萨——普贤、文殊,马鸣、龙树、智者、永明,这些定慧功德甚深的,他当然可以往生;但是他们往生,也是靠信愿去往生——信愿感通,不可能说靠他自己修行的功夫往生,还是要有信愿为先导,这是上根利智往生。那么下至悠悠凡夫,乃至五逆十恶的众生也能往生,这就把净土法门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彻底的慈悲、彻底的威德彰显出来。这个五逆呀,那是什么罪呀?杀父杀母啊,破和合僧啦,出佛身血呀,杀圣人啦——这五种逆罪。五种逆罪的因果是要下阿鼻地狱的,而且造作上品的十恶,这种人地狱的境界已经现前了——临命终时苦逼。什么苦?就是地狱的猛火已经现前,要下地狱的苦逼恼他,逼迫他,生起大恐怖心。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闻一个净宗善知识怜悯他:“你在这个即将下地狱的时候,什么都救不了你啦,唯有阿弥陀佛能救你了。阿弥陀佛发了四十八大愿,这个名号功德很大。”他这时候就是紧紧地抓住这个名号,生起大惭愧心,生起大后悔心,以那种突围的心——层层被敌人包住,这种杀出一条血路突围的心,来念这个阿弥陀佛名号。那这时候的念就不像我们平时有气无力地念阿弥陀佛——念念就想睡觉的念法。那这时候就非常猛利、救命地念,这时候或者念十声,或者只念一声——感通了。《观经》的这种描述是特别富有诗情画意了,是特别美啊:当时地狱猛火呀,随着这个十声念佛化成清凉风,风吹来朵朵莲华,莲华上有化佛、化菩萨,接引这个即将下地狱的五逆十恶的罪人,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这就是叫蒙佛化身接引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你看看这样的地狱的众生,都能够十声乃至一声念佛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这可不是一切人修这个法门,所有人都能往生吗?

  所以这个法门万修万人去,是这个净土法门最核心的一个观念,是阿弥陀佛大慈悲心、大平等心普度九法界众生——一网打尽的、不留一个众生的,如天普盖呀,如地普擎啦。大造之中,不遗一物啊,不遗下任何一个众生哪,是这么一个大悲愿力啊。甚至阿鼻地狱的众生全都一网打尽,度尽阿鼻苦众生哪,这就凸显了阿弥陀佛大悲愿力至高无上的价值。为什么他能得到十方诸佛异口同声、伸出广长舌相的赞叹?他是太不可思议了,给众生的利益是彻底究竟的。所以这个法门,永明延寿大师讲这种“万修万人去”,真的是从这个两土世尊的这种最核心的智慧真理、慈悲升华出来的一句话。现在甚至都有的人说“万修一二去”,大家不要听这个。万修万人去不仅现在,乃至于就是在刀兵劫的时候,《阿弥陀经》、《无量寿经》住在这个世间最后一百年,还照样是万修万人去。

  那么为什么这些五逆十恶的人,十声乃至一声佛号就能往生?念佛没有几声啊——很少啊,这个很难相信了。有的居士常常提问题,说一个恶人一辈子造作的恶业——他的恶业应该很重,那临命终时十声乃至一声都能往生,那跟佛教的因果观念是不是就有违背啊?这里没有违背。他总认为一生造的业应该很大,十声乃至一声佛号的力量应该很小。那“重业先牵”怎么理解呀?昙鸾大师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实际上一生造的恶业力量并不大,为什么?因为你造的恶业是用虚妄的心、有间断的心来造的,虽然造的很多,但是它内在的力量不大。但你念佛号是什心念的?是你的真诚心,你的非常猛利的心,你的临命终时最后的无后心。那么所念的这个名号又是实相,是万德洪名,是具足着阿弥陀佛三身四智无量功德的名号,你用自己猛利、恳切、至诚的心念这个万德洪名,这里面你念十声乃至一声的力量,超过你一生虚妄心造作的业力的总和。所以这种感应道交,就能获得马上变地狱境界为净土境界,横超三界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成阿鞞跋致菩萨的巨大的利益。但这种信愿恳切的念佛,跟平时泛泛悠悠啊,信愿不真切呀,生死心不切啊——这些念佛的功德,在功德上不能比拟的。那虽然是下品下生,它只是莲华开放的时间有迟速的差异,上品上生一去就华开见佛,次第的有七天的,有四十九天的,有一小劫的,最长的下品下生是在莲华待十二大劫。虽然十二大劫,他在莲华也很享受啊,一切资生用具也是应念而至啊,也是莲华化生啦,他唯一一点痛苦就是不能见佛,不能闻法,不能见比丘菩萨僧而已。那么只要去了,观音、势至还在帮助他,观世音菩萨入开华三昧,让他从华里面出来:用光明照进去,让他知道不能出来的原因,然后让他忏悔业障,忏悔怀疑,他就出来了。所以到了西方极乐世界,虽然华开的速度有迟速的不同,但已经都是阿鞞跋致了。所以你看极乐世界它为什么(是)平等的法界,它就是上根利智往生也得阿鞞跋致,你就是下品下生乃至蜎飞蠕动的众生往生他也是阿鞞跋致,就是圣人之流,永远不会退转到凡夫位。那随着往生者根性的浅深——或者他原来修习渐法,就是权法,有的修行圆顿之法,随着他的根性来证种种果位:或者首先证声闻的初果、阿罗汉果,乃至大乘的初住、十地,等等。那么既然他都能证到这个果位,那开悟就更不要说了,因为开悟还属于解的范畴,这个证就属于断惑的范围。最终的利益要断惑——断见、思惑,断尘沙惑,断无明惑,这个断惑就是证。我们这个世间禅宗大彻大悟还属于解的范畴——开眼啦,开眼不等于他断惑。不能断惑就不能了生死,这要注意。

