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与佛学报馆书(节录)学习

  与佛学报馆书(节录)学习

  原文:

  大觉世尊(1),于无量劫(2),剥皮为纸,析骨为笔,刺血为墨,以髓为水,流通常住法宝(3),普度一切众生。《佛学丛报》一书,直使佛法流通中外,含识(4)尽证一乘(5)。但以世俗读书,绝无敬畏。晨起则不加盥漱(6),登厕则不行洗濯。或置座榻,或作枕头。夜卧而观,则与亵衣同聚。对案而读,则与杂物乱堆。视圣贤之语言,同破坏之故纸。漫不介意,毫无敬容。甚至书香家之妇女,花册皆是经传。世禄家之仆隶,揩物悉用文章。种种亵黩(7),难以枚举。积弊已久,习矣不察。若不特示祸福,决定难免亵黩。未曾得益,先获大罪。悯斯无知,须预指陈。若以愚见,皮面图画,可不必印。名标其傍,如常书式。中间或作伽陀(8),或作散文,少则数句,多则十余。言须简明,字须粗大。诫令视者,加意珍重,毋或亵污。大觉法王(9),度生妙道,敬则获福,慢则致祸。皮里宜用小字,详陈此书虽名报书,实同佛经。而且首有佛菩萨像。内中之文,或录经文,或宗经义,不同世谛语言,理宜格外敬重。再引经论传记中敬亵经典,罪福案证。庶知好歹者,不致仍存故态,误造恶业。此二或一册一换,或间次一换,或永远不换,只用一种文字,皆无不可。若换,则只可换文,不可换义。则庶乎师严而道尊矣。书后皮面,不可印字,以免涂污而昭敬重。西天二十一祖婆修槃头尊者,自言往劫将证二果,因误以杖倚壁画佛面,遂全失之。吾谓二果尚失果位,若是凡夫,则永失人身,常处恶道无疑矣。譬如巨富犯大辟,尽家资以赎死,贫人则立见斩首矣。事载《传灯录·二十祖阇夜多尊者章》。故知亵慢,其罪非小。

乾为大父,坤为大母(10),四海内外,同是同胞。清朝虽属满洲,毕竟同一父母。况列庙圣德,直同天高地厚,虽尧舜汤武(11),亦不过如是。近以兵歉(12)叠遭,强邻见逼,政宪更新,稍有参差。然推究皇仁,仍复如故。但以境缘不嘉,致见倾覆。今既成共和,正好一体同观。论政体,则盛称共和。论前清,则褒美皇仁。譬如新官上任之后,不妨竖碑立祠,以彰旧官之德。共和既成之后,二百余年之抚育栽培,岂可顿忘?吾见第三册中,有独夫、专制、奴隶等语,心甚怏怏(13)。夫吾国自开辟以来,其继天立极(14)、君临天下之大圣人,亦未必不虑及此。或恐民若强悍,则号令有所不行,而反致乱亡。此圣人传子孙之本心,岂羲、农(15)、汤、武,尽欲私受其利乎?以非此不足以振纲常、息争端,亦时势使之然也。非羲农诸圣,皆有惭德也。今人各为公,共和郅治(16),亦时势使之然也。非今人便优于羲农等诸圣也。似宜推美共和,不必苛论前清。方合共和之体,免蔑古圣之愆。佛世毗耶离(17)国,即用此法。如来于诸经中,亦未深斥轮王(18)世世相承之非。善乎孔子之言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义之与比者,因时适宜之谓也。夏葛而冬裘,渴饮而饥食,不可互非,亦不可专主一法。唯求其适宜,则有大利而无少弊矣。然人心不一,倘再有投稿者,带此词意,祈略事笔削,以归完善。俾天下后世之阅者,佩服诸君大公之量,佛法平等之怀。所有言论,唯理是尚,毫无偏私。因兹古今来大圣大贤,无不归心而崇事焉。

