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选定及流通《净土五经》小史

余池明

  各宗祖师弘化,都选定本宗根本经典作为修持依据。自善导大师以来,净土宗以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康僧铠译本)、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和佛说阿弥陀经为根本经典,称为净土三经。

  无量寿经有五译,赵宋王龙舒居士,会前二译及第三译,并第五赵宋译,四部取要录之,名大阿弥陀经。当时大兴,后因莲池大师指其有不依经文之失,从此便无人受持者。大藏内有此经,各流通处均不流通。清魏承贯居士取普贤菩萨行愿品与净土三经一起刻印流通,称为净土四经。但对无量寿经进行了删削,又依余经增益,印光大师认为“理虽有益,事实大错,不可依从。”大师阐述:“流通佛法,大非易事。翻译经论,皆非聊尔从事。故译场之中,有主译者、译语者、证义者、润文者,岂敢随自心裁,传布佛经。王龙舒《大弥陀经》,自宋至明末,人多受持。由云栖以犹有不恰当处,故此后渐就湮没。魏承贯之学识,不及龙舒,其自任过于龙舒。因人之迹以施功,故易为力。岂承贯超越龙舒之上耶?莲池尚不流通王本,吾侪何敢流通魏本,以启人妄改佛经之端。及辟佛之流,谓佛经皆后人编造,初非真实从佛国译来者。然此经、此论,若真修上士观之,亦有大益。以但取其益,而不染其弊。若下士观之,则未得其益,先受其损。以徒效其改经斥古之愆,不法其直捷专精之行耳。观机设教,对症发药。教不契机,与药不对症等耳。敢以一二可取,而遂普令流通,以贻下士之罪愆乎?”(增广卷一复永嘉某居士书二)。有鉴于此,印光大师增编净土五经,仍恢复用曹魏康僧铠原译本,同时以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为念佛最妙开示,列为净土五经之一(早在民国六年,大师就提出:““楞严五卷末,大势至菩萨章,乃净宗最上开示。只此一章,便可与净土四经参而为五。岂有文长之畏哉。”见增广卷一复永嘉某居士书四),从而形成净土法门之根本——净土五经。民国二十一年已由郭泰棣居士初次刻印,民国二十二年由弘化社等大规模流通。

  1932年中秋日,大师为郭辅庭居士计划精刻的《净土五经》作序。载民国二十一年潮阳双百鹿斋本《净土五经》,署中华民国二十年辛未中秋日常惭愧僧释印光谨撰。季夏(六月),郭辅庭居士发心精刻大师选定的《净土五经》,用宣纸印刷流通。郭辅庭在跋中说:“净土四经坊间早有流通,今得印光法师加入势至圆通章为行持模范,更觉信愿行三,伊圆无缺。”

  1933年夏历五月,大师增编并校对的《净土五经》由弘化社初版印一万部。内容包括①佛说阿弥陀经;②佛说观无量寿佛经;③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康僧铠译);④大佛顶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⑤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藏版处:世界佛教居士林、弘化社、国光印书局。印刷处:国光印书局。流通处:世界佛教居士林、弘化社、功德林佛经流通处。

  净土五经的选定意义重大,是近代净土宗振兴的一大成果,它重新明确了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康僧铠译本)、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和佛说阿弥陀经的正依地位,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的选入,充实了净土法门的念佛方法。印光大师开示说,净土五经“乃净土法门之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