  那么在这个世间上,这些无禅有净土往生的人那是太多了。大家看古往今来的往生传,特别是那些愚夫愚妇,他什么都不懂,什么修行也谈不上,就是老老实实念这句阿弥陀佛名号,就得到极大的利益。这个《印祖文钞》讲一个(事),他有一个皈依弟子姓郑,叫郑慧洪,他是属于比较偏远地区的,云南保山县的一个人,他做生意的,来到这个报国寺求皈依,然后他皈依之后也回家乡劝他的父母信佛念佛。他的父亲是一个隐士,对这个道家的丹道哇,《周易》呀(喜好),就在家里研究了,然后接触佛教——听到他儿子劝他学佛,他首先还是搞禅宗一套,慢慢子他也念念佛,在当地就算很有学问的人了,然后他就是劝周边的村民来念佛,有点影响力,但是相信的人也不是太多。但郑慧洪有个母亲,不识字,她也在念佛——郑慧洪是经商过程当中得了一种病,(归乡次年)就去世了,这个母亲就很思念她的儿子,就经受不起这种儿子死亡的打击,她自己就有一个举措——她就服毒,服毒之后坐在那里念佛,打坐面西念佛往生,这个面容非常灿烂,坐得如如不动,头顶发温。这个一下子整个地区都震撼了:你看一个老太太,就这么服毒念佛,毒都不能动她的身心,坐着往生。就这样的一个以身表范,当地的很多人都开始念佛了。

  那这方面愚夫愚妇念佛求往生的很多,大家可以看看我们《净土》杂志,我们也常常登这些,就是最近这一二十年发生的很多例子。很多往生者实在是没有什么功夫,就是一门心思求往生,就是念佛,乃至于平时根本没有修行,助念的当中听到往生一事,他发起心往生,都有往生的瑞相。所以这个往生一法,在这个时代确实有不少人得到了利益。我们目前也想把这些往生的例子——现代、当代往生的例子,要把它结集一个小册子来流通流通。去年九月份我的母亲,她往生了,也应该属于万修万人去的范围。这个你说她有多大修行——没多大修行,但是她确实很想去,在疾病的折磨当中,她更是恳切地发愿:“爬都要爬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结果我们在助念十多天之后——平时过程当中,由于糖尿病,这个折磨得很厉害,但是往生的时候非常安祥,如睡梦去,也是头顶发温,然后全身柔软,荼毗的时候烧出了300多颗五色的舍利花,也表明还真是蒙弥陀愿力垂慈加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所以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华开见阿弥陀佛,你还担忧不能开悟吗?所以这个“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是针对我们在坐的诸位说的,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开悟的。

  好,请看下面。“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者。其人虽彻悟禅宗,明心见性。而见思烦恼,不易断除。直须历缘煅炼,令其净尽无余,则分段生死,方可出离。一毫未断者,姑勿论。即断至一毫未能净尽,六道轮回依旧难逃。生死海深,菩提路远。尚未归家,即便命终。大悟之人,十人之中,九人如是。故曰,十人九蹉路。蹉者,蹉跎。即俗所谓担阁也。阴境者,中阴身境。即临命终时,现生及历劫,善恶业力所现之境。此境一现,眨眼之间,随其最猛烈之善恶业力,便去受生于善恶道中,一毫不能自作主宰。如人负债,强者先牵。心绪多端,重处偏坠。五祖戒再为东坡,草堂清复作鲁公,此犹其上焉者。故曰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也。阴,音义,与荫同,盖覆也。谓由此业力,盖覆真性,不能显现也。瞥,音撇,眨眼也。有以蹉为错,以阴境为五阴魔境者,总因不识禅及有字,故致有此胡说巴道也。岂有大彻大悟者,十有九人,错走路头,即随五阴魔境而去,著魔发狂也。夫著魔发狂,乃不知教理,不明自心,盲修瞎炼之增上慢种耳。何不识好歹以加于大彻大悟之人乎。所关甚大,不可不辩。”

  这个偈子也非常重要。针对什么人而言呢?就是参禅之人。他不是一般的禅和子了,不是一般坐坐禅堂,真的是下了一番大功夫、大手段,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破三关,明心见性,这就叫有禅。但是开悟——一般通途教理讲首先要见道,见道才能修道,修道才能证道。

