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

 

复永嘉某居士书一学习

  复永嘉某居士书一学习

  发愿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净土真实义。

  分段大意:

  一、培植家国,当以教女为急务

  昨接来书,言及教女为齐家治国之本,可谓见理透彻。周之开国,基于三太。而文王之圣,由于胎教。是知世无圣贤之士,由世少圣贤之母之所致也。使其母皆如三太,则其子纵不为王季、文王、周公。而为非作奸,盖亦鲜矣。而世人只知爱女,任性骄惯,不知以母仪为教。此吾国之一大不幸也。人少时常近于母,故受其习染最深。今日之人女,即异日之人母。人欲培植家国,当以教女为急务。勿曰此异姓之人,吾何徒受此忧劳哉?须知为天地培植一守分良民,即属莫大功德。况女能德镇坤维,其子女必能肖其懿范。荣何如之!况自己子孙之媳,亦人家之女乎。欲家国崛兴,非贤母则无有资助矣。世无良母,不但国无良民,家无良子。即佛法中赖佛偷生之蟒流僧,一一皆非好母所生。使其母果贤,断不至下劣一至于此,惜哉!

  二、学佛有益于社会

  1、佛法包括淑世善民之道

  佛法大无不包,细无不举。譬如一雨普润,卉木同荣。修身、齐家、治国、亲民之道,无不具足。

  2、精神志节,皆由学佛以培植

  古今来文章盖一时,功业喧宇宙者。与夫至孝仁人,千古景仰。人徒知其迹,而未究其本。若详考其来脉,则其精神志节,皆由学佛以培植之。他则不必提起。且如宋儒发明圣人心法,尚资佛法,以为模范。况其他哉?

  3、宋儒取佛法以自益

  但宋儒气量狭小,欲后世谓己智所为,因故作辟佛之语,为掩耳盗铃之计。自宋而元而明,莫不皆然。试悉心考察,谁不取佛法以自益?至于讲静坐,讲参究,是其用功之发现处。临终预知时至,谈笑坐逝,乃其末后之发现处。如此诸说话、诸事迹,载于理学传记中者,不一而足。岂学佛即为社会之忧乎?

  4、四居士之嘉言懿行

宋葛繁之日行利人事。赵阅道之日之所为,夜必焚香告帝。袁了凡之立命,周梦颜之著书。莫不汲汲然企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明因果,示罪福。使人知举心动念,天地鬼神,无不悉知悉见。虽欲欺人,以天地鬼神悉知悉见,而有所不敢。从兹勉力为善,实心戒恶。虽最刚强难化,不可以理喻者。闻三世因果之道,必渐行戢敛,以致转暴恶为良善者,不知其几。

  三、论小儿学佛

  1、小儿甫能言,即教以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南无观世音菩萨”名号

  窃谓父母爱子,无所不至。唯疾病患难,更为婴心。小儿甫能言,即教以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南无观世音菩萨”名号。即令宿世少栽培,承此善力,必能祸消于未萌,福臻于不知。而关煞、病苦等险难,可以无虑矣。

  2、稍知人事,即教以忠恕仁慈,戒杀放生,及三世因果之明显事迹。

  稍知人事,即教以忠恕仁慈,戒杀放生,及三世因果之明显事迹。俾习以成性。在儿时不敢残暴微细虫蚁,长而断不至作奸作恶,为父母祖先之辱。

  3、佛法具足乎经世良谟,因果则上智下愚,无不受益

  佛法遇父言慈,遇子言孝,遇兄言友,遇弟言恭,夫唱妇随,主义仆忠。虽统名为出世之法,实具足乎经世良谟。经世良谟,亦同儒教。但儒教只令人尽义,而佛教一一各言因果。尽义则可教上智,难化下愚。因果则上智下愚,无不受益。今之社会,专以智巧而为主体。故发而为事,则借为民作共和幸福之名,成同室操戈之实。使国势日危,人民日益困悴于争意气、争权力中。若是结果,总以不知因果报应。使人人知因果,则自利利他,己立立人矣。何至如此其极乎!

  4、小结小儿学佛

  所谓小儿学佛者,学其前来所说数义而已。岂即令其参禅悟性,阅教观心等耶?王君未知佛法,所以过虑如是之甚。若即其言而推之,殆将毕世不敢言及佛法矣。答王君书,当并光所说之意而融会之,则更阔大矣。

  四、尽人事,依三宝

  1、俗名与法名

  法名如数写来。窃谓小儿取一名,恰当即已,何必定取三名?孔子之名,原是乳名。岂乳名便只可儿时用乎?法名亦后世所立。佛诸弟子,莫不皆是在家俗名。今之取法名者,以别其入法与否。若儿女辈俗名,最初即取好,毕生可用。何须络索二三耶。

  2、人谋不及处,以三宝之威神是托

  先尽人事,后听天命。人谋不及处,以三宝之威神是托。则冥冥中自有不思议之转旋矣。

  注:

  1)葛繁居士:宋葛繁,澄江人,少登科第,官至朝散。凡公署、私居,必营净室,设佛像。尝入室礼诵,舍利从空而下。平时以净业普劝道俗,多服其化。有僧定中神游净土,见繁在焉。后无疾,面西端坐而化。

  2)赵阅道,名忭,衢州西安人。气宇清逸,喜愠不形于色。仁宗朝官御史,劲直敢言。神宗朝擢参知政事,屡陈新法之害。历知诸州,民怀其惠。阅道年四十余,屏去声色,居常蔬食,究心宗教。初在衢与慧来禅师游,慧来不容措一辞。及在青州时,时冥坐,忽闻雷震,大悟,作偈曰:“默欲公堂虚隐几,心源不动淇如水,一所霹雳顶门开,唤起从前自家的。”慧来闻而笑曰:“赵阅道撞彩耳。”元丰初,以太子太保致仕作高斋,居之禅诵精严,日延一僧与之对饭,尝作偈曰:“腰佩黄金巳退藏,个中消息也寻常,时人要识高斋老,只是柯村赵四郎。”注云“切忌错认”,日所为事,夜必露香以告于天。七年卒,年七十七,先期遍辞亲友,其子屼见其形色异常,问后事,阅道厉声叱之,遗慧来书曰:“非师平日警诲至此,必不得力矣。”少顷跌坐而化。(东都事略五灯会元赵清)

  念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回向

  读诵功德殊胜行,无边胜福皆回向。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