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弘一师书二学习

  复弘一师书二学习

  原文

  接手书。见其字体工整,可依此书经。夫书经乃欲以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比新进士下殿试场,尚须严恭寅畏,无稍怠忽。能如是者,必能即业识心,成如来藏。于选佛场中,可得状元。今人书经,任意潦草。非为书经,特藉此以习字,兼欲留其笔迹于后世耳。如此书经,非全无益。亦不过为未来得度之因。而其亵慢之罪,亦非浅鲜。座下与尤居士书,彼数日前亦来信。意谓光之为人,唯欲人恭敬。故于开首即称师尊,而印光法师四字亦不用。光已详示所以。座下信首,亦当仍用印光二字。不得过为谦虚,反成俗套。至于古人于同辈有一言之启迪者,皆以作礼伸谢。此常仪也,无间僧俗。今礼教陵替,故多多皆习成我慢自大之派头。学一才一艺,不肯下人,尚不能得,况学无上菩提之道乎。此光尽他山石之愚诚也。刺血写经一事,且作缓图,当先以一心念佛为要。恐血耗神衰,反为障碍矣。身安而后道隆。在凡夫地,不得以法身大士之苦行,是则是效。但得一心,法法圆备矣。

  分段大意参考

  一、印祖上一封信曾指出弘一大师原来“书札体格,断不可用”,这次弘一师来信字体工整,大师肯定可依此书经

  接手书。见其字体工整,可依此书经。

  二、书经态度的得失

  1、书经目的以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态度比新进士下殿试场,尚须严恭寅畏

  夫书经乃欲以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比新进士下殿试场,尚须严恭寅畏,无稍怠忽。能如是者,必能即业识心,成如来藏。于选佛场中,可得状元。

  2、任意潦草亵慢之罪,亦非浅鲜

  今人书经,任意潦草。非为书经,特藉此以习字,兼欲留其笔迹于后世耳。如此书经,非全无益。亦不过为未来得度之因。而其亵慢之罪,亦非浅鲜。

  三、以敬治慢

  1、印祖在与弘一师书一谈道尤居士的问题,所以弘一师给尤居士信进行了转达,尤居士再给大师来信开首即称师尊,大师则回信进行的训诲,见增广卷一复无锡尤惜阴居士书。弘一师来信尊大师为师,大师谦德,告以仍用印光二字称呼。

  座下与尤居士书,彼数日前亦来信。意谓光之为人,唯欲人恭敬。故于开首即称师尊,而印光法师四字亦不用。光已详示所以。座下信首,亦当仍用印光二字。不得过为谦虚,反成俗套。

  2、述古人礼敬芳规与今人我慢自大

  至于古人于同辈有一言之启迪者,皆以作礼伸谢。此常仪也,无间僧俗。今礼教陵替,故多多皆习成我慢自大之派头。学一才一艺,不肯下人,尚不能得,况学无上菩提之道乎。此光尽他山石之愚诚也。

  四、劝弘一师刺血写经一事,且作缓图,先以一心念佛为要。在凡夫地,不得以法身大士之苦行,是则是效。

  刺血写经一事,且作缓图,当先以一心念佛为要。恐血耗神衰,反为障碍矣。身安而后道隆。在凡夫地,不得以法身大士之苦行,是则是效。但得一心,法法圆备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