  证道就是到达宝所——目标。所以这个明心见性还只是完成了第一步。那么修道就是面对浩浩的见惑、思惑,要怎么对治它?怎么降伏它?怎么断掉它?你断了见、思惑,才能说了生脱死啦;见、思惑如果还存在,你都不能说到家了。但这个见、思惑是不容易断除的,所以开悟之后他要历缘煅炼,就是对治烦恼,一定要使这个烦恼全都降伏,断除无疑,这样三界内的分段生死才能出离。这个在藏教修法当中,三十七道品、九次第定、七方便门、四禅八定这些都有很详细的描述。好,这个见、思惑如果你没有断一点,那就了生脱死都不需要讨论了。

  那么现在讨论你这个定慧功夫甚深,断见惑,断思惑——思惑的八十一品你都断得差不多了,还剩了一点点没有断,或者剩了最后的一品没有断,你这个三界六道轮回都出不去,这叫生死海深哪!我们在生死苦海当中这种波迅啦,这种漩流哇,非常深广啊。前面讲断见惑如断四十里的急流水呀,断思惑这种钝的烦恼就更困难了:那种贪瞋痴慢疑,等等这些。所以这个“生死海深,菩提路远”。菩提路远,你断见惑、思惑这个过程三大阿僧祗劫,甚至动经无量劫的这样的菩提觉路,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种种的魔障、种种的烦恼常常让我们退转啊,菩提路远啊。所以很多行人还没有到达,还没有归家,还没有断尽烦恼,他就命终了——生死魔到了。你就不能继续,功夫又中断,功夫中断你又转生,又(因)隔胎之迷、隔阴之昏,又得要重新做起。所以这样,就是大彻大悟之人,十个人里面就有九个人,由于这个转生再继续断烦恼,就迷失了,这叫“十人九蹉路”。“蹉”是蹉跎的意思,就是我们世间人讲:耽搁啦,耽误啦,走了弯路啦。甚至这个弯路歧路亡羊——歧路里面又有歧路,都不知最后到哪儿去了。

  “阴境若现前”,这个阴境就是指中阴境,临命终时只要他有后有——对参禅的人说,这个解决不了后有问题呀,还有轮回问题,这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你见、思惑没有断尽,那肯定临命终时中阴境界会现前。现世的善、恶业力,以及多生多劫的善、恶业力所现的境界,这就是中阴境。那么人都有一个执着,在中阴境里面他也是执着一个“我”,他也不能够当下体证他的空性,所以这个业力在中阴境如狂风吹叶子一样不能把握。中阴身眨眼之间,就是眉毛动的一个短时间当中,随着最重的善业或者恶业,又在六道轮回当中去投生了。感应到哪一道?你修五戒、十善——人天道,你这个三毒烦恼很重的话,就感应三恶道。这里面是很难做得了主宰的,一毫都不能做主的,所以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多生多劫我们负债——负了众生的命债、情债、这个钱债,这些都要去偿还的,哪个债主的力量大,要债的力量强,就你先到哪里去还债。临命终时最后这一念——种种的妄想杂念,哪一念占主宰,力量重,就随着力量重的念头,相应地坠到哪一道去。所以这个修行人临命终时的关键时刻,这种业力、这种念头,在通途佛法的轮回当中它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这时候他只是有禅嘛,他是靠自力,没有佛力的加持,自己就做不了主的。

  那么这样就比较危险,所以禅宗里面开悟了他转生的很多情况,就有一些记载了,这里提出两个人。五祖戒禅师,五祖戒是五祖寺师戒禅师,也是开悟的一位禅宗的大佬,他一转生就成为苏东坡了,所以苏东坡他是大文豪,也真的是宿世参禅的慧根。但是苏东坡一生也是很潦倒,他也信佛,也对禅宗很好乐,对净土法门也了解,他在被贬的时候,还带上一轴阿弥陀佛像,说这是他往生西方的公据。但是这个人呢,苏东坡大文豪又做官员,这种烦恼习气也很大,在杭州都也做过地方官,这个个人行为也不是很检点。所以印祖说,像这个五祖师戒禅师转苏东坡,观察苏东坡一生的行持,说明五祖师戒连初果也没有证到。初果证到的人转生是任运不会犯邪淫戒的——打死他他也不会犯邪淫戒;虽然他有淫欲的心,他可以成家,但是绝对不会犯邪淫戒。在苏东坡身上都实现不了。所以这个临命终时——苏东坡,当时有径山长老去看他,就叫他赶紧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苏东坡躺在床上还说机锋转语。说这个净土决定有,但这里着不上力——指自己心着不上力;你讲完这个也可以,还加上一句“着力即差”,那就把宗门的东西都用了——“着力即差”这东西。又不知道转到哪一道去了,所以苏东坡在《净土圣贤录》里面,没有他的名字,说明他没有往生。那么草堂青成为曾鲁公,这是为了报答一个施主的恩德,就给人家做儿子去了,他这个禅宗的大佬当然福报很大,早年考取进士,50岁拜宰相,但是最后也没有什么了局呀。

