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生原为天下安——读《印光大师文钞》有感

慎 独

  印光大师(1860—1940年),讳圣量,别号常惭愧僧,陕西合阳人。自幼随兄读儒书,颇以传译儒家圣学自任。起初他应和韩愈欧阳修辟佛之议。后来,病困数载,始悟前非,顿革先心,出世缘熟,即投终南山南台莲花洞寺出家,礼道纯和尚剃染。次年,受具足戒于陕西兴安双溪寺。

  印光大师一生专修净土法门,他的净土思想都结集于《印光大师文钞》及《印光大师嘉言录》中。在《印光大师文钞》中,大师不仅劝诫弟子专修净土,而且对戒杀放牛还作了全面的论述,形成了系统的护生思想。其内容具体归结起来,大致有以下三点:

  一、印光大师主张戒杀吃素是远离天灾人祸的良药

  在佛教五戒中,杀生戒置于首位,由此町见诸恶业中,杀业最重。印光大师认为普天之下没有不造杀业之人。就算一生不曾杀生,但吃肉,即是杀生。因为不杀生就绝对没有肉吃,那些屠夫、猎人和渔人,都是为吃肉者提供肉食的人,他们只不过是替吃肉者杀生而已。因此,大师在《普劝爱惜物命同用素皂以减杀业说》一文中说:然则食肉吃素一关,实为吾人升沈,天下治乱之本,非细故也。其有自爱其身,兼爱普天人民,欲令长寿安乐,不罹意外灾祸者,当以戒杀吃素,为挽回天灾人祸之第一妙法。

  杀生之人,将来必受恶报。印光人师认为无论是水中游鱼类还是地上走兽类,其灵明觉知之心同人类并无二致,只是因为宿业深重,致使形体与人不同,并且口不能言,至于它们求食避死的情形,都与人类相同。我们由于前世福业感召,有幸生到人道,具有聪明才智,我们因此更应尊奉天地,与大众万物为友。假使不能体悟天地好生之德,放纵自己的口食之念。以我之强,凌彼之弱。食彼之肉,充我之腹,将会导致一旦过去的福报享尽,杀业即会现前。自己必会遭受杀生之果报,致使改头换面,轮回六道,转世做牛做马,偿还宿业。

  印光大师由此在《宁波功德林开办广告》一文中指出: “浅思从古至今,凡残忍肉食者,家门多绝,仁爱慈济者,子孙必昌。始作俑者,孔子断其无后,恣食肉者,如来记其必偿。祈勿徒云远庖,此系随俗权说,固宜永断荤腥,方为称理实义。”

  现代社会,疾病流行,诸如禽流感、疯牛病之类牲畜疾病时常可见,又加之喂养牲畜中大量的滥用生长激素,促使牲畜迅速疯长,大大缩小其正常的生长周期,致使许多牲畜的肉类中含有致病毒素。人食这些肉类之后,常会引发各种疾病,严重危害人体的健康。而且肉类是污秽之物,食后,则血浊而神昏,容易使人早衰。因此,大师主张人类应当吃菜蔬之类素食。他说: “蔬食者,绝少传染……蔬菜系清洁之品,食之则气清而智朗,长健而难老,以富有滋补之力。此虽卫生之常谈,实为尽性之至论,因俗习以相沿,致积迷难返。”

  在论及肉食之过和素食的优点之后,印光大师苦口婆心地奉劝念佛之人,应当吃长素。如果短时达不到,当持六斋或十斋,由渐减以至永断,才符合修行要求。虽然不能断荤,宜买现肉,切勿在家中杀生,因为家中常希望吉祥,如果天天杀生,其家便成为杀场,杀场是怨鬼聚会之处,故在家杀生于己很不吉祥。

  二、印光大师认为杀生者是杀六眷亲属

  世上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轮回六道,互为父母、兄弟、妻子、眷属,互为怨家对头,循环相报,相互杀害。我们有时所杀的有可能是我们前世的亲人。佛陀在各种大乘经典中反复劝诫护生,但见闻拜读的人很少,即使有见闻读诵的人,而信受奉行的人更少。于是佛以大悲之心,现诸异类,供人杀食。等到被杀之后,又现出异相,从而使人知道,此是佛陀所示现,希望以此来减少杀业,保护众生的安全。比如像蛤蜊、蚌壳、牛腰、羊蹄、猪舌、鳖腹等都是佛栖身示现之处。佛陀以此来警人耳目,以止杀业。

  《佛本生经》中记载了许多佛陀示现异类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佛陀示现出牲畜之相,在未杀之前,人们都说是牲畜,杀过之后,才知道是佛,佛陀以此使人明了杀生与杀佛无异。即使所杀的不是佛陀现身,也是未来之佛,假若杀而食之,罪过深于大海高于山岳。因此我们应当立即戒杀,才可最终获得解脱。

  故此,印光大师在《物犹如此序》中云:须知人物虽异,灵蠢互形。蠢人识暗,灵物智明。五伦八德,固不让人,其诚挚处,比人更深。敢以我强,杀食其肉,致令未来,常受人食。历观史籍, 自古及今,凡利人利物者,子孙必定贤善发达。凡害人害物者,子孙必定庸劣灭绝。

  印光大师对杀生的这段论述,全面阐释了六道轮回的道理,使人清醒地认识到我们所杀的生灵有可能是我们前生的父母及亲眷。提醒我们慎勿杀生,谨防造作恶业,遭受无尽的苦报。

  三、印光大师认为护生即是自护

  曾有人问印光大师: “鳏寡孤独、贫穷患难的人那么多,你不倡导周济这些人,却去提倡保护与人类不相关的生灵,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印光大师说: “人与物虽然不同,佛性却是相同的,物类以恶业沦为异类,我们以善业得人生。若不怜悯体恤物类,恣情食啖,一旦我们福业享尽,物类罪业已毕,难免从头偿债,充彼口腹。要知道刀兵大劫,都是宿世杀业所感。若无杀业,纵使身遇贼寇,当起善心,不加诛戮,更何况水火诸灾横事,戒杀放生绝少遭逢,因此知道我们护生其实是保护自己。”

  大师还说戒杀可免天杀、鬼神杀、盗贼杀、未来怨怨相报杀等苦报。鳏寡孤独、贫穷患难之人虽然值得怜悯,但尚不至于死地,物类如果得不到救赎,马上会被放入汤锅成为人们口中之物了。

  又有人问大师: “物类无尽,我们能放生多少呢?”

  大师答曰: “须要知道放生一事,实为发起同人,普护物命之最胜善心。企其体贴放之之意,中心恻然,不忍食啖。既不食啖,则捕者便息。庶水陆空行一切物类, 自在飞走游泳于自所行境。则成不放之普放,非所谓以天下而为池乎?纵不能人各如是,而一人不忍食肉,则无量水陆生命,得免杀戮。况不止一人乎。又为现在未来一切同人,断鳏寡孤独、贫穷患难之因。作长寿无病、富贵安乐、父子团圆夫妻偕老之缘。正所以预行周济,令未来生生世世,永不遭鳏寡等苦,长享受寿富等乐。非所谓罄域中而蒙福乎,何可漠然置之。子审思之。戒杀放生,毕竟是汲汲为人,抑止汲汲为物,而缓急轻重倒置乎?”大师认为,虽然我们一个人的护生力量有限,若能够发动大家共同护生,其力量自然不可低估。

  印光大师从三个方面详细地论述了杀生的过患,放生素食的好处。他的这些观点使学佛者进一步明了了戒杀放生对现实人生的重要意义。从而也促使更多的人远离杀业,爱护生灵。

  摘自《寒山寺》佛教双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