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论医学:良医治病之法

  良医治病之法——印光大师论医学

  佛为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等病。世间医生,只能医身。纵令著手成春,究于其人神识结果,了无所益也。

  为人治病,则当于医身病时,兼寓医心病法。

  何以言之?凡属危险大病,多由宿世、现生杀业而得。

  而有病之人,必须断绝房事,方可速愈。

  欲灭宿现杀业,必须戒杀吃素。

  又复至诚念佛,及念观音,则必可速愈,且能培德而种善根。

  至于断欲一事,当以为治病第一要法。

  无论内证外证,病未十分复原,万不可沾染房事。一染房事,小病成大,大病或致立死。或不即死,已种必死之因,欲其不死,亦甚难甚难。纵令不死,或成孱弱废人,决难保其康健。不知自己不善摄养,反说医生无真本事。

  每每医生只知治病,不说病忌,况肯令人改过迁善,以培德积福乎?

  此是市井唯利是图之负贩心行,非寿世济人之心行。况能令人因病而得生入圣贤之域,没归极乐之邦之无上利益乎!

  古人云:不为良相,必为良医。是以称医士曰“大国手”。世间医士之名已高极。若兼以佛法,则藉此以度众生,行菩萨道,实为一切各业中最要之义。

  以人于病时,得闻不专求利,志期利人,发菩提心之医士所说,必能令病即愈,自不能不生正信依行也。

  欲人取信,切不可计谢礼多寡而生分别。倘富者认真为医,贫者只应酬了事,久之,人皆以谋利而轻之,则所说利人之话,人亦不信从矣。

  又须遇父言慈,遇子言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与因果报应之通三世、生死轮回之经六道。

  有可语者,不妨以有意作无意之闲谈,使闻者渐渐开通心地,知生死轮回之可畏,幸了生脱死之有法。能如是者,诚可谓即世间法以行佛法,由医身病而愈心病。

  印光大师对医生与患者的忠告

  佛为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等病。世间医士,只能医身。纵令着手成春,究于其人神识结果,了无所益也。汝既皈依三宝,发菩提心,为人治病。则当于医身病时,兼寓医心病之法。何以言之?凡属危险大病,多由宿世或现生杀业而得。而有病之人,必须断绝房事,方可速愈。欲灭宿现杀业,必须戒杀吃素,又复至诚念佛,及念观音菩萨,则必可速愈,且能培德而种善根。倘若怨业病,除此治法,断难痊愈。其人,与其家父母妻子,望愈心急,未必不肯依从。若肯依从,则便种出世善根,从兹生正信心念佛,后或由此了生脱死,超凡入圣。则于彼于汝均有大益。至于断欲一事,当以为治病第一要法。无论内证、外证,病未十分复原,万不可沾染男女房事。(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文,专治此病,宜详阅之。编者敬注)一染房事,小病成大,大病或致立死。或不即死,已种必死之因。欲其不死,亦甚难甚难。纵令不死,或成孱弱废人,决难保其康健。不知自己不善摄养,反说医生无真本事。无论男女,均当说其利害,俾彼病易愈,而汝名亦因兹而彰。每每医生只知治病,不说病忌(禁忌),况肯令人改过迁善,以培德积福乎?此是市井唯利是图之负贩(奸商或庸医)心行,非寿世济人之心行。况能令人因病而得生入圣贤之域,没归极乐之邦之无上利益乎!

  古人云:“不为良相,必为良医”,是以称医士曰“大国手”。世间医士之名已高极,若兼学佛法,则藉此以度众生,行菩萨道,实为一切行业中最要之善业。以人于病时,得闻不专求利,志期利人,发菩提心之医士所说,必能令病即愈,自不能不生正信依行也。欲人取信,切不可计谢礼(红包)多寡而生分别。倘若对富者认真为医,对贫者只应酬了事。久之,人皆以谋利而轻之。则所说利人之话,人亦不信从矣!

