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十偈思想管窥

觉 明

  内容提要:全文分五章,从劝修佛法到介绍净土法门的理事修证,到提请关注诚敬对于修证佛法的重要意义,力图展现十偈思想的完整性和系统性,揭示印光大师在禅净二门的理事辨析、净土法门之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并注重现生解脱以及法门平等的思想。希望通过对十偈思想的介绍,引发更多的人深入研究和学习印光大师的佛学理论,发扬他的慈悲济世精神。

  导 言

  印光大师(简称印祖),民国四大高僧之一,毕生致力于净土法门的弘扬,行迹遍及海内外,僧俗弟子逾十余万人,寂后被尊为净土宗第十三祖。印祖自幼随兄学习儒家经典,后改信佛教,出家即钻研佛典,曾阅大藏三十余年,可谓内外兼通,各宗俱习。一生文章富积,多载于当时的佛教刊物,其中之大部分文章及一些信稿,被汇集整理,收在《印光法师文钞》(后文简称《文钞》)及其续编、三编中,成为佛教经典宝藏中又一颗璀璨的摩尼宝珠。

  印祖修持,专主净土一宗,故其佛学思想,亦主要体现在净土宗教义方面。本篇所选的法语十偈(十首偈颂),即出自《文钞》卷二之与吴璧华居士书。可以说是印祖佛学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完美融合的结晶,也是印祖欲拯群迷之同体悲心的彻底流露。如果将印祖的全部文钞比作灿烂的星空,那么十偈的思想一定是其中最亮的一颗。印祖通过此十偈,寓深理于浅语,寄悲心于恳辞,将净土法门与以禅宗为代表的其他法门,有次第、有系统的作了深入客观的辨析。使净土法门演绎成为今时众生直登佛法修证之堂奥,尽领佛法妙义旨趣,于现生出离生死轮回的必由之路。偈文言言启人自省,语语发人深思,虽然时隔半个多世纪,但是今天读来,一如新作,且颇能令人感入肺腑。笔者鉴于自己了解与修学净土法门的需要,尝试着探求十偈思想的奥义,将所领解的十偈之思想内容,归纳为五个部分,依其总的思想脉络,逐偈进行分析和说明,谓之为“印光大师十偈思想管窥”,恭呈方家,虔求赐正。

  第一章 劝修佛法

  “吾人心性,与佛同俦,祗因迷背,轮回不休。”

  弘法利生,乃佛子本分。本章所述,为十偈的第一偈,虽只一偈,已将佛子本分和盘托出。偈文通过两个部分,对众生与佛的关系进行讨论和说明,旨在帮助众生建立起修持佛法的信心和离苦趋乐的发心(即出离心)。

  初二句言“吾人心性,与佛同俦”,目的在于说明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的道理,并以此来激励众生,建立修持佛法的信心。如世尊言: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能德相。又《华严经》云:“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由是我们知道,凡圣一心,没有差别,如同一面面镜子,虽然大小方圆不同,却都有照天照地的功能。所以印祖常说:“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作佛。”并本此言,训诫后学,切勿“徒具与佛无二之心,而不能得与佛同证真常之果”。又以“彼既丈夫我亦尔,敢不自勉力修持”,普劝大众,建立信心,学佛修道,勿孤佛化。

  《华严经》云:“心如工画师,画种种五阴,一切世界中,无法不造作。”此心既然“无法不造作”,那么若凡若圣,亦然唯一心之所造,此即所谓“心作心是”也。因此印祖认为:“唯圣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圣,迷则佛即众生,悟则众生即佛。”从而将“心作心是”的道理,一语道破,并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众生就此克念开悟,直趋佛道,便可以不负佛陀祖师的慈悲开示,无奈凡夫众生久经长劫,轮回生死,虽然操此“心作心是”的大权,但是因为烦恼恶业障蔽心源,犹如宝镜蒙尘、乞人不知衣里明珠一般,致令“与佛同俦”之心性,不能全体显现,而任由妄心追逐妄境,枉作凡愚,受诸苦迫。有鉴于此,印祖次二句即言:“祗因迷背,轮回不休。”直陈迷背为轮回等种种痛苦之因的真相,冀望众生从此警醒,对轮回之苦生起厌离之情,建立起离苦趋乐的发心,进而知苦(轮回)、断集(迷背)、慕灭(解脱)、修道(佛法),以求尽早出离轮回生死之苦,了悟“与佛同俦”之心性,彻证究竟解脱之乐。所言“迷”者,即是不知自心与佛同俦及于心作心是之理;所言之“背”,即是心逐妄境,耽五欲而罔念作狂。迷背之人,经云“可怜悯者”,非佛出世,莫由出离。

