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一学习

  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一学习:分科、思考题

  一、以李纲以易与华严对论为例阐明凡读古人文字,贵得其意

  李纲是一通方作家。以易与华严对论,谓其全合,是善知识不拒来学,引人入胜,就彼所知而令扩充。如孟子以齐王不忍一牛之死,推此恻隐之心,可以保民而王天下。非谓徒爱一牛而便能王天下也。是引喻,非敌论。凡读古人文字,贵得其意,否则糟粕而已。

  二、比较华严与易之深浅

  1、华严乃如来自证之法,易乃治世之常法

  夫华严乃如来自证之法。所有诸度诸位,皆是实事,皆可表法。声闻四果,虽处法会,犹如聋哑。人天凡品,岂能知见。纵有天龙八部,皆已亲证法身,为上求下化利益有情,特现八部身耳,非实业之凡夫也。易乃立虚象以兆吉凶,顺天理而导人情。是治世之常法,非出世之大道。乃伦常之仪准,非佛道之标的。

  2、彻了自心才能法法头头,无不是道而说法

  然通佛法者,法法头头,无不是道。横说竖说,有何轨迹。若未能彻了自心,亦效其说,如庸医未能诊脉,即效剐骨。弱羽尚难栖枝,即欲奋飞。其不自他俱殒躯命者鲜矣。

  三、以三喻阐明古儒之语有深有浅

  3.1严君喻

  今以喻明。易以父母称为严君。又古人以邑令亦称为君。岂父母邑令,与圣天子敌体相齐,无有高下也。

  3.2沤尘喻

  又如举一沤曰此海也,举一尘曰此地也。知沤与尘,是海与地之少分则可。谓沤尘与海地同其深广,同其博厚,则不可。

  3.3一隙之日、一管之天喻

  一隙之日,即照天照地之日。一管之天,即无边无际之天。但当出户而瞻日,捨管而窥天。岂可谓隙之外别无有日,管之外别无有天哉。

  3.4结论

  古人为儒者道,语多类此。若即为实说,是抑圣天子与邑令同其尊也。俾海地与沤尘同其深广博厚也。一隙一管之天日,与无边无际之天日,同其普遍也。是齐东野人之鄙论,非明心见性之法言也。

  四、示修持纲要

  1、劝持戒念佛,且缓入理深谈

  阁下且宜持戒念佛,以儒家修持为常法,以佛教修持为加行。入理深谈,且缓数年。

  2、欲学佛祖,先须取法圣贤

  欲学佛祖,先须取法圣贤。倘躬行有玷,伦常乖舛,尚为名教罪人,何能为佛弟子。佛教虽出世法,然遇君言仁,遇臣言忠,遇父言慈,遇子言孝,由浅而入深,下学而上达。熟读安士全书,可以知其梗概矣。

  3、惟贵真诚,最忌虚假

  凡人改过迁善,并修净业,惟贵真诚,最忌虚假。不可外扬行善修行之名,内存不忠不恕之心。蘧伯玉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如此方可希圣希贤,学佛学祖。为名教之功臣,作如来之真子。固不在穷达缁素上论也。

  五、期望

  不慧之所望于阁下者,望阁下亦以望一切亲知。则不负一至普陀朝礼大士,与不慧一得觌面,而即闻佛乘也。

  思考题:

  1、欲学佛祖,先须取法圣贤的意义。

  2、为什么凡人改过迁善,并修净业,惟贵真诚,最忌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