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海曙师书学习

  复海曙师书学习

  原文:

  友人以“《时事新报》(1)征文启”见寄。光企座下(2)发挥佛祖道妙,以结法缘。座下以:执心在内㈠、直指见性(3)是心非眼㈡、色阴(4)本如来藏(5)妙真如性(6)㈢、眼入(7)本如来藏妙真如性㈣、十二处(8)本如来藏妙真如性㈤、地大周遍㈥、一心二门(9)㈦等七题,令光作论,而曰拟作模范。光幼失问学,长无所知。兼以宿业(10)深厚,生即病目。近十余年来,一切经论,皆不能看。但只执持佛号(11),忏除宿业。企其仗佛慈力,速生西方而已。何能作论,况曰拟作模范乎?其谦恭自牧,诚可嘉尚。其意见错谬,有不堪详言者。夫欲发挥《楞严》(12)、《起信》(13)之奥,何不取法乎释迦如来,与马鸣菩萨,及历代古德之注此经此论者,而反拟以光作者为模范。是何异儒者欲发挥二帝三王(14)孔孟之薪传(15),不以《四书》、《五经》、《十三经》(16)作模范,而以樵歌牧唱为模范。织师欲织回文古锦,不取织锦者之法则以为模范,而取编芦席者之法则以为模范。何颠倒一至于此?虽然,人之相交,唯贵各尽其分量而已。昔有童子捧沙供佛(17),佛即欢喜纳受。以沙乃童子力所能办,其供之之诚,与供无上珍馐妙味,等无有异。今以光所易办之沙,供之座下。固知无用,聊将其诚。倘亦用以涂地,庶可灭我罪垢,长我福田。因将七题一串穿来,笼统论之,以塞其责。

  论曰:执心在内在外在中间等,乃凡夫之情见也。执心定不在内在外在中间等,亦凡夫之情见也。非直指见性是心非眼,即末显本,指波即水之真智也。何也?以五阴(18)、六入(19)、十二处、十八界(20)、七大(21),一一皆如来藏妙真如性,周遍法界也。若有在、有不在,则非如来藏妙真如性,不周遍矣。以如来藏妙真如性,含育生佛,包括空有。世出世间,无有一法能出其外,不在其中故也。以凡情观之,岂但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皆属生灭,皆非真如。即断惑证真,成等正觉,亦不出生灭之外。以圣智观之,非但断惑证真,成等正觉,固属真如(22)。即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全体真如。从本已来,原无一毫生灭之相可得。再进而论之,真亦不立,如本无名。一心尚不可得,有何二门之可论哉?是为究竟真如,究竟如来藏妙真如性,究竟心。正所谓五蕴皆空,度诸苦厄,圆满菩提,归无所得者也。

  如上一番说话,乃光二十年前偶尔梦着者。今承其雅意,献于座下。如曰必须分而论之,详其文义语脉旨趣,则非光之衰颓心目,荒唐学业,所能办也。请求之古德,及当代讲家。自能畅座下之本怀,惬座下之素志耳。

  注释:

  1)《时事新报》:1907年12月在上海创刊,初名《时事报》,后合并于《舆论日报》,改名为《舆论时事报》,1911年5月18日起改名《时事新报》。初办时为资产阶级改良派报纸,辛亥革命后,曾经是拥护北洋军阀段祺瑞的政客集团研究系的报纸。1927年后由史量才等接办。1935年后为国民党财阀孔祥熙收买。1949年5月上海解放时停刊。

  2)座下:对法师的尊称。对方是较长辈的老法师,应该称呼某某老法师座下,表示在他的座下向他请教。或者写杖下,意思是要他教训我们,不能直称某某方丈。对女众可以用某某大士,或某某法师莲下、莲前,不要直接称名,应该称呼某某师;若很年轻,还不老,就称“师”。

  3)见性:楞严经中所谈的见性是指能看见东西的本性,也就是我们不生不灭的佛性,又叫妙明真心。

  4)色阴:五阴之一,五阴包括色、受、想、行、识。

  5)如来藏:指于一切众生之烦恼身中,所隐藏之本来清净(即自性清净)的如来法身。盖如来藏虽覆藏于烦恼中,却不为烦恼所污,具足本来绝对清净而永远不变之本性。(佛学大词典)

  6)妙真如性:真如为万法之实性,诸相不可得,故曰妙。楞严经二曰:'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丁福保佛学大词典)

  7)眼入:六入之一,出法界次第。入即趣入之义。谓六根为六识所依。能入六尘。故名六入。一眼入谓眼根为识所依。能入于色。故名眼入。(三藏法数)

  8)十二处: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能发生认识之功能),及其所对之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境(为认识之对象)合称十二处。

  9)一心二门: 一心即众生心,二门即心真如门与心生灭门。大乘起信论(大三二·五七六上):“依一心法,有二种门。云何为二?一者心真如门,二者心生灭门;是二种门皆各总摄一切法。”(佛学大词典)

  10)宿业:过去世所造之善恶业因。又称宿作业。即指于现世感宿业之果报,而现世之行业又成为来世招果报者。惟一般多以宿业指恶业因,另以宿善指善业因。(佛学大词典)

