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复吴希真居士书三学习

  复吴希真居士书三学习:示归敬佛法

  原文(增广卷一)

  佛视众生皆是佛,众生视佛皆是众生。佛视众生皆是佛,故随顺机宜,为之说法。俾得消除妄业,亲证本有。即一切众生皆得究竟涅槃,了不见我为能度,众生为所度,以彼原是佛故。众生视佛皆是众生,故西天九十五种外道,及此方拘墟儒士,莫不竭尽心力,多方毁谤。必期于佛法断灭,了无声迹,而其心始快。然杲日当空,只手焉遮。适足以彰佛法之光明,而形自己之浅陋而已。有宿根者,由谤佛辟佛因缘,遂复归依佛法,为佛弟子,代佛扬化。无宿根者,当乘此业力,永堕阿鼻地狱。待其业报尽时,往劫闻佛名之善根,当即发现。由兹方入佛法,当即渐种善根,以至业尽情空,复还本有而后已。甚矣!佛恩之广大深远,莫能形容也。一句染神,永为道种。譬如闻涂毒鼓,远近皆丧。食少金刚,决定不消。能如是生信,是谓正信。尔宜勉之。又善得益者,无往而非益。甘受损者,无往而非损。今之人每以世智辨聪之资,研究佛学。稍知义路,便谓亲得。从兹自高位置,藐视古今。且莫说现今之人,不入己目。即千数百年之高僧,多有古佛再来,或法身菩萨示现者。彼皆以为庸常,不足为法。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听其言,高出九天之上。察其心,卑入九地之下。如是习染,切宜痛除。否则如贮醍醐于毒器中,便能杀人。若能念念返究自心,不但如来所说诸法,即能得益。即石头碌砖,灯笼露柱,以及遍大地所有种种形色音声,无非第一义谛实相妙理也。谓古今无人者,何曾梦见?祈谛信而勉行之。

  分段大意

  一、什么是佛?什么是众生

  佛视众生皆是佛,众生视佛皆是众生。佛视众生皆是佛,故随顺机宜,为之说法。俾得消除妄业,亲证本有。即一切众生皆得究竟涅槃,了不见我为能度,众生为所度,以彼原是佛故。众生视佛皆是众生,故西天九十五种外道,及此方拘墟儒士,莫不竭尽心力,多方毁谤。必期于佛法断灭,了无声迹,而其心始快。

  二、逆谤为缘,终被度脱

  1、佛法光明,谤者浅陋

  然杲日当空,只手焉遮。适足以彰佛法之光明,而形自己之浅陋而已。

  2、有宿根者,归佛弘法

  有宿根者,由谤佛辟佛因缘,遂复归依佛法,为佛弟子,代佛扬化。

  3、无宿根者,堕阿鼻地狱,未来得度

  无宿根者,当乘此业力,永堕阿鼻地狱。待其业报尽时,往劫闻佛名之善根,当即发现。由兹方入佛法,当即渐种善根,以至业尽情空,复还本有而后已。

  三、赞佛恩广大

  甚矣!佛恩之广大深远,莫能形容也。一句染神,永为道种。譬如闻涂毒鼓,远近皆丧。食少金刚,决定不消。能如是生信,是谓正信。尔宜勉之。

  四、勉善用其心

  1、总标,损益在人

  又善得益者,无往而非益。甘受损者,无往而非损。

  2、示世智辨聪、狂妄我慢之习染

  今之人每以世智辨聪之资,研究佛学。稍知义路,便谓亲得。从兹自高位置,藐视古今。且莫说现今之人,不入己目。即千数百年之高僧,多有古佛再来,或法身菩萨示现者。彼皆以为庸常,不足为法。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听其言,高出九天之上。察其心,卑入九地之下。如是习染,切宜痛除。否则如贮醍醐于毒器中,便能杀人。

  3、念念返究自心(则自知惭愧,诚敬获益)

  若能念念返究自心,不但如来所说诸法,即能得益。即石头碌砖,灯笼露柱,以及遍大地所有种种形色音声,无非第一义谛实相妙理也。谓古今无人者,何曾梦见?祈谛信而勉行之。

  (注)涂毒鼓:谓涂有毒料,使人闻其声即死之鼓。禅宗以此比喻师家令学人丧心或灭尽贪、嗔、痴之一言一句之机言。景德传灯录卷十六全豁禅师条(大五一·三二六中):“吾教意犹如涂毒鼓,击一声,远近闻者皆丧。”

  附:辛亥革命的先驱吴希真

  吴聘儒,字希真,1885年生于陕西省乾县城内南街一书香之家,秉性豪爽,轻财任侠,清末肄业于三原宏道学堂,文思大进。曾愤慨地说:“国家靡烂不堪。革命形势澎湃,岂能静守书斋,而等毕业证耶?”于是辍学加入同盟会,奔走革命,终年风尘仆仆,奔波于全国各地革命会党之间。因家道中落,他又变卖家产,资助革命,引起家庭纠纷,便与家人脱离关系,多居三原、西安。吴希真热衷革命,不遗余力,辛亥革命前夕,陕西响应,吴希真直接参与工作并贡献卓著。民国建立,袁世凯窃取大总统职位,陕西军政大权也旁落北洋军阀之手。虽革命前景暗淡,但他革命意志并未消沉,仍潜心于反袁工作,在西安创办“平民会”,暗结革命志士,联系有为青年,积极做好革命准备工作。他还与王宝珊等在乾县五峰山以办畜牧场为名,准备武装活动,被袁系在陕西亲信觉察,即刻挈家东渡,在东京与孙中山朝夕聚首,聆受教益。

  民国4年(1915),袁世凯称帝,吴希真即整装返陕,谊友范紫东为之撰写《讨袁檄文》,于五峰山聚众起义,首攻乾县县 城,不克,民国5年(1916),又与乾县北洋系驻军开战,兵败撤围散伏,他也渡渭河入南山。民国6年(1917)12月,于右任靖国军兴起,吴希真占领乾县策应靖国军。民国7年(1918)任希真为右翼司令,集结省西各地武装,驻扎岐山,后与郭坚部发生冲突,兵溃返乾,又为北洋驻军所败。后来一直在日本、南京、广州之间,长期斡旋,由此积劳成疾,于民国13年(1924)在北京医治无效,与世长辞,终年39岁。在京追 悼会上,孙中山亲书巨幅挽幛,题“革命巨子”四字,以志深切哀悼。(乾县政务信息网)

  印祖对吴希真的评论:

  文钞三编卷四复康寄遥居士书一

  “希真之死,已属天罚。彼得一进步之信,便欲尽杀一切政界中人。所以未至京即病,至京便死。使此人不死,必致大乱。老天有眼,令彼先死。则不致凭空扰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