  第二章 法门缘起

  当我们修持佛法的信心和离苦趋乐的发心已经建立起来,就需要对如何修持佛法,也就是要对修持法门有所了解。于是,印祖在本章所含的这一偈中,对诸修持法门产生的缘起,作了概说。

   “如来慈悯,随机说法,普令含识,就路还家。”

  经云:“诸法因缘生。”所以一切修持法门的出现,亦不例外。凡夫众生,由于迷背而陷溺于生死苦海,求出无期,因而感释迦如来化现世间,流露同体悲心,普降法雨,教化拯济。因为众生或迷浅或迷深,根机不一,故释迦如来,乃应病与药,广设方便,溥施拯济接引之功,惠众生以真实之利。莲池大师谓此为:“自迷心而起于惑海,浩尔难穷,乃因心而建以法门,茫乎无量。”[1]印祖亦撰联曰:“冀有情共证真常,本寂灭心,说圆通法;期含识共登觉岸,依一实道,开方便门。”[2]究其实际,佛说了这么多的法门,无非只有一个目的——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而已。印祖谓为:“普令含识,就路还家。”将无量法门之缘起,一言以明之。

  此中“就路”,即是要求众生修持那些适合自己根机,使自己能够在修持时容易下手、容易进步、易于成功的法门。如佛在世时,曾教导做过珠宝商的弟子修数息观,做过清洁工作的弟子修不净观,就是要他们“就路”来修持佛法的。因为,“佛所说的法门很多,深浅难易,种种不同,若修持的法门与根器不相契合的,用力多而收效少,倘与根器相契合的,用力少而收效多。”[3]所以,每一个学佛人都应该“就路”而行。那么“还家”又作何解呢?此之“还家”,当有二解:一是以出离三界生死为家;二是以亲证“与佛同俦”的本有心性为家。如印祖说:“(如来)又以末世众生,根机陋劣,断惑证真,实乏其人,故特开净土一门,俾上中下根,若圣若凡,同于现生,出此娑婆,生彼极乐,以渐证夫无量光寿。”[4]出娑婆,即了三界生死之谓,而“无量光寿”,乃佛境界,若不亲证本有心性者,谁能得之。印祖进一步说:“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能德相,但由迷真逐妄,背觉合尘,全体转为烦恼恶业,因兹久经长劫,轮回生死,如来悯之,为说诸法,令其返妄归真,背尘合觉,使彼烦恼恶业,全体复成智能德相,从此尽未来际,安住寂光。”[5]寂光之土,唯佛乃居。可见,出离三界生死,亲证“与佛同俦”的本有心性,才是我辈凡夫真正的家——归宿。

  如来说法,诸祖弘传,皆为众生出离生死苦海,究竟成佛。如《佛遗教经》言:“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度阿若憍陈如;最后说法,度须跋陀罗。所应度者,皆已度讫。”可见,众生有得度因缘,如来才示生世间,故我等凡夫,实在应该努力修持佛法,切莫上辜如来广演经教之化,下负自己此一期难得(人身难得)之闻法因缘。

  第三章 选择法门

  前文中我们了解到,法门的产生,是应缘而来,因机而设的。这就要求欲修持佛法的人,必须对法门进行选择。本来,如来住世时,证圣果者比比皆是,咸能观机逗教,根本用不着自己去选择,但是,时值末法,具备观机逗教之能力的善知识,诚稀有难得,一众学人,虽根机浅薄,亦皆须凭自己来选择。幸好有印祖等诸大祖师,以微妙的文字般若,对诸法门的深理,作浅出之说,可以方便大众深入法门,令修证有依。

  第一节 法门择要

  “法门虽多,其要唯二,曰禅与净,了脱最易。”

  如来垂慈,欲令一切众生,悉皆彻证自心,直下圆成佛道。于是随机说法,应病与药。其所说法,理则法法平等,事则万别千差。面对如是无量法门,若未深入经藏,博学多闻者,实难作出选择。印祖以其三十年阅藏及笃修净业之功,开大智能眼,正鉴法门机理,直截阐说,为我辈凡愚打开了法门选择之大方便门。在印祖看来,今时众生,皆宜从速出生死的角度来对修持法门进行选择(以吾人生命短促,不耐久待,此生不办,转生即迷故),故唯直捷、简易的才好。因以此为标准,致禅净二门,以其各自的优势从众法门中脱颖而出,成为比较理想的修持法门。