  又须遇父言慈,遇子言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与因果报应之通三世(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生死轮回之经六道。有可语者,不妨以有意作无意之闲谈(善巧方便),使闻者渐渐开通心地,知生死轮回之可畏,幸了生脱死之有法(净土法门)。能如是者,诚可谓即世间法而行佛法,由医身病而愈心病。(印光大师文钞续编·与马星樵书)

  印光大师学医必读

  佛为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生死等病,然生死大病由心而起,故先以治心病为前导,果能依法修持,则身病即可随之而愈。身病有三:一宿业、二内伤、三外感,此三种病唯宿业难治,倘能竭诚尽敬,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超度宿世所害之怨家对头,彼若离苦得乐,病者即可业消病愈。不但不复为祟,反感超度之恩而阴为护佑,凡婴此病及医此病者,均不可不知此义。

  二、内伤,或用心过度,或于酒、色、财、气各有嗜好,若能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兼用药治必易痊愈,倘不注意于根本,唯仗医药,亦难见效,纵然见效,亦不能永不复发。三、外感,但能依前内伤所说之法而行,纵有外受风寒暑湿之患,亦极易治。若不注意于惩忿窒欲,闲邪存诚,即外感亦不易治,以根本受伤,徒治枝末,殊难得益。所以圣人致治于未乱,保身于未病,虽无治、保之奇绩,其为治、保也大矣。

  余素不知医,颇欲世人咸皆无病,日持大悲咒加持净水。有久婴痼疾,中西医士均不能治者,令其戒杀护生,吃素念佛及念观音,果真至诚,即可立刻回机,不久自愈。纵不即愈,决无加重之理,且能消除恶业,增长善根,又无所费。

  汝欲学医,虽以针灸药品为事,须以大菩提心,常以佛菩萨圣号及大悲咒,普为自他持诵。以期彼此同获现生身心安乐,临终决生西方,则不负为佛弟子,随分随力普利自他之道。若如世之庸医,唯期得利,不以救人病苦为事,纵令财发巨万,亦只得其自身永堕恶道,子孙或成败类或竟灭绝,徒得自利利他之机,反成害人害自之果,可不哀哉?《感应篇》云:“福祸无门,唯人自召”,独世之大聪明人,多多皆是欲得福乐,反召祸殃。汝能不随彼流,当可得大国手之名、实,否则便是民贼而已,何取何舍,祈自择焉。

  ——《印光法师文钞》之《学医发隐》印光大师著述

  【译文】

  (这是民国二十七年,即1938年,印光大师给弟子朱清泰的开示)。佛作为大医王,全面地医治众生身心、生死等病。然而生死大病,是由于心而起的,所以应当先把治疗心病作为前导。果然能依教修行,那么,身病就可以随即而痊愈。

  身病有三种,一宿业,二内伤,三外感。

  这三种病,只有宿业(指过去世所造的善恶业因)这个病最难治。如果能竭尽诚敬之心,发起利益自他的大菩提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以及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超度过去世所害的怨家对头,他们如果能够离苦得乐,病人就能够业消而病愈。到那时,这些怨家对头,不但不再为害病人,反而感念对他的超度之恩,而暗中为之护持保佑。因此,凡是碰到了这种病的人,以及医治这种病的人,不能不懂得这个道理。

  二是内伤,或者用脑过度,或者对于酒、色、财、气(气指习气),有种种的不良嗜好。如果能敦守伦常道德、恪尽自己的天职本份,远离邪非、心存诚敬,各种坏事不要做、各种善事要奉行,再加上用药治疗,这个病也必定容易痊愈。如果不注意于做人根本的德行,只是靠医药治疗,也难以收到效果。纵然有效果,也不能保证今后不复发。

  三外感(指风、寒、暑、湿、燥、火六淫,和疫疠之气等病邪侵犯人体),只要能依照前面内伤所说的方法而实行,纵然有外面受到风、寒、暑、湿等疾患,也极其容易医治。如果不注重于忍辱、节欲,远离邪非、心存诚敬,就是外感的疾病也不容易医治。因为做人的根本已经受伤了,而只是白白地在枝末上下功夫,实在是难以收到效果。所以说,圣人治理天下在未动乱之先,保养身体在未生病之前,虽然表面上来看,没有天下大乱后治理、身体失调后治病的功绩卓越和显著,然而这实在是治乱和治病的最好方法啊。

