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印祖法语开示,论念佛贵在老实

仁 涛

  《大集经》云: “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我们学佛人要深切体认,在末法的今日修行,想要了脱生死大事,舍离了念佛法门,所有其他的一切方法,是很难成就的。希望大家都能放下妄心,老老实实地执持名号,一心念佛,才能够真正在这一生中了断生死,永脱轮回。相信我们从印祖的法语开示中,定能获益。

  “念佛法门,唯老实及深信者,方得实益。念佛一法,唯死得下狂妄知见者,方能得益。任凭智同圣人,当悉置之度外。将此一句佛号,当做本命元辰,誓求往生。纵令以死见逼,令其改辙,亦不可得。如此方才算是聪明人,方才能得实益。否则由多知多见,不能决疑。反不如老实头一无知识者,为易得益也。” (《三编·复卓智立居士书一》)

  “净土法门不可看得太轻,亦不可看得太难。吾人当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不须别修他法。若仗自力修禅定,欲了生死,甚难甚难。以其须至业尽情空,见思惑尽,方出生死。佛在世时,见思惑业断尽无余者,固不乏其人。末法时代,根性陋劣,断惑证真者,诚不易得。惟有净土一门,能于临命终时,仗佛慈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即已了生脱死,超凡入圣矣。又净上法门,不可看得太轻。以法身大士,如观音,势至,文殊,普贤等,皆不能出此法门之外。亦不可看得太难。以凡有心者,皆堪作佛。但持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则往生一事,如操左券。”

  印光法师对净业行人开示的“老实念佛”,看起来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实则意义蕴含至深。念佛法门简单易行,普被群机,人人能念,但成功者却如沙中之金。这其中的原因有不少,但最重要的是不能老实念佛。

  如何是老实念佛,是在二六时中,将阿弥陀佛四字洪名绵绵密密用心提持,统摄六根,忧来一句阿弥陀佛,喜来一句阿弥陀佛,苦来一句阿弥陀佛,乐宋一句阿弥陀佛,日久功深,得妄念消融,根尘脱落,直至念到一心不乱、功夫成片。

  然而我人的妄念如猿猴,它不惯被拘束,喜欢随着自己的性子乱动。或因念得不得力,伏不住妄念,则失去信心。或因念得久了,生出厌烦,则懈怠不念。最终,错失了这一当生成就的法门。我常想西游记中观音所以要给孙悟空戴个金箍,实在是悟空的性子太顽劣,如我人的妄念乱动,不管束是成不了道的。至于观音传授给唐僧的紧箍咒是什么,虽不得而知。但以我之见,对付这顽劣成性的猴子最好的咒是念阿弥陀佛。它被这万德洪名一照,妄念不敢乱动,便可一心一意跟随唐僧去西天取经了。

  佛法中最简单的,就是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三岁小孩都会念:佛法中最深奥的,还是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八十老翁还念不好。因为最简单,下至贩夫走卒,照样可以修行成就;因为最深奥,上至等觉菩萨也不能明白究竟。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至浅至深,至圆至钝,最平常也最玄妙,最易受持也最难理解。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是世尊示现于此五浊恶世根本的,是究竟畅佛本怀的无上大法,是所有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极致精华。一句“南无阿弥陀佛”高超一切禅教律密,统掇一切禅教律密。所以印光大师云:九界众生离是门,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萌。

  黄打铁的故事就是一个老实念佛的例子:

  明朝初年,湖南潭州有一黄铁匠,以打铁为生,人皆呼为黄打铁。那时正是朱洪武兴兵作战的时候,需要很多兵器,黄打铁奉命赶制兵器,闩夜不休息。

  有一天,某僧经过他家,从之乞食,黄施饭,僧吃毕,谓曰: “今承布施,无以为报,有一言相赠。”黄请说之。

  僧曰: “你何不修行呢?”

  黄曰: “修行虽是好事,无奈我终日忙忙碌碌,怎能修呢?”

  僧曰: “有一念佛法门,虽在忙碌中还是一样修,你能打一锤铁,念一声佛,抽一下风箱,也念一声佛,长期如此,专念南无阿弥陀佛,他日命终,必生西方极乐世界。”

  黄打铁遂依僧教,一面打铁,一面念佛,终日打铁,终日念佛,不觉疲劳,反觉轻安自在, 日久功深,不念自念,渐有悟入,后将命终,预知时至,遍向亲友辞别,自言往生西方去也。到时把家务交代了,沐浴更衣,在铁炉边打铁数下,即说偈曰:“叮叮当当,久炼成钢,太平将近,我往西方。”泊然化去。当时异香满室,天乐鸣空,远近闻见,无不感化。

