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戚智周居士书一学习

  复戚智周居士书一学习:息心办道

  南无阿弥陀佛!学习此篇,首先了解一下大师说法的对象戚智周居士的情况,居士原名戚则周,本为周氏子,入赘戚家。曾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回嘉兴当警察,暗中参加反清革命,与同乡范古农居士同为嘉兴的革命党人,后来都皈依佛教。辛亥革命以后,担任两年知事。辞职后,朝普陀皈依印光大师,大师赐法名智周。向大师求出家,大师因不收剃度徒弟,待其妻病故后,乃依真达和尚出家,是为明道法师。明道法师参加太虚法师主持的中国佛教总会任常务理事。印光大师到报国闭关,他为报国寺当家,负责弘化社流通事物至去世为止,期间还接收过好几家寺庙。从他的大概经历知道,早期是革命者,组织活动能力比较强。忙于事物性工作多。

  大师回信的时间大约在民国十年(1921年),即商务印书馆版的文钞出版之后(该版收大师文章书信九十多篇),此时应该是戚智周居士皈依学佛不久,还处于心性不定,到处朝山求教的阶段。大师回信正是针对他的情况开出对治的法药:“息心办道”。也是普治学佛人烦恼疾病的通用法药。

  (原文)既在杭州,便可息心办道。何须待香会过,又来普陀。大士无刹不现身,何处不好礼拜供养。

  (学习)此时戚居士在杭州参加杭州佛教会事务,负责发行部工作。大师令其息心办道。不必待香会过去以后又来普陀。普陀在观世音菩萨圣诞、出家、成道日前后有三大香会。所谓息心就是止歇妄心,办道,这里当然指信愿念佛求生净土,其他法门非契机之法故。要想办道,必须息心,方能专精致力。楞严经云:“狂心自歇,歇即菩提”。所以息心办道乃学佛人修持之纲要。观音大士久证法身,无刹不现身,遍法界感,遍法界应,所以处处都好礼拜供养。然胜道场地足以启人信仰,对于已信已知此理者,当息心办道,不应奔走驱驰。

  (原文)即曰特为见光,亦不必来。文钞此番所印,有九十余篇。光满腹中草料,通通倒出矣。岂更有口传心授之秘诀,以私授于汝乎。

  (学习)依法不依人,大师劝不必为见他而特意来普陀。净土无口传心授之秘诀,依据大师文钞开示修学可也。

  (原文)光学识褊浅,无大发挥。然能依之而行,决定有益无损。决定能了生死于现生,侍弥陀于没后。诚恐视为卑劣,则卑劣矣。譬如金木泥彩所造之佛,以真佛敬之,即可成佛。以金木泥彩视之,则亦金木泥彩而已。然亵金木泥彩,则无罪愆。若亵金木泥彩之佛像,则罪过弥天矣。善得益者,无往而非益,鸦鸣鹊噪,水流风动,无不指示当人本有天真。(禅宗所谓祖师西来大意)况光之文钞,文虽拙朴。所述者皆佛祖成言,不过取其意而随机变通说之,岂光所杜撰乎哉。光乃传言译语,令初机易于晓了耳。然虽为初机,即做到极处,亦不能捨此别修。以净土一法,乃彻上彻下之法。非如小乘之法,大乘便不用以修习也。

  (学习)大师谦德,说学识褊浅,无大发挥,实则博通经藏,导归净土,宗教俱彻,世出世法无不圆通。示迹专修专弘净土法门。所述者皆佛祖成言,不过取其意而随机变通说之,故可保证“能依之而行,决定有益无损。决定能了生死于现生,侍弥陀于没后。”大师说法看似平易,但净土法门彻上彻下,虽为初机,即做到极处,亦不能捨此别修。故以喻明,切勿看轻净土法门。等觉菩萨尚回向求生,乃博地凡夫即生了生死之惟一法门。鸦鸣鹊噪,水流风动,无不指示当人本有天真。何况大师文钞,从大光明藏中流出,指出凡夫念佛往生的光明大道。

  通篇主旨在依止文钞、依止净土法门息心办道。大师在增广卷二复马契西居士书三中开示:“汝妄想之心,遍天遍地,不知息心念佛。所谓向外驰求,不知返照回光。如是学佛,殊难得其实益。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汝学佛而不知息心念佛,于儒教尚未实遵,况佛教乃真实息心之法乎。”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儒家所求的只是仁心,就佛视之,仍属心之用,而非真如妙心之体。故惟有佛教乃真实息心之法,能够证得究竟之心性。得遇凡夫了生死的无上妙法,而不知息心念佛,向外驰求,则难得真实利益。大师也批评明道法师毫无真实行持,这都应为后人引以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