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教三字经

  释教三字经

  (明)释广真撰 印光大师重治

  空劫前,混沌内,有一物,先天地。

  在人身,名性体,能为佛,能为祖。

  故我佛,运无缘,欲度生,示同凡。

  诞维卫,周昭年。父净饭,姓瞿昙。

  太子生,异群伦。灌顶后,游四门,

  怖老死,仰慕僧。十九岁,夜逾城。

  住雪山,六年盈,睹明星,便悟道,

  圆陀陀,光皎皎。成正觉,出山来,

  乞七家,檀度开。

  《华严》转,三七思,二乘人,那得知。

  屈为小,丈六身,鹿野苑,说小乘。

  《阿含经》,十二年,父母族,始相传。

  方等部,八年运,策跛驴,追神骏。

  般若会,二十二,荡执情,成正智。

  法华会,演八年,记弟子,号金仙。

  因拈华,示宗要,大迦叶,得法道。

  一昼夜,《涅槃经》,留《遗教》,垂典型。

  寿八十,归真际,双树间,吉祥逝。

  大迦叶,告众僧,命阿难,结集经。

  四《阿含》,五大部,会权实,原不二。

  集律藏,及诸论,遵佛制,续慧命。

  佛舍利,三分分,各起塔,培福因。

  阿育王,造浮图,仗神力,遍阎浮。

  造佛像,优填王,若礼敬,证真常。

  苦海中,施济渡,诸国土,广流布。

  梦金人,汉明帝,适千年,合《周记》。

  求圣教,蔡愔去,经像来,腾兰至。

  宏佛法,道徒憎,验邪正,奏焚经。

  上元日,第三台,佛光盛,道经灰。

  建十寺,安僧尼。佛法兴,明帝时。

  接佛脉,开宗谱,大迦叶,为初祖。

  次阿难,续迦叶,为二祖,相传接。

  十四祖,号龙树,造诸论,垂远示。

  廿七祖,若多罗,以正法,授达摩。

  二十八,达摩止,为初祖,东土起。

  对梁帝,直指性,接人通,帝不会。

  潜渡江,至北魏,竖法幢,坐九年,只面壁。

  神光僧,始变骨,雪齐腰,乞甘露。

  斥轻慢,遂断臂,更慧可,始安心。

  付《楞伽》,四卷经,名得髓,天下传,

  为二祖,岂偶然?

  僧璨来,本白衣,忏罪竟,解入微,号三祖,为世依。

  有道信,慕空宗,求解脱,嗣祖风。遇小儿,周氏生,问何姓?答性空。便契之,即承宗,讳宏忍,位第五,住东山,接六祖。

  祖初时,为樵客,听《金刚》,无住得。

  称行者,执负舂。四句偈,便不同。

  夜三鼓,潜授法。到菩提,始落发。

  接门人,四十三,首南岳,与青原。

  只传法,衣钵定,信者多,免争竞。

  南岳下,一神马,名道一,踏天下。

  青原下,一祥麟,号石头,众中尊。

  马祖下,八十三,曰百丈,曰沩山,曰天皇,总同源。

  百丈禅,黄檗代,继临济,为一派。

  丈再禅,沩山代,继仰山,又一派。

  天皇禅,龙潭代,继德山,雪峰鼐。

  到云门,成一派。

  峰再禅,玄沙代,继罗汉,法眼派。

  石头禅,药山代,继云岩,洞山价,至曹山,又一派。

  自余者,各敷扬,门虽多,一心光。

  自迦叶,至六祖,三十三,留偈古。

  岳原后,溢禅师,载《传灯》,天下知。

  或行棒,或行喝,或扬眉,或瞬目。

  观音门,音声阐;文殊门,借物显;

