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

 

复张伯岩居士书学习

  复张伯岩居士书学习:因果一法,标本统治

  分段大意:

  一、序分:将析江神童息战书有不合时机处

  息战书,略阅一遍。江神童,可谓非常之人,抱非常之志。拟欲作非常之事,普令天下人民,同得非常之常道。实为千古希有。若非圣贤再世,便是菩萨示生。其生也,必非聊尔。而天下万国,当由此长夜洪钟,通皆震醒。由兹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自利利他,视人犹己。同归无我之域,共享大同之风。光老矣,恐不及见。不妨预为万国贺。虽然,其立法犹有不合时机处。光无知无识,何敢评论江君著述。而知己人前,不妨一为商榷,谅无罪责见加耳。

  二、正宗分:评息战书法不契机 驳其指斥伪佛教之邪见

  1、示但以五教圣贤道德为训不契时机

  当今世道人心,坏至极点。欲挽救之,但以五教圣贤道德为训。此唯能转变天机深者。若中下之人,任汝说得唇敝舌焦,彼纵能领会,亦与自心了无干涉。况不领会者,居其多半乎。则用力多而收效鲜矣。欲万国共敦此谊,除非万国之人,皆属上等天姿,欲力求圣贤之道,而未得其门径者,方有实益也。否则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卫武公早言之于二千余年前矣。江神童可谓知体而不知用,得根本智而未明差别智也。

  2、设会范围过大

  又其设会之法,范围过大。恐无此汪洋支费,不落空谈,亦属有始无终。

  3、设女会之弊端

  又此种大会,何可特设女会。女会一立,将必全国女人,戮力争权,事事皆须男女一体。果皆如虞之二妃,周之三太,则实为大幸。否则其弊有不可胜言者。以天生非常之奇人,而开此弊端,实为不慧所痛惜。吾尝谓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操得一大半。以相夫教子于家庭之中,俾有天姿者,即可希圣希贤,大立德业。无天姿者,亦可循规蹈矩,作一善良人民。若舍此不讲,而专欲操权与男人同,则是乱天下之第一大祸也。神童何其未虑及此。

  4、驳“发挥伪佛教,即以弃伦物,谈祸福为证”

  又其论佛教,亦大有失言之弊。若上等人闻之,当必汲汲以求其戒定慧空。若下等人闻之,或致欲人其人,火其书者,相继而起。当此杀劫炽盛之时,不以佛之慈周无形,悲拔三世之道,为救国救民第一要义为训。而发挥伪佛教,即以弃伦物,谈祸福为证。夫因果报应,乃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当此人心陷溺之际,正宜倡明因果报应,使中下之人,虽欲为恶而有所不敢,虽欲不为善而有所不能。而反破斥谈祸福为伪,为所痛恨。岂真知佛教哉。夫弃伦物谈祸福,何尝无伪,又何尝无真。而概以伪目之,则释迦如来便成罪魁。自佛以下,何堪再论。若曰诸贤所辟者迹,未知其真,则吾无间然。而谓诸贤辟者是伪,则过在佛教,不在诸贤。充所谓伪佛教之词,则非灭除佛教,唯留戒定慧空不可也。夫戒定慧空,佛未出世,法未东来,固已充塞宇宙,无少欠缺。而尧舜周孔之圣,亦未发明。迨至佛教东来,则方知吾人日在戒定慧空中过活,从生至死,不能出乎其外。而无端怖头狂走,为可怜耳。

  三、流通分:因果一法,标本统治

  医家治病,急则治标,缓则治本。譬如有人咽喉壅肿,饮食难入,气息难出。必先消其肿,然后方可按其病原,调理脏腑。若不先消其肿,则人将立毙。纵有治本之良方妙药,将何所施。因果者,即今日消肿之妙法也。然因果一法,标本统治。初机依之,可以改恶修善。通人依之,可以断惑证真。乃彻上彻下,从博地凡夫,以至圆满佛果,皆不能离者。岂徒治标而已哉。

  略注:

  1)民十二,四月廿一日,三编卷二复蔡契诚居士书二:“前年友人张之铭,以江神童息战书见寄,命光看。有不合宜者批之,当转致。及光指其弊病,此友概不提及。”民十二之前年即民国十年。此信写于民国十年。

  2)张伯岩居士:张之铭,号伯岸,晚号豚翁,鄞县人。从小经商,然嗜书如命。他不余其力求购搜集图籍,从四部、释典道书以至碑版书画,无不收藏。听到有孤本珍板,非收购不可,即使资金欠够,也不惜奔走乞借收购,得中外图书数以万计,在日本东京桥区建书室三楹以庋藏,命名“古懽室”。民国十二年(1923),因日本东京地震,藏书皆毁。次年返回上海,继续广收群书,以原通艺馆为藏书室,仍以“古欢室”名之。藏书千余种,古今中外兼有。[民国] 马叙伦《石屋余渖》记:“张伯岸之铭,宁波人,以贾起家,创实学通艺馆于上海,而嗜藏书,初藏于日本,毁于大地震,今其上海所藏书,亦数万卷。伯岸年七十矣,藏书无目录而随手可以检得,老而忆力犹强,可羡也。伯岸示余所藏《民报》末期,止章太炎之应付《民报》被封时数牍耳。中有标语六,其三有中华帝国之名。盖太炎初旨止在覆灭满洲政权,君主民主非所顾也。”

  3)江神童:民国史志,有江希张其人。“ 江希张,1906年出生,山东人士,少负才名,10岁前,既能解经说文,人称神童,被康有为收为弟子,毕业于萃英中学(现山东省泰安第一中学),后成为中国第一代食品专家,九岁著《四书白话解说》、《息战》、《大千图说》,十三岁著《道德经白话解说》,尤为道教人士推崇。” 印光大师复蔡契诚居士书二指出:“江神童,乃鬼神附体之能力,非真系生知之神童。”

  4)五教:儒、释、道、耶、回教。

  5)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卫武公早言之于二千余年前矣:《诗·大雅·抑》有: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匪用为教,覆用为虐。该诗周大夫卫武公作以自儆并刺王室。卫武公:(?—前758)春秋时卫国国君。朝歌人,康叔九世孙,卫釐侯之子,姓姬名和。公元前812—前758年在位。卫武公四十二年(前771),犬戎杀周幽王,与诸侯合兵助周王室平乱有功,被周平王命为公。武公在位55年,自儆励治,百采从谏,察纳椎言,上佐周平王息戎患,下修康叔之政,国泰民安,百姓和乐,政通人和,深得周、卫庶民爱戴。在他逝世后,卫国人民写了一首诗《淇澳》,歌颂他。

  6)根本智:亦名无分别智。谓此智不依于心,不缘外境,了一切法皆即真如,境智无异。如人闭目,外无分别。由此无分别智,能生种种分别,是名根本智。

  7)差别智:依根本智,分别一切差别之相,慧照分明,也名后得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