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

 

与徐蔚如居士书五学习

  与徐蔚如居士书五学习

  分段大意:

  一、根据王弘愿居士本身的情况判断其密宗一法,不能普被三根,不如净土法门之千稳万当。

  王弘愿居士,虽则崇信密宗,颇有效验。然始则错认消息,将有未得谓得之失。继由多阅教典,方知错认。次则现虽工夫得力,而虚火上炎,无法自治。光以此二事,断其密宗一法,不能普被三根,不如净土法门之千稳万当。谓君宿具灵根,见地高超。尚有错认,及受病不知对治之失,则世之不及君者可知矣。

  二、介绍王弘愿居士论密宗乃约教而遗机,大师约机而论教之利益

  彼谓密宗高出显教之上,引种种言论以辨。然佛无二心,亦无两法,欲抬高密宗,但当论密宗所以高处。既以密宗之妙处,与显教之妙处证同。是欲推尊而实持平也。彼之所论,乃约教而遗机。光乃约机而论教之利益。盖契理而不契机,则不能感应道交。所谓说法不投机,便是闲言语矣。大意如此。光所说多络索,兼以目力不给,凡属信札,概无存稿。

  三、解释一位摄一切位

  一位摄一切位,而从浅至深,行相仍复历然。圆融不碍行布二语,最为恰当。盖以圆融,正圆融其行布。若无行布,说甚圆融。行布,正行布其圆融。若无圆融,则其行布,便成生灭,便属小乘谛理,便非因该果彻之道矣。

  按:王弘愿居士欲刻印龙舒净土文,作序请印祖鉴定改正,大师另作一篇题词和序,连同对龙舒净土文的校勘表寄给王居士,印祖嘱序署王居士名,王居士不敢不遵,但也不敢掠美,在序后注明为大师所作。大师所作序和王居士回信都登载于《海潮音》第一年第二期(1920年),错认消息和虚火上炎、无法自治的情况都为王居士信中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