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

 

与扬州万寿寺寂山和尚书学习

  与扬州万寿寺寂山和尚书学习

  分段大意

  一、回信缘起

  1、回顾寂山和尚因为刻印通智法师《楞严开蒙》因缘拜访印光大师商议一事

  久仰高风,未获一晤。幸由通公开蒙法缘,得承謦欬。而且不轻末学,下询刍荛。感愧之私,笔难尽述。

  2、接信知黎公答应修治

  昨悟开师一接华翰,即持以相示。知黎端甫居士,已允修治,刻期告圆。晚喜出望外,不禁手舞足蹈。公在山时,晚亦议及黎公。但虑应聘校对地论,恐不暇及。今既允公请。足征大士智慧,犹如日轮当午,大地普照,非我辈持萤火以寻行墨者可比也。

  二、申述修治办法

  1、通公《开蒙》的缺点需大加修治

  然通公《开蒙》,实纂集诸家菁华。其于发挥理性,可谓深切著明。但以赋性率真,不事支末。故于措词立言,不无参差疏漏之弊。若夫略玄黄而取神骏,须待得意忘言之人。玩图象而怖真龙,每多寻行数墨之士。若不大加修治,决难三根等益。

  2、谈修治的意义和办法

  窃思鲁史《春秋》,一经仲尼笔削,遂成千古致治之大经。《憨山全集》,因嘱谦益修治,即为随藏流通之妙典。古既如是,今亦宜然。只期彻露庐山真面,不必确守原稿成规。譬如拆倒五凤楼以重修,打散左氏序以另集。材料虽则仍旧,结构须随所宜。不妨以柱为梁,一任截长补短。文之赘者去之,义之阙者补之。宜在前者移之于前,当在后者置之于后。俾大佛顶理,圆通常性,与夫若义若文,悉皆彻底掀翻,和盘托出。使上中下根,无不一目了然,各获巨益。庶可令通公、黎公、我公之本怀,究竟舒畅矣。

  3、建议革欲速见,多限数月。俾得反复研究,谛审精修

  若限以两月告圆,恐致成略加雠校。日期过促,黎公之匠手莫形。修治不精,通公之婆心仍晦。刊而传之,欲与《楞严》诸注,并寿于世,恐难必矣。宜革欲速见,多限数月。俾得反复研究,谛审精修。自然上契诸佛之妙心,下满诸公之宏愿。罄来际以流通,尽生界而得度也已。

  4、建议疏首题名,二公并书

  疏首题名,二公并书。初云“忆莲沙门通智寻源述”,次云“端甫居士黎养正重治”。虽黎公心游华藏,志在利人,悟人我以皆空,了自他之不二。然在吾人感恩颂德分上,固应如是施设也。

  5、赞叹黎公

  修治已讫,即付手民,不须寄来。黎公儒门山斗,法海津梁。宗说兼通,行解相应。若非观音、普贤之应化,定是方山、无为以再来。所有著述,机理双契。倘悬之国门,易一字者,赏以千金。当穷年竟月,无一人敢一着笔。有何所疑,尚须傍人相证耶?

  三、结尾:刻后祈普惠法施

  待至全部刻圆,即祈普惠法施。晚虽盲目,不能亲见日光,然长夜重昏之中,常欲蒙其照烛也已。临颖依依,不任神驰。

  1)謦欬:原意咳嗽。亦借指谈笑﹐谈吐。这里指教诲。

  2)刍荛:乡野间见闻不多无知浅陋的人,作谦辞

  3)地论:《十地经论》是印度大乘瑜伽学系的重要典籍。作者世亲初从声闻乘出家,后闻其兄无著讲《十地经》,便改变所宗而先撰成《十地经论》,以赞扬大乘。

  4)寻行墨:具称寻行数墨,寻行:一行行地读;数墨:一字字地读。指只会诵读文句,而不能理解义理。也指专在文字上下功夫。

  5)玄黄:天地的颜色。玄为天色,黄为地色,借指天地。又指马病的样子。

  6)仲尼:孔子之字。

  7)谦益:明末大儒钱谦益。

  8)五凤楼:古楼名。唐在洛阳建五凤楼,玄宗曾在其下聚饮,命三百里内县令﹑刺史带声乐参加。梁太祖朱温即位,重建五凤楼,去地百丈,高入半空,上有五凤翘翼。见《新唐书.元德秀传》﹑宋周翰《五凤楼赋》。后喻文章巨匠为造五凤楼手。

  9)山斗:泰山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