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轶事一则:印光大师的“神通”

  ——摘译自钱穆先生《晚学盲言》

  我在对日抗战时,曾一度返回苏州,当时,印光和尚在灵岩山。寺僧尽散,一位伙头工人随侍。

  除夕,印光法师赏给伙头工人数百文钱。晚餐后,伙头请假,要回家。

  印光法师说:你今夜仍将返回寺来。

  伙头说:既然回家去,就会到明天早晨来。于是辞别回家。

  走到半山,树林中有一强盗,抢走了他的钱。

  伙头想:钱既然被劫走了,还不如仍返山寺。

  归寺,把遭遇告诉了印光法师。

  印光法师说:钱,仍将送回来。

  强盗因天色已晚,不下山,竟然来叩山门,求宿寺中。

  伙头开门,见是林中抢劫他钱的人,说:你果然送钱来了。

  强人起初并不知道开门的人,就是被自己抢劫的人。到此,只好承认,并请拜谒印光法师,跪求留寺落发出家。

  印光劝他回家,好好做人。

  此事传出后,来寺中拜访的人,有如市集。

  印光法师,仍静坐一室中,墙壁上开一洞,装一块小木板。

  来人扣此板,如果得缘,小板即开。

  印光法师对来人,或有言,或无言。即使说,也仅仅数语就止,小板即重新关闭。

  我回苏州,距此事已半年。我幼年曾读印光法师书,于是想约友人前去拜访他。但听说日军纷纷进攻,便中止了这个计划。

  作者简介:

  钱穆(1895—1990)字宾四,二十世纪著名史学家、国学家。江苏无锡人,1912年辍学后自学,任教于中小学。

  1930年因发表《刘向歆父子年谱》被聘为燕京大学国文讲师,后历任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平师范大学教授。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在西南联合大学、华西大学、四川大学、齐鲁大学任教。

  抗战胜利后,先后任昆明五华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历史系主任。

  1949年去香港,创办新亚书院,任院长。

  1967年移居台北,任中国文化学院历史所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台北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

  著作辑为《钱宾四先生全集》,凡甲、乙、丙三编,计56种54册,约15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