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印祖关房的小窗

  作者:仰光惭愧人

  文钞放在桌上,仿佛面对印祖关房的小窗。

  回想去年到苏州报国寺瞻仰印祖关房。当时是早晨,寺门虚掩。轻推进入,听见师父们在做早课。惭愧人在寺内一角默念佛等待。早课结束后,一师父慈悲打开关房让惭愧人参观。惭愧人在关房内先拜佛,再四下参观,脚步轻轻又轻轻。这是印祖曾生活的地方,文钞中的许多书信也都是在这里写的。时隔70多年,惭愧小子在这里缅怀祖师,心中思绪万千。

  因缘不可思议,印祖在世时,惭愧人不知是不是人。或堕畜生,沐浴过印祖的大悲水;或在饿鬼地狱,蒙受过印祖的慈悲济拔;或得人身遇印祖,却没听话,贪恋世间不求往生。不管过去生如何,总是与印祖有缘。否则惭愧人这样的陋劣鄙夫,何能遇到文钞,何能发愿念佛求生西方!今生侥幸得人身,又闻印祖慈悲叮咛,教诲惭愧人要求生西方,怎敢再不听话啊!

  打开文钞,一篇一篇读下去,跟当年信众扣关,求受印祖训教有什么两样呢?只要心存诚敬,印祖有问必答,行人无疑不释。文钞在世,便是印祖住世。读文钞,努力依教奉行,就是学做印祖的私淑弟子。守信愿念佛之志,直至往生西方,见印祖才能无愧。届时老人家该是多么欣慰啊!

  时值末法,得人身,闻佛法,修净土,遇印祖善知识。学佛能如此,三宝弟子无缺遗憾矣!南无阿弥陀佛!顶礼印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