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一心念

大 群

  印光法师专一心念法门的核心内容就是全身心地念佛,念到心无一毫杂念。要“竭诚尽敬,专心一志”(《朝暮课诵白话解释序》,《文钞》第1371页)。他特别重视“敬”字,他说念佛不分时间、地点,但必须做到时时刻刻恭敬在心,要存佛在心中,在身旁之念:“须常存敬畏,必须视佛像一如活佛。视佛经祖语,一如佛祖,对己说法一样,不敢稍存疑慢。吾常谓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与徐福贤女士书》,《文钞》第84页)恭敬和专一的精神状态是相辅相成的,心中不起恭敬,哪来专一的精神。即使不从信仰上谈,就日常生活的经验上,我们知道当我们对某人、某事物起恭敬之心时,则必然意识很集中,不会有什么杂念出现。他告诫人们“若或了无恭敬,则虽种远因,而亵慢之罪,有不堪设想者矣”。心中没有恭敬之心,即使念佛又有何用?印光法师指出这一在家修习佛学的大病:“今之在家读佛经者皆犯此病。”(同上)现代人由于其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缘故,普遍缺乏信仰,精神被欲望所控制,所想所做都是对外物的占有,而对自身生命置之不顾,缺乏对生命的敬畏和关注。其实,对佛的恭敬,就是对自身生命的恭敬,就是对自身生命的生老病死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敬重,人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在真正的意义上成其为人。

  信、愿、行为净土之纲领,印光法师说:“信、愿、行三,为净土法门之纲宗。具此三法,或毕生执持,已得一心;或临终方闻,止称十念。均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净土五经重刊序》,《印光集》,第185页,黄夏年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信就是承认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充满了苦,而极乐世界才是乐,到极乐世界是脱离苦海到达人生至乐的乐土。而我是一介业力凡夫,即使经过一生的努力也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断惑达真,必须信阿弥陀佛,念佛名号,求生佛国,佛必接引,靠佛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愿就是追求尽快脱离苦海的愿望;行就是至诚恳切,时时刻刻念“南无阿弥陀佛”,不能有一丝一毫分心。

  念佛如何“行”,如何念,是要特别注意的。有了信愿,有了至诚恳切,有了恭敬之心,接下来就是怎样念佛了。印光法师要求早晚要在佛前礼拜持诵,时间长短可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每天行、住、坐、卧都不离念佛,睡前默念“阿弥陀佛”四字,念佛入睡。念佛分为大声念、小声念、金刚念、心中默念等,无论怎么念,都要口中念着,心中也念得清清楚楚,耳中也听得清清楚楚,心不外驰,念得久了,妄念杂念渐渐地没有了,这样佛念渐纯,心念专一,功德最大。专一心的念佛境界,印光法师说:“吾人念佛,当从有念而起,念至念寂情亡时,则既无能念之我,亦无所念之佛,而复字字句句,历历分明,不错不乱,即所谓念而无念,无念而念也。念而无念,无念而念者,正念佛时,了无起念佛之情念。虽无起心念佛之情念,而复历历明明,相续而念。”(《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文钞》第1722页)念而无念,无念而念,不仅是念佛的至高境界,也是人生的至高境界。当代社会确实应该大力提倡这样的精神境界。

  现在人们工作繁忙,欲望太多,心念繁杂,不能定心于一处,所以造成疾病、烦恼等诸多问题,要解决这些人生社会问题,依现代科学、医学的方法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非佛法的专—心念不可。因为医学只能解决部分疾病问题,而且它是治已有的病,而不是使人不得病、少得病,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也触及不到心理的病根。欲望的满足也不可能解决烦恼思虑等心理问题,因为满足了一个欲望,还有更多的欲望在等待、着去满足。专一心念是解决人的身心问题的最好办法。念到念而无念、无念而念时,人的疾病发生率会降到最低,人的心理也因为基本消除了烦恼、思虑杂念等而变得非常健康。除此之外,专一对人的智力开发的影响也不容小觑。科学家的发明创造往往都是在精神高度集中专一状态下完成的,在经过一段时间或长期专一的思考之后,一下子就找到了答案,解决了问题,有的则在睡梦中解决了问题,创造性靠的就是心念的专一。运动员也是在精神高度专一中完成比赛并取得好成绩的。当一个人注意力不集中时,做什么事也做不好,很多学生就是因为不集中精神而学习成绩较差的。专心念佛不仅是信仰的要求,也是解决人生所遇到的种种问题的极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