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泰顺谢融脱居士书二学习

  复泰顺谢融脱居士书二学习

  原文:

  得手札(1)。知阁下尚未圆具(2),及贵宅贵乡佛法流通之象,喜不自胜。虽然,吾于喜中,不无大忧。何以言之?夫佛法者,乃九法界(3)公共之法。无一人不当修,亦无一人不能修。持斋(4)念佛者多,推其效则法道兴隆,风俗淳善。此则唯恐其不多,愈多则愈美也。至于出家为僧,乃如来为住持法道,与流通法道而设。若其立向上志,发大菩提,研究佛法,彻悟自性。宏三学(5)而偏赞净土,即一生以顿脱苦轮。此亦唯恐不多,多多则益善也。若或稍有信心,无大志向。欲藉为僧之名,游手好闲,赖佛偷生。名为佛子,实是髡民(6)。即令不造恶业,已是法之败种,国之废人。倘或破戒造业,贻辱佛教。纵令生逃国法,决定死堕地狱。于法于己,两无所益。如是则一尚不可,何况众多?古人谓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所能为,乃真语实语,非抑将相而扬僧伽(7)也。良以荷佛家业,续佛慧命,非破无明以复本性,宏法道以利众生者,不能也。今之为僧者,多皆鄙败无赖之徒。求其悠悠泛泛,持斋念佛者,尚不多得。况能荷家业而续慧命(8)乎?今之佛法,一败涂地者,以清世祖不观时机,仰遵佛制,革前朝之试僧,永免度牒,令其随意出家,为之作俑(9)也。夫随意出家,于上士则有大益,于下士则大有损。倘世皆上士,则此法固于法道有益。而上士如麟角,下士如牛毛。益暂得于当时(清初至乾隆年间,善知识如林,故有益),祸广覃(10)于后世。致今污滥已极,纵有知识欲一整顿,无从措手。可不哀哉!以后求出家者,第一要真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第二要有过人天姿,方可薙落(11)。否则不可。至若女人有信心者,即令在家修行,万万不可令其出家。恐其或有破绽,则污败佛门不浅矣。男若真修,出家更易。以其参访知识,依止丛林也。女若真修,出家反难。以其动辄招世讥嫌,诸凡难随己意也。如上拣择剃度,不度尼僧,乃末世护持佛法,整理法门之第一要义。祈与令师及一切相识之僧,剀切(12)言之,则其功德无量无边矣。至祷至祷。

  略注:

  1)手札:亲笔信。

  2)圆具:即具足戒,乃比丘或比丘尼所受之戒,此戒之戒品具足,不同于沙弥十戒之未具足;受此戒者,近于涅槃之圆果,故称圆具。

  3)九法界: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六凡法界,声闻、缘觉、菩萨三圣法界

  4)持斋:佛教修行制度之一。佛戒遵守斋法不违犯,叫持斋。"斋"有二义:①过中午不食为斋,即八斋戒中的一斋:不食非时食,如过午再食,便是非时食。《释氏要览》卷上:"佛教以过中午不食名斋。"②素食称斋。只吃素食,名为吃斋。古人在祭祀前或举行典礼前,穿整洁衣服,戒除嗜欲,即洁身清心,以示虔敬,亦称为斋,又叫斋戒。

  5)三学:戒、定、慧三学。

  6)髡民:髡,读昆音,剃去头发的意思。髡民,古指剃去头发的的罪犯,文中指剃去头发的人。

  7)僧伽:三宝之一。音译又作僧佉,或略称为僧。意译为众、和合众。梵汉语合称为僧众、和合僧、僧团。

  8)慧命:指法身以智慧为生命。如色身必赖饮食长养,而法身必赖智慧以长养。

  9)作俑:古代制造陪葬用的偶像。后指创始,首开先例。多用于贬义。

  10)覃:蔓延,延伸,延伸到。

  11)薙落:薙,同剃。薙落指剃度出家。

  12)剀切:切实。

  内容简介:

  此信虽然不长,但内容丰富,大师分析了出家众的状况,指出了佛教衰败的原因,并提出拣择剃度,不度尼僧,作为末世护持佛法,整理法门的治本之策,可谓抓住了要害,治理了源头。大师针对时弊,以身作则,出家以后发愿不住持寺庙,不剃度徒弟,不入各社会,不募缘。而当时所谓新派佛教年轻人把大师归于旧派,加以攻击漫骂,看了此信,当惭愧无地也。

  “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所能为”出自径山禅师。崔群参径山法钦禅师,问:“弟子欲出家,得否?”钦曰:“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之所能为。” (《居士分灯录》)印祖解释:“良以荷佛家业,续佛慧命,非破无明以复本性,宏法道以利众生者,不能也。”“若其立向上志,发大菩提,研究佛法,彻悟自性。宏三学(5)而偏赞净土,即一生以顿脱苦轮。此亦唯恐不多,多多则益善也。”这样的出家人堪为人天师范,弘法利生。举一个例子,程观心介绍他的祖父在日本学自然科学,对破除“迷信”不遗余力,想不到的是,谛闲法师初来如皋讲弥陀经,还没有开口说一个字,才一上香,一低头,当下流露出礼佛之诚,肃穆恭敬至于极致。一时被这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所感,外祖父不由自主的泪眼滂沱了。由此皈依三宝成为虔诚的佛弟子。

  关于佛法清末衰败的原因,印祖的与佛学报馆书中有更详细的分析。印祖提出的出家标准是:第一要真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第二要有过人天姿。

  思考题:

  1、为什么说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所能为?

  2、什么是大菩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