   此偈中所说的禅,即是人们常说的禅宗。其以“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为尚,认为通过参究,若得开悟,当下即见自心本具之天真佛性,从而超凡入圣,了生脱死。此宗的直捷速效,被《坛经·般若品》形容为:“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故印祖赞曰:“如来一代所说法门,无量无边,求其最直捷者,莫过于参禅。”[6]此一语,将禅宗修持方法的殊胜推至极处。

  偈中所言之净,是指净土念佛法门,亦即净土宗。此宗是以信愿念佛为宗,以求生西方净土为目的的法门,认为依自力感佛力接引,可以在现生往生净土,永出生死轮回,直至究竟圆成佛道,并且因为是依仗佛力接引,所以无论上中下根,惑业断尽与否,只要能生信发愿、称佛名号,皆可乘佛接引之功,“于一念倾,生极乐国”。明蕅益大师曾于《阿弥陀经要解》中以“于一切方便之中,求其至直接至圆顿者,莫若念佛求生净土”来盛赞此净土法门。印祖也用“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描述了净土法门的方便简捷,并说它是“圆顿直捷,超出一切法门之上”的修持方法。

  然而,禅净二门虽然同为速出生死之妙道,但是二者之间,毕竟有所不同。禅宗虽然直捷速效,却不是简单易行的法门,而净土法门不仅直捷速效,并且简单易行。因此说,唯有净土法门才完全符合众生追求速出生死流之理想的要求。对此,印祖将此二门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和比较。

   第二节 净土超胜

  在这个部分,印祖通过三个偈颂,将禅净二门的事修差别作了说明,并且通过对“通途法门”与“特别法门”的比较,以及对今时众生根机的论说来辅助前面的说明,确立净土法门为末世众生“横出”生死流的最佳法门。

  一、禅净校量

  “禅唯自力,净兼佛力,二法相校,净最契机。”

  前文说过,一切法门,从理的方面讲,是没有什么差别的,若论事修,就有着千差万别了。因此这首偈颂,是以论事修为主,从事修的力与机二个方面入手来作比较,用以显明净土法门之超胜。

   首先谈力。此力是指修持佛法所要借助的力量。这力量有二种:谓自力与佛力。我们的自力,是属于本有的,但是它需要诸佛菩萨的增上缘(佛力),才能发挥出理想的作用,否则便无法显现出来。所以具惑凡夫,假若不能听闻佛法,就会常处于幽暗(迷背)之中,永无出苦之日。如同一粒种子,离开阳光雨露,终不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如果我们约往日的因缘讨论,今天的学佛者,没有不曾受益于佛力的。如《金刚经》云:“若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因此我们不妨认为:本偈所说的二力,是就一期功夫上论的(否则就没有专仗自力或专仗佛力之说了)。对在这一期生命中,依此二力修持的胜劣,龙树菩萨在《大毗婆沙论》中说:“于此世界修道,有二种,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难行道者,在于五浊恶世,于无佛时,求阿鞞跋致,甚可难得。此难,无数尘沙,说不能尽。略陈有五:一者外道相善,乱菩萨法;二者无赖恶人,破他胜德;三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四者声闻自利,障于大慈;五者唯有自力,无他力持。譬如跛人步行,一日不过数里,极大辛苦,谓自力也。易行道者,谓信佛语,修念佛三昧,愿生净土,佛力摄持,决定往生,不疑也。如人水路舟行,藉船力故,须臾即至千里,谓他力也。”对此,印祖亦曾说过:“吾人在生死轮回中,久经长劫,所造恶业,无量无边。若仗自己修持之力,欲得灭尽烦恼惑业,以了生脱死,其难逾于登天。若能信佛所说之净土法门,以真信切愿,念阿弥陀佛名号,求生西方,无论业力大、业力小,皆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譬如一颗沙子,入水即沉,纵有数千万斤石,装于大火轮船中,即可不沉,而运于他处,以随意使用也。石,喻众生之业力深重,大火轮喻弥陀之慈力广大,若不念佛,仗自己修持之力,欲了生死,须到业尽情空地位方可,否则纵令烦恼惑业,断得只有一丝毫,亦不能了。喻如极小之沙子,亦必沉入水中,决不能自力出于水外。”[7]