  这还是比较好的投生,那么等而下之的,当时杭州有个海印信禅师,有个军队的官员叫朱防御,给他做施主,朱防御官也就给他供养了很多年,说:“你以后怎么报答我呀?”他笑一笑。最后到朱防御家投生做了一个女孩子啦。当时杭州有一位禅宗的很了不起的大德,叫圆照本禅师,圆照本禅师他虽然在宗门里面,但是是密修净土的,西方极乐世界是有他一朵莲华的。圆照本禅师就去看望这个小女婴了。满月的时候去了,这朱防御家把这个小女孩抱出来,这个小女孩还对圆照本禅师笑一笑,这个圆照本禅师就对他呵斥啊:“海印信,你错了哇!”这个女孩子一听,哭了一声就死了,死了又不知道到哪儿去了。还有像真如喆禅师,(都是)宋代这些参禅的大佬。真如喆禅师几十年参禅,他是夜不倒单的,非常精苦的。他圆寂之后,他的纸袄哇——他的棉袄都是纸做成的——纸衣,里面都烧出舍利子啦,这么一个大德。所以这个禅宗公案——他一投生,转到大富贵处。结果从有关资料看,大富贵处——投生到哪儿去了?投生到皇宫里面去了,就是宋钦宗啊。宋钦宗最后他做了两年的皇帝,一辈子勤苦,最后跟他的父亲宋徽宗一块被金国俘虏到五国城里备受凌辱。像这个秦桧,原来也是雁荡山的禅师啊,(转生)做了宰相,得人家金国的这种贿赂,处处为金国去考虑,还把岳飞给害死了,所以这些都是非常危险的。

  这就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啊。所以这个“十人九蹉路”哇,真是永明延寿大师大慈悲心里面流出的这种肺腑之言哪。这个末代时候,禅宗这些禅和子就是这么一个结局:难以靠自己力量了生脱死啊。

  憨山大师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嘛,明代的时候跟永明延寿大师相比,又过了几百年啦——说今时,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有禅没有净土的话,哪里止“十人九蹉路”哇,那敢保是十一个在呀,为什么参禅的对这个偈子不高兴呢?他不了解,没有自知之明哪。它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这个无论是永明延寿大师、中峰国师、天如惟则禅师、莲池大师、憨山大师、蕅益大师,包括印光大师不断地说这个,真是慈悲之极的真切的语言,这就是真相。

  那么“阴境若现前”这个“阴”,就是遮荫的荫,遮覆的意思。由于我们多生多劫的善、恶业力,遮盖了我们的真如佛性,让它不能显现。我们一切众生都有佛性,就是我们的业力遮盖了。为什么要“洗濯垢污,显明清白”呀?清白的佛性本具,但你没有修德的功夫,这个本具的性德也不能现前,不能显现那就是善、恶业力在做主宰了。这个中阴身都是善、恶业力做主宰的这样的一个境界,他就眨眼之间——眉毛动一下,,这个力量就把我们的神识牵到轮回去了,就不知道是投生人胎、马胎、驴胎、狗胎了。投生到畜生道还好一点,如果到了饿鬼道、地狱道那就更麻烦了。

  但是对这一个偈子也有一些错误的诠释:有的人把这个“九蹉路”的蹉,解释为错误的意思,(蹉路)就是走错路途;以这个阴境解释为五阴魔境,五阴是色、受、想、行、识,这个《楞严经》讲五十种阴魔,每一个阴——色阴、受阴(等)都有十种魔。那么这种解释是不对的。是由于他不了解禅是什么意思,有禅和无禅是什么意思,才有这样错误的观点。这叫胡说八道,为什么呢?哪有大彻大悟的人走错路头的呢?他不会错走路的。错走路头就是五阴魔境现前,他不能识别,做魔子魔孙去了,著魔发狂了。这个著魔发狂是那些不知教理、没有明心见性的人盲修瞎练,以及没有证到说自己证到、未得谓得的这种增上慢的人,才能是被五阴魔境牵着走,做魔子魔孙去。不是指这种大彻大悟的人,这样的一个解释也是毫厘不能够去差失的,所关甚大,不可不把它辨别清楚。

  常常会有很多祖师大德,会把这些所谓宗门教下的大修行人最后解决不了问题,往往跟愚夫愚妇老实念佛的人相比——远远不如。《净土十要》它有一个附本,它列举了一些:原来是能够讲经说法的大法师,最后堕到牛里面去了;这个参禅一辈子的解决不了问题,发愿要做将军,做将军去了;这个参禅以后,哎,就转生为僧,什么都不知道,去造孽去了。它这些例子援引很多,包括一个比丘尼念了三十年的这个《法华经》,念到最后(临终),一念淫欲心现前,她下辈子做为官妓去了——做妓女去了,她这个口里都能放出莲华的香味,如果拿这个《法华经》给她,她会读得很熟,然后给她(其他)的经典,她就不知道。你看,这些都是修行很精进,很刻苦,就是由于净土法门不能相信,各种各样的后果出来。那么元代,当时杭州一带讲这个饥馑——饿,死亡很多人,就放在那个山沟里面把人埋葬,先把尸堆起来。当时有一位老婆婆也饿死了,但是放的那个尸体第二天一看,这个尸体又到第一层;一层一层尸体码上去,第二天她又到了最上一层;而且将近半个多月,尸体不腐烂:出现这么一个情况,这些官府人、抬尸体的人就很奇怪,就把这个尸体抬下来看看怎么回事,就从她的口袋里面发现一个念佛图——古人也是画圈,你念一万声佛号就画一个圈,叫念佛图——就知道她是念佛的。她就能做到她的尸体就在第一层,不在下面,而且不腐烂。结果这个官府呢,就对她比较礼遇,就给她火化,准备给她一个比较好的这个处理。结果就在火化这个尸体的时候,这个火焰当中出现西方三圣,当时在场看到的人都在顶礼,都生起对这个念佛的信心,这个叫“念佛婆子”啊,可能她什么都不懂,但是比宗门教下的这些大德们强出很多。

