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诚法师谈印光大师

  学诚法师谈印光大师

  选自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节目主持人王鲁湘对学诚法师的采访

   王鲁湘:“您能够出家,是不是有前生的因缘呢?”

  学诚法师:“我想应该是有的。当年在莆田广化寺得到了圆拙法师的很多栽培,他老人家曾经亲近过印光大师、弘一大师,是他们两位大德的弟子。我能够有今天,同圆拙老法师有很深的因缘。当然,说不定前世自己也是当和尚。”

  王鲁湘:“您在广化寺出家,应该算佛教当中哪个宗派呢?”

  学诚法师:“圆拙老法师主要是持戒念佛,我在广化寺主要也是如此。印光大师和弘一大师很有风格,弘一大师认真,印光大师老实,所以圆拙法师教导我既要老实也要认真,我也是遵照这样的教导做人、做事。”

   王鲁湘:“如果一个人能把这两位大师的优点结合在一起,会很了不起。弘一大师出家之前的人生是那样多彩、丰富,但出家之后持戒是最精严的。而印光老和尚给我的感觉是,具有超人的智慧和坚毅的精神,对人生的根本问题有很深的参悟。”

  学诚法师:“印光法师在房间贴了一个‘死’字,也告诉弟子们把‘死’贴在额头上。为什么他常提‘死’字呢?因为佛教讲‘了生死’、‘生死事大’,许多高僧大德也一再告诉我们这个道理。弘一大师,无论是在家时留学、教书,还是出家以后持戒、弘法,都是非常认真。他干哪一行像哪一行,干哪一行爱哪一行,这也是很高的境界。”

   王鲁湘:“感觉从他们身上可以了悟很多关于佛教的人生智慧。”

  学诚法师:“印光法师虽然在寺院里边闭关阅藏,但对寺庙外的事情,对于国家大事还是很关心的。比如他修了四大名山的志,又如在抗战年间日本人送给灵岩山大正藏,被印光法师拒绝。这个故事是圆拙法师亲自跟我讲的,这也符合佛教的精神——‘为家忘一人,为村忘一家,为国忘一村’。弘一法师则在抗战期间提出‘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所以他们能够成为大师,还是因为有其做人、做事、修行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