  这二段文意,比较易懂,前者以五难说明仗自力修持障碍之多、成就之难;又以譬喻显明仗佛力修持之简单便捷、成就容易。后者进一步阐明仗自力求解脱的人,成功之可能性的微乎其微和仗佛力求往生(解脱)之万无一失的高成功率。因此,从这两段文中,我们就可以知道,自力实在不如佛力之可以为恃,仗自力修持亦不如仗佛力修持之易于出离生死苦海。这也就是说,从行人所借助的力量上看,净土仗佛力的法门是较禅等仗自力的法门更殊胜、更适合末法多障众生来修持的。

  其次论机。此机是指所修的法门要契合学佛人的根机,也是就一期生死而言的。众生无始迷昧,背觉合尘,由浅深之不同,因此有根机的千差万别,所以如来广说八万四千法门,专门用来对治众生因迷昧而起的八万四千种烦恼(不同根机人烦恼亦不同),即所谓因机施教。换言之,也就是说:法门的修习必须契机,倘不契机,则如病人乱用药物,不能愈病,或受其害。对于修禅的人,上根者依自力修持,一闻千悟,即悟即证,则能现生了生脱死,高超三界,如《坛经》中“一悟即至佛地”者是;若是中下根人,虽能开悟(其实开悟亦难得,如《坛经》云:只此见性门,愚人不可及),见自本性,因不能“即悟即证”,尤须一一断除见思烦恼,若余丝毫未断,则生死根本不能斩断,仍须轮回生死。既然不能一生取办,则必定再受生死。所谓“未证道人,从悟入迷者,万有十千,从悟增悟者,亿无一二”[8],是故印祖形容仗自力了生死若“蚁子上于高山”。对于修净土的人,“无论上中下根,悉令现生度脱,乃以己信愿念佛,感佛慈悲摄受,感应道交,故获斯利益。其有已断烦惑者(上根)即可顿证法身,速成佛道。纵令惑业深厚(中下根)者,亦可仗佛慈力,带业往生”[9]。所谓“三根普被,利钝全收,尽法界一切众生,但有信愿,无一不被其泽”[10]。因此,印祖喻仗佛力了生死如“风帆扬于顺水”。由此二喻,我们即能感受到,一个人的根机,在修持佛法,获得成就方面,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根机浅薄者,选修了深法,就容易受增上慢的影响,久后必生烦恼;或根机深厚者,选修了浅法,又会觉得食不果腹,这两种皆大不利于修行。对解决这个问题,印祖认为:“如来所说一切法门,无非令众生出生死成佛道耳。但以上根者少,中下者多,故能于即生了脱者,虽在正像,尚不多见,况末法人根陋劣,寿命短促,知识希少,邪外纵横之时乎。由是如来正鉴机宜,特开净土一门,俾一切若圣若凡,上中下根,同事修持,同于现生往生净土。”[11]这里面,印祖对净土法门超胜于禅等法门的认同是显而易见的。其实,这样的认同,亦可见于佛言祖语。据《像法决疑经》云:“像法一千年,坐禅得坚固;末法一万年,念佛得坚固。”禅宗高僧虚云大师也曾经说过:“参禅念佛持咒等一切法门,皆教众生破除妄念,显自本心。佛法无高下,根机有利钝,其中以念佛法门比较最为方便稳妥……‘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八万四千法门,对治众生八万四千烦恼,莫不殊途同归,唯当择其契理契机者而修持之。”[12]况且从禅净二门所接引的众生根机上论,禅宗唯接引上根者,中下无分;净土则三根普被,无论利钝。因此,学人欲于现生了生脱死,在选择法门时,实在应于“净最契机”之语审慎考虑,相信会作出最佳的选择。

   二、通别校量

  “如人度海,须仗舟船,速得到岸,身心坦然。”

这一偈是辅助前偈,以说明净土法门之超胜的。因此,结合前文认为:“如人度海,须仗舟船”一句,意在表明净土法门,是末世凡夫众生修持佛法,了生脱死的最佳法门;“速得到岸,身心坦然”则是作为上述结论的依据。

   印祖认为:“修持法门有两种不同,若仗自力修戒定慧,以迄断惑证真,了生脱死者,名为通途法门。若具真信切愿,持佛名号,以期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者,名为特别法门。通途全仗自力,特别则佛力自力兼而有之。即有深修定慧断惑之功,而无真信切愿念佛求生,亦属自力。通途如画山水,必一笔一画而渐成,特别如照山水,虽数十重蓊蔚峰峦,一照俱了。又通途如步行登程,强者日不过百十里,特别如乘转轮圣王轮宝,一日即可遍达四大部洲。”[13]并且“佛法法门无量,无论大小权实一切法门,均须以戒定慧,断贪嗔痴,令其净尽无余,方可了生脱死,此则难如登天,非吾辈具缚凡夫所能希冀。若以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则无论功夫浅深,功德大小,皆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14]。可见,凡夫众生所不能希冀的,是仗自己的智能力,出生死、证涅槃〖FJF〗?〖FJJ〗的通途法门;凡夫众生所堪行的,乃是以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的特别法门。对这样的两种法门,若把前者视为涉水渡海,把后者看作乘船渡海,则其中胜劣难易就不难了解了。