  好,请看下面。“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者。有谓无禅无净,即埋头造业,不修善法者,大错大错。夫法门无量,唯禅与净,最为当机。其人既未彻悟,又不求生。悠悠泛泛,修余法门。既不能定慧均等,断惑证真。又无从仗佛慈力,带业往生。以毕生修持功德,感来生人天福报。现生既无正智,来生即随福转,耽著五欲,广造恶业。既造恶业,难逃恶报。一气不来,即堕地狱。以洞然之铁床铜柱,久经长劫,寝卧抱持,以偿彼贪声色,杀生命等,种种恶业。诸佛菩萨,虽垂慈愍,恶业障故,不能得益。昔人谓修行之人,若无正信求生西方,泛修诸善,名为第三世怨者,此之谓也。盖以今生修行,来生享福,倚福作恶,即获堕落。乐暂得于来生,苦永贻于长劫。纵令地狱业消,又复转生鬼畜。欲复人身,难之难矣。所以佛以手拈土,问阿难曰,我手土多,大地土多。阿难对佛,大地土多。佛言,得人身者,如手中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犹局于偈语,而浅近言之也。”

  好,这一段(讲)最后一个偈颂。这偈颂有的人有个错误的看法——也是望文生义不加深究,说无禅无净土的人就是指那些不信佛,埋头造种种恶业,不修五戒十善、种种善法的人。这种理解是不对的,印祖说大错特错,实际上这个偈语还是针对佛教徒——修行人来说的。自古以来大乘佛法有种种法门,禅、教、律、净、密这五个宗派里面,实际上禅、教、律、密它都侧重在这种自力方面,所以都基本上可以归纳在禅的范围,那么净土宗仰靠佛力,是特别的胜异法门。所以最后归纳就是两类——禅和净:最为当机,修行的两个主要行法。好,这就指佛弟子——四众弟子,这种人他修行佛法,在种种法门当中——在禅法当中,他又没有得到利益,在禅堂里面打打坐,昏昏沉沉参究不得力,不能起疑情,不能彻悟自性,同时他又对净土法门没有信心——生起不了信心,不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他就泛泛悠悠,这个法门也修一点,那个法门也试一试。修得不得力吧,烦恼就比较重,所以常常佛门一句话说:修行一年,佛在眼前;修行两年,佛在天边。那么功夫不能得力,定慧不能均等,断惑证真更谈不上,没有能力靠自己力量断烦恼,证真如自性,这个自力的禅他得不到利益,同时净土仰靠阿弥陀佛慈悲愿力带业往生——他也靠不上,两头都靠不上。两头靠不上,那就什么呢?他一辈子也在修行啊,他也在持戒啊,但是他解决不了生死问题。解决不了生死问题,以他持戒修行这种程度——有浅有深的定慧之力,就自然地因果报应,感得来生得人天福报,下辈子做大官发大财。那么今生他既然没有通过修行得到般若的正智,来生他的福报现前,就必然会迷惑颠倒,就会对财、色、名、食、睡——对这些五欲就会耽恋,就会执着,由于他有这种富贵之力嘛,所以他就有能力广造诸多的恶业。你说一个穷人没有钱的话,他吃山珍海味还没有办法呢;他有钱的话,哎,海陆空(动物)他都可以吃得到,造恶业他有空间。那么既然借助他的富贵之力,造了种种的恶业,当然这种自因自果的恶报他也逃脱不了,等到临命终时一口气上不来——生命就在呼吸间啦,这口气不上来,就随着他的恶业堕到了地狱。

  堕到地狱,里面就有种种的地狱啰:十八种地狱、五百地狱,等等。这个铁床的刑法,就是有钉子啊,躺在那个上面,被那鬼卒一段一段锯开呀;你平时烤这些螃蟹、乌龟,到了那里也有铁盘子来烤你啊;然后这个铜柱——铜的柱子是烧得火烫的,炽热的,但是你一看那个铜柱就是个美女呀,就想去拥抱哇,这一抱就抱到铜柱上,就烧焦啦,烧焦了业风一吹又活了,再一看铜柱又是美女呀,又抱哇,一天到晚不知抱多少次、烧死多少次,这就久经长劫。睡在铁床上被锯截,抱在铜柱上万死万生,来偿他前一生贪色欲的、杀生命的恶业。尤其这个时代,这种色欲的狂涛非常之盛,这个杀害种种生命来滋补他的这种恶业也越来越普遍了,所以他到了地狱去,这个万死万生。

