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拟答某居士书(附某居士原书)学习

  拟答某居士书(附某居士原书)学习

  某居士原书

  鄙人信从净土,已决定奉行,而于愿行两字,尚须乞教。愿与行是否两种分运,抑须同运。一,若以两种而论,则念佛时先发愿求生,如慈云十念求生文然后再念,惟念佛时只存心外无佛佛外无心之旨,心口如一,历历而转,于念念中但存这么念,并亦无求生之愿,而依此念法往生均属上品,此是照彻悟禅师之语。二,若以愿行同运而论,则念佛时声声如婴儿堕水急呼母救,此杭州玉峰禅师之说。又若坚密大师云,六字洪名,念念之间,欣厌具足,与玉峰师说正同。惟以上两说,第一说所云,念佛时似少恳切之旨。蕅益大师曾云,求生净土,全赖信愿。若无信愿,则虽念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亦无得生之理。然则虽念到一心不乱,恐未能十足稳当。照第二说所云,虽念佛时愿行具足,而念念之间,心中多存一愿,则于一心不乱,似又嫌不纯。近时杭僧□□师亦以不能兼顾,不能不顾为虑。玉峰有用兵之喻。末学钝根未明究竟,想高贤必有确论以作后学津梁。

  印光大师答书

  一、约理通说信愿行

  1、总论宗旨

  (原文)净土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如鼎三足,缺一不可。

  (学习)净土宗旨信愿行,如鼎三足,缺一不可。非信不足以启愿,非愿不足以导行,非持名妙行,不足满所愿而证所信。“须知净土一法,以信愿行三法为宗。行如车牛,愿如御者,信如前导。导与御者,正成就其车牛之进趣耳。”(复濮大凡居士书)

  2、问者症结

  (原文)阁下既已笃修净业,信之一字,谅已全体担荷,究竟无疑矣。至于愿行二法,似犹有彼此对待之执,不能融会贯通。致于圆融无碍法中,生起许多障碍。俾彻悟坚密蕅益三大师之普照万汇圆满月光,只因一丝当目,便成分隔矣。惜哉。

  (学习)问者症结所在:于愿行二法,犹有彼此对待之执,不能融会贯通,不解彻悟坚密蕅益三大师开示之意义。

  3、示信愿行三,全体具足

  (原文)今谓真念佛人,当念佛时,信愿行三,全体具足。如子忆母,其间断无狐疑不信,与不愿见母之念头可得。说甚同运分运,说甚愿存则一心不纯。原是一个,何得头上安头,以不能兼顾及不能不兼顾为虑。

  (学习)真念佛人,当念佛时,信愿行三,全体具足。不存在不信和不愿的问题,也就不存在愿与行不能兼顾及不能不兼顾的问题。如弥陀要解开示:“依一心说信愿行,非先后,非定三。盖无愿行不名真信,无行信不名真愿,无信愿不名真行。今全由信愿持名,故信愿行三,声声圆具,所以名多善根福德因缘。”参见印祖在复濮大凡居士书中对“佛念,求生念,不能两具”的疑问的解答。

  4、疑问的根源

  (原文)观阁下之所说,与某僧之论,皆实未能著实从事,乃于未发足前,先拟议到家景象。故于古人对治分别之法言,反生出种种分别。

  (学习)属于未能著实从事念佛而先拟议到家景象。

  5、示彻悟坚密二师之语意实相资而相成

  (原文)试问心外无佛,佛外无心,不恳切而能然乎,无信愿而能然乎。彻悟坚密二师之语虽有异,而意实相资而相成。认做分运同运,可谓无择法眼。

  (学习)彻悟说行是具足信愿之行,坚密说欣厌(愿)是具足信行之愿,二者相资而相成。

  6、释蕅益大师开示为对治倚傍宗门和不依净土宗旨而修两病

  (原文)至于蕅益所说,乃是为一辈倚傍宗门,念自性弥陀,生唯心净土,及不依净土宗旨而修,但以念至一心不乱为究竟极则事者之法药也。何可引此净宗门外之事,以例信愿具足之真修,致门径混滥也。

  (学习)两种非净土修法:一是倚傍宗门,念自性弥陀,生唯心净土;二是不依净土宗旨而修,但以念至一心不乱为究竟极则事。

  7、小结

  (原文)此上约理通说也。

  (二)约事别说信愿行

  (原文)若约事别说,发愿当于朝暮念佛毕时,(晨朝十念,亦先念佛后发愿。)或用小净土文。若身心有暇,宜用莲池大师新定净土文。此文词理周到,为古今冠。须知发愿读文,乃令依文发愿耳。非以读文一遍,即为发愿也。除朝暮发愿外,一切时但以至诚恳切念佛即已。

  (学习)1、发愿之时在朝暮念佛毕时;2、发愿文或用小净土文,若身心有暇,宜用莲池大师新定净土文;3、依文发愿;4、除朝暮发愿外,一切时但以至诚恳切念佛即已。

  (按)问者提到玉峰禅师之说,但大师认为玉峰禅师关于净土法门的论述有偏颇,所以答书故意不加评论。大师与魏梅荪居士书十六谈到:“同光间,玉峰法师,宏扬净土,不遗余力,所说每每执拗,令人阅之痛心。前心白辑净宗语句,(即净土良导。)亦有彼语,光完全取消。恐人谓彼为净宗巨擘,则遗害不小。文钞中,拟答某居士书,来书以灵峰,成时,彻悟,玉峰四师说,答语,不提玉峰,亦不贬斥,亦此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