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汪梦松居士书学习

  复汪梦松居士书学习:分科

  分科参考

  一、序分:通信缘起,汪居士推崇大师文钞,大师所说皆按己本分

  昨接手书。备悉介怀。虽未觌面,却叨知心。光一介庸僧,毫无淑状。不过所说皆按己本分,不敢以过头大话,自瞒瞒人。蔚如居士,以其与己之意见合,遂屡为排印流布。致其残馊酸臭之气,遍刺人耳目。不意阁下不以酸臭见弃,而复过为推崇。不禁令人惭惶无地。然由此一函,备知阁下之德与过。不以光为无知,且请言其大略。

  二、正宗分:开示出要,指归净土

  (一)指居士之德与过与努力方向

  1、正面说即厌为德

  厌儒者假圣贤经传以欺世盗名,佛者假普度众生以诓骗钱财。有此志操,自强不息,必能正心诚意,以为真儒。断惑证真,以为真佛。厌之之心愈切,则修之之心愈力。修之之心愈力,则证之之益愈大矣。其德诚可继往开来。

  2、不善用厌,则即德成过

  若惟知厌而不肯从事,则成厌世疾俗狷介者之志操耳。所谓不善用厌,则即德成过矣。

  3、全过以为德

  阁下一向似偏于用厌。今于厌中打一转身,遂全过以为德。而其于儒佛之心法,将必因是而亲得矣。敢为阁下预贺。

  (二)欲为真佛,须先从能为真儒始

  1、论欲为真佛,须先从能为真儒始。

  欲为真佛,须先从能为真儒始。若于正心诚意、克己复礼、主敬存诚、孝友弟恭等,不能操持敦笃。则根基不固,何以学佛?选忠臣于孝子之门,岂有行悖儒宗,而能担荷如来家业,上续慧命,下化众生乎?

  2、批判世之拘墟者和阴取阳辟者

  佛法大无不包,细无不举,世出世间,无一法不在范围之中。世之拘墟者,每以出家为悖伦理。遂不体究,反加谤毁。因噎废食,自丧性命。实可哀怜。若能放开眼界,方知佛法流布中外。二千年来,其道盛行。经几多圣君贤相、杰士伟人,为之护持传布者,固自有非凡情所测之真道在也。纵有一二拘墟之儒辟之,暴恶之君毁之。究属只手遮日,仰面唾天。适自形其少知少见,妄作妄为之过咎耳。于佛究何损哉?又有外彰辟拨之名,内取修证之实。由宋以来,凡儒门大宗,莫不皆然。光所谓诚意正心,由此致有欠缺者,实属决定论也。

  (三)如何为真佛

  1、厌中企求其真

  阁下宿根深厚,故能于厌中企求其真,不以光不肖而求其入阶。然光学喻如蚊虫饮于大海,只知饱腹,不测深广。

  2、通途佛学

  若欲作大通家,须从通途佛学而论。则《起信论》、《楞严经》,最为切要。当专攻之,以为自利利人、上求下化之本。然其道理宏深,得大通且不易,况由通而亲证乎?其余大乘经论,悉当研究。而法门无量,必须以禅净二法为本。如是则自可宏扬法化,导利众生。若非天资高迈,断难实获巨益。

  3、净土特别法门

  若欲随分随力修持,即生便了生死,当专主净土一门。以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则不论工夫深浅,无不临终得遂所愿。此之一法,乃如来为末世众生,无力断惑,不能了生死者,特设一决定了之之法。使佛不开此法,则无力断惑者,皆于了生死无望也。何幸得遇此法,虽无大根,能自断惑。而带业往生,速出生死,又何歉憾乎!然此一法,统摄一切。能自断惑,自了生死者,犹须回心向往,方可速登佛地。切勿谓此为浅近之法,以为愚夫愚妇之所从事者,则当自得其益矣。

  三、流通分:知因识果,须与佛合

  其宜看书,光《文钞》中亦略标一二,今不复赘。就欲念佛求生西方,必须知因识果。身之所行,心之所念,须与佛合。若与佛悖,则纵能念佛,亦难往生。以感应之道,不相交故。若能生大惭愧、大怖畏。改过如去毒疮,立志如守白玉。则万无一失,各得往生。其意光《文钞》,及净土诸书,皆详言之,不须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