  世出世间之理,不出心性二字。世出世间之事,不出因果二字。众生沉九界(19),如来证一乘,于心性毫无增减。其所以升沉迥异,苦乐悬殊者,由因地之修德不一,致果地之受用各别耳。阐扬佛法,大非易事。唯谈理性,则中下不能受益。专说因果,则上士每厌闻熏。此书科分十门,法不一律。正好事理并进,顿渐齐驱。庶得三根普被,利钝均益。宜将古今来由学佛得力,发之而为大忠大孝、纯义纯仁之事迹,与夫恭敬三宝(20)、谤毁三宝之祸福,及高人淑世导俗之嘉言,戒杀放生之至论,于后数科,册册登载。则愚夫愚妇,有所禀承。而通方哲士(21),因悟理而亦欲实践。从兹不敢摇头掩耳,更急急于愿乐欲闻也。然因果、心性,离之则两伤,合之则双美。故梦东云:"善谈心性者,必不弃离于因果;而深信因果者,终必大明乎心性。此理势所必然也。"而末法众生,根机陋劣。禅、教诸法,唯仗自力,契悟(22)尚难,何况了脱?唯有仗佛力之净土法门,但具真信切愿,纵五逆十恶(23),亦可永出轮回,高预海会。此不可思议之最上乘法,宜理事并谈,诫劝齐施。震海潮音(24),霈(25)大法雨。破鲁川辈之邪执(26),续莲池等之法脉(27)。俾普天同受佛法之益,庶大地悉感诸君之德。则法满寰宇,世复唐虞(28),道通天地有形外,恩遍飞潜异类(29)中矣。

  刻论佛法式微(30),实不在于明末。明季垂中,诸宗悉衰。万历以来,勃然蔚兴。贤首(31)则莲池、雪浪(32),大振圆宗。天台(33)则幽溪(34)、蕅益,力宏观道。禅宗幻有(35)下四人,而天童(36)、磬山(37),法遍天下。洞下(38)则寿昌(39)、博山(40),代有高人。律宗则慧云(41)中兴,实为优波(42);见月(43)继踵,原是迦叶(44)。而妙峰(45)、紫柏(46)、莲池、憨山、蕅益,尤为出类拔萃,末法所不多见。虽不及唐宋盛时,亦可谓佛日重辉矣。及至大清启运,崇重尤隆。林泉隐逸,多蒙礼敬,如玉林(47)、憨璞(48)、木陈(49)等。世祖(50)遂仰遵佛制,大开方便。罢除试僧(51),令其随意出家。因传皇戒(52),制护戒牒(53),从兹永免度牒(54)矣。佛法之衰,实基于此。在当时高人林立,似乎有益。而世宗以大权乘愿,建中立极。其发挥佛祖慧命之言论,精深宏博。入藏流通者不必言。外有御制《拣魔辨异录》,八卷四册,系吾友子任氏,乞食京师,于书肆中得之,送于杨仁山,令寄东洋,附于新印《大藏》之内。想其书已出,好古探奇之士,试一读之。不但于性命有益,而学识文章,当顿高十倍矣。呜呼盛哉!世宗实为法流震旦,皇帝中之绝无而仅有者,其君如此,则宰官僧侣,概可知矣。迨至高庙(55)以后,哲人日希,愚夫日多。加以频经兵燹(56),则鄙败无赖之徒,多皆混入法门。自既不知佛法,何能教徒修行。从兹日趋日下,一代不如一代。致今僧虽不少,识字者十不得一。安望其宏扬大教,普利群生耶?由是高尚之士,除夙有大根者,但见其僧,而不知其道。厌而恶之,不入其中矣。

