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点滴事,看印光大师的俭朴
  乔智如居士回忆

  印祖名震遐迩,但是生活上一如既往非常俭朴。打扫换洗的事情都是自己做;一粒米、一寸见方的纸印祖都十分爱惜;与人书信往来,都是用的极其普通的信纸。记得有一年印祖给明道师写信,用的是别人供养印祖桃子的包装纸,如果有人能供养稍好一点的纸,印祖也会使用,但是如果供养的纸再精美一些,印祖就会坚持拒绝。至于说其他价值更高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曾有某位官员供养了印祖一串蜜蜡念珠,印祖告诉那个人:“你送东西的时候看错人了,我哪里需要这么好的东西?”

  印祖对名家墨宝从来不加以收藏,即使有人把名家字画送到门上,印祖也婉言谢绝,绝没有一点贪爱心。而印祖的墨迹书稿一旦到了人们手里,无不被人们视为至宝加以珍藏。

  居士在普陀山打佛七的时候,邀请印祖为大家作开示,印祖答应在早课时作。关居士就在后半夜雇轿子迎接,哪知轿子下山,印祖已经走到山路的一半了。轿夫请印祖上轿,印祖坚持拒绝,一定要步行上山。同样在民国十五年的时候,印祖与真达老和尚上灵岩山,当时有关人士都为其上下山准备了轿子,印祖都是不肯坐,认为是折福。

  有一年印祖驻锡沪上太平寺,居士来拜访,楼上楼下遍寻不到印祖,后来竟在天井中寻见印祖,原来印祖在那洗衣服呢。居士邀请印祖出去吃斋饭,印祖坚持谢绝;居士一再邀请,盛情之下印祖只好同意了。但是印祖叮嘱关居士只可以准备馒头和豆腐渣。于是在这场印祖应邀赴的宴席里饭菜只有馒头和豆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