   对于净土法门来讲,其可以“速得到岸,身心坦然”,是依现生解脱与不退成佛来说的。若修持净土法门的人,以真信切愿,专意念佛,求生西方,即决定在命终之时,蒙佛接引,“于一念倾,生极乐国,花开见佛,即闻佛乘,顿开佛慧”,从此了三界之生死,进趣究竟之涅槃,即所谓“速得到岸”。又凡夫众生,一期之中,虽然生命短促,但是因为可以“速得到岸”的缘故,承佛慈力,得不退转,所以再也不用忧虑自己会退堕,使得“身心坦然”的精进修持,直至毕竟圆成佛道。既然净土法门如此超胜于禅等其他法门,就理当成为末世众生修持佛法的最佳选择。

   三、选择净土

  “末世众生,唯此堪行,否则违机,劳而难成。”

  前面的校量,是围绕法门的胜劣来进行的,这里则转从凡夫众生的根机方面作第三番的比较,使净土法门的超胜得到进一步的认同,以达到引导行人择“净”而行的目的。

  作为凡夫,需要选择法门的时候,宜学古人,先求“知己”,然后再求适合自己的法门。如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其实,我们学佛修持,就如同与烦恼习气作战。若不了解自己的根机,又不晓得什么法门适合自己,或者虽然了解自己,但不知道该修什么法门的话,即使不是“每战必败”,实在也是很危险的。一般人尚且如此慎重,我们学佛人又怎么能不于此慎之又慎呢?

  为了帮助众生解决这样的烦恼,正确的作出选择,印祖在他的言教中,便于许多地方针对“末世众生”的修行根机,直指修持正路。此偈即是其一。在印祖看来:“教理行果,乃佛法之纲宗,忆佛念佛,实得道之捷径。在昔之时,随修一法,而四者皆备,即今之世,若舍净土,则果证全无。良以去圣时遥,人根陋劣,非仗佛力,决难解脱。”[15]并且“于尘沙法门之中,求其不离事修,全彰心性,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上上根不能逾其阃,下下根亦可臻其域。高超一切禅教律,统摄一切禅教律,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最利末法,直出五浊者,无如净土念佛之殊胜超绝也”[16]。因此,印祖“唯此堪行”的“唯此”二字,无疑是指净土法门而言。对此,印祖以我们熟悉的日用之事为例,作了进一步的阐述:“譬如穿衣吃饭,须按各人身量食量。夏葛冬裘,渴饮饥食,则可以养身心,施之失宜,均可以伤身心,非饮食裘葛之有善不善也,视其人之善用与否耳……时节因缘,实为根本。违悖时节因缘,亦如冬葛夏裘,饥饮渴食,非唯无益,而又害之。”[17]所谓“药无贵贱,对症者良;法无高下,应机者妙”。一切佛法虽然都是疗治众生身心疾病的良药(是佛陀针对不同根机众生的需求而施设的修行方法),但若误服,则良药反成毒药了,即便没有受到伤害,也将“劳而难成”,此等皆是因为药不对症,法不契机的缘故。如在《大集经》中,佛曾教言:“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并且,净土法门,又是佛陀特为末法众生所施之“万病总持”的“阿伽陀药”,专治众生的一切心病(烦恼),所以是无一机不契合,无一人不能修的法门。由此而言,“末世众生”实在是唯有选择净土法门来修持,才是最契合的。

   第四章 净土修证

  从上面的三章,我们已经知道自己身处末法,障重根浅,非依佛祖示以的净土法门来修持不可,就有必要对净土法门的修持方法及其过程进行了解,以便速登宝船,直趋彼岸。

  第一节 修行方法

  “发大菩提,生真信愿,毕生坚持,唯佛是念。”