  笨拙的入踏实、实在,凡事…—步—个脚印,不虎头蛇尾,有那么一股韧劲。 黄打铁为何有即生成就的大因缘?因为他对法师教的念佛法门深信不疑,没有半点怀疑,没有半点偷心。念佛如此、诵经如此、参禅如此,抱定一门而没有其他杂念,此人必定成就。否则有世间人那种投机取巧的心念,虽有意根利机也难收到像黄打铁那样的殊胜菩提道果。黄打铁的故事,向修行人揭示了—个真理,至诚可以感通,以信愿行为资粮,老实念佛,生西方极乐世界决定有份。

  既知净土法门的殊胜难逢,如果你还左顾右盼,东参禅西研教,不肯老实信受,不肯虚心倚靠这—句“南无阿弥陀佛”的人,是大痴狂!痴者愚痴,不知眼前这一句圣号是佛中之王阿弥陀佛的誓愿救度;历劫思惟苦行,难成能成,难得能得的最胜结晶;是十方诸佛所共赞,千经万论所齐宣的最妙法宝!狂者狂妄,不知自己身为生死凡夫,业深障重,身陷泥泞,无由出离, 尚自以为是,妄谓靠自力可以解脱,不肯倚仗佛力,不肯相信净土法门!

  善导大师云: “如来所以兴出世,唯说弥陀本愿海。”释迦牟尼佛所以示现娑婆五浊恶世,就是为了教我们苦难的众生念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一句“老实念佛”,多少大德劝净业行人,又有多少净业行人真的听进去了,真的照看做了。不说世间花花绿绿的诱惑,就说佛教无数的法门,就让有些净业行人,心无定力。一会听说禅高,让人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忙着去参几天禅,但如蚊子叮铁牛,无处下口,但灰了心:又听说密好,有上师的特别加持,成就的非常之快,更会有神通生出,但久了也没感到有什么明显的转变,且因没有神通出现而增加了烦恼。于是又开始寻找新的适合自己的法门。应该说禅是高,密是好,佛说的无量法门没一个是不好的,但不论修学哪个法门,都应该是老实诚恳,否则这山望着那山高,便可能哪座山也不能攀登到顶,最后都不能修证成就,岂不因虚度此生而令人惋惜?

  经常听学佛的人说:我也知道“老实念佛”才能成就净土行业,可是不知怎搞的,我老是做不到“老实”。怎样才能做到“老实念佛”?印光祖师是这样开示的:

  “至谓欲心不贪外事,专念佛。不能专,要他专。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等。亦无奇特奥妙法则,但将一个死字,贴到额头上,挂到眉毛上。心常念曰,我某人从无始宋,直至今生。所作恶业,无量无边。假使恶业有体相者,十方虚空,不能容受。宿生何幸,今得人身,又闻佛法。若不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一气不宋,定向地狱铁汤炉炭剑树刀山里受苦,不知经几多劫。纵出地狱,复堕饿鬼,腹大如海,咽细如针,长劫肌虚,喉中火然,不闻浆水之名,难得暂时之饱。从饿鬼出,复为畜生,或供人骑乘,或充人庖厨。纵得为人,愚痴无知,以造业为德能,以修善为桎梏,不数十年,又复堕落。经尘点劫,轮迥六道。虽欲出离,末由也已。能如是念,如上所求,当下成办。所以张善和,张钟馗,临终地狱相现,念佛数声,即亲见佛来接引往生。如是利益,一代时教,百千万亿法门之所无者。” (《增广文钞卷一·复邓伯诚居士书二》)。

  我们经常思维“死”后之情形,常思地狱苦能不老实念佛吗?

  我们是非常幸运,在末法时代,在无量法门里面,我们遇到了净土法门。这个法门方便,是用一句佛号,教我们把心恒住佛号之中。这是不是有念?是的,是有念,是用这一念止一切妄念,无论做什么事,心里头只有阿弥陀佛。譬如说我们修六度,六度落实在生活当中,心里是阿弥陀佛。我们处事待人接物,学四摄法,心里也是阿弥陀佛。我们断十恶、修十善,心里还是阿弥陀佛。所有一切的修学,统统归到一句“阿弥陀佛”。心里头只有一个阿弥陀佛,除阿弥陀佛之外,不起第二个念头,这个人叫念佛人,以信愿心如此虔诚地去念“阿弥陀佛”这个人决定往生。不但往生,而且品位高,决定不生凡圣同居土。其他法门里头,找不到这样的方便。修学其他法门没有那么容易成就,净土法门容易。念念抓住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是我的命根,只有阿弥陀佛是真实,其他一切都虚妄,这才叫“老实念佛”,比什么都重要!

  以上之言,虽似老生常谈,实从肝膈中流露出来,供养给净业行人,愿大家共勉共劝,以老实念佛为毕生行持,相约极乐之嘉会,则上不负佛菩萨教导之恩,下可济三途之无尽苦轮,老实念佛何如之,诚可谓庆快平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