  我向来不懂得医术,然而却非常希望世间人都能够没有病,因此,每天加持《大悲咒》、加持净水,为人治病。有长时间患顽症、中西医都不能医治的人,就教他戒除杀业、爱护动物,吃素念佛,以及念观音。果真至诚恳切,疾病就能够即刻回转,不久自然痊愈。纵然不能当即痊愈,决不会有加重的道理。而且还能消除恶业,增长善根,还不用花钱。

  你要想学医,虽然是把针灸、药物作为主要的治病手段,然而必须以大菩提心,常常念佛菩萨圣号,以及《大悲咒》,普遍地为自己和病人持诵回向。以此期望彼此都能共同获得现世身心安乐,临终决定往生西方的大利益。能这样做,则不辜负作为佛弟子的身份,和不辜负随着自己的职责和本份,普遍利益自他的道法。如果像世间的庸医一样,只希望得到财利,不以救人病苦为志事。那么,纵然能发巨万的财富,最终也只会得到自身永远堕入恶道,以及子孙或者成为败类、或者灭绝干净的恶报。白白地把利益自他、广做功德的大好机会,反而成了害人害己的恶果,怎能不让人感到悲哀?怎能不让人感到畏惧呢?《感应篇》中说:“祸福从来不会针对于哪一个人,全都是自己心行招感而来的”。只有世上的那些大聪明人,往往都是想要获得幸福、安乐,却反而召感来祸殃和不幸。你能够不跟着那些人随波逐流,就能得到大国手的声名和实际的利益,否则,就只是民贼而已。怎样取舍,请你自己选择。

  印光大师对女医生的开示

  汝夫肺病而死,又复失明,恐系病中不肯断房事所致。无论何病,均以断房事为根本治法。否则神医亦难奏效。汝既行医,当以病未十分复原,万不可行房事,为第一切要之极重事。肺病宜静养,尤宜常念观世音圣号,便能速愈。汝夫业医而病中不以念佛为事,亦泛泛悠悠之人,无真实信心。故致一家数口,非汝无可为生矣。彼盖未遇真知念佛法门之人,故一心参禅。设一心念佛,或不致肺病不愈,而又失明也。汝若殉夫,致多数人失养,其过大矣。今由龙居士引汝入道,当以引人改邪归正,念佛求生西方,为报佛恩及善知识恩。以修净业求生西方为第一要事。汝当以文钞为所依。何可远涉冒险以见光乎。见光也是说文钞中所说之话。佛法中绝无秘密不传,亦非要口传心授之事。外道邪徒,本无道理。以秘而不传,诱人入彼道中。若公开不秘,则人皆知其陋劣,便无人依从彼矣。汝当以行医为事,勿兼教书。以果真尽心于医,日尚不足,何又能教书。认真则需费精神,否则恐误人儿女。且听我说专务一门,须注重念佛。则仗佛力,医道必能大行。但以利人为志事,不希望发大财。倘医道无误,则人皆信服。劝人吃素念佛,人当依从而乐为之。则是艺也而进乎道矣。此系以医弘法之章程。凡病皆令断房事,一年不知少死许多人,其功德唯佛能知。又女人临产念观世音圣号,决定无痛苦。即难产得要死,一念即可安然而生。况从小即常念乎。又女子从小,父母即令不许生气,习成一柔和慈善性质。一生之好处,说不能尽。倘性情暴躁,未嫁前亦有苦事,尚不多。以月经时生大气,或停经,或血崩。嫁后生大气,或堕胎,或胎儿感得暴躁之性质。生后喂乳时,生极大气,儿随吃乳即死。大气不甚烈,或半天一天死,无一不死者。小气不死,必定生病。若连天常生小气,前毒未消,后毒又加,则危险之极。此事吾国名医神医均未言及,今已发明,当与一切人言之。则是救命于未生之前,其功德大矣。医生宜各注意。蛋不可食。邪见人云,无雄之蛋可食,此话切勿听信。又蛋有毒,以鸡常食毒虫故。

