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与友人论校经纲要书学习

  与友人论校经纲要书学习

  [原文]

  佛经义理无穷,随人所见,各自著述。只一经也,别、圆、(1)终、顿,(2)所判不同。因缘、观心(3),所释各异。况复后世禅道大行,人皆乐闻直指(4)之说,谓其亲切痛快,易于得益。由是多有以祖意释经意,挽佛说徇(5)己说。抹除事相,专谈本分(6)。或以机锋(7)为转折(8),或以表法(9)为通关(10)。但能不背心宗(11),皆堪辅弼佛说。纵不能普被三根,称佛本怀。亦可以各利一类之机,令其就路还家。又显经义幽远,佛理圆通,法法归真,头头合道。良以者个如太虚空,杳无疆界,不妨随人所住,以分南北西东。如摩尼珠(12),非青黄赤白等色,而复遇青现青,逢黄现黄。青黄虽非本色,本色不离青黄。倘欲离青黄以觅本色,非蕴空大士(13)不可。如李长者之《华严论》(14)、憨山之《法华击节》(15)、曾凤仪之《三宗通》(16),及禅家以念佛作话头看(17)、以净土依正(18)作本分说等,不得律以教家常格,谓为错讹而稍加更改。以彼另属一宗,揽一切法指归向上。设一更改,于本注前后血脉隔断,又不能于教理始终意义吻合。一经稍改,两途俱失。剜肉作疮,有损无益。还他本来面目,流通后世。譬如春兰秋菊,各擅其美,尽忠行孝,俱振纲常耳。以师在海山,言憨山所注《法华》,有不合经旨处,以憨山多约本分作直指之谈故也。又校经一事,甚不容易。恐师无暇及此,委任他人。须有出格见识,十分细心,再三详审,勤加考稽。方可一正讹谬,令其芜秽(19)尽除,天真彻露。否则宁可依样画葫芦,庶不至大失其本真矣。

  注释:

  1)别、圆:天台宗判佛说一代时教为藏、通、别、圆四教(化法四教)。"佛祖之要教观而已矣。观非教不正。教非观不传。有教无观则罔。有观无教则殆。然统论时教。大纲有八。依教设观。数亦略同。八教者。一顿二渐三秘密四不定。名为化仪四教。如世药方。五三藏六通七别八圆。名为化法四教。如世药味。当知顿等所用。总不出藏等四味。藏以析空为观。通以体空为观。别以次第为观。圆以一心为观。四观各用十法成乘能运行人至涅槃地。藏通二种教观。运至真谛涅槃。别圆二种教观。运至中谛大般涅槃。藏通别三。皆名为权。唯圆教观乃名真实。就圆观中复有三类。一顿二渐三不定也。为实施权。则权含于实。开权显实。则实融于权。良由众生根性不一。致使如来巧说不同。"(蕅益大师《教观纲宗》)

  2)终、顿:华严宗判佛说一代时教为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终教、大乘顿教、大乘圆教五教。一、小乘教(唯说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为心的即是);二、大乘始教(说八识阿赖耶的如《唯识论》即是);三、大乘终教(说现象差别法不外乎真如的,如《大乘起信论》与摄论派等即是);四、大乘顿教(进一步说妄心妄境俱空,仅一真心朗然,如《维摩诘经》等即是);五、大乘圆教(更进一步说森罗万象的差别现象,不外乎朗然一心的显现如《华严经》即是)。五教说渊源于杜顺禅师的《五教止观》

  3)因缘、观心:智者大师以四释(一,因缘释;二,约教释;三,本迹释;四,观心释)诠经的文句,述为《法华文句》。

  4)直指:达摩西来,传佛心印。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然此所见所成,乃指吾人即心本具之天真佛性而言。令人先识其本,则一切修证等法,自可依之进趣,以至于修无可修、证无可证而后已。非谓一悟即成福慧两足、圆满菩提之究竟佛道也。

  5)徇:读讯,第四声,依从的意思。

  6)本分:禅宗指人之离念灵知,与本来面目一个意思,即实相理体。

  7)机锋:禅家酬机之言,名为机锋,名为转语。问在答处,答在问处。

  8)转折:

  9)表法:就像比喻或寓言,藉事明理,并不是对历史事件的忠实记载。

  10)通关:禅宗有破三关(初关、重关、牢关)之说。

  11)心宗:禅宗。

  12)摩尼珠:摩尼又作末尼。译曰珠,宝,离垢,如意。珠之总名。

  13)蕴空大士:如观世音菩萨那样的法身大士,《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蕴:色、受、想、行、识。

  14)李长者之华严论:李长者,讳通玄,出唐宗室。不涉世缘,清净自居,以华严为业。唐开元七年,居方山土龛中,日食枣柏少许,时称枣柏大士,亦称方山长者。着华严经论四十卷;后人会经入论,谓之合论,共一百二十卷。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三月坐化,寿九十六。

  15)憨山之《法华击节》:憨山大师,讳德清,字澄印。全椒(安徽)蔡氏子。年十二,礼南京报恩寺西林宁公为师。十九圆戒。从无极湛公学经教。好学敏睿,通内外黄老之学。禅参云谷,得其法。曾被诬入狱,流雷阳。未几,入曹溪,重整祖庭。后遇赦,入庐山晏居。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十月,寂于宝林,寿七十八。生平著述甚多。法华击节,著于万历戊戌(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

  16)曾凤仪之《三宗通》:(明)曾凤仪,字舜征,号金简,衡州(湖南衡阳)人。明、万历进士,历礼部郎中,致仕。偶遇一僧,诤论三夕不休,由是信佛,持戒蔬食,研读经论,致力参省。一朝见月落日升,豁然获悟。著"三宗通",即:首楞严经宗通,楞伽经宗通,金刚经宗通。

  17)以念佛作话头看:先念佛数声,看此念佛的究竟是谁,通过起疑情,使万念归于一念,最后以求开悟。与净宗信愿念佛求生净土宗旨不同。

  18)净土依正:净土佛、菩萨圣众和往生的众生为正报,种种庄严的环境为依报。

  19)芜秽:田亩久不加耕耘,致使杂草蔓生。这里指著作流传时间久了,出现的讹谬。

  [分段大意]

  1、佛经义理无穷,随人所见,各自著述。

  佛经义理无穷,随人所见,各自著述。只一经也,别圆终顿,所判不同。因缘观心,所释各异。

  2、禅师解释佛经的方式、作用和佛理上的依据

  况复后世禅道大行,人皆乐闻直指之说,谓其亲切痛快,易于得益。由是多有以祖意释经意,挽佛说徇己说。抹除事相,专谈本分。或以机锋为转折,或以表法为通关。但能不背心宗,皆堪辅弼佛说。纵不能普被三根,称佛本怀。亦可以各利一类之机,令其就路还家。又显经义幽远,佛理圆通。法法归真,头头合道。良以者个如太虚空,杳无疆界,不妨随人所住,以分南北西东。如摩尼珠,非青黄赤白等色,而复遇青现青,逢黄现黄。青黄虽非本色,本色不离青黄。倘欲离青黄以觅本色,非蕴空大士不可。

  3、禅师著作不得律以教家常格,谓为错讹而稍加更改

  如李长者之华严论。憨山之法华击节。曾凤仪之三宗通。及禅家以念佛作话头看,以净土依正作本分说等。不得律以教家常格,谓为错讹而稍加更改。以彼另属一宗,揽一切法指归向上。设一更改,于本注前后血脉隔断。又不能于教理始终意义吻合。一经稍改,两途俱失。剜肉作疮,有损无益。还他本来面目,流通后世。譬如春兰秋菊,各擅其美。尽忠行孝,俱振纲常耳。

  4、解释憨山所注法华的特点(本信缘起)

  以师在海山,言憨山所注法华,有不合经旨处,以憨山多约本分作直指之谈故也。

  5、校经的要求

  又校经一事,甚不容易。恐师无暇及此,委任他人。须有出格见识,十分细心,再三详审,勤加考稽。方可一正讹谬,令其芜秽尽除,天真彻露。否则宁可依样画葫芦,庶不至大失其本真矣。

  思考题:

  1.禅宗解经有什么特点?

  2.校经有什么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