  佛菩萨很悲悯,也会在地狱度众生,但到地狱度众生,由于他恶业太重,佛菩萨到地狱教他念佛——念阿弥陀佛,他都念不出来啊,连“阿”字都张不开口哇:他是这样的恶业呀,得不到法上的利益。这里面可以看《地藏菩萨本愿经》,地藏菩萨发了大愿,那真是让他老人家太辛苦了,刚刚好不容易度几个众生出了地狱,转眼之间又进去了。所以这个九华山就有一个很大的无常鬼(雕像),就是大喝一声:“你又来了?!”这恶业长。

  所以这个净土宗祖师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修行人没有对净土法门产生正信,不能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话,他是泛泛悠悠修其他的法门,其结果就叫第三世怨。“第三世怨”怎么理解?就是今生的一个恶人造作五逆十恶,他当生下地狱;那么一个泛泛悠悠修行佛法的人,他是下一辈子得人天福报,借人天福报富贵之处来造孽,是第三世下地狱,这就叫第三世怨。所以建立正信、正见,求生净土,对我们修行人是极为重要的。因为你今生的佛法修行——他也会持戒,也会诵经,你就刚刚上午讲的那个孝女修行,下一辈子成了黄山谷——黄庭坚,黄庭坚他的文采很好,他早年也差点误入歧途,他就喜欢写那些艳词啊——很哀艳的,创作小说——爱情小说、爱情诗词啊,他写得很多,也让人很爱读。有一天他跟那个——当时宋代有位画家叫李伯时,又叫李公麟,他是喜欢画画的,他画马画得非常惟妙惟肖。这个李公麟画马最后得到什么结果?现生就在床上变成一匹马——他天天去想这个。所以他和李伯时一块到寺院去拜访圆通秀禅师的时候,圆通秀禅师就告诉李公麟:“你不能再画马了,你这个天天画马,想的太多,你下辈子就(生)到马里面去了。”李公麟还挺听话,李伯时以后他就专门画佛菩萨像,到东林寺还画过东林十八高贤,这个《莲社图》李伯时画的。这个黄庭坚他就听了不以为然,说:“他画马会变成马,难道我写点诗词也会变成马吗?”圆通秀禅师这时候对他非常严正地说啊,他说:“李伯时画马他变成马,还是他自己的恶业恶报;现在你写这样的艳词啊,来动天下人的那种邪淫的心,那不是变马的问题,那要到阿鼻地狱去的。”跟他这样讲。这一讲,黄山谷还真的被震动了,他就害怕了,以后他真的就不敢再写了。那么黄山谷也还是学佛,还是吃素的,所以你看,如果他是借助他的力量,没有碰到善知识,还是写那些艳词,还是造作种种恶业,可不是要下地狱嘛。

  所以以他今生的修行,来生得福报享福,依着这个大福报来造种种的恶业,第三世就堕到地狱里面去。所以他的五欲的快乐暂时在来生得到,他三途的剧苦可是无量劫不能终结呀。纵然地狱的业消完了,也很难下世转到人道,还要变成饿鬼道,饿鬼道偿完了,还得(生)畜生道:这个想得人身,难中之难。所以这个众生在轮回里面的这种错综复杂的因果,以及三恶道的种种剧苦,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才有(此公案),有一天佛用手抓了一把土在手上问阿难,说:“我手上的土多,还是大地的土多?”这是显而易见的答案嘛,当然阿难就说:“大地的土多。”那手上的这点土跟大地土相比,不能相比。好,佛说:“得人身,(掌中)土。”就是我们在这个世间,这些众生下一辈子想再得到人身,就像手上的土;失去人的身到三恶道里面去的比例,就像大地。这是佛,是五眼圆明,这不是吓唬人的,就是千真万确的。实际上我们冷静地解剖我们自己,我们的举心动念到底是什么念头?我们一辈子的行为是什么业力?我们可以说,我们在坐的绝大多数也都是失人身的,都是在三恶道里面要注册的,所以《观经》的下辈往生,不是谈其他人,就是谈我们啦。所以我们这些要下三恶道的人,要赶紧信愿持名,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西方极乐世界没有三恶道。阿弥陀佛的第一愿就是国无三恶道愿,就是对我们这些要下三恶道、造了无量三恶道的业力种子的众生,给一个最低限度的安慰呀:你在这个娑婆世界一定要下三恶道,到了我的极乐世界就没有三恶道;不仅没有三恶道的事实,连三恶道的名字都听不到。这我们就占了个大便宜呀。那真的这个下三恶道的众生不求西方极乐世界,非愚即狂啊!这是一个真相啊!所以到了三恶道里面去,那就是多少劫多少生没有一个人依靠啊,佛菩萨虽然慈悲想救我们,我们的业力很重,都靠不上。所以这桩严重的后果——只是这个偈子文字少哇,局限在偈里的文字少,浅显地来说;如果深广地来说,一个修行人泛泛悠悠修其他的法门,禅也开不了悟,净土也靠不上弥陀的愿力,那这个后果非常严重。大家一定要警醒。

