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正知见,破迷惑网--《增广印光法师文钞》读后感

朱 平

  印光大师一生专宏净土,倡导持名念佛,巧运文字三昧,阐扬佛法真义。大师一生著述,可谓无一字无来历,无一句与佛经相违。正如谛闲大师所赞:“具正知见,发大慈悲。烛智炬以破昏衢,挥慧剑而裂见网。阐扬正道,挽教海之狂澜;指示真乘,作法门之保障。”阅读大师之《文钞》,可以帮助我们树立佛法的正知正见,破除当前流行于部分信众中的不正确见解。

  一、大师一生专宏净土,但从不贬抑他宗

  印光大师是公认的净土宗十三祖,《文钞》从首至尾,处处高举莲宗法幢,普劝一切众生持名念佛,求生西方极乐净土。大师说:“至圆至顿,最妙最玄,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普被三根,统摄诸法,上圣与下凡共修,大机与小根同受者,无如净土法门之殊胜超绝也。”所以,大师逢人必赞净土,开口定劝念佛,普劝往生,不遗余力。但遍读《文钞》,不见大师有任何贬损佛教内部其他宗派的词句。相反,大师总是批评教内某些人在高扬自宗的同时,贬低损益他宗的言行。大师在《上海佛学编辑社缘起》中明确指出:“至唐而诸宗悉备,可谓极盛。天台、贤首、慈恩以宏教,临济、曹洞、沩仰、云门、法眼以宏宗,南山则严净毗尼,莲宗则专修净土。如各部之分司其职,犹六根之互相为用。良以教为佛语,宗为佛心,律为佛行,心语行三,决难分属。”在《与佛学报馆书》中谈到明末佛教中兴气象时,大师深情赞述道:“贤首则莲池、雪浪大震圆宗,天台则幽溪、蕅益力宏观道,禅宗幻有下四人,而天童、磬山法遍天下,洞下则寿昌、博山代有高人,律宗则慧云中兴,实为优波,见月继踵,原是迦叶。而妙峰、紫柏、莲池、憨山、蕅益,尤为出类拔萃,末法所不多见。虽不及唐宋盛时,亦可谓佛日重辉矣。”大师在《募刻华严经普回向颂》中盛赞华严法门:“大哉华严经,为诸经之王。法门与功德,二俱不可量。”于《广东高州佛学研究会缘起》中这样评价禅宗:“由是禅宗大兴,虽在家二众,多有彻悟本有,明心见性者。历宋元明,法道弗替。明季垂末,勃然蔚兴。”他在《题憨山大师六咏手卷》里说:“憨山大师,大权示现,弘法功深,忌者诬陷。”推崇憨山“增辉佛日,为法城堑。著述宏博,日月光灿”。《文钞》中赞扬贤首、天台、慈恩、禅宗、律宗、密宗的言句还有很多,在此不必一一枚举。大师在《复徐蔚如居士书》中这样批评教内互诤现象:“离顿说渐,离渐说顿,离教说宗,离宗说教,高抬密宗,藐视显教,皆所谓徐六担板,只见一边耳。佛法善会,则法法皆通,否则法法互碍。”那么,怎样才能正确地宏扬自宗呢?大师在《复永嘉某居士书三》中给出了一个具有正知正见的佛弟子应有的正确态度:“佛于《法华》赞《法华》为经王,于《华严》亦然,岂后世宏经者必须决定于五大部分出此高彼下,不许经经遍赞乎?修禅宗者赞禅宗,修净土者赞净土,不如是不能生人正信,起人景仰。”

