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致谛闲法师问疾书学习

  致谛闲法师问疾书学习

  分段大意参考

  一、闻疾问疾缘起

  1、初闻病情

  1)初闻疾病情况

  二月下旬,闻公自温归来,身婴笃疾,手足不便运动。

  2、赞叹谛公慈悲现身说法

  光固知我公悲心深重,欲令现在诸学子,及一切四众,及早努力修行。勿待病魔临身时,则不易摆脱矣。其直以口说,尚恐不亲切,遂现身以说。可谓深慈大悲无以复加矣。

  2、旁闻病况

  光自愧财法两缺,欲效愚忱,直无其力。但只旁问于根祺、然云辈。后闻佛曦谓病已复原,但足尚不能大行。意谓行固能行,但艰于出外而已。

  3、问知最近病况

  昨万年寺住持了悟见访,问及,言吃饭说话,与好人无异。唯手足绝不能动,虽饮食便利,一一须人代为周旋。

  二、劝仰求大士垂慈愈病,以祛浅知浅见者之疑惑

  1、病体如此,何以弘法

  光窃念病体如此,何以弘法?

  2、浅见之人之疑惑

  1)总疑佛法不灵

  或令浅见之人,谓佛法无灵。

  2)分述各种疑惑

  甲:疑人——疑法师

  以故数十年讲经,天下闻名之da法师。身婴痼疾,只管求医服药,亦不见愈。

  乙:疑法

  乙一疑教

  彼素谓依教修持,能转定业,及阿伽陀药,万病总持者,皆诳人耳。若其不诳,彼当依教转彼定业。

  乙二疑净土

  彼素崇净土,以弥陀名号为阿伽陀药,何不服之?

  乙三疑观世音菩萨

  又《普门品》、《观音圆通》,讲时不晓得多有道理。直是菩萨跟到称名求救者。彼既如此,何不放下身心,拌一条穷性命,志心念观音菩萨,以求身心悉皆安隐。以及得大解脱,获真圆通也。

  3、仰求大士垂慈,对治世人疑惑

  1)仰求大士垂慈之利益

  光念世人多有此见。倘我公能仰求大士垂慈,即令贵体复原,福慧崇朗。则彼浅知浅见者,将断尽狐疑,增长正信。当相率而出邪途,入佛道,以期普利自他于无既也。是诚所谓以大慈悲,现身说法也。其利益大矣。

  2、仰求大士垂慈之办法

  按周克复《观音持验记》,载一事。其病与公稍同,其人品与公天地悬殊。彼尚能蒙菩萨加被,令其宿业顿消,痼疾立愈。况我公为现在法门第一人,其法道之兴衰,系于一身之存亡。倘能将平日与人讲《普门品》及《观音圆通》之全幅精神,用称念洪名。当不离此心,即蒙消宿业而获安隐。转使先生讥诮,谓为佛法不灵者,皆相援而皈依信奉,唯恐或后也。

  3、仰求大士垂慈之实例

  明崇祯辛巳,当涂县官圩,有山东一瘫子至。以手代足,乞食于市,人多厌之。瘫者虽病而负气,被骂詈,辄不平。闻塘桥庵有修行僧曰水谷,往诉以乞食艰难之苦。谷曰:“汝能发心出家,仗慈悲大力,或有施主。”瘫子从之,遂剃发,受斋戒。虽行乞,不茹荤血。虽被辱骂,安忍而受。谷又教以念观世音名号,兼持《准提咒》。受持逾二年。戊子秋,忽梦一老妪呼之曰:“汝起汝起!”瘫子云:“我是瘫子,何能起?”老妪以手扯其两足,觉直而不拳。晨起瘫病遂愈,居然一昂藏之僧矣。取号曰半崖,遂有供养之者。出唐宜之《己求书》。

  4、蒙感应而离苦恼者何止百千万亿

  观音大士,唯以寻声救苦为事。从古至今,其蒙感应而离苦恼者,何止百千万亿也。而载籍所传,乃亿万中略见一二而已。

  三、小结:以求菩萨救苦,为大众作榜样

  然公之本心,光固不得而知,且约己浅见为论。即实受安乐,绝无苦恼。亦当以求菩萨救苦,为大众作榜样也。

  按:谛公于得病之前就预指该年有此一劫,可知谛公非常人。二大师问疾书和答书,以病苦作佛事。印祖所列世人疑惑并非空穴来风,确实有弟子对谛公生病产生疑惑,如三编卷二印祖复卓智立居士书四:“佛不救人人自救,汝此言出于疑心。汝若真悟此理,则念大士念佛,虽大士与佛止之,不可得也。虽是众生自度,非仗大士与佛为增上缘,则不能也。(知此理,纵令谛闲法师病不愈,亦不疑大士有所不及。而谛师是年七月即讲经,汝未之闻乎。)”。谛公病中一意西弛,后来病好,正好印证印祖一向提倡的若人大病即作将终想,一心念佛求往生,寿若尽就往生,若未尽,病会速愈。而且谛公在病中仍以观想修持普贤十大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