  好,请看下面。“夫一切法门,专仗自力。净土法门,专仗佛力。一切法门,惑业净尽,方了生死。净土法门,带业往生,即预圣流。永明大师,恐世不知,故特料简,以示将来。可谓迷津宝筏,险道导师。惜举世之人,颟顸读过,不加研穷。其众生同分恶业之所感者欤。彼曰,我昔何罪,早昧真诠。宿有何福,得闻出要。愿厕门墙,执侍巾瓶。余曰,余有何德,敢当此说。但余之所言,皆宗诸佛诸祖。汝但仰信佛祖,宏扬净土。则无德不报,无罪不灭。昔天亲菩萨,初谤大乘,后以宏大赎愆。汝能追彼芳踪,我愿舍身供养。”

  好,这是一个总结了——对《四料简》总结。一切通途法门,它都要靠自力修戒、定、慧,“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是靠自力。靠自力断惑证真之难,就是蚂蚁上高山;那么相比较,净土法门是专仰靠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所以这个自力之难和仰靠佛力之易,就构成了难行道和易行道的本质上的差异,这是第一点。第二点:通途佛法它靠自力,一定要见、思惑断尽才能出分段生死,尘沙惑无明惑断尽才能出变易生死;那么净土法门,它有一个本质上特点,就是带业往生,你见、思惑没有断一点,但是能够蒙弥陀愿力加持——横超。就好像你是一块大石头,大石头你要过去:放到水里就沉下去,但这块石头放在船上,它沉不下去,这条船能够运载到对岸。所以阿弥陀佛的大愿船,能够使我们业力的大石块不至于沉下去,一到西方极乐世界,就得到三种不退,在位不退当中就是圣人之行列。那么这两个本质特点,永明延寿大师惟恐世间人不了解,特别写出禅净四料简来开示当代以及未来的罪恶众生,这可真是“迷津宝筏”。就是我们在这里想求出离道的这样的过程,就好像迷失在一个森林里面——迷失在那个岸边不知道怎么走,这时候有一个船筏,能够带我们走向彼岸。在六道轮回里面,我们昏昏沉沉已经是轮转了很久,已经不知道方向了,不知道怎么出离了,所以就需要一个向导、一个导师把我们带出去。

  那么四料简就是这样的一个宝筏,就是这么一个大导师。可惜的是,举世之人对这个四料简是囫囵吞枣地不追究,不研究它的义理,带着自己先入知见去随便草率地读过,生起了很多的不正确的观念:什么贬低禅宗啊,褒扬净土哇,这些都是语涉支离啊,不足为法呀,甚至说这可能是后人伪造的,不是永明延寿大师写的,等等这些。这些错误的观念出来,就会让大家对这四料简产生不了信心,不会按四料简的这个义理去做。这就是众生这个时代同分恶业所感召。正法认为是邪法,颠倒的东西认为是正确的东西,现在众生就是这么颠倒,好东西他不识货。所以这一说,这个上座比丘开始悔悟了,他就忏悔:“哎呀!我往昔造了何等的罪孽?出家三十多年,都没学到真理,不了解真相。那同时宿世又有何种福德?能够听到论主你老人家给我讲出这样的一个真理,能够知道出离生死的要道。”那非常感激呀,他就愿意——愿厕门墙:“我愿意做你的弟子啊,愿意给你做侍者,侍候你老人家。”这就是他还报恩啰——有报恩的心。他真正通过这一番讨论,得到了一种信心啦,知道自己原来的知见是彻底错误的,幡然悔悟。那么这个论主就说——佛教都是很(有)谦德的——就说:“我有什么道德呢,能够让你做我的侍者?但是我前面所说的言语,都是从佛言祖语里面出来的,不是自己秘密造成的,是述而不作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有佛言祖语作根据的。”这是末法时代衡量净土法门的一个原则,一定要以诸佛祖语的这种理念作为宗旨,作为依据,不能讲自己的东西。“那你只要仰信佛言祖语,弘扬净土往生一法,那你说要报答我的恩德,你就在这个弘扬净土法门过程当中,什么恩德都报了。而且你原来诽谤这个四料简种种错误的知见的罪业,也在你自行化他(弘)净土法门的过程当中消灭了。”

