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印光法师文钞》的眼目

火 莲

  印光大师在给濮大凡居士的书信中说:“净土一法,须另具只眼,不得以常途教义相例。使如来不开此法,则末世众生之了生死者,不可得而见之矣。”这就涉及到以什么见地来读印光法师文钞才能把握其核心要义。对印光法师文钞如此,对其他十二位祖师的著作以及一切净土祖师的著作都是如此。

  学习《印光法师文钞》的眼目就是要注意净土宗与常途教义不同之处,也就是净土宗的判教问题。一宗的判教,根据本宗的教义分判一代时教,安置本宗的位置,突出本宗的宗旨。因为《印光法师文钞》犹如一部小藏经,有儒教,有佛教,有世间法有出世间法,有通途教义,有净土特别教义,以什么观点去读文钞你就会得到什么样的教义,好比戴上各种有色眼镜,戴绿色就看见绿色,戴红色就看见红色,所以必须认识净土的判教才能明白净土法门如何高超一切禅教律又统摄一切禅教律的道理。如果不了解祖师的判教,你可能读了半天,仍然在净土门外。

  按照印光大师的开示,我们应该以“仗佛慈力”的观点来读文钞,才易于把握印光大师所说净土法门的要义。印光大师为我们指出了修净土最要一关是要理解净土法门超胜一切法门在于仗佛力。

  “所不可稍有更张者,信,愿,行三之宗旨也。若用禅家参念佛的是谁,则是参禅求悟,殊失净土宗旨,此极大极要之关系。人每欲冒禅净双修之名,而力主参究,则所得之利益有限,(念到极处,也会开悟。)所失之利益无穷矣。以不注重信愿求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纵令亲见念佛的是谁,亦难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以无信愿求生之心故也。又未断烦惑,不能仗自力了生脱死。好说大话者,均由不知此义。净土法门,超胜一切法门者,在仗佛力。其余诸法门,皆仗自力。自力何可与佛力并论乎。此修净土法门之最要一关也。”(续编卷上复陈慧新居士书)

  理解这一点就是学习印光法师文钞的眼目,就是另具只眼。

  再引大师为上海佛教净业社讲堂撰写的对联,也是判教并标示净土宗旨。

  讲堂(仗自力者,名通途法门。仗佛力者,名特别法门。佛教净业社讲堂落成,命撰楹联,因标示宗旨。)

  法会宏开,教行并进,欲得千机普育,利钝齐修,是故略资通途,偏崇特别,以华严圆满菩提之妙因,唯在导归净土。

  讲筵大启,理事双诠,拟求万派朝宗,圣凡等益,由兹拣去自力,注重佛加,冀娑婆具足惑业之含识,现生同赴莲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