  夫流通佛法,非一朝一夕之故。须深谋远虑,随机设法。佛制固不可不遵,而因时制宜之道,亦不可不亟亟研求,以预防乎世变时迁,庶不至颠覆而不能致力,有如今日之佛法也。倘诸君不乘时利见,吾恐此时震旦(57)国中,已无佛法声迹矣。呜呼险哉!佛法高深,非浅见所能窥。若欲深知,必须由教(57)而入,次及禅宗,方可无弊。宋儒若周、程、张、朱(58)等,夙世固有灵根。奈最初所亲近者,皆属直指宗师。于一席话,一公案下,仿佛领会得个虚灵不昧、具众理而应万事之意义,实未彻悟自心。遂自以为得,画地自限,不肯前进。良由一向在义路上着脚,绝未曾真参力究也。且见宗家法法头头,指归向上。因此纵看经教,亦作宗意解会,谓佛法但止如此而已。而因果罪福之实事实理,亦皆以指归向上之意见领会。遂致瞒昧自心,拨无因果(59)。攘人之物,以为家宝。拾佛法之遗余,扶儒教之门墙。又恐后生高推释氏,因巧设方法,作盗铃计。横造谤议,陈其祸害。关闭后生,永不能出。又恐或不死心,遂现身说法,谓:"吾昔求道,亦曾旁及释老,然皆了无所得,后反求于《六经》(60)而得之,从此释老之破绽,一一彻见矣。"夫诸子诚意正心,躬行实践,诚足为儒门师表。但以扶持门墙之念过重,致于最宜感佩表彰之处,反掩人之长以为短。以己之得于人者,反谓人不我若。竟使诚意正心,躬行实践,不能圆满完备,彻头彻尾。噫!可哀也已。一乘居士,谓其入室操戈,喧宾夺主,其言甚确。然不详陈其故,关里人决不肯服。宜将诸子学佛得益处,及以宗意错会教意,因兹不信因果、不信轮回,不唯悖佛,亦悖儒经处。及自谓求道于释老皆不得,后于《六经》反得处。详陈而明辩之。则赃证具在,不但闭关者佩服而直下出关。纵诸子复生,亦当任过自责,无从置喙强辩。从兹慧风扫荡障翳尽,佛日(61)重辉宇宙中矣。

  注释:

  1)大觉世尊:大觉和世尊都是对佛的称呼,佛有十号,即如来、应供、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2)劫:译言分别时节。通常年月日时不能计算的很长的时间。故又译大时。

  3)常住法宝:常住指法性不生不灭,也指出家人所住之寺院。佛所说离欲清净诸法,以及黄卷赤轴诸经典,皆为法宝。

  4)含识(《 佛学大词典 》): 梵语sattva,巴利语satta。音译萨埵。意译有情、众生。即指含有心识之有情众生。指一切生物。又作含灵、含生、含类、含情、禀识。以一切众生皆有心识,故称含识;此总摄六道之有情众生。四十华严卷二(大一○·六七○中):'普转妙*,利益诸含识。'大宝积经卷三十七(大一一·二一五中):'假使三界诸含灵,一切变成声闻众。'《俱舍论卷十二、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上四之一》

  5)一乘:即指佛乘。乘,载运之义。佛说一乘之法,为令众生依此修行,出离生死苦海,运至涅槃彼岸。法华经方便品曰:'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

  6)盥漱:洗脸漱口等。

  7)亵黩:同"亵渎"。

  8)伽陀:又作伽他、偈佗、偈。意译讽诵、讽颂、造颂、偈颂、颂、孤起颂、不重颂偈。广义指歌谣、圣歌,狭义则指于教说之段落或经文之末,以句联结而成之韵文,内容不一定与前后文有关。大智度论卷三十三亦谓一切偈皆称祇夜,句之多寡不定,又称伽陀。此等均以伽陀仅为讽咏之义,与祇夜无二。

  9)法王:佛于法自在。称曰法王。法华经譬喻品曰:'我为法王,于法自在。'(丁福保佛学大词典)

  10)乾为天,坤为地,人生天地之间,天地有覆载之恩,所以称天地为大父、大母。

  11)尧舜汤武:尧指尧帝,姓尹祁,号放勋。因封于唐,故称"唐尧",由于他德高望重,人民倾心于帝尧。他严肃恭谨,光照四方,上下分明,能团结族人,使邦族之间团结如一家,和睦相处。尧为人简朴,吃粗米饭,喝野菜汤。自然得到人民的爱戴。尧到年老时,由四岳十二牧推举部落联盟军事首长继承人,大家一致推荐了舜。尧帝把自己两个女儿嫁给了舜,又对他进行了长期的考察,最后才放心的禅让。舜指舜帝,姓姚,传说目有双瞳而取名"重华",号有虞氏,故称虞舜。舜之父瞽叟,其弟名象。由于四岳的推举,尧命他接替自己的首领职位,并把两个女儿给他作妻室。舜为首领时,把各项工作都做的很好,开创了上古时期政通人和的局面,所以舜成为中原最强大的盟主。正如《史记》所云:"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汤指商汤,子姓,名履,灭夏后称为武汤、成汤或成唐,甲骨文中称太乙、高祖乙,是商王朝的建立者,著名军事家。武指周武王,姓姬名发,文王之子,生卒年不详。周王朝的建立者,因商纣暴虐无道,乃率领诸侯会师盟津,商讨伐商,后大战于牧野,败纣而代有天下,都镐京。建立诸侯国,在位十九年崩,谥曰武。

