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

 

与方远凡居士书学习

  与方远凡居士书学习:有病要求大医王

  分段大意:

  一、示世人病因

  1、自造其病

  世间人之病,多多都是自己造者。即如令严之病,乃不知慎口腹,贪食水果凉物之所致者。

  2、医造其病

  及乎有病,不能从善养上令恢复,而一味靠医生转移。医生每遇富贵人之病,便大喜过望,遂用种种方法,令其阔张,而后始令收敛,则金钱自可大得矣。

  二、求大医王

  1、唯佛法能医业

  然医之善者,亦只医病,不能医业。即如子重病肠痈,医云非开剖不可,汝四婶不放心,遂不医,与德章拌命念佛念金刚经,五日即愈,此病可谓极大,极危险矣,然不医而五天即愈。子庠之颠,乃属宿业,汝四婶以至诚礼诵,半年即愈。汝父既皈依佛法,当依佛所说,不当信从洋医,特往彼医院去医也。

  2、示富贵者病多,而寿每短的原因:一则自造其病,二则医造其病

  使一切病皆由医而始好,不医便不好者,则古来皇帝,及大富贵人,皆当永不生病,亦永不死亡。然而贫贱者病少,而寿每长,富贵者病多,而寿每短。其故何哉,以一则自造其病,二则医造其病,有此二造之功能,欲脱病苦,其可得乎。

  3、嘱求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之大医王

  祈为汝父说,不必往上海求西医,就在家中求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之大医王,则自可勿药而愈矣。求西医好否参半,求大医王,或身躯上即好,即身躯上未好,而神识上决定见好。若妄欲即好,完全废弃先所持之戒,大似剜肉做疮,有损无益。西医未入中国,中国人有病皆不治乎。固宜放下妄想,提起正念,则感应道交,自可全愈矣。

  三、示不用丝绵阿胶

  所言天冷身弱,衣丝绵者,必须非此不能生活方可。若借冷弱为名,以自图华美轻快,则是不知惭愧之人,以所杀蚕命,实非小可。至于服阿胶,更非所宜问者,此与吃肉有何分别。阿胶吃了就会不冷乎,倘日常礼拜,身体自然强壮,何用阿胶为哉。彼贫人亦曾过冬,谁曾用丝绵阿胶乎。一言以蔽之,曰不知惭愧,与不知自己是甚么人而已。祈洞察是幸。

  1)令严:对对方父亲的尊称。

  2)口腹:指饮食。

  3)阔张:扩张,这里指使病得更严重。

  4)拌命:拌,音pān判,舍弃,拌命就是豁出性命。

  5)参半:各占一半。

  6)神识:俗称灵魂。有情之心识灵妙不可思议,故称神识。神识界不可以色得见,亦不至色体,但以所入行作而体现色。楞严经卷八(大一九·一四四中):‘临终时先见猛火满十方界,亡者神识飞堕,乘烟入无间狱。’

  7)剜肉做疮:比喻只顾眼前,用有害的方法来救急。又说剜肉补疮、挖肉补疮。

  8)阿胶:阿音e,用驴皮加水熬成的胶,由于杀生,佛弟子不应吃。

  9)方远凡居士,即方子藩居士(西元1908~1968年) ,方子藩,字远梵,浙江宁波人,清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出生。于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前后曾留学日本,学习化工;后来又到美国考察化学工业,深有心得。中日抗战之前回国,在上海企业家林涤庵所创办的大丰工业原料公司及天丰化学制药厂工作。中日战争期间,他研究出我国自制的消炎药“消治龙”,抗战期间,我国西药来源极为困难,消治龙的问世,为战时受伤的军民作了极大贡献。子藩自幼出身于佛教家庭,他因母亲方圣照居士笃信佛教而皈依三宝,青年时期常到观宗寺听谛闲老和尚讲经,此后一直研读佛经,礼佛无间。流通谛公讲演的《皇忏随闻录》和《始终心要钞》等。文钞还有印祖三编卷二复方子藩居士书、复志梵居士书一至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