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读《印光法师文钞》有感

慧 如

  欲知禅净之所以然,非博览禅净诸书不可,即能博览,倘无择法智眼,亦只能望洋兴叹,渺不知其归者。是宜专阅净土著述,然而净土著述甚多,未入门人犹难得其纲要。求其引人入胜,将禅净界限、佛力、自力分析明白,了无疑滞,语言浅显,意义平实,为研古德著述之初步向导者,《印光法师文钞》也!祈悉心研究,当自知之!

  佛法深广,犹如大海,修习经典,常生疑团,难免掩卷兴叹,苦于无从问津。梁启超曾说:“印光大师文字三昧,真今日群盲之眼也。”百万余字的三大部《印光法师文钞》,犹如长夜之明灯,其中均已开佛知见,显示分明。三部《文钞》,语句精美,摄理深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庐山东林寺方丈传印法师誉之谓“一部小藏经”,此经正是当今学佛的指南。然也正因其文理精深,对于现在信众,知识界人士,尚有捧读《文钞》而望文兴叹者!

  《印光法师文抄》分为三编、续编、增广三大部,三部《文抄》共一百一十多篇,一百二十多万言,深说浅说,无非光禅净土道妙,力挽末世之狂澜。一言一语,言言见谛,字字归真,上符佛旨,下契生心,发挥禅净奥妙,抉择其间难易,堪作一切净业行人之莲宗宝鉴。徐氏跋云:“大发陵夷,于今为极,不图当世尚有具正知正见如师者,续佛慧命,于是乎在。”又云:“师之文,盖无一语无来历,深入浅出,妙契时机,诚末法中应病良药,可谓善识法要,竭忱倾仰者矣。”《文钞》是印光大师苦口婆心、日夜笔耕的结晶,其中内容是世法、出世法无所不包,可谓人天眼目、正法幢幡,正如谛闲老法师所赞:“帷我普陀印公,智光雪亮,范行冰清,具正知见,发大慈悲。独智炬以破昏衢,挥慧剑而裂见网。阐扬正道,挽救海之狂澜;指示真乘,作法门之保障。”

  常于闲暇,拜读《文钞》,犹凛凛然,生气蓬勃,常为其精辟卓越的见解、正直坦荡的襟怀而肃然起敬,感叹不止。每捧《文钞》,如饥似渴,时时读得废寝忘食、不知疲倦。三部《文钞》,犹如一块巨大的磁铁,时时吸引着我,每读贵书,受益匪浅,如饮甘露也。大师的文章,不仅佛理深邃,而且文词典雅,条理清晰,深入浅出,为人们争相传诵。明代高僧弘一大师说:“……老人之文,如日月丽天,普烛群品,宁俟鄙倍,量斯匡廓。”

  印光法师(1861-1940)俗姓赵,名绍伊。法名圣量,别号常惭愧僧。陕西郃阳县人,生于1861年。幼时跟随其兄学习儒家经典,受韩、欧、程、朱影响,以辟佛为事,但后来渐觉其非,即改信佛教,成为著名的佛教人物。清光绪七年(1881),师年21岁,即投终南山南五台莲花洞出家,礼道纯和尚剃染。明年于陕西兴安县双溪寺,依海定律师座下受具。受戒前,曾到湖北莲华寺充照客,一日在寺晒经,得读残本《龙舒净土文》,而知念佛法门,深有感受,其后以弘扬净土终其一身。光绪十九年,师至普陀,定居法雨寺,深入经藏三十有年,其间往来于江苏、浙江、上海一带,讲经说法,同时写下了大量宣扬净土的文章,1918年春,刊印于世。1930年2月,移居苏州报国寺,闭关撰述,春秋六载。1931年春,弘化社在上海成立,后经印光法师提议,迁往苏州报国寺。1937年移居灵岩,开办净土道场,1940年(农历十一月初四),在灵岩山寺圆寂归真。光师一生,俭以自奉,宽厚待人,自名常惭。大师名符其实,实符其名。他虔诚向佛,博览群书,无所不精,时人称其学问之博,文章之美,操守之严“求之今日,殆无其匹”。师之一生,励志精修,终始韬晦,不喜交往,不事张扬,不涉虚文,亦不谈玄说妙,平实无奇,澹泊无求,戒行精严,常持佛号,艰苦朴素,劝人念佛……

