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印光法师文钞》点滴心得

作者:赵增年

  敬爱的印光大师离开我们已经近七十年了,在这漫长而短暂的近七十年里,有一些人离去了,一些人到来了。不管是斗转星移,还是沧海变桑田,留在我内心深处的是对印公老人不尽的怀念和无限的景仰。由其人而念其德,进而念其文,透过记忆的走廊,从而沉淀为永不磨灭的回忆。《印光法师文钞》皇皇巨著,世出世法无不兼具,小到个人安身立命之本,大到念佛求生极乐,于中国最为积贫积弱之时,乘大愿轮,作如来使,为当时苦难的信众送去甘露法雨,点拨群迷,惠以真实之利。从高鹤年居士于民国纪元取得大师文数篇刊入上海《佛学丛报》始,直到今日,已近一世纪,百年弹指一挥间。而师之文字般若,德化天下,受其感召者不计其数,即今日再读大师文钞,依然是铿锵有力,震撼人心。从《印光大师永思集》看缁素弟子为纪念大师所作之文,篇篇饱含真挚情感,发自肺腑,感人至深。末学不才,拜读《文钞》,受益良多,今略陈管见,祈方家斧正。

  众所周知,印光大师从不谈玄说妙,不论神通怪异之事,只叫人深信因果,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先做好世间贤人、善人,进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下手处相当平易切实,待人人遵而行之,何愁道业不成。对于因果,大师曰: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

  因果律,在佛家看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之定律,世人由不信因果,才敢放开胆子造恶,经云:“不畏后世,无恶不作。”盖一切恶事,皆由不懂因果报应而起,以自尝苦果而终。“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世出世间,不离因果”,而因果二字也始终为印老一生所强调,愿正信佛弟子深思之。

  现今中国,道德滑坡,导致不重视家庭教育,致使子女失教,走上邪路者多矣。而印祖文钞关于家庭教育,尤其是女子教育,开示良多,印老云:

  “父母者,儿女之模范也,譬如铸器,模范不好,决不能令所铸之器好。人虽至愚,决无不愿儿女好者。”

  “欲子女贤善,非积德积功、利人利物不可。”

  “儿女之贤善,多半在其母之熏陶教育。”

  诚哉斯言,世人曰:

  “母爱伟大,但伟大之处更在于教育好子女。”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母亲对于孩子的爱,从来都是不讲回报的,但若只是一味溺爱,助其私欲,不使孩子懂得因果报应,根本一坏,遂泛滥而不可收拾。即使孔子、释迦于今日,亦无法救之。挽救世道,唯有注重家庭教育,冀各为子女讲明因果之事理,即植善因,必获善果,庶将来人心丕变,风俗渐淳。天下国家,共有太平之望。

  普愿天下一切为人父母者,共同研读,闻而行之,不辜负印祖一番苦心,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矣。而女子之教育,更是重中之重。印祖曰:

  “对女子从小,须性情柔和,不生气,日久则成天性。其利益说不能尽。未嫁前生大气,或停经,或血崩。嫁后亦然,或堕胎,或所怀儿女成暴恶性发。”

  现今之世,妇女堕胎之风,直成儿戏,小则伤害妇女自身,大则影响国运,以处处皆成冤魂、小鬼之坟场故。而中国人口基数之庞大,每日堕胎者不知有多少,思之令人惶恐,故愿一切青年女子洁身自好,万不可将堕胎视作儿戏,将来果报现前,悔之晚矣。印祖尝谓:

  “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

  即指恪尽妇道,相夫教子而言,然而今之女流多不明此义,遂将家庭培植之道置之度外,此真聚万国九州之铁也铸不成此一个大错,深可慨也。壮哉斯言。印公对于家庭子女教育,劝诫妇女为道者,古往今来,缁流门中,无有出其右者,盖大师洞察社会发展之远大,洞悉人性善恶之精微,真炉火纯青也。

  学佛贵在了生死,出轮回,作为净土宗十三祖的印光大师,以念佛求生西方为第一要务。然以末法时期,众生根机陋劣,匪仗佛力,去道甚远。印光大师又明示仗自力了生死之难,曰:

  “一切法门,皆须依戒、定、慧之道力,断贪、瞋、痴之烦惑。若到定慧力深,烦惑净尽。方有了生死分。倘烦惑断而未尽,任汝有大智慧、大辩才,有大神通,能知过去、未来,要去就去,要来就来,亦不能了,况其下焉者乎!仗自力之难,真难如登天矣。若依念佛法门,生信发愿,念佛圣号,求生西方,无论出家在家、士农工商,皆可仗佛力,带业往生,得此巨益。较彼仗自力者,其难易天地悬殊也。”

  只此一段,便可作为现今修佛人之大警策,吾人学法,总要量己之力,现能守好戒之人已不多见,遑论定慧乎?《佛说阿弥陀经》里,连世尊都感叹:“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是为甚难。”就是有人不相信净土法门之殊胜,而宁可相信自己根机殊胜,开口参禅悟道,闭口即身成佛,见网高张,谈玄说妙,往生路绝,谓:有见释迦而不得度者千万,而见弥陀不得度者万无有一。吾尝想: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千劫万生,遇此难得法门,见面错过,怎用可惜二字形容。现今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生信切愿,持佛名号,待到西方,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到时任尔参禅学密,能有不得乎?在此浊世想靠自力,最终落个“无禅无净土”之结局,诚可叹也!

  传印长老曾说:

  “三藏十二部可以不看,但《印光法师文钞》不能不读。”

  大师文钞即是一部藏经,破邪见之利剑,照昏衢之明炬,我人当终身投靠,自不被魔见所转。恨江河留不住印公之音容,恨岁月留不住印祖之凝重,但时光留给我们的是一种伟大的“印光精神”,我庆幸我拥有它,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取代它,正如不能取代我生命中永远鲜活的记忆和深情。

  《弘化》2010年第3期(总第6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