  印祖曾说:“净土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必须要真为生死,以发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大菩提心,以深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18]并以彻悟禅师“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的十六字为“念佛法门的一大纲宗”,称之为“最简便之要诀”。可见此偈是秉承了净土法门修持的一贯宗旨的。从表面上看,它几近于老生常谈,没有显露什么特别之处,然而深入追究,就可以在偈子的后半部分,发现与众不同的地方。即可以于“毕生坚持,唯佛是念”这八个字中,感受到印祖对于净土法门修持过程中,得到“现生度脱”之利益的重视。

   印祖认为:“如来大慈,必欲令一切众生,同于现生了生脱死,超凡入圣,遂开一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之净土法门,无论上中下根,悉令现生度脱。”[19]所以,学佛行人,就应当于此依教奉行,努力达成现生之生死解脱。于是印祖在教导弟子时说:“今既发心念佛,当以心佛相应,生前得一心不乱,报尽登极乐上品为志事。”[20]又说:“其修持方法,固已明白于心,所最要者,当决定求到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往生西方。”[21]可见,印祖重视“现生度脱”的思想,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深体圣心,随顺如来“必欲令一切众生,同于现生了生脱死”之本怀的。所谓“与诸佛同一鼻孔出气”的境界,亦即如此。在此思想的指导下,印祖主张在修行方法上要“毕生坚持,唯佛是念”。如印祖曾说:“盖念佛法门,虽遍摄禅教律密诸法,而在凡夫地修持,固当以纯一不杂为本也。”[22]而纯一不杂,非毕生坚持不可得。故印祖的这种方法,不仅满足了经中倡导的“执持名号”“一心不乱”的要求,又极符合今时众生的根机。今时众生,若非“毕生坚持”,则杂缘扰动,妄念纷飞,实在没有得“一心不乱”的能力。所以说,如果离开了净土法门,就很难有众生与法门,机机相契的状况。如善导大师说:“众生障重,境细心粗,识扬神飞,观难成就。是以大圣悲怜,直劝专称名号。正由称名易故,相续即生。若能念念相续,毕命为期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何以故?无外杂缘得正念故,与佛本愿相应故,不违教故,顺佛语故。若舍专念,修杂业者,百中希得一二,千中希得三四。何以故?杂缘乱动失正念故,与佛本愿不相应故,与教相违故,不顺佛语故,系念不相续故。心不相续报佛恩故,虽作行业,常与名利相应故。乐近杂缘,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23]因此我们可以认为:“毕生坚持,唯佛是念”,是从印祖慈悲恳切的大智能海中流露出来的金言挚语,是专为修持净土法门的行人,提供的修持净土法门并获得“现生度脱”之利益的最有力、最稳妥的方法和保证。

  第二节 禅净不二

  “念极情忘,即念无念,禅教妙义,彻底显现。”

如来说法,虽然大小权实各异,无非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故知佛法,法法平等,所谓“归元无二性,方便有多门”。而以世人往往好求玄妙、求开悟(此尤为今人通病),于是高推禅教,藐视净土。此风气若盛,不惟对修净土人不利(净土法门的修持,以信、愿、行三法为宗,故极讲求信心的坚固,不能为任何的利害所动摇),亦影响一切法门的修持。所以印祖在此偈中,通过对禅净二门之事修与理证方面的开阐和辨析,重申法法平等之理,阻塞藐视净土之门,帮助修持净土法门的人,巩固继续修持的信心。对于禅净二门之事修,印祖认为:“佛法诸宗修持,必到行起解绝,方有实益,不独净宗修观为然。宗家以一无义味话头,置之心中,当作本命元辰,不计时日,常为参叩,待至身心世界悉皆不知,方能大彻大悟,非行起解绝乎?六祖谓但看《金刚经》,即能明心见性,非行起解绝乎?愚谓起之一字,义当作极。唯其用力之极,故致能所双忘,一心彻露。行若未极,虽能观念,则有能有所,全是凡情用事,全是知见分别,全是知解,何能得其真实利益?唯其用力及极,则能所情见消灭,本有真心发现。故古有死木头人,后来道风辉映古今,其利益皆在极之一字耳。”[24]这就是说,行人在事修上,随你修持什么法门,都需要用功至极,才能得到受用。如《大集经》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即无上深妙禅。”这里的“但”字,就非“念极情忘”不可,如是可知,修习净土法门,虽多从事修上用功夫,但“念到极处,自能开悟”[25],“念之至极,亦能明心见性”[26],究其所得,亦绝非一般执理废事者所能企及。并且,印祖认为:“夫禅至于不知,方是真禅,以见闻觉知,皆意识中事,唯其不知,方能灵光独耀,回脱根尘,体露真常,即如如佛耳。净至于但觉,则全心是佛,全佛是心,心佛不二,心佛一如矣。”[27]这句话中的“如如佛”也就是“心佛一如”,是同一种境界。可见,净土与禅,在事修用功上是一样的,都讲求一个“极”字,以为圆满无上菩提之根据;在理证上也是一样的,一旦见到自己的“本来面目”,证入“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的境界,还有谁不许“禅净不二”呢?