  12)兵歉:兵指兵祸、战争,歉指粮食歉收。

  13)怏怏:读"样"音,形容不满意或不高兴的神情。

  14)继天立极:指做皇帝。

  15)羲、农:羲指伏羲,作为"人文始祖"在历史上被尊为三皇之首,对人类文明做出过重大贡献。一是创立八卦,为后世阴阳太极和八卦易经学说的立基之祖;二是倡导男聘女嫁的婚配制度;三是教民结网捕鱼、制器驯兽,提高了当时的主要产业--渔猎的生产能力;四是开创书契记事之先河。农指神农,一说就是炎帝,相传他教人从事农业生产。

  16)郅治:郅,最、极,郅治,最合适的治理方式。

  17)毗舍离:晋译"维耶离"即毗耶离国,意译广严,中印度都城,位于恒河北岸,与南方的摩揭陀国相对峙,今在孟加拉西部。新罗太贤《药师经古迹》云:"言广严者,梵云毗舍离,或云毗耶离,表众德满。"

  18)轮王:即转轮圣王,王拥有七宝(轮、象、马、珠、女、居士、主兵臣),具足四德(长寿、无疾病、容貌出色、宝藏丰富),统一须弥四洲,以正法御世,其国土丰饶,人民和乐。

  19)九界:指指十法界中除佛界之外的九界。即: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间、天上、声闻、缘觉、菩萨。自佛界视之,皆为众生。

  20)三宝:所谓三宝,有自性,住持二种。佛者觉悟义。自性佛者,乃即心本具离念灵知之真如佛性也。法者规范义。自性法者,乃即心本具道德仁义之懿范也。僧者清净义。自性僧者,乃即心本具清净无染之净行也。住持三宝者,释迦佛在世,则为佛宝。佛灭度后,所有范金合土,木雕彩画之佛像,皆为佛宝。佛所说离欲清净诸法,以及黄卷赤轴诸经典,皆为法宝。出家染衣,修清净行者,皆为僧宝。能皈依三宝,如实修持,才得了脱生死,往生西方。

  21)通方哲士:指有智慧的人。

  22)契悟:契合觉悟真理。"二空理唯言悟,则利根凡夫即能。如圆教名字位中人,虽五住烦恼,毫未伏断,而所悟与佛无二无别(五住者,见惑为一住,思惑为三住,此二住于界内;尘沙惑、无明惑共为一住,此二住于界外)。若约宗说,则名大彻大悟。若约教说,则名大开圆解。大彻大悟,与大开圆解,不是依稀仿佛明了而已。如庞居士闻马祖"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当下顿亡玄解。大慧杲闻圆悟"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亦然。智者诵《法华》,至《药王本事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豁然大悟,寂尔入定。亲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能如是悟,方可名大彻大悟、大开圆解。"(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23)五逆十恶:五逆指五种极恶之行为。又名五逆罪、五无间业、五无间罪或五不救罪。即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杀或作害。其中前四是身业,后一为口业。造此五罪必堕无间地狱受苦,故称五无间罪、五无间业。又因杀父、杀母是违逆恩田,其他三种为背逆福田,故称五逆或五逆罪。十恶:一杀生;二偷盗;三邪淫(属于身三业);四妄语;无两舌;六恶口;七绮语(属于口四业);八贪;九嗔;十痴;(属于意三业)。蕅益大师法语:何谓六凡皆唯心造?若一念与上品十恶相应,则法界举体而为地狱;一念与中品十恶相应,法界举体为畜生;一念与下品十恶相应,法界举体为饿鬼。一念与下品十善相应,法界举体为修罗;一念与中品十善相应,法界举体为人道;一念与上品十善相应,法界举体为天道。此六道者,不但三涂,及下界人天,生死往还,如幻如梦;假饶非想非非想处,不免堕落空亡,皆如梦幻也。

