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

 

复马契西居士书二学习

  复马契西居士书二学习:论念佛参禅之为权为实为顿为渐

  分段大意

  一、论念佛参禅之为权为实为顿为渐

  1、序

  《西方路》书中,权实顿渐辨疑之文。须先明权实顿渐四字,然后再论念佛参禅之为权为实为顿为渐,则可了无疑义矣。

  (注)《西方路》:(清)胡衍虞编著,由康寄遥的母亲和张观复的母亲一起出资于民国十年重刊,附印光法师净土各论、太虚法师念佛略说和欧阳居士生西日课。此书重印缘起于民国九年,康寄遥陪母亲朝拜普陀山,在普慧禅院,蒙昱山法师赠送一部《西方路》并劝其重印,次日印光大师见是书,谓其博采净土各说,洵修净业者之津梁。(康寄遥《重刊西方路缘起》,《西方路》,民国十年版)

  2、先明权实顿渐四字

  权者,如来俯顺众生之机,曲垂方便之谓也。实者,按佛自心所证之义而说之谓也。顿者,不假渐次,直捷疾速,一超直入之谓也。渐者,渐次进修,渐次证入,必假多劫多生,方可亲证实相之谓也。

  3、论参禅之为权为实为顿为渐

  彼参禅者,谓参禅一法,乃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法,固为实为顿。不知参禅,纵能大彻大悟,明心见性。但见即心本具之理性佛。若是大菩萨根性,则即悟即证,自可永出轮回,高超三界。从兹上求下化,用作福慧二严之基。此种根性,就大彻大悟人中论之,亦百千中之一二人耳。其或根器稍劣,则纵能妙悟,而见思烦恼未能断除。仍须在三界中,受生受死。既受生死,从悟入迷者多,从悟入悟者少。是则其法虽为实为顿,苟非其人,亦不得实与顿之真益,仍成权渐之法而已。何以故,以其仗自力故。自力若十分具足,则何幸如之。稍一欠缺,则只能悟理性,而不能亲证理性。今时则大彻大悟者,尚难其人,况证其所悟者哉。

  4、论念佛之为权为实为顿为渐

  念佛一法,彻上彻下。即权即实,即渐即顿。不可以寻常教理批判。上至等觉菩萨,下至阿鼻种性,皆须修习。(此彻上彻下之谓也)如来为众生说法,唯欲令众生了生脱死耳。其余法门,上根则即生可了,下根则累劫尚难得了。唯此一法,不论何种根性,皆于现生往生西方,则生死即了。如此直捷,何可名之为渐。虽有其机,不如寻常圆顿之机,有似乎渐。而其法门威力,如来誓愿,令此等劣机,顿获大益。其利益全在仗佛慈力处。

  5、未深研净宗之误会

  凡禅讲之人,若未深研净宗,未有不以为浅近而藐视者。若深研净宗,则当竭尽心力,而为宏扬。岂复执此权实顿渐之谬论,而自误误人哉。