  普贤门,身动静;三玄门,三要并。

  真道脉,立禅宗,妄作者,似其同。

  或禅宗、或律宗、天台宗、贤首宗、

  慈恩宗、秘密宗、净土宗,各相通,

  教迹异,道本同。

  律宗者,始优波,译戒本,昙柯罗。

  安帝时,陀耶舍,《四分律》,译中夏。

  魏法聪,禀传之,至宣师,便广知。

  初束身,后摄心,名三聚,实大乘。

  晚学辈,不明惺,执著持,违其本。

  天台教,名性宗。自慧文,《中论》通。

  尊龙树,为初祖,传思祖,禅智者,续章安,皆祖也。

  贤首宗,宏大典,杜顺著,传智俨。

  贤首述,清凉撰,至圭峰,道更显。

  慈恩宗,始慈尊,授无著,及天亲。

  玄奘往,禀戒贤,授窥基,得广传。

  注《唯识》,宏相宗,因果转。

  秘密教,利六道,圆三德。金刚智,

  始流通,至震旦。传不空,及慧朗,法嗣穷。

  行此道,唯海东。

  古之人,心地固,化火坑,济饥饿。

  今之人,心地左,以焰口,为奇货。

  净土宗,始东林,以果觉,为因心。

  祖远公,德可钦,结莲社,铭山岑,

  十七人,共追寻,百廿三,悉超尘。

  继昙鸾,与善导;示专修,最为要。

  修有四,证不二,惟持名,为最易。

  三经功,推《弥陀》,摄九界,出娑婆。

  念佛诀,有三要,信愿行,须恳到。

  离极苦,得极乐,开佛慧,证大觉。

  一切法,皆朝宗,星拱北,水赴东。

  此七宗,皆属教,十二部,具其奥。

  即文句,名说通;离文句,名宗通。

  宗亦通,说亦通,只者是,无异同。

  古之人,心口应,定时说,说时定。

  今之人,言违行,损法身,丧慧命。

  《梁皇忏》,因武帝,潜龙时,有原配,

  郗夫人,性妒忌,舍命后,堕蟒类。

  登极后,始现形,命宝志,制忏文。

  礼忏毕,见峨冠,来称谢,得生天。

  后行者,主不敬,僧贪利,多不应。

  《水忏》起,因晁错,剥七王,地为祸。

  劝景帝,驾亲征,吴相盎,计遂行。

  袁盎死,转高僧,戒十世,不能侵。

  至唐朝,号悟达,享懿宗,德乃薄。

  人面疮,杀报作,痛不忍,寻迦诺。

  至茶笼,僧门迓,掬水浇,怨始罢。

  以此故,演其文,号三昧,令人钦。

  为僧者,当守戒,戒生定,定生慧。

  受饥寒,莫生退,证菩提,多尊贵。

  如慧开,守清素,常讲演,利不顾。

  有喇遗,钱一万,未终日,俱尽散。

  尔沙弥,当钦羡。

  自洁者,如道林,恶生染,远女人,

  眼不见,耳不闻。尔沙弥,当恪遵。

  尊师者,如道安,相貌陋,师不谙。

  役田舍,无怨颜,数年后,始读经。

  一万言,毕日精。尔沙弥,当钦承。

  孝亲者,如道丕,自辟谷,饷母饥。

  父勤王,霍山没,母令丕,寻父骨,

  持经咒,始跃出,非致诚。尔沙弥,当警述。

  忠君者,如明瞻,劝太宗,恩广覃,爱黎民,护飞潜。六斋日,断屠杀;行征所,建梵刹。尔沙弥,当自达。

  有比邱,最慈物,鹅吞珠,主恶发,打比邱,击杀鹅,方告故,主忏摩。尔沙弥,当效佗。

  高尚者,如道恒,入主逼,为上卿,

  屡次辞,始获免。复垂语,为自勉,

  益我货,损我神,生我名,杀我身,

  入山去,泯其声。尔沙弥,可自珍。

  迟重者,如普愿,混于樵,不显现。

  身蓑笠,自饭牛,不下山,三十秋。尔沙弥,可细求。

  艰苦者,昙无竭,往佛国,遍礼谒。

  至葱岭,履冰雪,遭恶龙,雨沙砾;

  索为桥,代登山,求大法,忘辛艰;

  遇恶象,值群兕,随海舶,方达此。尔沙弥,当兴起。

  感应者,如道生,论阐提,拂众情,

  被摈出;至虎邱,对石说,石点头,

  全经至;意相侔,登师座,说已周,

  麈尾堕,遂神游。尔沙弥,当勤修。

  《三字经》,名从俗,文虽略,不可忽。

  宜玩味,宜细读,能见性,能证佛,勉之哉,吾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