  24)海潮音:"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是故须常念。"上文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悲观及慈观,是释观世音的观字。今文,是解释音字,以此合释观音菩萨建立洪名的所以。妙音的妙,是不可思议的意思。菩萨虽到处随缘教化,施权谋方便的法音,然即权是实,原来不迁不变,不动不摇,所谓随缘而常不变,即用的体,故曰妙音。观照世间一切持名求救的音声,即无刹不现身的寻这音声,而去救苦。不动天月,普印千江;不起本妙,普门济难;即实而施权谋,不变而随缘,起诸妙用,故曰观世音。妙音观世音,不变常随缘;亦可观世音妙音,随缘即不变。梵者,清净洁白为义。观音的音,不落空有,无二边的染。上契十方诸佛中道实相的理,故曰梵音。菩萨说法的妙音,既圆满普遍,更不失其时机,语语下合众生的机缘。众生闻了法音,无不喜悦,有如海潮普遍,而又退涨有一定的时候。众生缘熟时至,菩萨即现身而为说法。机宜既尽,则应迹不隐而隐,故曰海潮音。梵音,上求佛道。海潮音,下契机宜。所以超过同居、方便、实报,诸世间一切的音。因此之故,我人应当常常称念,才得实益。(宝静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录)

  25)霈:大雨,雨多的样子,本文中作动词用。

  26)鲁川辈之邪执:见莲池大师《答苏州曹鲁川书》:"来谕谓老朽既出世开堂,不具大人作略,而作闾巷老斋公、斋婆举止,设被伶俐人问着、明眼人拶着,向北斗里潜身耶?铁围里潜身耶?老朽曾不敢当出世之名,自应无有大人之略,姑置弗论。而以修净土者鄙之'斋公、斋婆',则古人所谓非鄙愚夫、愚妇,是鄙文殊、普贤、马鸣、龙树也。岂独文殊、普贤、马鸣、龙树?凡远祖、善导、天台、永明、清凉、圭峰、圆照、真歇、黄龙、慈受、中峰、天如等诸菩萨、诸善知识,悉斋公、斋婆耶?刘遗民、白少傅、柳柳州、文潞公、苏长公、杨无为、陈莹中等诸大君子,悉斋公、斋婆耶?就令斋公、斋婆,但念佛往生者,即得不退转地,亦安可鄙耶!"

  27)莲池等之法脉:莲池大师是净土宗第八祖,临终嘱咐:"大众老实念佛,毋捏怪,毋坏我规矩。"

  28)唐虞:唐尧和虞舜是古代两位贤明的的帝王。其世国泰民安。

  29)异类:异类,指属于佛果位以外之因位,如菩萨、众生之类。本文似指飞禽、游鱼等畜生类。

  30)式微:衰落。

  31)贤首:指贤首宗,即华严宗。32)雪浪:讳洪恩,字三怀,号雪浪。明代高僧,与憨山大师同侍无极湛公,亲如兄弟。憨公尝撰"雪浪法师传",见"梦游集"三十。

  33)天台:天台宗。

  34)幽溪:讳传灯,字有门,号无尽。衢州(浙江省)叶氏子。少从进贤映庵禅师剃发;随谒百松法师,闻讲法华,恍有神会;次问楞严大定之旨,百松瞪目周视,师即契入;百松以金云紫袈裟授之。生平修法华、大悲、光明、弥陀、楞严等忏无虚日。卜居幽溪高明寺,尝于新昌大佛前登座说法,众闻石室中天乐铿锵,讲毕乃止。所着生无生论,融会三观,阐扬净土法门,又有法语一篇,最为切要。前后应讲席七十余期,年七十五,预知时至,手书"妙法莲华经"五字,复高倡经题者再,泊然顺化。(新续高僧传四集四四)着有:楞严经玄义、圆通疏、维摩经无我疏、阿弥陀经略解圆中钞、净土生无生论,净土法语等行世。