  大师非常注重惜福,光老的衣、食、住皆极其简单粗劣,师数十年如一日,直到年迈体衰,也是如此。弘一大师在参见印祖时,见光老年近八旬,依然亲自处理十方来信,接待宾客,洗衣扫地,事必躬亲,日常生活,克勤克俭,每次吃完粥饭,必以馒头将碗内油汁揩净,复以开水注入碗中,涤荡其余汁,即以之漱口,旋即咽下,惟恐轻弃残余之饭粒也。弘一大师见此,顿时由衷敬佩,故弘一大师言:“朽人于当代善知识中最服膺者惟印光法师”。

  十方善信,出资印经,光师亲自处理,所印经书,皆按出资人意,从不移用。十方信徒,供之钱物,或交常住,或印经书,或作善举,十方来十方去,从不积蓄。大师云:“不令他人之钱,长自己之业。”供养之钱物,来自十方,不能虚耗信施,如用于个人享受,则实在可怜,今生享受,来生必堕。古有常言:“地狱门前僧道多”。既是此意也。大师对金钱是如此的清白,实为吾人学习之楷模也!

  不但如此,师惜世间之物,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师也如同爱护稀有之物,无有差异。比如写剩下的纸,余有空白,光师便剪裁下来,另作别用。收到信封,从不遗弃,内外一翻,细心粘好,再次复用,这些都是示人惜物之处。

  光师谦慎、慈悲、喜舍,自己言道:“光粥饭僧耳,一向率直,绝不虚誉人,也不愿人虚誉己。”大师自称常惭僧、粥饭僧,大弘法道后,也从未有丝毫骄容,对学佛者,不管男女,无论老少,皆称莲友。许多善人在予师信中,称颂其功其行,师皆以训斥应。

  大师生前,悲心切切,普度有情,一种平怀,三根普利,情无适莫,唯理是依。但念时当叔季,世风日下,非提倡因果报应,不足以挽颓风而正人心;人根陋劣,非实行信愿念佛,决不能了生死而出轮回,故不拘贵贱贤愚,男女老少,凡有请益,必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之实事实理,谆谆启迪,令人深生憬悟,以立为人处世之根基;进以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之坦途要道,教人切实奉行,以作超凡入圣之捷径。

  1937年冬,南方抗日战争起,苏州沦陷,印光大师避居苏州灵岩山寺,师至灵岩,开办净土道场,亲定五条共住规约,至今,依然遵行,故灵岩道风从此远扬。光师一生爱国爱教,国难之日,佛心不退,终成佛果,证得菩提,自知时至,亲见弥陀,示寂归真时,最后一语为嘱咐灵岩山妙真法师:“汝要维持道场,弘扬净土,不要学大派头。”话毕,跏趺而坐,安祥西归。印光大师的一生,与他的语言、文字一样,文如其人、人如其文,平直无奇、质朴无华。师在世时,皈依弟子不下十万,但是大师一生,不任寺庙主持,不收剃度徒弟,不募捐化缘。印光大师为近代净宗泰斗,今生已证“念佛三昧”。师之一生,看破放下,淡泊无求,示现“大势至菩萨”之身,后来,被佛教界推举为莲宗十三祖。

  大师虽然走了,但给我们后人留下了千古不朽、受用无穷的宝藏《印光法师文钞》是也!光师一生淡泊名利、艰苦朴素,苦口婆心、度生无数。近代高僧了然法师,赞叹印光法师曰:

  貌古心慈性直口快,训诲往来精神不懈。
  舍物施财欣然慷慨,淡泊资身离世贪爱。
  法雨流传遍布中外,普度群生同归莲界。
  净宗导师十方跪拜,临终见佛安祥自在。
  五色舍利坚固不坏,愿此尊容垂范永代。

  以上陋识,未必中肯,倘有不当,尚祈指正。印祖的德行、为人,非笔墨所能述,况学人才疏学浅,岂能写出师之行持?欲知光师风范,拜读《印光法师文钞》是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