  ——《印光大师文钞·复唐陶镕居士书》印光大师著述

  【译文】

  你的丈夫因为肺病而死,而且又眼睛失明,恐怕是因为生病的时候不肯断除房事所致。无论是什么病,都要以断绝夫妻房事为治病的基础。否则,就是神医也难以奏效。你既然行医,就应当把病人在未十分复原的情况下,万万不可行房事,做为治病的第一切要的大事来常常告诫病人。医治肺病的方法应当注重于静心调养,尤其要常常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就能快速痊愈。你丈夫行医,而他自己在生病的时候却不把念佛当做头等大事,也是漫不经心修持的人,对于佛法没有真实的信心。以至于今天一家数口人,不依靠你养家便没有办法为生了。

  你丈夫由于未遇到真正通晓念佛法门的善知识,所以他一心参禅。假如一心念佛,或许不至于肺病治不好,而后来眼睛又失明。你如果殉夫而死,至使一家数口人失去依靠,这个罪过就太大了。现在由龙居士引导你进入佛门,你应当把劝导人改邪归正、念佛求生西方来报答佛恩以及报善知识恩。把修持净土法门求生西方作为第一件大事。用《文钞》作为修行的指南就可以了,为什么想要远道跋涉来见印光呢?纵然见到印光也用《文钞》中的开示来教导你,因为佛法中绝对没有秘密不传的法门,也不是非要面对面来口传心授才可以实行的事情。外道邪徒,原本没有正理,用秘而不宣的方法,诱惑人进入他的邪道之中。如果公开弘传而不诡秘,便人人都知道他的卑陋、下劣,就没有人会追随他了。

  你应当把行医作为职业,不要兼职教书。因为果真专心于行医,每天时间尚且不够用,怎么还有时间教书呢?教书这件事,如果认真从事就必须耗费精神,否则的话,就恐怕会误人子弟。还是要听我说的专注于一门,又必须要念佛。便能够仰仗佛法的力量,医术必定可以大为提高。只以利益病人为追求,不要希望发大财。倘若医术不至于耽误了病家,便人人都会对你信服,这样劝人吃素念佛,人人就会依从而乐意去实行,这样就是由技艺而升华为道法啊。这就是用医术、医德来弘扬佛法的准则。

  凡是病人,都要让他断除房事,世间一年不知要少死多少人,这样的功德利益,只有佛才能真正彻底的明了。还有女人临产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绝对不会有痛苦患难。即使难产危险之极,只要肯念观音就可以安然顺产。况且教导女子从小就能够常常念观音呢?又女子从小的时候,父母就要教育她不能生气,养成一种柔和慈善的性情,能这样做,一生的好处说不完。倘若性情暴躁,未出嫁之前也有苦事,这还不算多。因为月经期生大气,或者停经,或者血崩。而出嫁后生大气,或者导致堕胎,或者胎儿遗传了这种暴躁的性情。生产后喂孩子奶时,如果生极大的气,孩子吃了这个毒奶就会夭折。大气不太酷烈,孩子或者半天、一天死,没有不死的。小气纵然不会死,必定会生病。如果天天接连常生小气,这样,奶水里前面的余毒还没消除,而后面的毒素就又在增加,孩子的生命就危险之极了。这件事,从古到今,我国的名医神医都从没有提到过,现在印光为之提倡,你应当对所有有缘的人说其厉害,便是救命于未生育之前,这种功德太大了。

  医生尤其要注意的是,鸡蛋不可以吃。邪见的人说,没有受精的鸡蛋可以吃,这个话千万不要相信。还有鸡蛋里有毒,因为鸡常常吃虫子的原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