  二、大师专重持名念佛,但决不排斥研读经论

  时下,在净土宗信众里,流行着一种似是而非的怪论,认为修净土人只能念阿弥陀佛,研习佛祖典籍更是不务正业。有人说:某某法师早已代替我们把三藏十二部都看完了,我们只需照他的话,单持一句佛号,发愿往生即可。翻开印祖《文钞》,大师时时劝修净土的信众,信愿持名,是净土宗修行的主要方式,但决非阻人研读佛经。在《复永嘉某居士书三、四》中,大师告诉弟子:“受持读诵,为佛门始终正行”,“劝令受持读诵,诸经无不如是”,“看佛经亦如此,古人谓一染识神,永为道种,当于此中谛信”。在《乌尤山寺新建藏经阁记》里,大师这样评价佛教经籍:“是无尽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穷,尽未来际,无或罄绝。所愿一切四众,同皆探此宝藏,以自利利他,则灯灯相续,明明不绝。”大师在《复王与楫居士书》中劝告弟子:“于有余力时,不妨研究一切经论。”在《与徐蔚如居士书五》中说明研读经典能开正知正见,举某居士“始则错认消息,将有未得谓得之失,继由多阅教典,方知错认”。那么,怎样研读教典呢?大师在《厦门流通佛经缘起序》中教导我们:佛经和古德著述,“浩如烟海,随机所近,随人所乐,以为研穷。或遍研各宗,或专主一门。如城四门,就近而入,所入之门虽异,所入之域则同。”对于专修净宗的弟子,大师于《复永嘉某居士书五》中说:“当以念佛为主,阅经为助。若《法华》、《楞严》、《华严》、《涅槃》、《金刚》、《圆觉》,或专主一经,或此六经一一轮阅,皆无不可。”在《复周群铮居士书三》中更以巧妙的比喻来说明念佛与阅经的关系,“譬如吃饭,须有菜蔬佐助;亦如身体,必用衣冠庄严。何于长途修行了生死之道,但欲一门深入而尽废余门也?一门深入,尽废余门,唯打七时方可。”在整部《文钞》中,大师常常为弟子们开列众多经籍,要求他们认真研读,如在《复永嘉某居士书五》和《复永嘉某居士昆季书》中,再三列举“《翻译名义》系释梵语名义之书,《释氏稽古略》系载历代佛门事迹之书,《阅藏知津》系标示大藏经论语录及诸著述大意之书,《龙藏汇记》即是清藏目录,此诸书皆不可不有。有此诸书,如一师相随,有问即答”,“又,《高僧传》初、二、三、四集,《居士传》、《比丘尼传》、《善女人传》、《净土圣贤录》,皆记古德之嘉言懿行,阅之自有欣欣向荣之心,断不至有得少为足与卑劣自处之失。《宏明集》、《广宏明集》、《镡津文集》、《折疑论》、《护法论》、《三教平心论》、《续原教论》、《一乘决疑论》皆护教之书,阅之则不被魔外所惑,而摧彼邪见城垒矣。”“当详阅《净土十要》、《净土圣贤录》、《乐邦文类》等,则取法有地,怀疑无由矣。《法苑珠林》一书,详谈因果,理事并进,可治近世排因拨果、肆无忌惮等膏肓痼疾。凡有信心读书人,皆当令阅此书。”

  三、大师教导净宗行人要专求往生,但不主张尽废世间善业

  净土一宗之独特处,即在于信愿持名,仰仗阿弥陀佛慈力,与自己深切希望往生极乐世界的愿力,命终之日脱离娑婆世界,直往西方净土。一部《文钞》,可以说篇篇不离导归净土,处处倡导专修净业,正如大师在《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里开示:“普摄上中下根,高超律教禅宗。实诸佛彻底之悲心,亦众生本具之体性。汇三乘五性,同归净域;导上圣下凡,共证真常。”但是,大师在《文钞》中并不主张废弃世间一切善法不修,光持一句佛号等死。诸如忠孝节义、礼义廉耻、放生戒杀、敬老慈幼、建寺起塔、印经刻藏、修桥补路、斋戒吃素、拣魔辨异、开堂说法、施药疗病、办刊结社、水陆法事等等一切世出世间善法,大师主张净土学人应随缘尽力去做,并身体力行。《文钞》中关于上述善事的疏论序记以及书信中倡导净土行人广积福慧资粮的言论比比皆是,如《复泰顺林介生居士书一》:“如来说法,恒顺众生,遇父言慈,遇子言孝,外尽人伦,内消情虑,使复本有真心,是名为佛弟子。”在《庐山青莲寺结社念佛宣言书》中指出严守戒律对修净土人同样重要,“须知律为教禅密净之基址,若不严持禁戒,则教禅密净之真益莫得。如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固,则未成即坏。”在《净土法门普被三根论》中,大师告诉了我们必须广行善法的缘由:“但既念佛求生西方,必须发慈悲心,行方便事,息贪瞋痴,戒杀盗淫,自利利人,才合佛意。否则心与佛背,感应道隔,但种来因,难获现果矣。”少数人宣扬的只要信真愿切,能念佛号,而依然我行我素,作恶造罪,仗佛慈力也能往生之说,在此即被大师破斥无余。因为行恶之心与佛根本不相应,极难获得诸佛感应,这样念佛,只可说是种下了来世解脱的种子,要想达到这一生即可往生西方的理想恐怕是办不到的。总之,研读《文钞》使我受益匪浅,希望一切学佛人都能认真学习印光大师言教,开正知见,扫除一切迷惑,树立对佛法的正确信仰,并将信仰落实到我们日常的行动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