  35)幻有:幻有禅师:讳正传,字一心,号幻有。溧阳(在江苏省)吕氏子。年二十二。往荆溪,投静乐院乐庵长老芟染。于万历四十二年甲寅(公元1614)二月十二日示寂。门下,得法者,四人,即:密云悟,磬山修,雪峤信,抱朴莲。

  36)天童:密云悟,师讳圆悟,号密云。以其最后住持天童,又塔全身于天童,故以"天童"称之。座下得法弟子十二人,各皆弘化一方,故云"法遍天下"。

  37)磬山:磬山修禅师,讳圆修,字天隐。结茅荆溪磬山,值雪封五十余日,炊烟几绝,师于饥禽野兽中,安之晏如。数载,竟成丛林。门下有:山茨际,松际授,箬庵问,玉林琇等。

  38)洞下:曹洞宗。

  39)寿昌:寿昌禅师,讳慧经。字无明。因住寿昌寺,故称寿昌禅师。师生于嘉靖二十七年戊申(公元一五四八)。世寿七十有一。法嗣有博山元来,晦台元镜,见如元谧,永觉元贤等。语录四卷行世。憨山德清大师撰塔铭,见语录卷四。

  40)博山:博山禅师,讳元来,字无异。安徽舒城沙氏子。因住博山,世称博山禅师。少学儒典,博览能文。年十六,投五台静庵通和尚出家。修天台教观。越五年,至峨峰,谒寿昌经禅师参究,久之,偶因登厕,睹树上人,大悟。历住信州博山,建州董岩,仰山,福州鼓山,金陵天界等诸大刹。临终时,示微疾,首座进问:"和尚去来自在云何?"师大书"历历分明",趺坐而逝。时崇祯三年(西纪一六三0)九月。世寿五十六。法嗣有:雪关智誾、宗宝道独、雪??道奉等。有广录三十五卷,参禅警语二卷,语录集要六卷,行世。

  41)慧云:明代中兴律宗的祖师,是佛在世持律第一的优波离尊者再来。

  42)优波:佛在世持律第一的优波离尊者。

  43)见月:见月律师,讳读体,字绍如,后更见月。自崇祯十年春,于海潮得戒后,即追随三昧和尚,弘传毘尼。以后,主持华山律席。以其行迹类摩诃迦叶之头陀苦行,后人谓是迦叶再来。

  44)迦叶:全名大迦叶、摩诃迦叶('叶'字音'摄')。又作迦叶波、迦摄波。意为饮光。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付法藏第一祖。生于王舍城近郊之婆罗门家。于佛成道后第三年为佛弟子,八日后即证入阿罗汉。禅宗以其为佛弟子中修无执着行之第一人,特尊为头陀第一。

  45)妙峰:讳福登,妙峰是别号。明代禅宗高僧。

  46)紫柏:紫柏大师,讳真可,字达观,号紫柏老人。吴江沈氏子。性雄猛,状魁伟,少好游侠。年十七,投虎邱僧明觉剃落。门人集其遗着,名"紫柏老人集"行世。禅净双修;对于念佛法门,亦有微妙开示,"念佛求生净土之义,义在平生持念;至于临命终时,一心不乱,但知娑婆是极苦之场,净土是极乐之地。譬如鱼、鸟,身在笼槛之内,心飞笼槛之外。念佛人,以娑婆为笼槛,以净土为空水。厌慕纯熟,故舍命时,心中娑婆之欲,了无芥许,所以无论其罪业之轻重,直往无疑耳。倘平生念佛虽久,及至舍命,娑婆欲习不忘,净土观想不一。如此等人,亦谓念佛可以带业往生净土;以义裁之,往生必难。......"(紫柏老人集卷之一)

  47)玉林:讳通琇,号玉林(或作琳)。常州(江苏省)江阴杨氏子。天隐修法嗣。修圆寂后,继其法席。顺治十五年(西纪一六五八),受诏入内。十七年,赐号"大觉普济能仁国师"。康熙十四年(西纪一六七五)八月十日示寂。寿六十二。嗣法弟子二十余人。着语录十二卷。世宗雍正帝御选语录中,录其语要。