  第三节 现生得益

  “待至临终,蒙佛接引,直登上品,证无生忍。”

  此偈文字,简单明了,显示了精修净业者现世就可以得到的利益。同时,还为前面倡导“现生度脱”提供了根据。这一偈的特点,在“待”字上,其中隐含着印祖对修持净土法门的人的慈心关怀与细心呵护。

  印祖曾说:“净宗以往生为事。”[28]故能往生,即可视为得净业之大利益。因此有人认为:“品位高下”可以不计较,只要得到往生的大利益就行了。须知,一心求往生固然好,却不能急功近利,行持还须按部就班。否则,可能因心的躁妄引生魔事,反而错失获益良机,甚至堕入魔类。所以,印祖提醒急于求成者说:“我辈所宜致力者,乃生真信,发切愿,以至诚恳切持佛名号,求生西方。其往生之期,任缘迟早,不可预作一即得往生之心,恐此心固结,而心实未与佛相应,则必起魔事。”[29]如《梵网经》偈曰:“灭寿取证者,亦非下种处。”“灭寿取证”,即是躁妄之极的表现。因此,印祖进一步指出:“学道之人,心不可偏执,偏执或致丧心病狂,则不唯无益,而又害之矣。净业若熟,今日即生更好,若未熟,即欲往生,便成揠苗助长,诚恐魔事一起,不但自己不能往生,且令无知咸退信心,谓念佛有损无益,某人即是殷鉴,则其害实非浅鲜。祈将决定刻期之心,改作唯愿速往之心,即不速亦无所憾,但致诚致敬,以期尽报往生,则可无躁妄团结,致招魔事之祸。”[30]此语,既有关怀呵护,又有教诫提醒,慈心细心溢于言外。所以,净土法门的行人,应当深体印祖的慈悲,以坚固的信心,不求玄妙,亦不奢求速成,善持“待”字奥义,真心踏实的修持,必能得到现生往生西方的利益。

   第五章 诚敬利益

  “有一妙诀,恳切相告,竭诚尽敬,妙妙妙妙。”

  诚敬二字,几乎无人不识,却少有人知道它在学佛修持上的重要作用。其实,我们从佛经中看到,那些闻法得益的菩萨罗汉们,对于佛法“信受奉行”的句子,就能体会到诚敬的重要作用了。因为,非诚,即于佛语不能信受;非敬,也不能奉行佛教。

  印祖认为:“入道多门,唯人志趣,了无一定之法。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此二事虽尽未来际诸佛出世,皆不能易也。而吾人薄地凡夫,欲顿消业累,速证无生,不致力于此,譬如木无根而欲茂,鸟无翼而欲飞,其可得乎?”[31]故指出:“诚与恭敬,非唯学佛宜然,世出世间一切诸法,欲得精一,莫不以此而为基本。”[32]如“念佛一法,乃至简至易,至广至大之法,必须恳切至诚之极,方能感应道交,即生亲获实益。若懒惰懈怠,毫无敬畏,虽种远因,而亵慢之罪,有不堪设想者”[33]。因此,印祖总结了古今学佛人修行获益的原因说:“古人修行,皆能证道,今人修行,少见明心,岂人根之不等耶,抑亦敬慢之所致耳。”[34]可见,诚之与敬,对于净土法门(亦通余法门)的修持者来讲,实在是获得佛法利益(往生净土)的基础。试想,若无诚敬之心,就不可能生真信发切愿,也不可能笃实修持,凭什么往生净土呢?因此,印祖在偈中不仅说“竭诚尽敬”,还连用了四个“妙”字,就是要表明诚敬的重要,令行者慎重待之,避免以巨因获微果,或以善因招恶果的结局。如印祖说:“既长持念菩萨名号,必须恳切至诚,自可所愿皆遂,倘仍悠悠忽忽,则亦只得悠悠忽忽之感应,决不能如愿悉偿也。”[35]至此,我们从印祖“恳切相告”的话语中,对于诚敬的重要,当能深刻的体会和认识了。