  佛法它的忏悔法,这是佛的大慈悲施设的,你只要一念地忏悔,马上它就会有忏除业障的功德。这里就举出天亲菩萨,天亲菩萨早年在“一切有部”出家,有一个错误的执著,他认为只有小乘法才是佛说的。大乘非佛说,他也是有持这个观点,所以他前面做论,都是做小乘五百部论,诽谤大乘佛法。他的长兄无著菩萨,看到自己这么一个很有智慧的弟弟诽谤大乘佛法,就很痛心,就善巧方便说:“我生病了,我临终想见你一面。”就把天亲菩萨召过来说:“我要走了,你给我念一卷经吧!”就把《华严经》给他念。天亲菩萨念到《华严经》,一念,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大乘佛法是这么好,这么究竟!他就知道自己诽谤大乘法的罪过,当时他就对哥哥说:“怎么办?我诽谤大乘佛法,罪业太深重了。我现在想把舌头割下来,来忏悔诽谤大乘法的罪业。”无著菩萨说:“你诽谤大乘法的罪业深重,你纵然有一千个舌头割下来,也忏悔不了这个业障。但是你原来用舌头诽谤大乘,你唯一忏悔的(办法)——你以后用你的舌头,转而赞叹大乘,才能忏除。”给他指出这个方向,哎,天亲菩萨就答应了。等到无著菩萨往生之后,这个天亲菩萨就作了五百部大乘的论,其中就有《往生论》——《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这在我们中国唯一的一部净土论是天亲菩萨作的。

  所以这就是(论文):“天亲菩萨早年诽谤大乘,以后弘扬大乘,来忏悔原来的罪过。那么你应该要仿照天亲菩萨的这样的榜样。原来你曾经诽谤,现在你要开始赞叹,要弘扬。如果你能这样做,我愿意舍身供养。”

  好,请看最后。“上座乃礼佛发愿云,我某甲从于今日,专修净业。唯祈临终,往生上品,见佛闻法,顿证无生。然后不违安养,遍入十方,逆顺隐显,种种方便,宏通此法,度脱众生。尽未来际,无有间歇。虚空有尽,我愿无穷。愿释迦弥陀,常住三宝,愍我愚诚,同垂摄受。余曰,净土事者,是大因缘。净土理者,是秘密藏。汝能信受奉行,即是以佛庄严而自庄严。上座唯唯而退。因录其问答,以为不知此法者劝。”

  这是第三大部分——流通分。上座比丘真诚悔悟之后,就在佛像面前顶礼发愿,这是他悔悟的一个直接的表达,这种发愿非常好。他真的是宿有善根,遇到论主这个善知识,马上对净土法门产生信心,所以他发愿,“我某甲”——称自己的法号,从今天开始,要一门深入,专修念佛往生一法,唯愿祈祷临命终时上品上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闻种种大乘法要,顿然证到无生法忍,然后报身在安养国土,化身遍入十方无量无边的刹土,来随顺——顺逆显隐。就是或者以逆的形式,他的化身或者,这个屠夫、乞丐、好像坏人什么;有顺的形式,作国王,作比丘,主持寺院;或者以隐的形式;或者以显的方式。种种善巧方便,来弘扬流通这个净土法门。这就是菩提心了,他不仅自己往生,还要倒驾慈航回来,广度一切众生。这个愿要尽未来际,都不中断,虚空有尽,我愿无穷。实际上虚空永无穷尽,我的愿也永无尽期,这是大的菩萨的宏愿。就祈愿本师释迦牟尼佛、本尊阿弥陀佛,以及法界常住的佛法僧三宝,怜悯我的愚诚——至诚、愚诚之心,共同垂慈加被摄受我。哎,这位上座比丘发出这样的愿来。

  这个论主,也就是印祖,最后的一个劝嘛:净土这个事项,就是你信愿持名求生净土加上净业三福——正行、助行这些事,是大因缘。这个大因缘是法界的大因缘哪!是无量劫以前这位转轮圣王这个四十八大愿——法界当中一件大事。当这个法藏菩萨发出四十八大愿的时候,整个虚空、大地震动,虚空雨出种种妙华,虚空自然有音乐,有声音来作证:决定当成无上正等正觉。所以这是一个大因缘。那么这个净土法门的理,它是秘密藏。这个秘密藏是建立在佛的果地上的,这个修行方法非常简易;但这个简易的方法的原理,却是非常深邃,九法界的众生理解不了——秘密藏。所以我们要把净土的理论,把它搞清楚,唯有到西方极乐世界知道涅槃实相的种种的秘密,才能把这个法门的原始要终搞清楚,所以这个就叫大不可思议了。所以论主说:“你能对这个法门仰信受持,这就是以佛庄严而自庄严。”就是以阿弥陀佛果地上的功德、智慧——这样的果觉,来庄严自己的这种本觉,这就叫香光庄严。净土法门——我们的凡夫显现不了五分法身香,透显不了般若智慧光,但是我们借助信愿持名就能接纳阿弥陀佛果地上的五分法身香、般若智慧光,来庄严我们修行的因心,这就以果地觉作因地心——因赅果海,果彻因源,这就叫香光庄严,以佛的果觉来庄严我们。那么这个上座听了以后非常感激,唯唯而退。这个“退”都是慢慢子退——退转(而出),这时候再也没有傲慢心了。如果说他当时进门的时候,“眼空四海,誓证一乘”,头都是昂得高高的,这时候他就是弯着腰慢慢退下去,完全不一样。那么这位印祖说:“就把这个跟上座比丘之间的问答,把它记录下来,来作为不知这个净土法门的,有疑点来决疑,劝勉他来修这个法门,来断疑生信。”

  (全文完)

  ——2009年3月大安法师讲《净土决疑论》于杭州净慈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