  48)憨璞:讳性聪,憨璞、其字。延平顺昌连氏子。十八出家,廿五参方。遍参永觉、天童诸老宿,后依百痴元禅师,即承记??。顺治十六年已亥,应诏万善殿,赐号"明觉"。康熙五年丙午(公元一六六六)腊月十三日,书偈毕,掷笔而逝。寿五十七。(正源略集一0)

  49)木陈:讳道忞,字木陈,号梦隐。潮阳林氏子。剃染于匡庐,具戒于憨山。顺治十六年已亥,应诏万善殿,赐号"弘觉禅师"。康熙十三年甲寅(西纪一六七四)六月示寂,寿七十九。着语录二十卷,北游集(住大内万善殿语录)六卷,布水台集(即文集)三十二卷,禅灯世谱九卷。

  50)世祖:清世祖福临即顺治皇帝(1638-1661)姓爱新觉罗、名福临,为清朝第一位皇帝。

  51)试僧:古时要出家不容易,必须经过考试及格,才得为僧。

  52)皇戒:即授御戒。承皇帝之命授戒。

  53)戒牒:出家人受具足戒,戒期完毕,由传戒寺院发给戒牒,证明受戒。

  54)度牒:是许出家之公验。又名"祠部牒",以从尚书省之祠部司出之故。

  55)高庙:指清高宗乾隆帝。

  56)兵燹:燹读"显"音,兵燹是战争造成的焚烧破坏。

  57)震旦国:中国古代被印度等国称为震旦。

  58)周、程、张、朱:周敦颐、张载、二程(程颢、程颐)、朱熹。

  59)拨无因果:即否定因果报应、六道轮回的事理。为五见中之邪见。

  60)《六经》:儒家本有六经,《诗经》、《尚书》、《仪礼》、《乐经》、《周易》、《春秋》。秦始皇"焚书坑儒",据说经秦火一炬,《乐经》从此失传。

  61)佛日:是大乘佛教诸经典中所常用之譬喻。因佛陀之睿智、德行、慈悲,可破众生之迷妄,如日轮破夜之暗,故喻佛陀如日。

  背景与内容提要:

  印光大师与《佛学丛报》有甚深的因缘。据大师复江西端甫黎居士书(增广卷二)介绍:“壬子仲冬(按:民国元年,1912年冬),得睹佛学丛报。始知宏法大士,多现儒门。欢喜感叹,非言可喻。”又说:“又壬子腊月,因念佛学丛报,印用洋纸,不如本国纸之耐久。致诸公所著奇文伟论,因用纸失当,不能经久广益。遂不避罪责,略陈鄙怀。事虽数条,唯此为主。于癸丑正月初(按:民国二年1913年),寄至编辑所。岂料一乘濮公,嫌其芜秽,绝不寓目。高居士来,重为抄录,企转达诸公,以详知洋纸之害。不知曾蒙青盼否。”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三大师也提及此事:“昔于佛学丛报,顿起杞人忧天童子赞箦之念。因上章程九条,企其改定成规,有光法道。一乘居士置之不阅。”“流通佛经,非报纸小说等比,必须虑及久远,方有实益。铅印虽便,究非久远之计。以铅印墨中,多加药汁,久必褪落。宜刊木版,方可传远。印光上佛报馆书,正为此事。文钞所录,乃为友人节录数段耳。”

  从以上文献看出:大师与佛学报馆书撰于壬子仲冬,于癸丑正月初寄到《佛学丛报》编辑所,但没有受到时任主编的濮一乘居士的重视。书信内容有九条,文钞所载为友人节录,包括关于恭敬经书、关于政体更迭、关于弘扬因果、关于佛法衰落的原因,关于程朱理学大约五条。另有四条未载,其中大师强烈呼吁的印佛经不用寿命短的洋纸一事,大师只要遇到机会都反复提倡,如民国二年八月高鹤年居士到普陀时大师向其提及,后来与高鹤年居士信(三编卷一复高鹤年居士书八)、上述与黎端甫居士书、丁福保居士书都提出此事。足见大师一心为法久远流通的一片悲心。

  此书信中关于恭敬经书和注重提倡因果、事理并重的开示可作为当前佛教刊物的指南。

  思考题:

  1、对照祖师开示,反省自己日常对三宝经书不恭敬的地方。

  2、因果与心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