  另外,在印祖眼中,佛法在修持方面,根本没有什么秘诀可言。“若有暗地里口传心授之妙诀,即是邪魔外道,即非佛法。然印光实有人所不得而己独得之诀……其诀为何?曰诚,曰恭敬。此语举世咸知,此道举世咸昧。”[36]此言,决非印祖自赞。因为,言诚敬为“秘诀”,是指今天的学佛人,大多知理而昧事,如小儿道得老翁行不得一般,竟使诚敬的重要性秘而不显,以至作茧自缚,不能于佛祖金言,真实体解,全身靠倒;或不发心修持,或虽修持,不获现生度脱的利益。由是印祖才郑重拈出诚敬一法,并称之为“秘诀”,旨在为众生解去缺少诚敬而生之“系缚(障碍)”,令依诚敬为基础,生真信,发切愿,一心念佛,于命终之时,感佛接引,获得现生往生净土的利益。

  结 语

  全篇所分五章,是依照十偈总的思想脉络所作的归纳和划分,未改变原有次序,旨在显明并保持其思想的系统性与次第性。因此,在行文时即以劝修佛法开端,进而了解法门缘起,选择修持法门,明了净土修证的事理,最后以开示诚敬利益收尾,力图达到与十偈之融合佛法的理论与实践、大力弘扬净土法门的目的相吻合。又鉴于在禅净关系的辨析和净土法门的理论与实践方面,最能显示印祖佛学思想的精华部分,所以本篇把讨论的重点放在了选择法门和净土修证二章,以便于较清楚的展现印祖佛学思想中,关于净土法门契理契机、仗佛力了生死易、仗自力了生死难和修行重在现生解脱,以及净土法门的修证方法等方面的思想。所不足者,是笔者限于自身佛学素养的贫乏,难以进行对十偈思想内涵的深入发掘,还不能准确的反映印祖十偈中的净土思想,只好就自己力所能及者,藉印祖之金句,附自己的拙言,作些串珠式的铺陈,期能触及十偈的微妙思想之表,以成抛砖引玉之效。因是个人管见,想来必有辱方家眼目处,即于文末,恳祈谅解并慈悲指正。最后谨以此文,祈愿现世诸贤达,以吾辈根劣众生为念,燃印祖法语之大法炬,烁破凡愚迷背之积暗,普照众生还家(往生)之路,引导众生速登究竟涅槃的彼岸。

  [1]《梵网经心地品菩萨戒义疏发隐序》。
  [2]《文钞》续编卷下《楹联》。
  [3]《近代往生随闻录》之往生比丘篇(弘一)。
  [4]《文钞》卷三《佛光月报序》。
  [5]《文钞》卷二《净土法门普被三根论》。
  [6]《文钞》续编卷上《致阮和卿居士书》。
  [7]《文钞》卷二《复裘佩卿居士书》二。
  [8]《文钞》卷二《复张云雷书》一。
  [9]《文钞》卷三《归宗精舍同修净业序》。
  [10]《文钞》卷三《归宗精舍同修净业序》。
  [11]《文钞》卷三《阿弥陀经白话解序》。
  [12]《虚云和尚法汇》之复星洲卓义成居士信。
  [13]《文钞》卷三《近代往生传序》。
  [14]《文钞》续编卷上《与张静江居士书》。
  [15]《文钞》卷一《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
  [16]《文钞》卷一《与福建刘挺诚居士书》。
  [17]《文钞》续编卷上《复王德周书》。
  [18]《文钞》三编卷上《复智真居士书》二。
  [19]《文钞》卷三《归宗精舍同修净业序》。
  [20]《文钞》三编卷二《复张曙蕉书》八。
  [21]《文钞》续编卷上《复杨慧昌居士书》二。
  [22]《文钞》续编卷下《念佛恳辞序》。
  [23]陈海量《莲宗正范——善导大师传》。
  [24]《文钞》卷一《复范古农书》。
  [25]《文钞》三编卷上《复韩觉安居士书》。
  [26]《文钞》卷二《复谢诚明书》。
  [27]《文钞》卷二《复张季直书》。
  [28]《文钞》三编卷二《复张曙蕉书》八。
  [29]《文钞》三编卷二《复方圣照居士书》七。
  [30]《文钞》三编卷上《示念佛人》。
  [31]《文钞》卷一《复弘一师书》一。
  [32]《文钞》卷一《复某居士书》。
  [33]《文钞》卷一《复郑伯诚居士书》一。
  [34]《文钞》卷一《复濮大凡书》。
  [35]《文钞》三编卷二《复永业居士书》。
  [36]《文钞》卷一《复某居士书》。

  原作者:觉明 来 源:闽院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