  11)执持佛号:执持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名号。“执持则念念忆佛名号故是思慧。然有事持理持。事持者信有西方阿弥陀佛。而犹未达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但以决志愿求生故。如子忆母无时暂忘名为事持。理持者信彼。西方阿弥陀佛是我心具是我心造。即以自心所具所造洪名。而为系心之境令不暂忘名为理持。”(佛说阿弥陀经要解)

  12)《楞严》:全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佛说的重要的大乘经典之一。"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

  13)《起信》:即马鸣菩萨所著的《大乘起信论》。

  14)二帝三王:泛指上古时代圣明的帝王,如黄帝、周文王等。

  15)薪传:即“薪尽火传”,前一根柴刚烧完,后一根柴已经烧着,比喻师生传授,学问一代代地流传。

  16)《十三经》:儒家本有六经,《诗经》、《尚书》、《仪礼》、《乐经》、《周易》、《春秋》。秦始皇“焚书坑儒”,据说经秦火一炬,《乐经》从此失传,东汉在此基础上加上《论语》、《孝经》,共七经;唐时加上《周礼》、《礼记》、《春秋公羊传》,《春秋穀梁传》、《尔雅》,共十二经;宋时加《孟子》,后有宋刻《十三经注疏》传世。《十三经》是儒家文化的基本著作,就传统观念而言,《易》、《诗》、《书》、《礼》、《春秋》谓之"经",《左传》、《公羊传》、《穀梁传》属于《春秋经》之"传",《礼记》、《孝经》、《论语》、《孟子》均为“记”,《尔雅》则是汉代经师的训诂之作。

  17)童子捧沙供佛:阿育王传一曰:“世尊与阿难在巷中,行见二小儿,一名德胜,是上族姓子。一名无胜,是次族姓子。弄土而戏,以土为城。城中复作舍宅仓储,以土为[麸-夫+少]着仓中。此二小儿见佛三十二大人相欢喜,德胜于是掬仓中土名为[麸-夫+少],奉上世尊。无胜在傍合掌随喜。德胜于是说偈赞曰。(中略)佛言:我若涅槃百年之后,此小儿者当作转轮圣王四分之一,于花氏城作正法王,号阿恕迦。分我舍利而作八万四千宝塔,饶益众生。”

  18)五阴:五阴者,即色、受、想、行、识也。色,即所感业报之身。受、想、行、识,即触境所起幻妄之心。由此幻妄身心等法,于六尘境,起惑造业,如火炽然,不能止息,故名炽盛也。又"阴"者,盖覆义,音义与"荫"同。由此五法,盖覆真性,不能显现。如浓云蔽日,虽杲日光辉,了无所损。而由云蔽故,不蒙其照。凡夫未断惑业,被此五法障蔽,性天慧日,不能显现,亦复如是。(见印光法师文钞与陈锡周居士书)

  19)六入: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谓六根为六识所依,能入六尘,故名六入。

  20)十八界: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识,合称十八界。界为种类、种族之义。谓十八种类自性各别不同,故称十八界。概括了根、境、识等一切法。

  21)七大:即色心万法之体性,可大别为地大、水大、火大、风大、空大、见大、识大七种。又作七大性。地、水、火、风称四大,为色法之体;加空大为五大,复加识大为六大。大,乃周遍法界之义。万法之生成,不离四大,依空建立,依见有觉,因识有知。前五乃非情所具,后二则有情所兼;然举七法该摄万法。其中,地大称万法之坚性,火大为暖性,水大为湿性,风大为动性,空大为无碍之性,见大为觉知之性,识大为了别之性。即前五大约于六境,见大约于六根,识大约于六识,故与十八界仅有开合之不同。此七大非各各独立之实性,乃真性如来藏触缘所发动者。(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三)

  22)真如:指宇宙万有的真实性,或本来的状态,也是宇宙的真理。彻悟真如之理,即是如来。

  背景介绍:

  本篇乃印祖应海曙法师要求综论楞严七题,非末学理解力所及,故仅介绍印祖与《时事新报》因缘背景。

  大约民国七年,八月,张云雷先生来书,大师回书中略言:世道人心,日趋日下,君主事报馆(按:《时事新报》),宜于戒杀放生等言论,及因果报应等事迹,日载一二条,俾阅者睹兹殷鉴,戒慎存怀,渐摩渐染,日趋于圣贤之域,而不自觉。张云雷先生回书谓当另辟一栏,专载佛门言论。(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九)

  腊月,有以《时事新报》佛门言论专栏征文启见示,大师方知其办法,张云雷先生与叶伯皋应季中等数十人,议订章程,逐日登载。推叶伯皋主阅。阅过,方可登报。“周孟由屡次来书,令光作论,光初辞之甚力。继则不得已而应之,将素所录芜稿若干篇寄去。”(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九)(按:当时《时事新报》副刊《学灯》有“佛门汇载”专栏载佛门人物事迹和文章)

  民国八年,印祖在复丁福保居士的信中说:“闻正月间所登(按:《时事新报》佛学专栏),皆光芜稿。亦有非光所寄,乃光寄彼人之书,彼自寄于报馆者。光于乞食之余,留得些子残羹馊饭。彼诸名人取之,以供众人耳目,不禁惭愧杀人。然亦无可如何,只好随他去了。书此以博一笑。” (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九)

  思考题:

  印祖是如何阐述《楞严经》与净土宗的关系的?(答案在印祖文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