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永嘉某居士书九学习

  复永嘉某居士书九学习

  原文:

  来书颇合善导专修之说,又契吾人庸劣之机,喜甚。众生习气,各有所偏。愚者偏于庸劣,智者偏于高上。若愚者安愚,不杂用心,专修净业,即生定获往生,所谓其愚不可及也。若智者不以其智自恃,犹然从事于仗佛慈力,求生净土一门,是之谓大智。倘恃己见解,藐视净土。将见从劫至劫,沉沦恶道,欲再追随此日之愚夫,而了不可得。彼深通性相宗教者,吾诚爱之慕之,而不敢依从。何也。以短绠不能汲深,小楮不能包大,故也。非曰一切人皆须效我所为。若与我同卑劣,又欲学大通家之行为。直欲妙悟自心,掀翻教海,吾恐大通家不能成,反为愚夫愚妇老实念佛往生西方者所怜悯。岂非弄巧翻成大拙,腾空反坠深渊乎哉。一言以蔽之,曰自审其机而已矣。吾人但安分守愚,一任举世之人尽作通家,俾佛法大明于世,众生尽得度脱而已。快何如之。师寿处祈亦以此言告之。弘一师拟僻居深山,可谓笃信真修之士矣。欣慰无量。

  分段大意参考:

  一、赞叹来书颇合善导专修之说

  来书颇合善导专修之说,又契吾人庸劣之机,喜甚。

  二、愚者智者都须专修净业求生净土

  众生习气,各有所偏。愚者偏于庸劣,智者偏于高上。若愚者安愚,不杂用心,专修净业,即生定获往生,所谓其愚不可及也。若智者不以其智自恃,犹然从事于仗佛慈力,求生净土一门,是之谓大智。倘恃己见解,藐视净土。将见从劫至劫,沉沦恶道,欲再追随此日之愚夫,而了不可得。

  三、自审其机不敢学大通家之行为

  彼深通性相宗教者,吾诚爱之慕之,而不敢依从。何也。以短绠不能汲深,小楮不能包大,故也。非曰一切人皆须效我所为。若与我同卑劣,又欲学大通家之行为。直欲妙悟自心,掀翻教海,吾恐大通家不能成,反为愚夫愚妇老实念佛往生西方者所怜悯。岂非弄巧翻成大拙,腾空反坠深渊乎哉。一言以蔽之,曰自审其机而已矣。

  四、安分守愚修净业

  吾人但安分守愚,一任举世之人尽作通家,俾佛法大明于世,众生尽得度脱而已。快何如之。师寿处祈亦以此言告之。弘一师拟僻居深山,可谓笃信真修之士矣。欣慰无量。

  (按)自高鹤年居士携印祖文稿以常惭之名载于《佛学丛报》之后,徐蔚如居士和周孟由居士不约而同寻访大师,民国五年,两人从上海狄楚青居士那里得知大师为普陀山法雨寺印光法师。周孟由、周群铮兄弟于民国六年赴普陀山拜见印光大师并求皈戒,从此终生服膺大师之教,并且一门老小通通皈依。周孟由法名师导,寓意以善导大师为师与!?周群铮法名师寿,寓意以永明延寿大师为师与!?大师也循循善诱,对周氏兄弟开示很多。徐蔚如居士也本拟民国六年过海参访大师,因家属生病而未成行。周孟由居士从印祖处带走几篇“废稿”,即复邓伯诚、邓新安居士三封信,寄给徐蔚如居士,徐以《印光法师信稿》印送,次年又汇集大师文稿信件刻印《印光法师文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